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微微闭目,既然这个所谓的父亲如此不知好歹,那就别怪她逼人太甚,她朝祖母拜了拜,又转而给自己的父亲磕了头,道:“女儿明白父亲和母亲伉俪情深,定然是不舍得处罚母亲和妹妹的,父亲说的对,都是春儿那丫头的错,只可惜就这样打死了她,而今日在国公府里,那丫头可是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说母亲苛责我,想毁我的容貌,很多官家夫人都在场,若是此言传到外祖父耳朵里,或者被言官知道,参父亲一本,那可就麻烦了!春儿人死,连个为母亲明证的都没了!”

    陆氏和白世祖心头具是一惊,陆氏害怕的是陆家的老夫人,而白世祖害怕的则是被政敌抓到把柄,为官最重要的就是官声,家宅不宁,传出继室苛待原配留下的子女,那对他这个国公爷来说,就是个治家不严的罪名!

    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若家不平,何谈治国平天下,他突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这还是往日那个唯唯诺诺,见到他连句像样的话都说不出来的大女儿吗?

    他刚刚一心都在担忧陆氏和白云兮,竟然没发现从始至终,这个女儿的表现都十分出色,受了冤屈,不仅无比从容,不辩解不慌张,反而能抽丝剥茧,为自己洗脱罪名,现在又用这样的话来逼得自己必须得做出惩罚。

    再看看她脸上那鲜红的指印,顿时又觉得有些难堪,刚刚他的确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她,那也是怒极了,若是被陆丞相知道了,他那个护犊子的岳母大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白世祖推开了陆氏,沉着脸道:“母亲大人说的有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但陆氏和兮儿虽然有错,也无大过,还望母亲从轻发落!”

    陆氏知道此次是无法挽回了,但白世祖既然说了这话,那就表示白老夫人也不会重罚自己,更不会夺了她的管家之权。

    只要大权在手,她定然有机会讨回今日的这笔账,白木槿,她过去还真是小看了这个丫头,被她故作乖巧蠢笨的样子给骗了这么多年,才让她翅膀硬了,敢跟自己做对了!

    她恨恨地拉着女儿跪下来,道:“请老夫人责罚!”

    白老夫人微微眯了眼睛,对白木槿刮目相看,同时也起了一丝特别的警惕,这个孙女不简单。

    陆氏最后被处罚去跪了一夜祠堂,又让她抄写女戒百遍,而白云兮则再度被禁足在自己的云想苑,期限是三个月。

    白世祖气哄哄地拂袖离开,临了还用怨恨的眼神瞪了一眼白木槿,冷哼了一声。陆氏和白云兮则被人带去领罚了。

    白老夫人有些疲惫地抬抬手道:“槿儿也起来吧,早些回去歇息!”

    白木槿却跪在地上,一脸诚惶诚恐地道:“槿儿犯了错,请祖母原谅!”

    白老夫人微有些讶异,不明所以地问道:“你又犯了什么错?今日之事已然掰扯清楚,都与你无关!”

    白木槿却一脸自责地道:“槿儿的确有错,不该因为不忿母亲和妹妹的作为,而自作聪明,逼迫父亲责罚她二人,可是……可是槿儿真的好心痛,我自幼丧母,以为母亲是个好的,真心地敬爱她,她却屡次想要害我!”

    “哎……祖母知道你受了委屈,罢了,虽然逼迫父亲有些不对,但祖母能体谅你,起来吧,你也累了,回去好好歇着!”白老夫人摆摆手,精神有些疲乏。

    白木槿这才起身,带着些讨好地笑容道:“槿儿多谢祖母眷顾,今日若不是祖母坐镇,槿儿即便再聪明,也怕是要背上个恶意陷害母亲和妹妹的罪名!”

    白老夫人点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丝和善的笑容,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才打发白木槿离开了。

    孙嬷嬷此时才凑过来道:“大小姐真变了性子!”

    白老夫人也点点头,这般聪明机智,又临危不乱,的确不像是过去那个懦弱的小女孩。

    “也许是被逼出来的吧,有那样一个后母和妹妹,我那儿子也是个偏心眼儿的,她若不聪明,也不知要遭多少罪,瞅瞅那小脸儿肿的,公爷下手也特狠了!”白老夫人此时才说出了心里憋着的话。

    孙嬷嬷也怜惜地叹了口气,道:“还好老夫人是个慈善的,才没让大小姐真受了委屈,老奴瞅着大小姐是个可造之材,如今这时节,老夫人可得早作打算啊!”

    白老夫人眼中露出一丝喜色,对孙嬷嬷点点头,道:“还是你最懂我的心意,公爷是个没甚大出息的,能守住爵位已是不易,陆氏又不省心,白家在我手里可不能出差错,若是能更上一层楼,那我百年之后,也能与老公爷在九泉下相见了!”

    “凭老夫人的智慧才华,想让白家更进一步,不是难事,如今大小姐也十三岁了,再过几年便可得力了!”孙嬷嬷一边为白老夫人揉肩,一边道。

    白老夫人点点头,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白家的女儿,最大的价值就是为家族谋取利益,只有聪明的女儿才能谋取最大的利益。

    白木槿领着鸳鸯和喜鹊回到了自己的屋里,遣散了闲杂人等,才松了一口气,鸳鸯和喜鹊顿时就落了泪,心有余悸地道:“小姐,今日可真吓坏奴婢们了,若非小姐机智,今天还不定遭多大的罪呢!”

    “是啊,小姐您看您这半边脸都肿的老高了,我这就去取药帮你擦!”喜鹊心疼地道,慌忙去柜子里拿药。

    白木槿倒是无所谓地笑笑,道:“这点儿小伤没事儿的,若非挨了这一下,祖母哪里会执意要处罚陆氏和白云兮,虽然处罚得太轻,但总好过让她们全身而退!”

    鸳鸯不赞同地撅着嘴,道:“往后小姐可不能再让自己置身险境了,若是小姐有委屈,咱们尽管去相府,老夫人定然会为小姐做主的!”

    白木槿知道她的意思,却摇了摇头道:“我毕竟姓白,外祖母再心疼我,也不能时时刻刻照拂我,而白家如今尽在陆氏的掌握中,若不能让她垮掉,如今日之事只会不断地上演,而我并非每一次都能如此幸运!”

    鸳鸯似有所悟,一脸愁容,愤恨道:“陆二娘真是个没心肝儿的,在相府里,她出身最低,可老夫人待她也不薄,夫人还在的时候,也十分照顾她,怎知她竟然心思如此恶毒,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白木槿露出一丝冷笑,说:“有什么奇怪,人心不足蛇吞象,她恐怕就是太嫉妒母亲,才会想法设法地害我们!”

    “小姐,咱们一定要回相府,将这件事告知丞相和老夫人,依着老夫人的脾气,定然不会放过陆二娘!”喜鹊过来满脸怒气地道。

    白木槿摇摇头,说:“还不到让外祖母出手的时候,春儿已经死了,陆氏如今可是正经的国公夫人,没有足够的证据,还是不宜轻举妄动,否则只会让陆氏的行动更加隐秘,到时候害的还是我们自己!”

    鸳鸯听了,也点点头,可是十分为难地说:“那难道就任由她逍遥法外?小姐在宁国公府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连个肯为你做主的人都没有,奴婢心里实在气不过!”

    “我的好鸳鸯,不是有你和喜鹊帮我吗?呵呵……别气了,丞相府咱们是要去,但不是去告状,而是去要人,你瞅着祖母身边孙嬷嬷,因为她在,祖母办事省了多少心力,若是我身边也能有这样懂得医理,心思缜密,经验老道,又忠心耿耿的嬷嬷在,办起事来就方便多了!”白木槿笑着说。

    鸳鸯和喜鹊也是一喜,齐声道:“小姐言之有理!”

    正说话着,就听到外面有人喊道:“大小姐,大少爷来看您!”

    白木槿对鸳鸯使了个眼色,鸳鸯就赶紧出去迎接,白慕辰脸色十分难看地走进来,一见白木槿,就红了眼睛,道:“姐姐……辰儿听闻你受委屈了,都怪我没在,没人护着你!”

    白木槿心中一涩,觉得喉头有些堵,却强自忍下来了,反而笑着安慰他说:“姐姐没事儿,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倒是母亲和云兮妹妹受罚了呢!”

    “你看你的脸肿的那么高还说没事儿,她们受罚是咎由自取,我还嫌她们的惩罚太轻,哼!”白慕辰气呼呼地说,显然对陆氏和白云兮十分不满。

    白木槿倒是没想到白慕辰竟然对陆氏母子已经有了这样深的怨气,看来以前笨的人只有她而已,弟弟可从来都不傻。

    白木槿心生欣慰,道:“若不是受点儿伤,恐怕她们现在连这点儿处罚也能逃过了,父亲是怎样的人,你我心里都清楚,放心吧,姐姐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你只管好好读书,别操心这些后宅的事情!”

    “不,我已经长大了,绝不能看着姐姐受委屈,我会保护姐姐的!”白慕辰稚嫩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白木槿觉得心头微暖,慕辰现在的样子,和她的迅哥儿真像,外甥多似舅,想来就是如此吧?前世她太弱,才会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可是她也庆幸迅哥儿跟着她去了,否则独留下他在那狼窟里,也不知会受多少罪。

    她微微一笑,露出感动的神色,说:“辰哥儿长大了,那就该懂得男儿志在四方,你有出息了,自然没人敢再欺负我!”

    白慕辰仿佛懂得了什么却又暗恨自己现在的弱小,若是他再大一点,那就不会让姐姐受这样的屈辱,他握紧小小的拳头,暗暗在心中发誓,总有一天他要变得强大起来。

    “我懂了,姐姐,你脸痛不痛?辰儿给你上药好不好?”白慕辰心疼地凑过去,看着那又红又肿的脸,恨不得现在就去找父亲理论。

    白木槿点点头,让白慕辰笨拙又小心翼翼地帮自己擦药,那凉凉的药膏涂在脸上,的确缓解了一些热辣的痛感。

    这一巴掌,迟早她会讨回来的,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