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强作的笑容看起来有几分扭曲,向老夫人行过礼之后,就看着穆欣萍道:“这位是表小姐吧,果然是个标致人,连我看了都喜欢,路上颠簸,想必很辛苦吧?”

    穆欣萍也悄悄打量了一下陆氏,见她虽然年纪不小,却依然美貌,心中微微有些自卑,陆氏一身华服锦绣,又满头珠翠,而她看起来就寒酸了许多,身上唯一值钱的也就一对玉镯了。

    穆欣萍羞涩的笑了笑,回道:“表嫂有礼!”

    “表小姐还是第一次来京城吧?那可得多住些日子,让槿儿和兮儿陪你到处转转,京城可是个繁华之地,来一趟不容易,定要看够玩够了才不枉此行!”陆氏笑眯眯地道,十分热情。

    可这话一出,穆欣萍和白老夫人脸色都僵住了,白老夫人脸上更是结了一层寒霜,可是还没等白老夫人开口,白云兮也跟着插了一嘴道:“母亲说的对,表姑妈,明儿我就带您去京城最有名的天一阁吃一顿,那里的酒菜可是连皇帝都赞过的,一般小门小户的人连门都进不去呢!”

    穆欣萍听了这话,再也没办法装不懂了,红了眼圈,心中暗道,高门大户的夫人小姐竟然这般狗眼看人低,她出身低微,可也是老夫人的客人,她们竟然当面就让她难堪。

    白老夫人刚要发作,白木槿却站出来,拉着穆欣萍的手,悄然安抚了她一下,然后道:“母亲,妹妹,你们恐怕是误会了,表姑妈此次来府上可不是来做客的,她来了便不走了,至于那什么天一阁,不过是被些富商捧出来的酒楼而已,真正的贵族可不屑于进去吃,所以不去也罢!”

    陆氏和白云兮都被她堵的哑口无言,本想故意给穆欣萍一个下马威,却没想到白木槿竟然帮着这个女人说话。

    白云兮立时就反驳道:“谁说天一阁是富商捧出来的,听闻那可是宣王的产业呢,大姐也真是孤陋寡闻!”

    “哦?妹妹倒是好灵通的消息,莫不是宣王亲口告诉你的?”白木槿一脸好奇地问。

    白云兮鄙视地看了她一眼,道:“你成日就知道呆在家里,自然一无所知,虽然宣王没有承认过,但是市面上可都是这样传的!”

    白木槿点点头,有些不赞同地道:“妹妹,咱们好歹是国公府的小姐,不要成日里道听途说传播小道消息,宣王自己都不肯承认的事情,别管真假,那也是他的私事,其余人胡乱讨论恐怕会惹他不快,又丢了自己的身份!”

    白老夫人一听,也瞪了白云兮一眼,道:“真是一点儿规矩也不懂,贵人的事情也是你可以随便谈论的?若是连累了宁国公府,你担当得起?以后少往外跑,多学学规矩,没的丢了国公府的脸!”

    白云兮一听白老夫人竟然责怪她,心里不快,脸上也跟着难看起来,反驳道:“世家贵女哪有像姐姐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那才是小家子气呢!”

    白老夫人本就看她母女俩碍眼,刚刚那番暗讽穆欣萍的话,更加惹恼了她,如今白云兮竟然不知死活地顶撞她,让一向注重尊卑的白老夫人顿时心生怒意,训斥道:“你这眼里究竟还有没有长幼尊卑?不仅编排起姐姐,还顶撞起我来,谁教你的规矩,哪个贵女有这样的做派?看来上次让你禁足还没让你学乖!”

    陆氏一听话头不对,立马出来打圆场,道:“老夫人莫生气,兮儿还是小孩子脾气,当不得真,回头我一定好好地教导她!”

    “让你教导?哼,恐怕会越教越坏!”白老夫人鄙夷地看了一眼陆氏,没结婚就勾搭上姐夫的女人,也好意思教导别人规矩,没的恶心人。

    陆氏被说的脸色一变,耳根子都红了,却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想要发火的冲动,面前这个毕竟是她的婆婆,即便有再大的不忿,她也得忍着,否则一个不孝忤逆的罪名就能将她打回原形。

    陆氏咬了一下舌尖,让疼痛唤回自己的理智,道:“老夫人说笑了,我好歹也是陆家的女儿,自幼母亲也是给请了嬷嬷教导礼仪的,怎么会教坏自己的女儿呢!”

    白老夫人一听,嗤笑了一下,道:“那还真是教导有方,也不知陆老夫人知不知道她教出了你这么个好‘女儿’?”

    白木槿在旁边听了直想发笑,白老夫人今日是摆明了要给陆氏没脸,当着这位表姑妈的面就这样百般挑剔她,看来是有心要让穆欣萍上位了。

    她又细细打量了一下穆欣萍,看着是个温柔乖顺的样子,比起陆氏来好拿捏许多,若是让她得了宠,那白老夫人就可稳稳地把持住白家的权力,这位祖母的确是个会谋算的人。

    看来有一场精彩的戏可以看了,也不错,有时候不需要自己动手,就能让陆氏和白云兮吃瘪,她也乐得轻松。

    陆氏听了白老夫人的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却只能硬生生忍下来,几乎要憋到内伤,她将这笔账又算在了穆欣萍的头上,心中暗想,即便她要进来做姨娘,那也要看她的脸色,到时候她有的是法子折腾她!

    想着就不自觉地看了一眼穆欣萍,把穆欣萍看的一哆嗦,这个表嫂的眼神真可怕,像条毒蛇一样,阴森森的。

    陆氏又换了一张笑脸,看着白老夫人道:“老夫人,我已经为白小姐准备了房间,就在……”

    话还没说完,白老夫人就打断了她,道:“不必了,欣萍暂时就住在棠梨苑,她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陆氏被堵了话,更加气愤的是,她原先打算给穆欣萍一点儿颜色看看,也被白老夫人这句话给破坏了,她心有不甘地道:“这恐怕于理不合吧,而且恐怕也会叨扰老夫人的清静,还是令开一间院子住为好!”

    白老夫人睨了她一眼,不假思索地拒绝道:“我说不必就不必,我一个人住也怪闷得慌,正好让欣萍陪陪我,莫不是你连我的事儿也打算掺和一下?”

    陆氏讪讪地收回了话,只能否认道:“岂敢,妾身也是为老夫人着想,既然老夫人喜欢,那便依着您就是!”

    白老夫人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对一旁沉默的穆欣萍道:“欣萍,你先跟着孙嬷嬷下去收拾一下,待会儿出来一起吃晚饭!”

    穆欣萍含笑点头,又规规矩矩地向众人告了罪,才跟着孙嬷嬷下去了,白老夫人见她离开,便道:“槿儿,你今日也不必回去了,就留在这里陪祖母用饭!”

    白木槿自然乖巧地应下了,白云兮一脸讨好地看着陆老夫人,道:“祖母,那兮儿也留下来陪祖母用饭吧?”

    白老夫人想也不想便回道:“不必了,小厨房里没准备那么多人的饭菜,时候不早了,你和你母亲也该回去用晚饭了,我就不留你们了!”

    白云兮被白老夫人的厚此薄彼给弄得又羞又恼,恨恨地瞪了一眼白木槿,心道绝对是这个小ren在祖母面前说她坏话,才让祖母对自己厌弃的。

    她委屈地看了一眼白老夫人,似乎还想着能让对方心软,哪知道白老夫人看也不看她,只笑着对白木槿说话,又是问她最近书画学的如何,又是问刺绣可有什么进步,总归是把她当成了空气一般。

    陆氏看着自己女儿受到这般冷遇,心里是恨毒了白老夫人和白木槿,悄悄地拉了拉白云兮,然后道:“既然如此,媳妇儿和兮儿就不叨扰老夫人了,改日再来给老夫人请安!”

    白老夫人摆摆手,像打发烦人的苍蝇一般,连句话也不肯给,让陆氏和白云兮丢尽了脸,往后她们再来棠梨苑,那些惯会见风使舵的下人恐怕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出了棠梨苑,白云兮就愤怒地大叫了一声,惊得树上的鸟儿都飞了起来,恨恨地道:“母亲,我真是恨毒了白木槿,本来祖母很疼我的,现在竟然这样冷待我,我气不过!”

    陆氏何尝不生气,只是她还要安抚自己的女儿,免得她年纪小,轻易就上了白木槿的当,于是道:“兮儿,这是棠梨苑外面,若是被人听了去,又该惹出是非来了!”

    “我不管什么是非,反正我见不得白木槿如此嚣张,我看到她那一脸虚伪的笑就气不打一处来,母亲,我两次被罚禁足都是因为她,还连累的您也跟着受罚,难道你不生气吗?”白云兮不甘心地道。

    陆氏捂了她的嘴,忙道:“有什么话咱们回凝香苑再说!”

    白云兮心中暗笑陆氏胆小,这白家上下可都是陆氏的人,怎么会有人敢传她们的闲话,可是见陆氏这样小心翼翼的,她也识趣地闭了嘴。

    两人回到凝香苑,关起门来,陆氏才放心地道:“我的小祖宗,往后可千万别在外面胡说,要是让你祖母知道了,我们母女俩定然又得受责罚!”

    白云兮不以为然地道:“怕什么,祖母是个老糊涂,总被白木槿蒙骗,兮儿再也不想理祖母了,还是父亲对我们好,尽管我被禁足,他也常常让人给我带好吃的和好玩的!”

    “哎,你知道谁对你真好就行,但还是要讨好老夫人,让她喜欢你,知道吗?”陆氏叹了一口气,虽然觉得憋屈,但是这却是不得已的事情。

    白云兮哼了一声,倔强地道:“我才不呢,我现在见到祖母就很烦躁,她总帮着白木槿,眼里哪有我的存在!母亲,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办法把白木槿给除掉,我一见到她就浑身难受!”

    陆氏道:“你以为我见到她就好受了?这小蹄子过去装的太好了,连我都给骗了过去,当她是个傻得,却没想到她现在处处和我作对,早知道如此,趁她没长大我就该除掉她!”

    白云兮一提到白木槿就咬牙切齿,怒声怒气道:“过去的也就算了,反正我不想让她继续作威作福,凭什么她占着嫡长女的身份就生生高我一截,你不知道现在那些下人在背地里都怎么议论我,说我是庶女生的,永远也上不得台面!”

    陆氏听了这话,脸都气歪了,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是庶女,若不是因为庶出这个名号,她何至于谨小慎微,战战兢兢了那么多年,想方设法地讨好嫡母和陆婉琴,就为了在相府有一席之地。

    她像个丫鬟一样伺候着陆婉琴和陆老夫人,才换得了她们的信任,若不是她聪明,这国公夫人的位置哪里轮得到她,她这个庶出最好的去处也就是给人做继室,或者给庶出的做正室,她可不甘心自己的丈夫还是个庶出。

    当年她第一次见到白世祖,就对他留了心,所以尽管后来陆老夫人也为她说过几门亲事,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将白世祖这个年轻有为,又出身不凡的男人拿下,没想到陆婉琴那么傻,竟然给了她绝佳的机会。

    想到这里陆凝香脸上又有了自信,冷笑道:“哼,我是庶出的如何,陆婉琴是嫡出又如何,如今国公夫人的位置却是我的,而她……呵呵……却早就化作一捧黄土了!谁胜谁负,不言自明!”

    白云兮见她这样,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的话戳中了陆氏的心结,越发卖力道:“可是人家也留了一子一女,稳稳地压着我和轩弟一头呢,将来国公的爵位是白慕辰的,而最好的姻缘也是要给白木槿的,我和轩弟只能捡人家剩下的,母亲,我不甘心,您甘心吗?”

    陆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连手都拍疼了也不在意,瞪大了一双眼,狠狠地道:“哼,想让我将得来的一切拱手相让,简直是白日做梦,白家的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怎么会便宜了陆婉琴的那对贱种,她们休想,谁敢抢我的东西,就得死!”

    陆氏的眼神越发的狠毒,阴森森的,连白云兮看了也觉得有些恐惧,但她却欣喜自己的目的达成了,母亲这般憎恨死去的大夫人,怎么可能看着白木槿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呢,别人不知道,她却清楚的很,自己这位表面贤良淑德的母亲,背地里的手段却极其狠辣。

    这下她可以高枕无忧地看白木槿凄惨的下场了,白木槿竟然妄想压在她头上,简直是痴人说梦。

    白云兮又添了一把火,道:“母亲,您可是有主意了?打算如何对付白木槿?”

    “哼,这一次,我定要她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日,你不用管了,乖乖去讨好你父亲和祖母就是!”陆氏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没有打算将自己的计划告诉白云兮,因为她知道白云兮是个沉不住气的,为了计划更好地实施,保密工作要做的到位。

    白云兮虽然好奇,却也忍下来了,反正母亲这样保证了,那白木槿就绝对没有好下场,她只管看结果就是,不过要让她讨好那个难缠的老太婆,她就皱了眉头,道:“母亲,我可不想再去拿热脸贴祖母的冷屁股,您不是没看到她今日对我的态度,简直气死我了!”

    陆氏笑笑,拍拍她的头,道:“越是这样,你越是要讨好她,这样日后才有机会反咬一口,懂吗?”

    白云兮似有所悟,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心道,她果然还是年轻了,不如母亲道行深,于是乖巧地点头道:“是,兮儿一切都听母亲的,只是母亲可别让兮儿失望,我还等着看白木槿的凄惨下场呢!”

    陆氏笑得十分温柔慈爱,撩起白云兮的一束头发,帮她理好,温柔地道:“放心,不仅是白木槿,连白慕辰我也不会放过!”

    白云兮满意地点点头,温顺地伏在陆氏的怀中,母女二人一副亲热样,却各自打着恶毒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