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突然觉得头有些晕,她惊恐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那毒药似乎太厉害了,竟然渗入了皮肤,让她也轻微中毒了。

    用力地摇了摇头,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失去意识,那么等待她的将是无法挽回的局面,要清醒。

    “主子,您怎么了?”瑞嬷嬷第一时间发现了白木槿的异常,担心地问。

    白木槿给她看了自己的手,道:“嬷嬷的毒药果然厉害,只是沾了一点点在皮肤上,竟然也中毒了!”

    鸳鸯和喜鹊听了这话,赶紧过来看,都慌了手脚,喜鹊更是想要去吸白木槿受伤的毒。

    白木槿赶紧缩回来手,道:“你不要命了?这是剧毒,见血封喉!”

    喜鹊却一脸坚定地道:“这个时候小姐千万不能出事,奴婢贱命一条,死了也就死了,只要小姐平安就好!”

    白木槿有些感动,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抚惊惶的喜鹊,而自己的脑袋却越来越沉重,连腿都渐渐失去了力气。

    瑞嬷嬷满脸自责地道:“我指导药对主子有用,却没想竟然害了主子,奴婢真是该死,就让奴婢来为主子吸毒吧!”

    白木槿摇摇头,突然拔下了自己的头上的银簪子,毫不犹豫地对着手掌划了下去,让毒血能够流出去,也用疼痛阻止自己晕过去,她要保持清醒,她要及时走回屋里,决不能让陆凝香得逞,她不能输,决不能再输!

    “小姐……”鸳鸯和喜鹊心痛地握着她血流如注的手,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却手足无措,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白木槿微笑着摇摇头,道:“没事儿,流点儿血死不了人,我只是轻微中了毒,放出这些毒血,应该还能撑一段时间,现在谁也不能倒下来,我们要齐心协力走出去!”

    两个丫头无声地落泪,重重地点头,都从未有过的痛心和无奈,觉得自己好无能,竟然让小姐受这样的苦。

    “小姐,鸳鸯好没用,不仅没能保护您,还让您受了这样的伤害,呜呜……鸳鸯该死,真该死!”鸳鸯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哭的好无助,小姐手上的血都染红了衣衫,看起来那么惨烈。

    喜鹊也跟着大哭起来,边哭边骂自己,两个丫头自责地恨不能为白木槿死去。

    看着这一幕,瑞嬷嬷也十分痛心,见惯了尔虞我诈的后宫,最亲近的主仆之间,也难以保证绝对的忠诚,莫不是互相牵制,用利益和性命相互捆绑,而这一刻她真的相信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真正的感情。

    白木槿拍拍她俩,劝道:“别哭了,留着力气,找到出路,该哭的人不是我们!”

    鸳鸯喜鹊点头,擦了眼泪,决定要坚强起来,以后定然不能再这么软弱,要好好地守护小姐。

    “主子,您还好吗?留这么多血,奴婢怕您会没有力气的!”瑞嬷嬷很担忧,她们本就没有吃晚饭,又经历了这么久的劳累和惊吓,如今体力已经不支,而白木槿经历过刚刚的反袭杀,肯定耗费了更多的体力,又中了毒,可想而知她现在的状况有多糟糕。

    白木槿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儿,还宽慰地向瑞嬷嬷笑了笑,似乎想要打消她的自责一般,让瑞嬷嬷更加心疼起来,想到陆老夫人将白木槿交给自己的那番话,就觉得万分羞愧。她太低估了世家内宅的争斗,没想到对付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也能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经此之后,瑞嬷嬷惊醒过来,她所面对的绝不是一般的内宅之争,这绝不比当年争夺后位轻松,而那位面慈心恶的宁国公夫人,绝对比她以往所面对的任何一个对手都要心狠手辣。

    她坚定了自己的目光,稳稳地搀扶着白木槿,将她大部分重量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以减轻白木槿自身的压力。

    四个人互相扶持着在黑暗的竹林中摸索,期待可以冲破迷雾,走出去,每个人心中都在呐喊着,走出去,一定要走出去!

    绝望中,带着无比的坚定和期盼,只愿天无绝人之路,莫要让恶人得逞,莫要让好人再受难。

    在她们苦苦探索出路的时候,却不知道在她们完全注意不到的外面,有两个人早就将她们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王爷……”护卫打扮的男子有些迟疑地开口,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怎么想的,从一开始就静静地站在这里窥探那几个女子的行动,不开口,却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眼神看着那个明明很柔弱,却狠辣无比的少女。

    “阿忠,你说本王要不要去帮帮她?似乎离天亮不远了!”黑暗中,男子俊美的脸看起来有几分虚幻,嘴角挂着妖异的微笑。

    护卫阿忠微微皱眉,道:“那个白家大小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手段如此狠辣,那可是八个大男人啊,被她这么无声无息地杀了,王爷觉得这样的女子需要咱们帮助吗?”

    阿忠有些疑惑,他虽然也知道白木槿是逼不得已才出手杀人,但是一想到一个娇滴滴的小姐竟然像个杀神,总感觉有些别扭。

    男人挑了一下眉毛,笑容越发灿烂起来,道:“咱们也欣赏了一晚上的好戏,总该打赏点儿什么吧?这阵法凭她们恐怕还走不出去呢!”

    真是极有趣的姑娘啊,每一次见面都能给自己惊喜,若是就这么被人毁掉了,似乎太可惜了,他还期待她更加精彩的表现呢!

    还不等阿忠有所反应,他的王爷就脚尖一点,进入了阵中,而且大喇喇地就停在了白木槿四人面前,无奈之下,阿忠也只得跟过去,身为贴身护卫,可不能离开主子身边太远。

    白木槿看到来人的时候,着实惊了一跳,甚至以为自己中毒产生了幻觉,要不然怎么会在这幽暗的竹林深处见到妖孽宣王呢?

    “丫头,见到本王是不是高兴傻了?”宣王一副自己是大救星的姿态,颇风骚地撩了一下自己的额前那一束黑发,故作风流倜傥的模样。

    白木槿微微皱了眉头,不知道宣王为何在此地,但是根据鸳鸯和喜鹊的反应来看,她的确没有产生幻觉,而且就算自己产生幻觉,也不该幻想着宣王来救她吧?

    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才跟着瑞嬷嬷向宣王行礼,道:“王爷有礼,不知王爷为何也身陷此地,是否有法子能够走出去?”

    几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白木槿问出了自己的期盼,真希望宣王知道怎么出去,能够救她于危难,只不过这种想法一出就被她扼杀了,觉得自己真是懦弱,竟然还对男人心存幻想。

    白木槿眼里的表情几经变幻,却全都被凤九卿捕捉到了,他依旧笑意盈盈地道:“哎,这小小的迷魂阵,还难不倒本王,只是我现在正想在竹林中休憩一会儿,不急着出去呢!”

    白木槿微微皱眉,觉得这个男人可恶极了,分明就是故意的,可是她脑袋还清醒,知道这位大神得罪不起,所以忍着心里的不快道:“臣女无心打扰王爷雅兴,只是夜已深,我又中了毒,急需治疗,还请王爷大发慈悲,告知臣女出路,臣女必感怀于心,以图后报!”

    凤九卿听闻她中了毒,又猛然发现她依然汩汩往外流血的手,皱了眉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轻点了几下,恶声道:“你怎么回事儿?对自己都能下这样的狠手,不要命了吗?”

    他刚刚虽然看到她划伤了自己,可细看才知道,这伤口有多深,她手本就瘦弱,细长的上后横贯手掌,皮肉外翻,几乎见骨。这个女人,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白木槿见自己的手被他握在手里,顿时就皱了眉头,想要收回来却挪不动,鸳鸯见这王爷如此无礼,也恼了,上前道:“王爷,请放开我家小姐,这样于礼不合!”

    凤九卿却完全不为所动,鸳鸯的话直接被无视了,他伸出手,阿忠很识趣地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小瓶子,凤九卿就当着几个人的面为白木槿上药,还掏出自己袖中的锦帕为她包扎了手,动作驾轻就熟,那帕子的结也打得极漂亮。

    白木槿羞恼地看着他,全程自己的手就没离开过他的手,动弹不得,不得不被迫服从他霸道的帮助。

    凤九卿处理好了白木槿的伤,才斥责道:“一点儿都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你以为你有九条命?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

    白木槿嘴角抽搐,心中翻起了白眼,谁要你觉得可爱啊,真是奇怪的家伙,别以为帮她治了伤就能这样对她说话!

    仿佛看出了白木槿的不屑,他冷了眸子,不悦道:“女孩子做这样的表情很丑!”

    鸳鸯和喜鹊突然窃笑起来,因见着这个王爷对她们小姐并无恶意,加上又帮她上药处理伤口,更加坚定了她们对宣王的好感,所以此时见宣王和白木槿的奇怪互动,就忍俊不禁了。

    白木槿回头瞪了她俩一下,才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道:“多谢王爷相助,不知王爷是否愿意帮助臣女出去?”

    凤九卿听她又摆出一脸善良无害的笑容,眉头微挑,也恢复了一贯戏谑的笑意,道:“本王为何要帮你?给个理由,若能说服本王,我立刻就带你出去!”

    白木槿听闻,知道他是故意要刁难自己,微微皱眉,片刻后才开口道:“即便是看在外祖父面上,也请王爷能怜惜臣女一二!”

    “陆相?嗯,今日若换了别人,定要看在陆相面上相救,不过本王却与朝中大臣无甚交情,也无事相求,所以这个理由本王不接受!”凤九卿十分恶劣地解释了一下,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

    白木槿心头有火,也不敢发作,毕竟是有求于人,她思索了一下,便道:“不如王爷自己开个条件,若臣女能办到,定然在所不辞,只求王爷救我,事关臣女的生死,还望王爷仗义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