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暖冬窃笑着说:“不做亏心事,你怕什么?我看你老偷看夫人的卧房,是不是惦记着公爷呢?”

    “你这小蹄子,浑说什么?当心我撕了你的嘴!”莹秋羞恼地斥道,只是那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暖冬见她这样子,就打趣道:“哎呀,好姐姐,你的心思我早就看出来了,咱公爷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又温柔和善,府中也不知多少丫头惦记着呢,那雪姨娘不也是婢女出身吗?姐姐长得如此美貌,有想法是应该的,只是啊,夫人的脾气你知道,我劝你趁早熄了那份心思!”

    莹秋自然知道,就是因为夫人的原因,她才偷偷收起自己的情愫,不敢轻易显露,她睨了暖冬一眼,道:“不许你胡说,若是被夫人知道了,就算我没那份心思,也没好果子吃!”

    暖冬拍拍她的手,道:“傻姐姐,我怎么会出卖你?咱们自小就一块儿长大的,你若遭夫人嫌弃,我能有什么好处?”

    “你知道就好,咱们就是做丫头的命,哪里能痴心妄想呢!”莹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颇有些哀怨的味道。

    暖冬低垂着眸子,也跟着叹道:“哎,说的也是!”

    话说白木槿一路跟着气呼呼的老夫人回了棠梨苑,一进屋子,老太太就砸了桌子上的茶盏,怒斥道:“真真要气死我,那陆氏眼里哪有我这婆婆,分明要让我遭到儿孙的厌弃!”

    “祖母,您千万歇歇火,别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都怪槿儿,今日去不仅没能完成祖母的交代,反而还让祖母也跟着生了闲气!”白木槿自责地道。

    白老夫人拍拍她的脑袋,道:“不关你的事,你受了大委屈,祖母心里都清楚!那陆氏的心机,绝不是你能对付的,往后你且避着她一些,别再吃了亏,有什么就来告诉我!”

    “是,祖母,槿儿省得!”白木槿乖巧地回道,眼中袒露出真挚的感激。

    白老夫人又是沉沉一叹,万般无奈地道:“你父亲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总是偏帮着陆氏,把我这做母亲的反而丢在了一边,才纵得陆氏越发胆大妄为!”

    白木槿低头不语,这事儿她总不好评论,孙嬷嬷却是个心明如镜的,连忙接话道:“老夫人,你何必和她争一时之气,你且纵着她,看她能轻狂到几时!”

    白老夫人听了孙嬷嬷这话,心头才舒缓了下来,点头道:“孙嬷嬷说的对,我是被她气晕了头!”

    白木槿暗笑,看来老夫人身边孙嬷嬷的确是个得力干将,许多老太太自己都看不穿的事情,她都能了然于胸,往后自己行事恐怕得更加小心了,若被这老妈子看穿了,就不好了!

    白老夫人又拉着白木槿的手臂看了看,对孙嬷嬷道:“你去取些活血化瘀的药来,给槿儿带回去擦,哎……可怜见的!”

    白木槿遮掩了自己的伤痕,仿佛不在意的样子道:“多谢祖母关心,槿儿不疼了,身上的伤总会好的!”

    “你是个懂事的,罢了,你今日累了一天,早些回去上药休息吧!”白老夫人放开她,又赐了她一些女儿家喜欢的饰品,算是补偿,才让她离开了。

    一回到自己屋子,鸳鸯就打发了院子里的婆子和丫头去烧水,自己都来不及拾掇身上的凌乱,就赶紧检查起白木槿的伤来。

    “小姐,你瞧瞧你这手臂,都没一块好的了,奴婢真该死,没好好护着你,怎么叫她们伤成了这样!”鸳鸯此时看着,才敢落下眼泪,心疼的不行。

    白木槿笑笑,浑不在意地道:“你放心,这不过是些皮肉伤,看着吓人而已。若不受点儿伤,那些个婆子怎么能丧命呢?又如何让祖母真的对陆氏动怒?都是值得的!”

    “哎……”瑞嬷嬷沉沉叹了一口气,“主子,老奴知道你的心思,可没必要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你早些与我说,老奴有的是法子让你一身是伤!”

    白木槿惊讶地看着瑞嬷嬷,忽而又十分懊恼,道:“瑞嬷嬷,你不早些说,害我在那里掐自己,不过……当时也容不得我做手脚,祖母身边的孙嬷嬷可不好糊弄!”

    “那个老嬷嬷啊?呵呵……”瑞嬷嬷依然笑嘻嘻的,可是眼里却有着淡淡的自傲。

    白木槿见她这样,便问道:“莫非嬷嬷你有高明的手段,连精通医理的孙嬷嬷也能瞒过去?”

    “老奴不敢自夸,但是宫里暗地里的手段,怕是寻常人想也想不到的,后宫的斗争比起任何一家宅门大院都残酷百倍啊,若没有通天的本事,如何敢肖想通天的位子?”瑞嬷嬷第一次在白木槿面前显示出一个宫斗老手的犀利眼神。

    然后见她突然从袖口中掏出一枚看起来极其普通的玉戒,然后又道了一杯水,笑眯眯地道:“小姐,这杯茶,您看看可有不妥?”

    白木槿有些疑惑,接过茶杯,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刚想尝一口,就被瑞嬷嬷拦下来,道:“切不可喝,这里面已经被老奴下了药,无色无味,即便喝进口中也和其他茶水没甚区别,但只需一夜,就会使得毛发渐渐脱落,半个月过后,便寸草不生,对于女子来说,那可是再没有机会拥有动人的容貌了!”

    鸳鸯和喜鹊大惊失色,赶紧拍掉了这可怕的茶水,都震惊地看着瑞嬷嬷,喜鹊是个沉不住气地,虽然对瑞嬷嬷存有敬意,但还是忍不住道:“嬷嬷,这害人的东西,您怎么能教给小姐呢?”

    白木槿摆摆手,制止了喜鹊,反而好奇地问:“可是这枚玉戒有问题?可是您刚刚倒茶的时候,我并未看到你玉戒碰到水啊!”

    “大小姐果然聪慧,的确是这枚戒指,看起来是个在普通不过的玉,其实却是用药汁浸泡过三个月的玩意儿,而且一次用过之后,药便散尽了,现在这便真是一个普通的玉戒,任何人也查不出来它是罪魁祸首,而我的手法也很简单,并未在倒茶的时候下药,而是在给你递茶的时候轻轻沾了水,你的注意力被分散了,自然没发现!”

    瑞嬷嬷笑嘻嘻的解释着,也没有为喜鹊刚刚的质问而生气,有些东西的确是用来害人的,但若不会这些害人的手段,又如何保证自己不被害呢?

    白木槿点点头,欣喜地道:“槿儿真是有福气,遇到了嬷嬷这块宝!”

    “这是缘分使然,说句自矜的话,老奴并不是什么主子都肯跟的!”她没有说出的话是,大小姐有几分神似先皇后,这才让她有了最初的好印象。

    白木槿的确有几分感慨,但并未放在脸上,只对瑞嬷嬷道:“嬷嬷今日爷看了,宁国公府的后院不太平,我这院子里除了鸳鸯和喜鹊,其他人都不知底细,往后也只有你三人能信任,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瑞嬷嬷点点头,依旧挂着无害的笑容道:“老奴明白,小姐放心,既然小姐信任奴婢,往后您这院子里就交给我了!”

    白木槿微微颔首,又对着鸳鸯和喜鹊道:“你们日后也听瑞嬷嬷的吩咐,要知道咱们四个如今是一体的,陆氏已经恨毒了我,自然不会放过你们,只要咱们齐心协力,她便无计可施!”

    “是,大小姐!”鸳鸯和喜鹊郑重地点点头,表情十分严肃。

    白木槿笑了笑,道:“不必弄得和要上战场一样,咱们过咱们的日子,必要过的舒心惬意,万不可让人觉得咱们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瑞嬷嬷也跟着笑了,道:“你们这两个丫头,这般严肃作甚?往后就是见了那夫人身边的人,也要和和气气的,可别为大小姐惹了闲话!”

    鸳鸯和喜鹊表情有点儿纠结,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不过既然大小姐和瑞嬷嬷都这样交代,她们也只管这样做就是了。

    瑞嬷嬷又从自己带来的行礼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了白木槿道:“这是玉容膏,抹在身上的淤青处,两天便可恢复,且肌肤会比过去更加莹润白皙!”

    白木槿微微惊讶,打开瓶子闻了一下,果然清香宜人,她问道:“这药定然价格不菲吧?”

    “价格倒不贵,只是外面见不着这玩意儿,是老奴根据西域传进来的方子,自个儿调制的,您只管用就是!”瑞嬷嬷答道。

    白木槿点头,让鸳鸯收起来,道:“现在还不好用,否则被有心人知道了,还当我这伤是作假的!”

    鸳鸯也欣喜道:“这药膏闻着就很香,瑞嬷嬷,您可真是个百宝箱!”

    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白木槿也终于心满意足,能够得到瑞嬷嬷的倾心相助,往后自然是事半功倍。

    瑞嬷嬷笑过之后,才开始细细打量起白木槿屋子里的陈设,在看到窗前那盆绿色植物后,突然皱了眉,道:“主子,这草是您自个儿摆的?”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问题?”白木槿惊了一下,不会是有毒的吧?

    瑞嬷嬷走过去,将花搬过来,道:“这是含羞草,小孩子家最喜欢拨弄它玩,想来大小姐也曾经喜欢摆弄吧?的确是个有趣的草,可惜若常年接触,头发和眉毛都会干枯变黄,直至脱落!”

    白木槿心头大惊,鸳鸯和喜鹊都跟着白了脸,忙道:“这竟是个害人的东西,那二小姐岂非存心要害我们小姐?”

    白木槿冷笑一声,道:“凭她恐怕还没这份心思,陆氏真是拐弯抹角地想要害我啊,看来她身边的人也不全是饭桶,竟然懂得用这么隐蔽的法子害人!”

    “太可恶了,我砸了这害人的东西!”喜鹊愤怒地搬起那盆含羞草,想到自己没事儿也喜欢拨弄它玩,还觉得那叶子一开一合甚是有趣,现在惊了一身的冷汗。

    瑞嬷嬷赶紧制止了她,道:“莫急,这草你只要不去碰它,便没有大碍,若是你砸了,想来会有更毒的花花草草送进来!”

    白木槿也点头,道:“那就摆回去吧,今日也累了,明日早些起来,准备大清扫,我这槿兰苑好久没有彻底打扫过了!”

    “是!”三人都应下了,吃罢晚饭,各自便歇下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