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凤九卿挑起嘴角的笑,突然凑近了白木槿,仿佛要将她看个仔细明白一般,惊得白木槿倒退了几步,他方哈哈大笑起来,道:“是个懂事的,也罢,今日本王就大发慈悲,不过本王从不做赔本的买卖,你便答应我一件事,不过这事儿本王还没想清楚,待想明白了之后再告诉你!”

    白木槿一听,就觉得这简直是赤果果的陷阱,又微微福了一下身子,故作委屈柔弱的模样道:“臣女知道王爷能出手相救已是我的大造化,只是臣女势单力薄,可以说是四面楚歌,也不知王爷这事儿臣女能不能办到,若是办不到怕会惹了王爷生气,那就万死难赎了!”

    凤九卿暗笑了一下,心道果然是个机灵鬼,竟然以退为进想要逼他把要求降低一点,若是他不给个答复,那就是摆明了敲诈她这个弱女子了。

    凤九卿啧啧了几下,摇头道:“哎呀,本王也很为难啊,毕竟本王从来不无缘无故地帮助别人,所以……这代价自然也不能少了,你说呢?”

    白木槿深恨这位宣王的狡诈和无耻,但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即便知道这是不平等条约,也由不得她讨价还价,而且她的时间实在不多了。

    一咬牙,白木槿低头道:“臣女但凭王爷做主,还请王爷速速救我们出去,臣女感激不尽!”

    凤九卿见她竟然答应了,倒是有些惊讶,这个心思诡秘的丫头,竟然也有低头服软的时候,看来果真事儿识时务的,太会把握时机了。

    “得了,阿忠,开路!”凤九卿大概也觉得逗她逗得差不多了,见她精神不济,又十分焦急的样子,终于大发慈悲让阿忠给她们开路了。

    阿忠默默地在前面带路,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走出了迷阵,竹林的边缘近在眼前,白木槿终于松了一口气,然而也不能完全放松,毕竟此时她的院子里是何情形还不得而知。

    白木槿即便归心似箭,也不忘礼节,恭恭敬敬地向凤九卿道了谢,才准备带着瑞嬷嬷和两个丫头回去,却被凤九卿拦住了,道:“你这身狼狈而回,若是被人撞见了,就算你长了一身的嘴,怕也说不清楚吧?”

    白木槿微微皱眉,但不得不承认凤九卿说的对,可是她若不回去,怕情况会更糟糕,正踌躇之际,瑞嬷嬷拉了拉她的衣摆,温和地笑道:“小姐,还不快谢谢王爷的仗义相助,想必王爷已经有了万全之策!”

    白木槿眼里一喜,看了一眼瑞嬷嬷,然后立刻转过头向凤九卿行礼,谢道:“多谢王爷,臣女铭感五内!”

    凤九卿睨了一眼瑞嬷嬷,似乎对她的“提醒”有些不悦,但面对白木槿则又是一张欠揍的笑脸,道:“哎呀呀,今日本王来相国寺也是为了积德行善,这一次也当是日行一善了!”

    说着突然将白木槿抱起来,吓得白木槿几乎要惊叫出声,然而不待她反悔凤九卿轻点足尖就带着她飞了起来,白木槿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凤九卿,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个人的行为也太怪诞了些,不知道这样男女授受不亲吗?若是她如别的贵女一般,恐怕凤九卿就得对她负责了,不过这个宣王一向我行我素,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阿忠见自己的主子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抱着人家小姐跑了,心头微微有些震惊,主子还是第一次这么“见义勇为”呢!

    鸳鸯瞪了一眼阿忠,似乎将宣王的无礼算在了阿忠的头上,阿忠莫名其妙地摸了一把鼻子,心道,这个小丫鬟脾气也很坏呢!

    “瑞嬷嬷,我们怎么办?”鸳鸯问道,不过显然没有那么紧张了,只要主子安全了,她们就无所谓了。

    瑞嬷嬷道:“自然是回去了,不过还得请这位小爷帮忙才是!”

    阿忠皱皱眉,刚想拒绝,就被鸳鸯一个眼刀劈过来,仿佛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机会一般道:“你家王爷都不惜亲自出手了,你这做护卫的难道不该好好表现一番吗?”

    阿忠无语,这是什么歪理,他家王爷那是为了美人,他帮忙能有什么好处,不过一向不爱多言的阿忠此时也只能将所有的埋怨憋在肚子里,乖乖带着三个人往回走。

    一路上由于阿忠的帮助,畅行无阻,也没碰到陆氏来拦阻的人,鸳鸯这才对阿忠有了好脸色,在安全抵达之后,方向他福身谢道:“多谢小爷仗义相助,有机会再图报!”

    阿忠摆摆手,表示不用,心中却想这个丫头也不是那么没礼貌,这和颜悦色的样子倒还有几分可爱。

    白木槿一路被凤九卿抱回了院子,连门都没开,就从窗户窜进去,到了房里这厮还抱着自己不放,她就不高兴了,道:“请王爷放下臣女,男女有别!”

    凤九卿似乎抱上了瘾,不仅没放,还挑剔道:“哎,你是不是天天吃不饱饭?怎的瘦成这样,一把骨头,抱起来硌得慌!”

    “既然如此,还请王爷放臣女下来,免得硌坏了王爷金贵的身子!”白木槿不知是精神放松了还是怎的,说话间带了几分随意,此时也忘了身份差距。

    凤九卿见她恼了,才放开她,一副你知道就好的模样道:“算了,本王吃点儿亏,就当积德!”

    “那臣女还要多谢王爷大人大量了?”白木槿简直快要吐血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人还像个高高在上的王爷吗?

    没想到凤九卿竟然回了一句:“不必多礼,你记在心里就好!”

    白木槿无语,索性不说话了,一屁股坐到床上,便道:“时候不早了,臣女实在疲乏,请王爷移驾!”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凤九卿见这被自己逗得炸毛的小丫头,心里乐开了花,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啊,很少见到这么有趣的丫头,他今天多事看来没有错,少了这么个丫头,往后从哪里找个有趣的人陪他玩呢?

    此时瑞嬷嬷三人也回来了,轻轻敲了敲白木槿的门,凤九卿才又从窗户闪出去,遁去无踪。

    白木槿开了门,见三人也平安归来,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道:“今日真是我大意了,差点儿就着了陆氏的道,我还是太小看她!”

    瑞嬷嬷也深表赞同,道:“老奴也太大意,往后咱们可得更加小心才是!”

    “嗯,不过她送了我这份大礼,我岂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明日……”她低声凑到三人近前,叽叽咕咕交代了一番,三人听了连连点头。

    “主子,你的伤可有大碍?我去取解药来,你服下,好好睡一觉!”瑞嬷嬷关切地道。

    白木槿点点头,道:“也好,不过宣王刚刚给我上的药似乎也有解毒效果,我感觉头一点儿也不晕了!”

    瑞嬷嬷点头应下,去了药给她服下,三人又依照计划离开,白木槿则梳洗一番,将昨夜沾染了污渍的衣服收好,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才闭目躺在床上,离天明不远了,她可得好好养精蓄锐。

    第二日天蒙蒙亮,白木槿的院外就聚了一群人,吵吵嚷嚷的,似乎在议论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有故作担忧的,有隐隐幸灾乐祸的,还有人等着看好戏的。

    陆氏似乎也刚刚起身不久,带着白云兮从这里经过,瞪了一下几个婆子,道:“这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呢?都聚在这里做什么,老太太准备上头香,你们竟无事可做了吗?”

    说着眼神瞟了一眼人群中的一个老妈子,见她朝自己肯定的点点头,陆氏的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白木槿这一次看你还能如何翻身!

    “夫人,不好了,奴婢们一大早去敲大小姐的门,竟然也没人应,连她身边的两个大丫鬟和瑞嬷嬷都不见了,这可如何是好?”那老妈子是昨夜负责守夜的陈嬷嬷,早就和陆氏串通好了,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声音大的,老远就能听到。

    陆氏故作惊讶地道:“怎么可能?你四下找过没有?是不是一大早出去了你不知道?”

    陈嬷嬷立马摇头,惶恐道:“怎么可能,奴婢昨夜当值,一直没离开过,而且大小姐也不会这么早就起来啊!”

    陆氏皱了眉头,对自己身边的莹秋道:“你去再敲敲门,看看是不是睡太沉了,时辰也不早,不要误了老太太的头香!”

    莹秋领命而去,直奔白木槿的房间,上前去故意试探性地大叫了几声,道:“大小姐,大小姐,该起了,夫人和老夫人还等着你呢!”

    叫了半晌里面也没有动静,陆氏也跟了过来,敲敲门,发现还没有回音,便推开门一看,里面的被褥整齐,仿佛一夜未动的样子,陆氏眼里的得意更加明显了,想来那丫头一定在竹林里没出来吧?好在自己已经派了人守在回来的途中,待会儿看她衣衫不整地出现,将怎么解释给人听!

    “快去禀报老夫人,说大小姐不见了,派人四处找找,若是大小姐有个好歹,你们这些奴才都得跟着死,还不快去!”陆氏严词厉色地警告白木槿带来的粗使婆子和丫头,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被白木槿连累了。

    连滚带爬地跑向前面跑去,那陈嬷嬷也跟着去了,一边跑还一边嚷嚷着到:“不好了,大小姐不见了!”

    闹得寺里的僧人都纷纷侧目,直皱眉头,不知道这家子出了什么事,怎么下人这么没规矩,在清静的佛寺里都这般吵嚷。

    白老夫人也听到了动静,孙嬷嬷得了指示上前就给了那陈嬷嬷一个大耳瓜子,厉声斥道:“你个没脸皮的老泼妇,吵嚷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