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是谁,谁偷袭我?”陆大海握住自己受伤的手,四处大吼大叫,像头发疯的笨熊。

    白木槿也是有些疑惑,她原本是打算教训一下陆大海,可是自己手中的针还没有动,竟然就被人抢了先。

    前世,李继宗在她的帮助下投靠了六皇子,但也遭遇了不少政敌的暗杀,有一次,甚至有人闯进了他们的房间,意图杀了他们。千钧一发之计,她挺身挡在了李继宗的前面,自己却身中一刀,几乎死去,可是昏迷前,她用绣花针扎进了刺客的双眼中,才救了自己和李继宗的性命。

    从那之后,她就请了人教自己一些防身的技巧,并不是功夫,而是怎么利用精巧的针去杀人,所以数年的苦练,终于让她将一手绣花针耍的出神入化,十步之外就能取人性命。

    靠的并不是什么神乎其神的内力,只是熟能生巧的手法,以及对人体穴位精准的掌握,即便一身武艺,又力大无穷的陆大海,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才是她有恃无恐的真正原因,而不是外祖母和外祖父的威慑力,陆大海想要打她,恐怕太天真了些,她想要他的命都轻而易举,而且无声无息。

    不过暗处竟然有人一直在,而且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了,才能在最后关头出手伤了陆大海,救了自己。

    此时才从假山处走出几个人来,白木槿微微一愣,竟然是大表哥陆青云和宣王凤九卿,还有一个人让她皱了眉头,楚郡王世子凤子涵?

    她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鸳鸯和喜鹊非常自觉地将她护在了二人中间,而白木槿则悄然收起了手中的绣花针。

    陆青云一脸冷色地看着陆大海和陆娇娇,呵斥道:“你们两个竟然敢在府里行凶打表妹,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大哥……我……”陆大海有些骇然,虽然明明陆青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想到过去自己在他手里吃的亏,就心有余悸。

    陆娇娇则不管不顾,依旧刁蛮地道:“大哥,你来的正好,白木槿竟然欺负我,还作弄我和哥哥,你可要为娇娇做主!”

    陆青云微微皱眉,他一向不喜欢这个任性娇蛮的堂妹,但无奈全家人都宠着她,尤其是家中的老祖母,就因为她长得像大姑姑,全府上下除了她一个女孩子,也只有他母亲收养的一个义女陆菲媛,自然是千娇万宠。

    见她如此颠倒黑白,陆青云十分不悦地说:“你闭嘴吧,向槿表妹道歉,否则你就去跪祠堂!”

    “大哥,你怎么能帮着外人说话,明明就是她欺负人!呜呜……哥哥,你帮我说句话啊!”陆娇娇见陆青云不买自己的账,转而又求道自家哥哥的身上。

    陆大海一听,又心疼无比,强忍着手上的疼,道:“大哥,要怪也怪我,别凶妹妹,的确是白木槿先欺负的妹妹!”

    “你给我闭嘴,有你好看的,待会儿自己主动去领三十板子,祖母要是知道你这样欺负表妹,定不会饶你!”陆青云严厉地训斥着陆大海。

    “陆娇娇,给槿表妹道歉,否则我去告诉祖母,你恐怕不是罚跪祠堂那么轻的处罚!”陆青云语气已经不耐烦了。

    陆娇娇鼓着腮帮子,眼里憋了一泡泪,看起来好不可怜,突然掩面就跑了,边跑还边大声哭嚎,让陆青云脸一阵青一阵白,觉得面子丢到了姥姥家。

    白木槿见大表哥这样难堪,开解道:“算了,大表哥,我也没吃什么亏,不必动怒!”

    陆青云这才觉得脸上好看了些,不过他被宣王逼着在后面听了半天墙角,的确是没发现白木槿吃亏,反倒是陆大海和陆娇娇被她气得不轻。

    他嗤笑一声,道:“你呀,才隔了几个月没见,性子倒是像变了个人!”

    陆大海在一旁冷哼一声,愤愤地怒视着白木槿,似乎对她依然心存怨气,陆青云瞪了他一眼道:“还不滚回去疗伤,你那手不想要了吗?”

    陆大海看看自己的手,偷偷看了一眼凤九卿和凤子涵,觉得定是这两个人出手伤的他,但人家地位崇高,他惹不起,只能将所有怒气都转嫁到白木槿身上,临走前狠狠地剜了一眼白木槿,似乎无声地宣告着,他一定会找回场子来。

    白木槿无所谓地撇了一下嘴,陆大海这种有头无脑的莽汉子,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若是敢来招惹她,那就休怪她手下无情,反正她如今对陆凝香一边儿的人都无比痛恨。

    看陆大海走了,白木槿才道:“大表哥,我也该回府了,今日的事情就不必告诉外婆了,省得她生气!”

    “噗……”宣王突然发出一声轻笑,似乎已经憋了很久一样,那狭长的凤目里尽是嬉笑之意。

    白木槿微微皱眉,她知道这是王爷,却无意结识,凤九卿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皇帝当年继位,不知贬斥杀了多少兄弟,只这个幼弟却依旧风风光光地做他的铁帽子王,而且颇得信赖,最后立储时,若不是凤九卿有意无意地帮助,六皇子也无法轻易击败对手,脱颖而出。

    陆青云瞪了一眼凤九卿,示意他别那么张扬,而凤九卿却笑得更大声了,高声道:“有趣,有趣啊……小姑娘,好手段!”

    白木槿佯装没听懂的样子,然后福身行礼,道:“给王爷见礼,给世子见礼!”

    “唔?你见过我们?”凤九卿有些诧异,这丫头不是一直被关在宁国公府,甚少出门吗?他也不过是在威远侯府见过她一次,当时她可没有见到自己啊。

    白木槿低头,悄悄翻了个白眼,方回答道:“昔日曾在相府见过,想来王爷是贵人多忘事!”

    凤九卿更诧异了,努力回忆了一下,却还是没想起来自己曾见过她,不可能啊,若是见过,怎么会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呢?

    不过他也无心纠缠这个问题,只是忍不住想要逗弄一下这个有趣的小丫头,于是道:“本王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伶牙俐齿的丫头呢,怎么曾听说你怯懦又胆小,果然传闻误认啊,你明明就是个胆大包天的丫头嘛!”

    “我也曾听闻王爷为人和善,风度翩翩,且光明正大,从来不会偷听墙角!”白木槿温婉一笑,可是却着实让人为她捏了把汗。

    凤九卿眯了一下凤目,陆青云赶忙挡在了白木槿的前面,隔开二人,他可不想让这个表妹惹恼不该惹恼的人。

    “表哥……你说如果大舅舅知道你刚刚在一旁见死不救,还看好戏,你说他会不会生气啊?”白木槿一脸天真地问道。

    陆青云嘴角微微抽搐,这丫头竟然敢威胁他,可是他也只能认栽,谁让他要出来制止的时候,被宣王给拦阻了,非要让他猫在假山后面看戏。

    “不知好歹,刚刚若不是我们出手,你那张小脸恐怕现在都不能看了!”凤子涵突然冷着脸出声,似乎对白木槿十分不屑。

    白木槿只是扫了他一眼,就撇过头去,她和这凤子涵不管是前世今生,都对彼此没用好印象。

    “那就多谢三位相救,小女子感激涕零,只是时辰不早,我该回家了!”白木槿懒得继续在这里和三个男人聒噪,反正她往后也不会和他们有所交集。

    宣王看了她一眼,并没有为她刚刚语出不敬而生气,反而带了一丝探索的意味,沉默着打量白木槿。

    白木槿觉得十分不悦,但终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向陆青云行了礼,道:“大表哥,我走了!”

    陆青云也不拦阻,朝她点点头,就侧身让她离去。

    “小丫头生气了啊,呵呵……青云,你这表妹很有意思!”凤九卿笑眯眯地说。

    陆青云皱眉,道:“宣王,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她才十三岁呢!”

    “你想到哪里去了,本王可没那么饥不择食,小丫头虽然有意思,但我还嫌她硌牙呢!”凤九卿不以为然地道。

    凤子涵也随之附和:“这丫头心思深沉着,小小年纪就有心机复杂,可不是好现象!”

    陆青云微露不悦,虽然他对自己这表妹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但好歹是自己家的人,他护短的性子可容不得别人说她不好。

    于是出言辩解道:“世子言重了,我表妹是个最和善的性子,想来今天是被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弟妹给气着了!”

    凤子涵没说话,但是眼里的不赞同却很明显,凤九卿则始终含笑不语,看这那已经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白木槿坐上马车,脸色仍然有些不悦,陆娇娇和陆大海算是和她结下梁子了,不过她如今绝对不怕事儿,若逼急了她,连外祖父和外祖母的面子她也不会给!

    瑞嬷嬷看这白木槿的脸色,脸上依然挂着温和的笑容,似无意地道:“小姐,你瞅着那宣王觉得如何?”

    “嬷嬷为何有此一问?”白木槿挑眉问。

    “老奴不过随口一说,那宣王整日里笑嘻嘻的,看似无害,其实最是厉害,有的人笑得越和善,越温柔,说不定手段就越是厉害,所以……人活在这个世上,不必时时都绷着自己的脸,要笑,即便是面对着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也要温柔的笑,然后再给她戳心窝的一刀!”

    瑞嬷嬷笑眯眯的样子,让鸳鸯和喜鹊打了个冷战,瑞嬷嬷明明看着那么和善的人,怎么会说出这么可怕的话,而现在她脸上的笑容都觉得慎得慌。

    白木槿看着瑞嬷嬷,仿佛找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度,她敛下自己的眸子,掩去所有锋芒,露出了无比温润柔和的笑容。

    “这才对,您刚刚的表情,过于骇人,这不好!”瑞嬷嬷很赞许地点头,拍了拍白木槿的手,虽然她不知道白木槿的内心到底存着怎样复杂的心思,但是从她的眸子里,她可以看出那彻骨的恨意。

    白木槿点点头,依旧温柔的笑着,却轻轻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乖巧道:“多谢嬷嬷提点,往后槿儿就托赖嬷嬷了!”

    瑞嬷嬷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她微笑点头,她知道,现在要这个心思玲珑的少女信赖她,恐怕没那么容易,这样也好,一个太过于轻信别人的人,定然不是个聪明人。

    鸳鸯和喜鹊互相对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感觉小姐和瑞嬷嬷之间的气氛很诡异呢?

    回府之后,稍作休整,就打算带着瑞嬷嬷去见过白老夫人,毕竟她从相府带了个人回来,不能不先禀告老夫人,否则定然会被那多疑的祖母心生不满。

    刚刚到老夫人院子里,就听得白老夫人在发脾气,似乎气得不轻,口中还怒喝着:“她这是做给我看呢,想要挑拨我们母子之间的关系,真是好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