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鸳鸯和喜鹊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滔天的怒焰,她们准备上前一步,为白木槿说话,却被白木槿用眼神制止了。

    鸳鸯和喜鹊还太嫩,不知道此时如果说些维护她的话,只会让人觉得她们在狡辩,而春儿和白云兮分明就是为了激怒她,然后让自己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最好能够打春儿一顿,让所有人都看到她是多么的恶毒霸道。

    白木槿自然不会乖乖的上当,她带着歉意向曾明月看了一眼,道:“曾小姐,真不好意思,这样一闹,你们的宴会怕是要受影响了!”

    曾明月一愣,她没想到白木槿此时竟然还会想到她侯府的宴会,而不是怒气冲天地责骂春儿,或者想出什么法子给自己开脱。

    再看看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白云兮,她的心里已然有了优劣比较,一个自诩为她的好朋友,竟然不顾她的颜面,执意要在侯府里闹她的家务事,一个不过是初次见面,却会为她家着想。

    她突然觉得白云兮的哭相很难看,而那春儿口口声声指责自家大小姐的话,是那么的虚假,这样一个知书达理的姐姐,怎么可能会欺负自己的弟妹呢?

    于是曾明月站出来,拉着白云兮,劝道:“云兮妹妹,还是别在这里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白云兮环视了一下众人看好戏的样子,又见曾明月皱着眉头,似乎很不赞同的样子,越发觉得自己该继续闹下去,只有这样才能让白木槿背上恶名,让所有人讨厌她,怜惜自己。

    她一边流眼泪,一边说:“明月姐姐,我知道……我知道这样会让你难做,放心,我不会闹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闹,姐姐她对我怎样都没关系的,云兮不难过!”

    春儿听了此话,越发来劲了,冲着白木槿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连头皮都快磕破了,央求道:“大小姐,求您了,看着二小姐这样,难道您一点儿也不觉得愧疚吗?我知道你没了母亲,很难过,可是夫人对你视如己出,比对二小姐还要好,您怎么就不能把二小姐看做自己的亲妹妹呢?”

    “春儿,你究竟明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里不是国公府,这是威远侯府的宴会,你是执意要搞砸别人家的宴会,让主人没脸吗?”白木槿的声音不高,却掷地有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皱了眉头。

    这对主仆也真是,人家威远侯府今日举办宴会,高高兴兴的,你们在这里哭天抢地的,这不是故意给人家难堪吗?

    而且看着那位大小姐端庄有礼的样子,她们在这里编排了她半日,也没见人家发火,哪里像嚣张跋扈,刻薄下人,虐待继妹的女人啊?

    就算白木槿欺负过白云兮,也不用非要在外人面前闹吧?这样不是丢了国公府的脸吗?真是奇怪的一家子。

    春儿听到后面那群小姐们的窃窃私语,顿时就流了冷汗,如果今日让白木槿安然无恙地回府,那么不仅是夫人不会放过她,恐怕知道这件事的老夫人会要她的命。

    她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夫人诋毁大小姐,可是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回不了头,那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今日非得让大小姐身败名裂,老夫人才不会责罚自己。

    春儿心一横,又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这下直接磕破了头,血都渗出来了,她也不管,只求饶道:“大小姐,奴婢知道这样做不妥,但是在国公府里,奴婢说什么您都不会听,只会将奴婢拉下去责打,奴婢今日豁出性命来劝诫大小姐手下留情,切莫再继续横行霸道,欺凌弟妹,否则会遭天谴的!”

    春儿的面色哀戚,说出的话却恶毒无比,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这个头破血流的丫鬟,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遭天谴?春儿,你说真的有天谴吗?如果有,你怎么敢堂而皇之地污蔑主子?怎么敢诅咒自家的主子?春儿,如果真的有天谴,你怕不怕?”白木槿的声音幽幽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幽灵,那眼神冰冷如寒潭,嘴角一抹轻笑,却如此温柔。

    春儿的背脊发冷,额头不断渗出冷汗,她从未有一刻这样害怕,眼前的大小姐好像是个恶魔,她怎么能一边温柔的笑,一边对她露出这样恨毒了的眼神,她好像是来索命的恶鬼。

    “我……我……没……”春儿颤抖着,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白云兮在一边看着只能干着急,她不可以主动站出来指责白木槿,那只会让别人怀疑她恶意污蔑,可是春儿此时真是不顶用,竟然被白木槿两句话就吓得慌了神。

    众人几乎要肯定,这丫鬟是别有居心来诬陷自己的主子,否则她干嘛那么害怕,怕遭天谴还敢污蔑主子,真是个没心肝的下作胚子。

    “姐姐,姐姐……春儿错了,你别吓唬她,她也是为了护我,你要是有气,就冲着我来吧,别吓唬春儿了!”白云兮终于忍不住站出来,朝着白木槿一跪,虽然是求饶,却偏偏口中指责白木槿吓唬春儿。

    “哎……我第一次见到这样恶毒的姐姐呢,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就欺凌妹妹,恐吓下人,真是可怕!”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他站在假山上面,然后突然跳下来,落在众人面前,一脸愤愤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