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抬头,眼中露出的不是紧张,不是惶恐,而是早知如此的淡然,眼前这个义愤填膺的男人,她很熟悉。

    那就是当年白云兮的死忠之一,顺天府府尹的公子,贾仁义,一个自诩为正义之士的男人。只是前世他为白云兮出头,所指责的对象是她外祖父家的表姐,陆菲媛。

    当年表姐不过是出言指责白云兮不敬长姐,恃宠而骄,就惹得白云兮一副受了莫大冤屈的样子,还哭哭啼啼地表示自己的无辜。

    她当时太傻,觉得白云兮也只是稍微有些骄纵,并无伤大雅,还反过来说表姐不应该小题大做,气的陆菲媛几乎要吐血,然后就说了白云兮装模作样博取同情,接着这位无处不在的正义之士就挺身而出,指责陆菲媛仗势欺人,骄纵跋扈,欺辱自己的表妹。

    白木槿有些好笑,这个人还真是每次都能适时出现,当一个完美的护花使者,可惜的是,他家世不够好,白云兮看不上他。

    此时的白云兮一脸感动地看着贾仁义,觉得这人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正义化身。她越发委屈地暗自落泪,娇美的小脸上,尽是莹莹的泪珠。

    “这位公子,这后花园都是女客,你怎么不经允许就私自闯进来,恐怕于理不合吧?”虽然天元风气开放,但是贵族圈里还是很守礼的,像这种场合,如果不是主人家允许,是不能让未婚男女同处一地的,否则出了什么不雅的事情,那主人家就难辞其咎了。

    众位贵女一听,也顿时觉得不妥,这个男人真是好没教养,这里都是小姐,哪容得一个男子单身闯进来,若是坏了她们的名誉,可怎么办?

    “你这个人,还不赶紧离开,是要我请人来赶你走吗?”曾明月立刻出声赶人,气得恨不得让人打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一顿。

    贾仁义一时慌了,在外院中和一帮友人偷听后花园的动静,这也是常有之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哪想到会听到这样的事情。

    今日侯府举办宴会,也是为了侯府两位公子的亲事,他因为太气愤国公府大小姐的行为,又怜惜这位二小姐楚楚可怜的样子,向来好打抱不平的他一众男子推出来当出头鸟,他也欣然觉得自己应该扮演好这个救美的英雄。

    可是哪想到刚刚说了一句话,就被这个白木槿指责自己不守礼法,又被曾小姐出言赶人。众位贵女们愤怒的眼神如芒在背。

    贾仁义忙解释道:“我只是看不过白家大小姐仗势欺人,欺辱自己的妹妹,出来说句公道话,无心冒犯各位小姐!”

    白木槿皱皱眉头,不悦地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妹妹?我是打她了,还是骂她了?想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不分青红皂白,就不顾礼数,窜到众多女子群里,指责我,请问您有没有把众位小姐放在眼里?即便我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难道众家小姐都是睁眼瞎,不会为受辱的人讨公道吗?”

    一众的小姐立马就醒悟过来,白木槿从头到尾都没有对自己的妹妹做过什么,一直都是这对主仆自说自话地说人家欺负她们,而白木槿只是顾及道侯府的颜面,不愿意与她们一般见识。

    可是这对主仆得寸进尺,非要指责自己的姐姐欺负她们,真是好没道理,而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更是令人恼恨,怎么能肆意闯进女孩子聚集的地方?莫非是个登徒浪子,意图不轨?

    “曾小姐,请你还是将人赶走吧?否则我们可没法在侯府待下去了!”出来说话的是虎威将军的嫡女,褚云燕,武将家里出来的大小姐,虽然看起来文雅,却也是个火爆脾气,见不得这种故作柔弱可怜的女子和不守礼法的男子。

    “这位公子,你还是走吧,不用管我,我没事儿的,真的没事儿!”白云兮可不能让这个好不容易肯出来为她说话的男人就这样被赶走了,于是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故作坚强地说。

    可是那眼神分明带着期盼和恳求,让贾仁义看了心都化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姐,真是可怜见的。

    于是他顾不得被人驱赶,大义凛然地站直了身子,对着众位小姐道:“各位小姐,贾某无心冒犯,可是却不忍心看着这样一个恶毒的女子欺辱自己的妹妹而袖手旁观,你们看看白二小姐,都哭成泪人了,若不是受了莫大的屈辱,怎会如此?在外人面前这样跪地求饶,难道她不知道难堪吗?可见是被这姐姐欺负的走投无路才会这样!”

    此话一出,看戏的贵女们都开始皱眉,心头泛起疑惑,莫非这白大小姐真的心思歹毒?这样的事情倒也不罕见,大家族里姐姐欺负妹妹的多了去,如若不是受了大委屈,谁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下跪求饶啊?

    众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讨论着孰是孰非,白云兮听在耳里,笑在心里,这下白木槿如何翻身,只要她的恶名传出去,谁家也不敢再娶一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回家。再加上母亲的筹谋,她这一辈子就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