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又过了几日,陆氏照常呆白云兮来棠梨苑请安,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尽管老夫人对她们不假辞色,两人也能厚着脸皮说些讨好卖乖地话。

    白老夫人渐渐也就消了气,以为她们终于知道自己的厉害,所以学乖了,来示好了,对她们渐渐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恰好这一天众人都在,就连一向公务繁忙的白世祖也难得清闲下来,聚到了棠梨苑,老夫人喜笑颜开,好久没有这么和和乐乐地一家子聚在一起了。

    白高轩和白云兮一个劲儿地说话捧着老太太,逗得她更加欢喜起来。

    “母亲,兮儿和轩儿如今越发懂事了,知道承欢膝下,逗您老开心,我这做父亲的也喜欢!”白世祖故意说这话,想要让白老夫人对陆氏母子三人能更加怜惜一些。

    白老夫人点点头,道:“嗯,若能一直如此,倒也极好!”

    白慕辰一脸羡慕地看着白高轩和白云兮,又眼巴巴地看了一眼白世祖,似乎极希望得到白世祖的关注,然而从始至终,白世祖的眼里就只有白高轩和白云兮。

    “祖母,轩儿最喜欢吃祖母这里的酸枣糕,可好吃了!”白高轩又吞了一块酸枣糕,吃得小嘴鼓囊囊的。

    白老夫人看着笑道:“你这个小馋猫,慢些吃,哪里有人抢你的不成?你若喜欢,待会儿让人包了带些回去便是!”

    白高轩高兴地道:“多谢祖母,祖母最疼轩儿了,轩儿也最喜欢祖母了!”

    那满含天真的童言童语逗得白老夫人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睛,对这个小孙子,她是打心眼里喜欢的。

    白木槿看看自己的弟弟,又看看白高轩,心中微微有些犯疼,她这弟弟虽然聪明,却不善于伪装自己,太过直来直去,不像白高轩和白云兮那般口蜜腹剑。

    她暗暗拍拍白慕辰的肩膀,对他露出安慰的笑容,白慕辰心中一暖,顿时那种被父亲忽视的感觉也好了许多。

    白木槿笑着点点头,然后拉着白慕辰的手,巧笑着对白老夫人道:“祖母,辰哥儿最近可出息了,前日背书,还得了夫子的夸奖,奖励了他一本诗集呢!”

    白老夫人一听,面上一喜,往日白慕辰不声不响的,又有些不懂规矩,她心中自然不喜,可是这些日子,白慕辰倒是越发让她刮目相看了。

    白老夫人欣喜地点点头,赞道:“嗯,辰儿果真是个好的,来祖母身边,告诉我那日夫子如何夸赞你的!”

    白慕辰高兴地看了一眼白木槿,忙不迭地跑到白老夫人身边,乖巧地道:“祖母,那都是小事,不值一提的,辰儿努力读书,将来有一天要考个状元,封侯拜相,那才是真的荣耀呢!”

    “且,真是没见识的,以为考状元就能封侯拜相,真是痴人说梦,哼!”白高轩不高兴了,他一向看不惯白慕辰那副清高样,读书好了不起啊?

    白慕辰委屈地看了一眼白老夫人,微微低下头,不再说话,白老夫人顿时气了白高轩,瞪了他一眼,道:“谁允许你这班没规矩?辰哥儿是你的长兄,他读书好,将来于社稷有功,谁说不能封侯拜相?你这没眼色的蠢货,就知道吃喝玩乐,白家若指望你,才是痴人说梦!”

    白木槿看着白高轩那一脸要哭不哭的傻样儿,心里笑翻了,真是个蠢货,白老夫人一心都想着让白家再进一步,谁敢说她的想法是痴人说梦,那岂不是打她脸?

    白高轩吧嗒吧嗒掉起了金豆子,扁着嘴巴道:“祖母,你凶我,你最疼我的,你怎么可以凶我!轩儿再也不喜欢祖母了……”

    说完就跑下去,扑到陆氏怀里寻求安慰去了,而陆氏和白世祖听了这话,都齐齐在心中叫不好。

    果然白老夫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着白高轩的眼神冷的要结冰,冷哼一声道:“真是我的好孙子,我还真是白疼你了,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庶出的就是庶出的,没的坏了我白家的门风!”

    陆氏听白老夫人又拿她的出身做文章,心中大怒,却做委屈状看了一眼白世祖,才道:“母亲,轩儿还小,不懂事,您别和他一般见识,有什么气您只管撒在媳妇儿身上就是!”

    不说还好,一说白老夫人更加生气了,怒视着她道:“你这是什么话,是在说我故意给你难堪?说我故意要拿你撒气?”

    “老夫人,媳妇儿不是这个意思,您千万别误会,妾身知道前些日子出了一些事儿让您心中不快对我也有了芥蒂,媳妇儿不是不懂事的人,长辈不开心,做小辈的怎能开心?所以媳妇儿想着再过不久就是您的生辰了,不如我们一起去相国寺祈福,一来希望老夫人长寿安乐,二来也希望家宅平安,您看如何?”

    陆氏一脸讨好地道,完全看不出来她刚刚还憋着一肚子火没处发,这般乖巧贤淑的作风,让白世祖看了也感动不已,自己的母亲这样刁难她,她还能忍气吞声,百般讨好,果然是他喜欢的女子。

    白老夫人微微有些疑惑,这不像是陆氏的作风啊,但听她这么说,也觉得有道理,便将刚才的怒气揭过,道:“好吧,就依你,再过几日就是初一,正是去祈福的好日子!”

    “老夫人同意就好,媳妇儿定然打理的妥妥当当,这一次定不会让老夫人失望!”陆氏一脸欣喜地回道。

    白老夫人点点头,并没再说话刁难她,到底儿子也在,太给她没脸,恐怕又让儿子生了嫌隙。

    白木槿却暗自皱了眉头,陆氏何时这么贤良淑德起来?竟然主动提出要为老夫人祈福,她心中不知有多恨老夫人才是,这其中恐怕又有什么猫腻吧?

    想到这些日子陆氏的低调行事,她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却又抓不住重点,低头喝了一口茶,心道,说不准是自己多疑了,也许她是真心想要讨好白老夫人。

    因着相国寺在城外,路途遥远,所以三十那天白老夫人就带着一家子女眷,由家丁护送着前往了相国寺,打算在寺里住上一晚,第二日上头香。

    一大早就套了几辆车子,白老夫人带着白木槿和穆欣萍一辆车,陆氏则带着白云兮在另一辆车,一路上说说笑笑,过了晌午就到了相国寺。

    相国寺是专门接待这些世家贵族礼佛的寺庙,有专门供香客住的院落,所以没有丝毫折腾便顺利住进去。

    大家每人一个房间,互不干扰,倒也清静。鸳鸯和喜鹊帮着白木槿打理好屋子,将带来的用具也摆放好,瑞嬷嬷又仔细查探了一下房间的情况,并无不妥之后,才安心地让白木槿住下来。

    老夫人差人传话来说

    各自在院子里休息,不必去请安,她也正好乐得清静,用了些斋饭之后,白云兮竟然兴冲冲地跑来硬要拉着她去后院的竹林里看风景。

    白木槿见她如此作态心中已有了数,便对鸳鸯使了个眼色,然后道:“妹妹既然如此好兴致,那我便相陪吧!”

    白云兮故作乖巧地道:“姐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不知道,这相国寺后面可美了,我保证你也喜欢!”

    白木槿微笑着道:“既如此,那我真要看看,那里的风景究竟有多美了!”

    鸳鸯刚想开口阻止,这二小姐今日态度也太亲热了些,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可不放心小姐跟着二小姐去什么竹林。

    白木槿对她使了个眼色,她才止住了到了嘴边的话,却不放心地拉着喜鹊和瑞嬷嬷一起,生怕白云兮使诈,伤了大小姐。

    白云兮偷偷看了她们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忽而又变成了天真无邪的笑容,拉着白木槿的手,无比的亲善可爱。

    一路上白云兮一个劲儿地讲好话哄白木槿,仿佛对这个姐姐有多么的喜欢和亲近,只是看在白木槿眼里,却觉得十足的好笑。

    也不知陆氏准备了怎样的好戏等着自己,她若不去,岂不辜负了她的一番算计,只是想让自己吃亏,怕也没那么容易啊。

    竹林的风景果然不错,凉风习习,竹香幽幽,令人心旷神怡,白木槿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大自然的馈赠。

    “姐姐,咱们再往里面走些,那边的风景比这里更美呢!”白云兮道,似乎不愿意就此停下来。

    白木槿微微皱眉,为难道:“这不太好吧,我们已然远离了寺院,走的太远了,若出了什么差错,可就不好了!”

    白云兮暗恼白木槿的谨慎,却不愿就此放弃,更加卖力地劝说道:“怕什么,这可是相国寺,哪有坏人来,再说了我们都五六个人一起,怎么姐姐胆子如此小了?”

    白木槿想了想,才道:“好吧,再走一会儿,这里的确是个难得的好地方!”

    白云兮心中一喜,又高兴地拉着白木槿继续往前走,心道,不知母亲到底准备了什么好戏等着白木槿,可惜母亲嘱咐她将人带来之后必须得赶紧离开,否则她还真想留下来看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