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老夫人心下大惊,看着白木槿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丝疼意,到底是嫡长女,初为祖母时,虽也嫌弃过她是女儿身,却是自己第一个孙女,在白府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哪曾受过这样的伤?

    她看了那手臂上的伤痕,转而再看陆氏时,那眼神中的利芒几乎要化为刀刃,咬着牙齿道:“你就是这样做人母亲的?槿儿虽不是你亲生,但好歹也算是你的外甥女,你的心真是太毒了!”

    陆氏讶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摇头道:“老夫人,我对槿儿一直视若己出,今日也是因我喝下药睡得太熟才没能听到外面的动静,虽有过错,但也当不得老夫人一个歹毒的罪名啊!”

    “你看看槿儿这一身的伤,光是手臂上的就这样惨烈,那看不见的地方,还不知有多少伤痕,别人不知你如何,难道我不知你到底有没有病吗?我是顾及世祖的情面才不与你计较,你真当我老眼昏花,连你是不是病了都不知道了么?”白老夫人这下是真的气到了。

    陆氏看到白木槿手臂上青青紫紫的伤痕,也顿时觉得心头一凉,暗恨那几个老婆子怎么下手如此重,不是交代过不能真伤了她吗?

    可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没办法改变,只能尽力补救了。于是一瞬间就流下了痛心的眼泪,扑上去将白木槿抱入怀中,痛哭出声道:“槿儿,我可怜的孩子,母亲不知道她们尽然如此狠毒,将你伤成这样,刚刚就这样打死了她们着实是便宜了她们,母亲的心都要碎了!”

    陆氏声泪俱下,抱着白木槿的力道十分大,一副爱女心切的样子,看得围观的下人都忍不住心生戚戚。

    白木槿被她搂在怀里,也跟着哭起来,只是强烈地挣扎了一下,皱着眉道:“母亲,我知你心疼,但槿儿身上有伤,您抱得如此用力,好痛啊!”

    白老夫人一听,一把将白木槿拉到自己身后,怒道:“你安的什么心?明知她有伤在身,还那么用力,你是要她伤上加伤吗?后母的心,难道都这样狠毒?”

    此话一出,连白世祖都跟着沉下脸,看着陆氏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责备,道:“陆氏,你太不知轻重了,槿儿是我的女儿,你即便不能视若己出,也该以礼相待,怎么能让人伤她?”

    陆氏心中恨得几乎要吐血,白木槿这个小贱ren,越来越难以掌控,现在竟然逼得白世祖都要与自己翻脸,她怎么能甘心自己十年经营毁于一旦呢?

    于是一脸沉痛的表情,苦笑一声,仿佛伤透了心一样道:“夫君,没想到我们夫妻十年,您对妾身的信赖竟这样脆弱,都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移。我为你生儿育女,侍奉公婆,照顾姐姐的一双儿女,十年来,哪有一天不殚精竭虑,提心吊胆?若不是对夫君一往情深,当年我何苦嫁入国公府做你的继室?”

    “人心都是肉长的,槿儿那年也不过四岁,生病发烧,我一天一夜不曾合眼地照顾她,辰儿调皮,受点儿小伤我也如临大敌,还不是生怕别人说我苛待元夫人的子女?更何况他们是姐姐的孩子啊,与我也是血脉相连,我如何能害他们?夫君,你让凝香好寒心,好寒心啊……”

    陆氏跪坐在地上,无声地流泪,仿佛受了莫大的冤屈,哭的人心都跟着碎了,白世祖的心更是揪痛起来。

    他再也顾不得众人围观,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去,将陆凝香扶起来,自责地道:“凝香,我……对不住,对不住,我不该怀疑你!”

    陆氏笑得更加苦涩,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摇着头,道:“夫君,上一次您怀疑我教唆春儿毁槿儿的名声,这一次又怀疑我唆使下人欺辱槿儿,妾身实在不知往后您是否会一次次将妾身的真心践踏在脚底,妾真的好累好累……不如夫君就赐我一纸休书,或者将我打发去庙里做个姑子吧,日日吃斋念佛,也好为白家,为夫君和老夫人祈福,让佛祖保佑你们长寿安乐!”

    白世祖一听这话,心都慌了,此时也不知白高轩从哪里窜出来,哭着抱住陆氏的腰,求道:“母亲,您为何要去做姑子?您不要轩儿了吗?呜呜……那轩儿就没有娘亲了,轩儿不要啊……”

    陆氏看着轩儿泪汪汪的眼睛,推开白世祖,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痛哭道:“轩儿,我的好轩儿,呜呜……娘亲对不住你和你姐姐,将来你们的父亲一定还会给你们找个好母亲的!”

    “不要,轩儿只要娘,不要别人!”白高轩哇哇大哭起来,又挣开陆氏的怀抱,跪倒在白世祖的面前,抱着他的腿哀求道:“父亲,求您,不要让母亲离开轩儿,求您了……”

    “谁把轩哥儿带来的?许嬷嬷呢?”白老夫人见白高轩都掺和进来了,生气地大叫。

    许嬷嬷赶紧跑出来,跪在地上道:“老夫人,奴婢也拦不住二少爷,他刚刚下学,见到这边围着这许多人,就自个儿跑过来了!”

    “那还不带他回去,若是有个好歹,你们这些伺候的人都没好果子吃!”白老夫人厉声警告,今日若让白高轩一闹,陆氏又得嚣张起来了。

    白高轩哪里肯让人碰他,一个劲儿地抱着白世祖的腿不放,哭闹不休地哀求白世祖。

    白世祖被他哭的一颗心都乱成了麻,呵斥道:“好了,不许再闹了,我什么时候说要让你母亲去做姑子了?轩儿,你听错了,你母亲会好好地呆在家中!”

    “可是……可是娘亲为何哭的这么难过,轩儿舍不得娘亲哭,求父亲不要罚娘亲,她都生病了!”白高轩可怜兮兮地道,天真的脸上全是乞求。

    白世祖心疼地将白高轩拉起来,又拉起陆氏,一并搂在臂弯中柔声宽慰。

    白木槿在心中冷笑着,陆氏真是有意思,竟然连白高轩这颗棋子都用上了,就为了逃避接下来的处罚吗?未免也太小题大做,她本就没有想过靠这点儿事儿就扳倒她啊,白高轩用一次两次还好使,用多了,可就不灵了。

    她过去拉拉白老夫人的衣袖,柔弱的眼神里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眼泪,眼圈依旧红红的,说话的声音也带着浓重的鼻音,轻声道:“祖母,轩哥儿看起来着实可怜,母子连心啊,您若不饶过母亲,不仅父亲要难过,怕轩儿心里也会对祖母有芥蒂!”

    白老夫人轻轻吸了一口凉气,仿佛竭力在克制升腾的怒火,孙嬷嬷也赶紧轻抚了白老夫人的背,劝道:“老夫人,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到底夫人也为白家生了一双儿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苦因此让公爷和小少爷心生间隙呢?”

    那边三个人只顾着彼此安慰,又哭又笑的,别人都成了背景,哪里听得到白木槿和孙嬷嬷的话。

    白老夫人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却还要硬生生忍下来,那脸色难看的让一众下人都恨不得自己能隐身,一不小心开罪了老夫人,恐怕这股子气都一股脑地撒在他们头上了。

    白木槿则一边柔声安抚白老夫人,一边在心中窃喜,这下陆氏是将白老夫人得罪的狠了,往后再想获得老人家的心,可就难了。

    良久,白世祖一脸为难地看着白老夫人,道:“母亲……这……”

    “罢了罢了,既然槿儿和轩儿都帮着求情,我若真要罚她恐怕就真成了大恶人了,哎……我老了,管不了许多了,世祖,你好自为之吧!”白老夫人看着白世祖的眼里有着深深的失望,拉着白木槿和孙嬷嬷转身离去。

    她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啊,竟一次次地违拗她的心意,偏帮着妻子,为人母的心酸,恐怕没有经历过的,是不会理解的。

    白世祖看着自己母亲而女儿落寞离开的背影,心头莫名就有些空荡荡,他不是傻,也知道这件事陆氏无论如何都难辞其咎,可是,他到底舍不得陆氏,想着她当年地大着肚子嫁给他,承受了多大的风险和委屈,又经历了多大的痛苦帮他生下一对龙凤胎,他就难以割舍这份情谊。

    因为白木槿和白慕辰出生的时候他都因忙于公务未曾在府中,反而是陆氏嫁生产之时,他才初初体会了等待妻子生产那种煎熬又充满期待的复杂心情,这是他格外怜惜陆氏和龙凤胎的最大原因。

    陆氏见白老夫人和白木槿都离开了,剩余的下人也识趣地各自散了,陆氏安慰了一番白高轩,就让许嬷嬷带着她离开了,又将白世祖请到了屋子里,两人说起了知心话。

    陆氏心中暗暗得意,白木槿和那老婆子竟然想让自己吃瘪,只可惜到底是她棋高一着,不仅毫发无损,还获得了白世祖加倍的怜惜。

    只要自己牢牢掌握住白世祖的心,那么在宁国公府就没人能动她,即便是那个自命不凡的老太太也一样要败在自己手上。

    “凝香,今日母亲真生了气,你身子好了之后,可得小心伺候着,多哄哄她,别让为夫难做!”白世祖皱眉道,他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法子了。

    陆氏乖巧地伏在白世祖的怀中,柔声道:“妾身晓得,妾身对老夫人一向尽心尽力,从不敢有丝毫怠慢,想来因为夫君对妾身特别怜惜,老夫人才对妾身颇有微词,妾一定更加尽心服侍她,只期盼有一天老夫人能明白妾身的一片孝心!”

    白世祖这才欣慰地笑了,道:“我就知道你最懂事,绝不会让我为难!”

    “夫君是妾身的天,我一心只为你,只要你高兴,妾身受再多委屈,也甘之如饴!”陆凝香说的情真意切,脸上还微微泛红。

    白世祖看了,越发怜惜她,被她这副娇俏动人的姿态弄得心中微热,只碍于陆氏的身子不爽利,着实有些难捱。

    陆氏见他情动,脸更加红了,水盈盈的眸子里越发波光潋滟起来,凑到白世祖耳边娇声喊了一句:“夫君……”

    白世祖哪里受得了她这番挑逗,抱着她就往内室走去,一番酣畅的翻云覆雨,听得还在外面伺候的莹秋脸红心跳,不时地偷眼看向内室。

    暖冬突然从背后拍了她一下,将莹秋吓得一跳,嗔怪道:“你这死丫头,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