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脸,已经完全恢复了,没有留下任何不妥当的地方,这才放心地出门去。

    “大小姐,丞相府里来人了!”喜鹊欢蹦乱跳地跑进来,看样子很高兴。

    白木槿微微皱眉,她原是打算找个托词去一趟丞相府,却没想到自己还未行动,丞相府倒是先派人来了,看来陆老夫人对她还是很上心的。

    她疑惑地看了一眼喜鹊,道:“是不是你们去传了什么话?”

    “不是,奴婢可没敢,小姐不发话,我们怎会自作主张去和相府联系!”喜鹊连忙收敛了笑容,否认了,她现在是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性,最容不得下人违背她的意思。

    白木槿点点头,道:“那为何好端端突然派人来?”

    “奴婢也不知道,是老夫人身边的孙嬷嬷接待的,老夫人也在前厅呢,派人来传话,让小姐去见见!”喜鹊见白木槿没有责怪她,连忙道。

    白木槿收拾了一下自己,才带着喜鹊和鸳鸯去了前院,来者是陆老夫人身边的得力嬷嬷崔嬷嬷。

    进了前厅,白木槿恭恭敬敬地朝白老夫人行了礼,才看着崔嬷嬷笑了笑。

    白老夫人道:“槿儿,你快些收拾好东西,随崔嬷嬷去相府一趟吧,你外祖母病了,要接你去见见!”

    白木槿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担心地问道:“崔嬷嬷,祖母的病可要紧?”

    崔嬷嬷脸上到没有多大的愁容,只道:“没什么大碍,但老夫人思念你,就着老奴来请孙小姐去相府!”

    白木槿朝着白老夫人看了看,眼里似有征询的意思,白老夫人点点头,她方道:“那好,我让丫头们回去收拾几件东西,再跟嬷嬷去!”

    “孙嬷嬷,你也去库房将那上好的野山参取出来,让槿儿带去!”白老夫人吩咐道。

    白木槿赶紧福身,谢道:“多谢祖母,还是祖母想得周到!”

    “嗯,你外祖母身体不适,你担心归担心,也不要满面愁容,反而惹得她难过,你去了只管捡些高兴事儿哄着她,她一开心,身体自然就好了!”白老夫人似有所指地说。

    白木槿哪有不明白的,忙道:“槿儿省得,绝不会让外祖母为槿儿烦忧!”

    白老夫人对白木槿的识趣很高兴,便又吩咐她多带些药材去探望陆老夫人,以表孝心,白木槿一一收下了,这也算是变相的封口费吧。

    收拾妥当之后,白木槿带着满满一车子的物品,随着崔嬷嬷一行往丞相府去了,路上崔嬷嬷见她脸露忧愁,忙开解道:“大小姐不必忧心,老夫人只是略感风寒,没有大碍,只是心中牵挂你!”

    一听这话,白木槿就知道外祖母应该是得了什么消息,才招自己见见,想来那日在威远侯府的事情,已经传到了陆老夫人的耳里。

    进了丞相府,就被崔嬷嬷一路带到陆老夫人所居住的宁安堂,老太太靠在软榻上,精神倒还好,没有什么病容,身边伺候的人在她进来后都被遣走了。

    她走进去,大大方方地朝着陆老夫人,然后才关切地问道:“外婆,您身体可大好了?崔嬷嬷来接我,说您病了,槿儿可担心了!”

    陆老夫人一间她,眼里就闪烁着泪光,哽咽着道:“你过来,让外婆好生看看,听说你受了委屈,我一刻也放心不下!”

    白木槿乖巧地凑过去,老夫人一把就将她搂入怀里,拍着她的背道:“可怜见的,我当初若是知道那陆凝香这样没良心,怎么也不肯将她送到宁国公府做继室,外婆真是瞎了眼,害了你和辰儿了!”

    白木槿一听便知道那日的事情果然传入了陆家人耳朵里,一向护短的陆老夫人,根本不会问缘由,就会站在她这一边,这一份感情,全来自她对自己早亡的女儿的疼爱。

    “外婆,别伤心,这事儿哪能怪您?您当初也是为了我和辰儿好,才想着找姨母做继室,总好过托一个不认识的人来照顾我们姐弟!”白木槿安慰道,她自然不会将当年的事实现在就透露给陆老夫人。

    一来她没有证据,二来陆氏现在的同胞兄弟,她的二舅陆兆安可是御前供奉,虽然品级不高,但却是为皇帝办事的,颇得皇帝信赖,所以在陆家的地位也不低。虽然是庶出,但如今也在陆丞相那里很得器重。

    她外祖母即便再如何心疼她,也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帮她打倒陆凝香,首先白世祖不会同意,其次陆兆安也不能看着自己妹妹受苦坐视不理。

    而她,想的却是如何让陆氏和白云兮得到最残酷的惩罚,而不是轻轻松松就被整死。

    陆老夫人一听,心里更加难受了,看着白木槿的小脸,道:“你这孩子,总是那么善良,这样的性子就随了你母亲,哎……若是你能强势一些,她如何敢欺你至此啊?”

    白木槿笑笑,装出一副纯善的笑容道:“外婆不必忧心,槿儿能好好照顾自己的!”

    “我如何不知道你艰难,她竟然还曾想毁了你容貌,这份歹毒心思,我决不能轻饶了她,当年我可以一手将她捧做国公夫人,就能一手再将她拉下来,我倒不信她能逃出我的掌心!”陆老夫人咬牙切齿地道,眼里的盛怒几乎要化成实质喷出来。

    崔嬷嬷见老夫人伤心,忙劝道:“老夫人,您就歇歇火,别气坏了自个儿身子,这件事可以从长计议!”

    “是啊,外婆,槿儿知道你心疼我,但此事可不能急,她如今已不同往日,是正经八百的国公夫人,加上……二舅舅,总之咱们还得有耐心才是!”白木槿也附和着安慰老夫人,生怕她一时冲动,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

    陆老夫人脾气火爆,从年轻到老一直也没变,就连陆丞相都忌惮她三分,对这个原配夫人十分尊重,轻易不敢逆了她的意思。可能是她太强势,所以养出来的女儿却十分柔顺,也没什么心眼儿,若是当年她母亲能有这份儿脾气,也断然不会被陆凝香害了。

    陆老夫人气得脸色泛了潮红,道:“任她翅膀多硬,我总归是她的嫡母,教训她一顿她也得受着,哼!”

    “外婆,正因为如此,咱们才不可轻举妄动,若是你以嫡母身份压着她,那在外人看来只觉得你苛待妾室的子女,咱们占着理儿也会被人非议,她再装个可怜,卖个乖,谁不同情她?更何况……我父亲如今极信任她,咱们轻易不能动她分毫。”白木槿将情形分析给陆老夫人听。

    陆老夫人突然讶异地看着白木槿,有些不可置信地道:“槿儿,你真是长大了,往日你只一味地好性子,又总是为她说好话,让我这些年都以为陆氏对你和辰儿真是视如己出,若不是前些日子你在威远侯府出事,我恐怕一直都被蒙在鼓里,看来你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对付陆凝香了?”

    白木槿坦然地笑笑,说:“虽然没有什么周全的计策,但槿儿始终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她总会有自食恶果的时候!”

    陆老夫人见她这番成竹在胸的样子,顿时对白木槿刮目相看,欣喜地点点头,道:“槿儿,你没令外婆失望,外婆相信你定然会好好地将自己和辰儿护得周全!”

    崔嬷嬷也跟着附和道:“是啊,不愧是大小姐的女儿,自然不能差了去!”

    “你这话错了,我那女儿虽然天资聪颖,可惜性子太单纯,总以为这世上的人都和她一般心性,也怪我当初将她护得太周全!”陆老夫人叹了口气,几分无奈,几分唏嘘。

    崔嬷嬷看到老太太伤心,也不由地跟着难过,道:“大小姐最是善良,只可惜红颜薄命啊!”

    红颜薄命?就这样简单四个字就能概括所有遭逢悲剧的女子吗?白木槿在心头冷笑,若真是薄命也就罢了,可是真理往往是,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所以此生,她便做个切切实实的祸害吧。

    “外婆,槿儿有一事相求!”白木槿突然道。

    陆老夫人微微蹙眉,一脸不高兴地道:“傻孩子,跟外婆还说什么求不求的?你有什么难处,尽管说来,外婆能办到的,绝没有不依的!”

    看着陆老夫人眼里毫无保留的真诚,白木槿心下微微有些感动,这世上也不全然都是想害她的人和想利用她的人,眼前这个老人便是全然的爱护她,只因为她是她的外孙女。

    “槿儿想求祖母给我寻个忠心耿耿,又通药理的老嬷嬷,不瞒祖母,上回槿儿真的是差点儿被毒药毁了容,至今心有余悸,若是有个这样的人在身边,往后也不必担心再受到这样阴损的招数祸害!”白木槿一脸心酸的表情说。

    陆老夫人一听,也跟着心疼起来,忙道:“你这傻丫头,为何不早些来找我要人?咱们丞相府也是百年世家,若是连个把懂药理的嬷嬷都没有,那才叫人笑话,你崔嬷嬷不就是最通医理的,就叫她随你走吧!”

    白木槿看了一眼崔嬷嬷,有些歉意地道:“外婆,不是槿儿不懂事,只是崔嬷嬷首先是您身边得力的,若是被我要走了,您这边恐怕会一时没了人手,其次,二娘对崔嬷嬷也很了解,若是被她知道我找了如此得力的帮手,定然会想方设法打发了崔嬷嬷,槿儿觉得还是寻个她不知道的人为好!”

    陆氏一听,也颇为赞同,一脸欣慰地看着白木槿,眼里都是赞赏,道:“是外婆考虑不周,槿儿如今越发聪慧了,你能这样,祖母就放心了。”

    接着又对一旁一直不住地点头的崔嬷嬷道:“你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崔嬷嬷皱眉,略思索了一下,然后一脸惊喜的表情道:“奴婢正有个人选,这人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说着就神秘地冲着白木槿和老太太一笑,然后才缓缓道:“老夫人莫不是忘了老奴的妹妹了?前年皇后病逝,她才被放出宫来,您老还特意嘱咐我要好好地招待她,如今她正好没领什么差事,闲的发慌呢!”

    陆老夫人一听,脸上也是一喜,欣然道:“那你还不快去将她请来,让槿儿见见,你那老妹子的确是个难得的人,人品能力都是极好的,若她肯真心替我照顾槿儿,我便能安心了!”

    白木槿听着她们口中将这个嬷嬷夸得如此好,也不免有些好奇,也笑着对崔嬷嬷道:“嬷嬷有心,只怕宫里出来的嬷嬷不愿跟随我这国公府不得宠的小姐,还望嬷嬷多多调停!”

    崔嬷嬷笑道:“这你大可放心,老奴这妹子绝不是那眼高于顶的人,只是闲不下来,总央着老奴要给她指派差事呢!”

    听了此话白木槿才安下心来,心中想着,这嬷嬷定是个有七窍玲珑心的,辅佐皇后的人,肯定是处处拔尖儿的。

    崔嬷嬷笑呵呵地下去了,不一会儿,就领着个身材微胖,一脸笑容的老嬷嬷进来,那嬷嬷年纪看着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一脸和蔼的笑容,看着怎么也不像是经历过后宫厮杀的人,那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了就觉得如沐春风。

    “老奴给老夫人请安,给孙小姐请安!”胖嬷嬷举止十分得体,行礼的动作一丝不苟,却让不让人觉得生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