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自然不能任由她编排自己,于是委委屈屈地看了一眼白老夫人,然后状似不解地问道:“祖母,槿儿年纪小不懂事,但今日要奴才们好好打扫一下屋子,她们竟然百般推脱,就是不动弹,敢问这样的奴才不该责罚吗?”

    白老夫人看了一下槿兰苑,她已经好几年未曾踏入白木槿的院子,看着这外面就已经这般杂乱无章,那些花草都好些日子没修剪过,已经长出了杂草,院子角落里还堆了些乱七八糟的杂物,廊柱上也灰突突的。

    顿时她就火大了,怒声道:“陆氏啊陆氏,我往日里还当你是个懂事的,你自己看看槿儿的院子,这是国公府大小姐住的院子吗?这样的奴才,你还要槿儿宽容她们,你摆明了是纵容下人欺辱她年幼无知!”

    陆氏知道白木槿是故意让她难看,便一脸无辜地道:“老夫人,这件事我实不知情,这些日子我病了,做起事来难免有疏忽。但槿儿是个有主意的,我也没料到她竟然也管不好自己院子里的下人,请老夫人恕罪!”

    “你的意思是槿儿自己无能,怪不到你头上?你是宁国公当家主母,府中大小事皆是由你做主,槿儿也不过十三岁,你怎好意思责怪她?”白老夫人很显然对她的回答不满意。

    陆氏强笑着道:“老夫人教训的是,是我疏忽了,往后我定然多帮着槿儿管理她的院子,其实妾身也是怕过多插手槿儿院子里的事情,招来别人的话柄啊,是我想差了,往后定然不会!”

    白木槿暗自嗤笑,却故作为难地道:“母亲,这些下人可是口口声声是您指派她们来的,我想责罚她们,也不肯乖乖受罚,定要您来做主呢,您看看到底如何是好!”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咱们国公府里的刁奴真是越来越多了,这往后奴才都爬到主子头上来了,决不能轻纵了,都一并打三十板子,叫牙婆来发卖出去,再挑些好的补上!”不等陆氏说话,白老夫人就已经下了命令。

    这正合了白木槿的心意,她连忙谢道:“多谢祖母,槿儿也不敢再用这样的奴才呢,说不得哪天我要发作她们,却反而被她们联合起来给打了,昨天的事情,槿儿还心有余悸啊!”

    白老夫人一想起昨天,对陆氏的怨念更深了,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我看往后你还是少插手槿儿的事情,免得让你越管越坏,也不知这些下人是不是得了你的指使才敢如此轻待槿儿,哼!”

    陆氏气的不轻,却又不敢当着白老夫人的面发作,只能含恨道:“媳妇儿怎么会是那种人,老夫人可千万别听信这挑拨之言,白冤枉了媳妇儿!”

    “我是不是冤枉你,你自己心里有数,自你管理庶务来,府中的下人就越发胆大妄为,这些日子到底出了多少事儿,真要让我怀疑你是否合适做宁国公府的主母,若你没那个能耐,还是换个人打理庶务才好,免得我国公府的颜面都让你丢尽了!”白老夫人冷着脸训斥道。

    陆氏一听这老夫人竟然想收回她的管事权,立马就慌了,道:“妾身一直尽心竭力打理府中事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请老夫人体谅!”

    白老夫人听了,却完全不为所动,越看这陆氏越觉得碍眼,当初她怎么就一时被她蒙骗,竟帮着她遮掩了那些腌臜事,还默许了她做了继室。

    “祖母,您别生气了,母亲的确辛苦,也没个可以帮她分担的人,一个人精力有限,出些差错也在所难免,若是有个知根知底,又能干的人可以帮衬一二,倒是极好的!”白木槿若有所指地说。

    白老夫人听了这话,脑子里也是灵光一闪,这府中上下如今都在陆氏的把控中,就连她现在想要插手也碍于面子不能轻举妄动。而她那儿子一心都扑在了陆氏身上,这几年府里的姨娘都因为各种理由被打发了,陆氏的手段的确很高明。不过如今是时候该给儿子纳妾了。

    白老夫人点点头,拍拍白木槿的肩膀,颇为赞许地道:“槿儿说的有理,你果然是个孝顺的,陆氏,你看槿儿这么体谅你,谁得了这样的女儿不高兴?”

    陆氏心里火的简直无处发泄,她哪里听不懂白木槿和老太太的意思,这是又要给白世祖纳妾了,不过抬进来又如何?凭着她的手段,谁也别想在国公府后院里呆久。

    陆氏强作笑容,附和道:“是啊,槿儿的确是个孝顺的,不枉我心疼她!”

    白木槿赶紧谦虚道:“母亲,女儿孝顺您是应该的,可当不得您夸奖,往后啊,我一定还会更加孝顺您和祖母的!”

    陆氏几乎被气得吐血,却仍然要强颜欢笑和白木槿虚与委蛇,看着她那副吞了苍蝇一般的表情,白木槿心中更加开心了。

    往后这府里一定会更热闹的,她可是一直都知道白老夫人有个远方表侄女,门第不高,但却颇得老太太青眼,依着老夫人的性子,定然会将这个表姑妈给接进来,好成为她的左膀右臂,帮着老太太对抗陆氏。

    那些碍眼的丫鬟婆子被打发走了,她这院子里一片干净,又几个留下来不爱生事的丫头帮着鸳鸯和喜鹊打扫了院子,又发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全都悄悄处理了。

    一时间,槿兰苑从未有过的澄澈明净,白木槿自然是很满意,瑞嬷嬷又着人给她添了一些有益身心的花草,放在院子和屋子里,增添了些生机,又避免了过去那些腌臜东西的冲撞。

    “瑞嬷嬷,陆氏让白云兮给我送了不少好东西,我这做姐姐的可不能不懂事,来而不往非礼也!”白木槿抿了一口茶,淡淡地说。

    瑞嬷嬷自然明白,于是道:“小姐,那盆夜来香不错,想来二小姐会喜欢。”

    白木槿有些疑惑,道:“这花?”

    “放心,晚上摆出去就没事儿了,不过一般人可不知道!”瑞嬷嬷给了白木槿一个安心的笑容,她当然不会傻到拿毒物害自己的主子。

    白木槿点点头,果然是个好东西,她这里摆了,又送去给白云兮,自然不会惹人怀疑,她若出了什么事,她可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给派人送去吧,对了,我这屋子里有的,都送一份过去,免得人家说我这做姐姐的没有诚意!”白木槿闲闲地说,脸上还挂着柔和的笑容。

    瑞嬷嬷点头,微笑不语,她如今对白木槿的表现是越来越满意,这个小姑娘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小小年纪便有了如此城府,非常人也。

    白木槿略沉吟了一下,便道:“我留下来的那几个丫鬟,嬷嬷帮我好生注意一下,里面应该还有陆氏埋下的暗棋!”

    瑞嬷嬷微微皱眉,道:“小姐是为了留下她们,降低陆氏的戒备?”

    “不全是,这些人利用好了,反而会帮上大忙,嬷嬷您说是不是?”白木槿微笑着问,眼里有一种晶亮的光芒。

    瑞嬷嬷心下纳罕,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白木槿的心机,一般敢用敌人的人,都是具有绝对自信的人,她应该是胸有成竹,才敢兵行险招。

    “老奴会注意着,绝不让她们有可趁之机!”瑞嬷嬷郑重地道。

    白木槿嘴角上翘,摇摇头,道:“嬷嬷又错了,该给的机会还是得给,否则她们怎么能向主子交代呢?”

    而且,若她们没有下手的机会,她又如何一步一步将陆氏和她的一对儿女拖下水,然后置于死地。

    瑞嬷嬷点头,道:“小姐说的有理!”

    她突然觉得若是这个女子进了后宫,那如今依旧激烈的后位争夺,怕是会很快就结束掉,这样的女子太可怕,明明那么深的恨意,却可以不动声色地忍耐下来,然后不断地戏弄她的仇人,像玩老鼠一样,把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仇人玩弄于鼓掌。

    就连那个自命不凡的白老太太也逐渐被她牵着鼻子走,一步一步都朝着她所算计的方向在行动,她太了解人心和人性,所以这个府中所有人都逃不过这个女孩子的谋算。

    微微叹了一口气,究竟经历过怎样的事情,才能令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姑娘,变得这样心机深沉又机关算尽?

    经历过几次失败,陆氏消停了下来,不过这样的安静却让白木槿更加的谨慎起来,因为陆氏的性子她太了解,这是一个极具耐心的对手,她能够在相府隐忍十多年,讨好嫡母和嫡姐,才能在最后关头一击即中。

    她越是没有动作,那就表示她接下来的动作会更加狠毒,陆氏很聪明,她绝不会再跟她小打小闹。

    白老夫人的动作也很快,还没到一个月,那位表姑妈穆欣萍就带着一个老妈子和一个小丫头就进了宁国公府。

    白老夫人还特意在她来的时候,将自己也叫了过去,说是要引荐给她认识,说白了也就是探探白木槿的口风,毕竟如今白木槿在白老夫人的心中已经有了些分量,老夫人不想因为帮白世祖纳妾的事情,而让白木槿心存芥蒂。

    白木槿进了门,一见到这位温婉动人的小家碧玉,立马笑逐颜开地行了礼,还乖巧地喊了一声:“表姑妈!”

    其实穆欣萍也不过十八岁,被这样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大小姐喊姑妈,还着实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但却极为懂事地侧了身子,没有瘦白木槿的全礼,一脸温顺的表情道:“大小姐多礼,叫我到不好意思了!”

    白木槿看了一眼白老夫人,方才道:“表姑妈哪里的话,您是祖母的侄女儿,受我一礼本就应该。往后啊,我在府中也能多个伴儿了,您没来之前祖母就跟我提起过您,说你琴棋书画都是极好的,往后表姑妈可得多教教我!”

    穆欣萍听了这话心中自然高兴,脸上的笑容也开朗了起来,而白老夫人则非常满意白木槿的态度,没有因为穆欣萍家世不高而看轻她,反而礼遇有加。

    穆欣萍巧笑了一下,脸上微微泛红,道:“大小姐谬赞了,姨母的琴棋书画才是最好的,想来得姨母教导,大小姐也该极出色!”

    “您就别老大小姐大小姐的叫了,就和祖母一样唤我槿儿吧,都是一家人,不需要见外,祖母,您说是吧?”白木槿天真乖巧地道。

    白老夫人自然喜欢,笑着道:“槿儿说的有理,往后都是一家人,欣萍,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无需拘束!”

    穆欣萍顿时对白木槿的生了好感,觉得自己这样一个孤身来投奔的小户亲戚,却得了宁国公府大小姐如此亲近,没有一点儿轻视她的意思。

    正说话间,陆氏带着白云兮也得了消息赶来,一见到穆欣萍,陆氏的脸色就变得相当难看,可碍于白老夫人的面,她却强压下了心头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