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缓缓爬起来,将喜鹊推到一旁,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才重新跪直了身体。

    她朝着白老夫人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然后抬头,看着那高高在上端坐着的老妇人,脸上还留着鲜红的指印,她却露出了一丝带着苦涩的笑容,看起来越发让人心疼。

    她努力让自己笑起来好看一些,却又扯痛了脸上的伤,秀眉微蹙,对老夫人道:“祖母,您可愿意相信槿儿?”

    白老夫人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直觉地却认为白木槿是无辜的,但是现在有人指正她,作为宁国公府最德高望重的老夫人,她不能偏听偏信,更不能轻易包庇谁。即便私心里,她想保下这个近日来一直投她心意的孙女。

    看着白老夫人的面色,白木槿已然了解了,却没有任何怨言,这个世界本是如此,没有人有义务帮你,能靠得住的,向来只有自己。

    她笑了笑,然后突然站起来,走向春儿,眼睛如漆黑的墨汁,看着春儿,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春儿,你说……是我指使你的?”

    春儿被她这冷若冰霜的眼神看的微微有些恐惧,但是求生的渴望让她坚定地点点头,道:“大小姐……对不起,奴婢也是为了活命,不得不供出你!”

    “也罢,既然说是我指使你,我可有给你什么信物?单凭你空口白话,恐怕不能让人信服吧?”白木槿缓缓道。

    春儿有些犯难了,因为她撒谎,所以哪里来的信物,她很为难地看了一眼陆氏,似乎等着陆氏给她解围。

    但是聪明的陆氏却没有动作,此时若她站出来给春儿解围,只会让老夫人怀疑她,所以她撇过头去,假装没有看到春儿的眼神。

    春儿急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道:“当时大小姐,并未给过我信物,现在想来怕是当时大小姐就怕事情败露后奴婢会供出你,所以才未留下信物!”

    白木槿仿佛很赞同地点点头,接着道:“你这样说也有道理,那你既然为我办事,我可曾给了你什么好处?否则你为何要背弃自己的主子,听我指使呢?”

    春儿一愣,突然想到,当时二小姐和夫人指使她去演那出戏的时候,所赏给她的黄金,心中大喜,道:“有……这个有,大小姐当时赏了我两锭黄金,现在还藏在我床底下的小箱子里!”

    “哦……原来你这个奴才为了两锭黄金就出卖了主子,还真是好收买啊!”白木槿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

    春儿的话一出口,陆氏就知道大事不好了,那两锭黄金,怕会让白木槿咬着不放,到时候反而会害了她,她心中着急,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能出来训斥春儿,道:“你这贱婢,竟然为了两锭黄金就出卖我和二小姐,难道平日里我给你的赏赐不够吗?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春儿一听也觉得这赏赐太少,自己出卖主子的代价如此低廉,肯定不妥,于是忙解释道:“大小姐还允诺奴婢,事成之后会赏奴婢一千两银子,而且……而且她还拿捏住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说奴婢不听话,就将奴婢全家发卖出去!”

    白木槿听了,笑得更加灿烂了,仿佛春儿一直都在说多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她轻轻用帕子遮了嘴巴,掩去那肆意的笑容,转而问道白老夫人:“祖母,春儿一家的卖身契在孙女名下吗?”

    白老夫人摇摇头,对春儿这错漏百出的话也十分愤怒,道:“简直胡说八道,你家里人的卖身契在夫人手里,大小姐如何敢威胁要发卖你全家,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陆氏简直要被春儿愚蠢的脑袋给气晕了,让她编个瞎话,竟然能编的这样差劲,平日里当她还是个聪明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这样不顶事儿呢?

    春儿被老夫人一喝,就更加紧张了,抖抖索索地道:“奴婢……奴婢……奴婢当时没想明白,以为大小姐得夫人的宠爱,必定可以说服夫人将奴婢全家发卖出去!”

    这样的话听在明白人耳朵里,自然是天大的笑话,白老夫人被春儿气的脸色都变了,青着脸道:“你这贱婢,满口胡言乱语,今日你必须得说清楚,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是大小姐,老夫人,真的是大小姐,奴婢不敢说谎!”春儿连连磕头,一口咬定就是白木槿知识的。

    白木槿也不争辩,只淡淡地对白老夫人道:“祖母,既然春儿一口咬定是我,还说我赏了她两锭金子,不如就请祖母派人把那两锭金子搜出来吧!”

    陆氏和白云兮听了,只觉得心头一震,可是一想,那金子也就是普通的金子,如何能辨识出来是谁送的呢?于是都默不作声,等待白老夫人说话。

    白老夫人也觉得该去证实一下春儿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但碍于白世祖在场,便问道:“公爷意下如何?”

    “既如此,还是证据确凿才好定论,就着人去搜吧!”白世祖这时候才想起来要证据确凿方能定论,可是刚刚他打白木槿那一巴掌的时候,也不过是听了春儿一面之词而已。

    白木槿低垂的眼眸里闪过嘲讽,她的好父亲,真是令人感动啊!只不过待会儿拿回证据的时候,他又当如何定论呢?

    白木槿朝白老夫人恭敬地道:“祖母,为公平起见,还是请祖母派信赖之人前去查看吧!”

    白老夫人点点头,对孙嬷嬷使了个眼色,道:“那就孙嬷嬷领着碧玺一起去吧,务必要仔细搜查,不能错漏了任何证物!”

    她相信白木槿能如此镇定,必然是有把握为自己洗脱嫌疑,既然如此,那她这做祖母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呢!

    白木槿朝白老夫人感激地笑笑,仿佛真心为祖母的公正无私而感怀于心,只是那永远冷凝的眸底,却不含半分情绪。

    陆氏隐隐有些担忧,白云兮却有恃无恐,凑到白世祖面前撒娇,博取父亲的怜惜,她相信无论如何,宠爱自己的父亲定然会站在她这一边,不会让白木槿欺负了她去!

    此时众人满屋子的人注意力都在白云兮身上,没人注意到消失了许久的鸳鸯悄然进了屋子,对白木槿点点头。

    白木槿安静地在一旁站着,等待孙嬷嬷和碧玺回来,她唯一相信的是孙嬷嬷跟随了老夫人那么久,不至于被陆氏收买了。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孙嬷嬷就带着一个匣子回来了,脸色平静,看不出任何端倪,碧玺跟在后面,却有些局促。

    白老夫人看了一眼孙嬷嬷,问道:“可查出什么?”

    “回禀老夫人,在春儿房里发现了这个小匣子,里面的确有两锭黄金,分量大概有五十两!”孙嬷嬷语气平静地回道,但是眼睛却看向了一旁还在扮柔弱的陆氏。

    白老夫人对孙嬷嬷的了解让她明白,这匣子里恐怕不只是黄金那么简单,否则孙嬷嬷必然不会有这样的神情。

    于是平静地道:“孙嬷嬷可发现了其他问题?这匣子这样大,恐怕不只是两锭金子吧?”

    孙嬷嬷点点头,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了匣子,顿时屋子里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个丫鬟能有的财产吗?

    春儿如遭雷击,瘫软在地,脸色惨白如纸,她明明已经把夫人赏赐的那些东西都藏在了别处,怎么会随着两锭金子被搜出来了?这不可能,究竟是谁做的手脚?

    白老夫人看着那匣子里的贵重物品,不仅有金银,连珍珠,发簪,宝石都闪闪发光,有些物品分明就是陆氏曾经佩戴的物件。

    白老夫人目光如炬地盯着陆氏,道:“陆氏,你看看这些东西可眼熟?你还有何话要说?”

    白世祖不明所以地看着白老夫人,问道:“母亲这话是何意?”

    “问问你的好媳妇儿吧,一个奴婢如何能拥有这么贵重的物品,即便她再得力,也难得到这样重的赏赐!”白老夫人冷笑着说。

    白世祖皱眉,用眼神询问着陆氏,陆氏脑子迅速地旋转起来,她必须要想个合理的解释逃过此劫,否则一旦失去了白世祖的信任,她往后在白家就完全没有地位了。

    她心下一狠,走到春儿面前,一个耳光扇过去,怒喝道:“你这贱婢,不仅背叛主子,竟然还敢偷窃我的财物,真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没有……夫人……我……”春儿捂着脸,泪水不断地往下流,可是陆氏眼里的凶狠却让她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白木槿瞅着春儿,凉凉地说了一句:“春儿,你说我赏了你金子,让你心生贪婪,做出背主之事,那么这些珠宝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身为白府的大小姐,我可是都没有这么好的珠宝使用呢!”

    “这……这一定是春儿偷得,没错,爹爹,你今日一定要替母亲和我除害,万不可纵容春儿继续为非作歹,最好现在就打死这丫头,免得继续祸害我和母亲!”白云兮见情况不对,立马反扑,恨不得现在就喊人将春儿拖下去打死,免得她再说出什么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