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得知白老夫人开始亲自教导白木槿,陆氏心头愤恨难当,只要白老夫人开始关注白木槿,她以后想要下手,就难了。

    但是几次交手,自己一双儿女都败在了白木槿之手,一个被罚抄书,一个被罚禁闭,而她为了保全自己不得不将胡嬷嬷断送,这种失败对于一直都顺风顺水的陆凝香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心心念念想着的都是如何设局,让白木槿身败名裂,一个女儿家如果失了名声,一辈子都不会好过的。

    陆氏还巴巴地跑到老太太面前,央着老太太也教导白云兮,却被老太太以白云兮还在闭门思过为由拒绝了。

    这让陆氏更加恨上了白木槿,同样是国公府的嫡女,她的女儿怎么能输给白木槿呢?

    恰逢这一日,威远侯府派人下了帖子,邀请宁国公的女眷去侯府参加宴会,陆氏心生一计,兴冲冲地拿着请帖去见老夫人。

    “老夫人,这可是威远侯府的宴会,想必会邀请许多京中的名媛贵妇,槿儿过去胆子小,难得出门露面,不如借这个机会,让槿儿出去见见世面也好!”陆氏一脸诚意的笑容,仿佛真心想要将白木槿推到众人面前,让她展示自己。

    白老夫人微微皱眉,槿儿的确是很少赴宴,其中缘由她也清楚,不过经过自己一个多月的教导,白木槿天资聪颖,方方面面已经拿得出手,既然有机会结识一些贵女,她也乐意。

    于是道:“也好,兮儿也十岁了,一月禁足期满,你也带着她去见见世面,咱们国公府的小姐,定然不会输给旁人!”

    陆氏一听,喜不自禁,道:“是,媳妇儿也正有此意,兮儿和槿儿都是极出色的,绝不会给国公府丢脸!”

    说完似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白木槿,但见她微微笑着,稳稳坐在那里,似乎什么事儿都不能动摇她。

    白木槿心头已然了解,过去陆氏总是想方设法阻拦自己参加宴会,甚至还给她传输了一些,大家闺秀,就要内敛稳重,不宜过多抛头露面的歪理。想让自己培养出前朝那些所谓的深闺女子的习性。

    然而天元自开国以来,就不崇尚闭塞的风气,反而鼓励女子表现自己,民风开化,女子也不愿敝帚自珍,都大大方方地走向外界,甚至有女子不爱红妆爱武装,上阵杀敌,挣得功勋的。

    这一次陆氏主动提出要自己赴宴,看来目的绝对不单纯,毕竟重生以来,已经让她吃了不大不小的几次亏,依着陆凝香的心胸,怕是早就在想如何报复她了吧?

    侯府的宴会,如果能够在外人面前,让自己丢脸,那么定然比在国公府里让自己出丑效果好得多,而且可以摆脱老太太的眼睛,事后又能让老夫人彻底厌弃自己,真是太有利了。

    白木槿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陆氏打了什么算盘,于是笑盈盈地看着她说:“母亲,您有心了!”

    陆氏心中微微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自己什么心思都袒露在白木槿的眼中,但是细看,只发现白木槿依旧淡然地微笑,并无一丝异样。

    她暗笑自己多心,也同样和蔼地笑看白木槿,道:“槿儿,你可有合适出席宴会的衣服?若是没有,母亲去为你准备!”

    “适合出席宴会的衣服倒是不缺,只是也没什么机会穿,现在还崭新地摆在箱子里,只是我一直在长个儿,也不知道尺寸还合适不合适!”白木槿有些担忧地说。

    白老夫人一听这话,心里就不高兴了,堂堂国公府长女,竟然连像样的出席宴会的衣服都没有,她剜了一眼陆氏,道:“你是怎么做母亲的,槿儿可是嫡长女,怎么能连一身出席宴会的衣服都没有?还好意思问她,这些事情不都是应该由你打理吗?”

    陆氏没想到白木槿竟然当面说出这样的话,惹得老夫人对自己更加不满,心里有火,却不敢发,只能呐呐地说:“是媳妇儿疏忽,往日槿姐儿是最怕出席这种场合,所以做的衣服多是常服,我这就去吩咐人给槿儿赶制!”

    “那就有劳母亲了,槿儿过去不懂事,只是过去每逢要出席各家的宴会,总有各种事情发生,不是衣服破了,就是受伤,渐渐地槿儿还真是怕了出席宴会呢!”白木槿也一脸自责地说。

    还不是陆氏故意让自己没机会在人前露脸,现在竟然怪自己不喜欢出席宴会,真是恶心!

    白老夫人心知肚明,以前白木槿性子懦弱,木讷,上不得台面,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计较陆氏做的小手脚。

    只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白木槿可是她亲手教导的,若是没机会在外扬名,那岂不是白费了自己的心机?

    于是道:“往后你还是要多交些朋友,别老憋在家里,世家贵女,理当大大方方地站出去,不必多说了,让你母亲一次多做些衣裳,备着日后穿!”

    “是,多谢祖母!”白木槿甜甜地笑着说。

    陆氏虽然心里不痛快,却为了能够让白木槿入局,不得不陪着笑脸,道:“老夫人教导的是,媳妇儿这就去准备,也顺便给兮儿做几身衣服,她如今也长得快,衣服都来不及换呢!”

    “你自己做主吧,别失了我宁国公府的面子就是!”白老夫人摆摆手,让陆氏退下了,又交代了一下白木槿,出席宴会的注意事项,才放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