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进了侯府花厅,陆氏就和其他已经到了的夫人们寒暄起来,白云兮和白木槿泽跟在身后微笑,在陆氏的引荐下,向一些夫人打招呼。

    “白夫人,这位想必是你姐姐留下的大女儿吧?生得倒真是标致,活脱一个美人胚子,怎么以前不见你带她出门啊?”侯爷夫人何氏是个心直口快的,见着白木槿这样端庄得体的样子,就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其他夫人也都看着陆氏,同样满心疑惑,这位大小姐并不像传闻中那种怯懦胆小的样子啊?

    陆氏一阵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白云兮见母亲这样,立马就跳出来道:“我姐姐素来不喜欢出门,她怕生嘛,母亲总是劝她多出来走动,今日也是祖母发了话,姐姐才肯来赴宴的!”

    这话又坐实了白木槿怯懦胆小的传闻,令众多夫人对白木槿又有了另一层看法,哪有世家贵女这般没气魄的,连出门都怕,真是好笑呢!

    今日侯府设宴,目的可是要为侯府的两位适龄公子挑选合适的对象,何氏对白木槿的第一印象倒是很好,只是听白云兮这样说,心中难免有了点遗憾。生的倒是漂亮,举止也得体,怎么性子这样弱呢?

    白木槿将众人的心思都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依旧面不改色的朝大家微笑,只是看着白云兮的眼神微微有些难过,道:“妹妹,你年纪小,我不和你计较,但是怎么能当着这么多夫人的面,说瞎话编排长姐呢?外人说我胆小怯懦也就罢了,他们毕竟不了解事实!我每次来不成宴会,可不都是因为总是临时出状况吗?想来也巧,怎么每次出门前都要出点儿事儿,让我没法成行呢?”

    这话一出,在座的夫人们都了然于胸,谁不是经历过后宅争斗的,只是没想到这个陆氏竟然这样苛待自己姐姐的女儿呢!

    众人都那一种略带鄙夷的眼神看着陆氏,心中腹诽,好歹是自己亲外甥女,即便她不待见原配夫人的女儿,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欺凌啊,太有失体面了,看来庶出的女儿就是这样上不得台面。

    陆凝香听了这番话,心口气得直翻腾,却不能发作,只瞪着自己的女儿说:“云兮,你也太不懂事了,在家和你交代过什么?你祖母可是期望今日让姐姐在侯府露脸的,你怎么能拆台呢?”

    白云兮立马可怜兮兮地道:“姐姐,对不起,兮儿一时疏忽,竟然忘了祖母的交代,你可别见怪!”

    众位夫人一听,眉头又微微蹙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白家大小姐,是被祖母特意教导了一番,所以才故作端庄,白云兮不过是一时心直口快,才说漏了嘴?

    白木槿释然一笑,拉着白云兮的手,道:“傻妹妹,我怎么会怪你!祖母来之前就交待我,要破除流短蜚长,别让人以为我宁国公府嫡长女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事实胜于雄辩,我想诸位夫人都是有见识的,自然不会再听信流言!”

    白木槿此话一出,加上她那一脸坦然镇定的表情,对妹妹的无礼如此宽容大度,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能让人感受到她身上散发的底气,比之同龄的小姐,更显高贵沉稳,这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的气质。

    威远侯夫人何氏立马出来道:“就是,白大小姐这通身的气派,怎么也不可能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想来那些传闻都不尽不实,人家一个好好的小姐,竟然被编排出那样的坏名声,往后白家大小姐多出来走动走动,流言自然不攻自破!”

    “是啊,肯定是有人别有用心,各位夫人心如明镜,我国公府教出来的女儿,怎么会是小家子气呢!”陆氏见状,不便继续埋汰白木槿,否则只会让人觉得她居心不良。

    “就是,就是……”众位夫人也出言附和,没人再怀疑白木槿的性子,都觉得她是个得体大方的好姑娘。

    “云兮妹妹,你终于来了,我好久没见你了,今日来的姐妹都在后花园呢,赶紧跟我去玩儿!”从花厅外走来一身桃粉色衣裙的少女,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热情地迎上来和白云兮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