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陈嬷嬷被打懵了,立刻闭了嘴吧,捂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孙嬷嬷,半晌才想起自己的任务,便道:“奴婢是来回老夫人的,大小姐不见了,夫人差奴婢来禀报老夫人,赶紧派人去寻找!”

    孙嬷嬷皱了眉头,回身看了一眼老夫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老夫人这才走过来,问道:“什么叫大小姐不见了?你昨夜当值,她去了哪里你怎么能不知道?”

    陈嬷嬷委屈道:“奴婢可未曾偷懒,一直守着呢,但难免有去茅厕的时候,说不准大小姐就趁着奴婢走开的时候自己出去了!”

    白老夫人略沉吟了片刻,问道:“可找过了?”

    “在院子里找遍了,也没有大小姐的踪迹,连她身边的鸳鸯,喜鹊和瑞嬷嬷都一起不见了,夫人去看的时候大小姐的被褥都整整齐齐,好像一夜都没动过!”陈嬷嬷一脸惶恐的样子,低着头不敢看白老夫人。

    白老夫人觉得事态有些严重,如果白木槿真的一夜未归,那这清白定然就没了,可是在相国寺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孙嬷嬷,陪我一起去槿儿院子里看看!”白老夫人觉得自己亲自去看看,也许白木槿只是早起出去了一会儿,此时说不准已经回来了!

    陈嬷嬷见状也跟着去了,老夫人还未进白木槿临时居住的院子,就见陆氏一脸哭丧的表情,还拿手帕揉着眼睛道:“老夫人,您可来了,槿儿这丫头也不知怎么了,人就不见了,那床铺冰冷,像是一直没人动过,和昨天来时一个样儿,妾身担心槿儿出事儿了!”

    白老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怒声道:“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此时不去派人寻找槿儿,就知道在这里吵嚷,你是要闹得人尽皆知,让槿儿身败名裂吗?”

    陆氏没想到此时白老夫人竟然还能如此镇定,不去担心白木槿,反而来责怪自己,她不甘心地解释道:“妾身也是担心过度才会失了方寸,还请老夫人勿怪,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了,听闻相国寺后面的竹林闹鬼,也不知道槿儿是不是误入竹林,所以一夜未归呢!”

    白老夫人一听,心里也是一惊,相国寺后山竹林的传闻她也听过,邪乎的很,虽然没有亲自验证过,但听得故事多了,难免也信了几分,若是白木槿真是不小心误入竹林,那可就不好了,若是再遭到什么歹人,她这辈子就算完了!

    白老夫人怒视着陆凝香,见她只顾在一边装模作样的扮可怜,便觉得此事与她脱不了干系,便道:“陆氏,若是今日槿儿出了什么事儿,你这做继母的也难辞其咎!”

    陆氏微愣,脸色白了一下,连忙落泪道:“老夫人,天地可鉴,妾身对槿儿一向视如己出,可是经过上次的事情,您可是交代妾身不可随意插手槿儿院子里的事情,所以妾身才放松了对槿儿的教导,但也不可全怪在妾身头上啊!”

    白老夫人冷笑一声,道:“你的意思是我该负责了?是我阻着你照顾槿儿,所以才让她出事了吗?”

    “妾身不敢,为今之计也不是讨论谁的责任的时候,还是派人去后面找找吧,说不定槿儿已经平安出来了!”陆氏不想再和白老夫人争执下去,她只想快些看到白木槿的凄惨下场。

    白老夫人听了也觉得有理,只是心中未免慨叹,若白木槿出了事,她这些日子的心血都白费了,那可是个好苗子,假以时日必定会为白家带来巨大的助益!

    不过她既然笨到着了别人的道儿,也真是枉费她的一番苦心栽培,罢了,也只能如此,她又看了一眼陆氏身边一直默不作声似乎特别乖巧的白云兮,微微皱了眉头,因着陆氏的关系,她对这个孙女也生了嫌隙,若是白木槿不行,自己说不得还得再把精力转向这个二孙女。

    陆氏也敏锐地发现了白老夫人的眼光,心头窃喜,看来只要毁掉白木槿,白云兮会再度得到老夫人的关注,而往后属于白木槿的所有好处都会落在她的女儿头上。现在她都不禁佩服起自己的英明来,不惜花费这样的代价除掉白木槿,的确是非常值当的买卖!

    白老夫人领着众人往后山走去,白云兮窃喜不已,昨天可是她亲自将白木槿引过来的,而且她也亲眼看到她陷入了迷阵无法出来,那时候她高兴的恨不得大肆庆贺一番,看着她们无助又恐慌的样子,简直要乐坏了她,看往后白木槿还如何与自己争!

    一众人聚在相国寺的后院,白老夫人已经差人去请了相国寺的监寺长老,希望能得到他们相助,虽然她们来时也带了一群家丁,但到底不如相国寺的僧人熟悉地形。

    监寺长老戒空大师是个德高望重的高僧,除了相国寺主持明元禅师之外,他便是相国寺最有威望的长老,且一般寺院大小事务皆有他执掌,比起不肯轻易见外客的方丈来说,他显得平易近人许多。

    戒空一来,先向白老夫人施了僧礼,道:“阿弥陀佛,听闻有位小施主失踪,不知老夫人是否肯定她走进了竹林?”

    白老夫人摇摇头,很有礼貌地回道:“有劳大师,只是我也不肯定她去了哪里,只是下人们今早起来,便不见了我那孙女的踪影,所以猜测可能误入了这个竹林,走不出来了!”

    戒空听了眉头皱起了,又念了一句佛号,才叹息道:“早先老夫人来时,贫僧就派人去传话,切不可随意进入竹林,尤其是晚上,竹林中有高人布下迷阵,轻易出不来,罢了,若只是在竹林中呆了一晚吃些苦头也是有的,不过应该无性命之忧,贫僧这就派人进去接应!”

    白老夫人点头,道:“有劳大师,老身在此谢过了!”

    回头时,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氏,明明昨日她交代过陆氏要将这个规矩告知众人,若槿儿知道这其中的凶险,绝不可能再以身犯险,定然是陆氏知情不报,才让槿儿误入陷阱,好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陆氏装作没看到白老夫人的眼神,仍在一边做出忧心忡忡的表情,眼巴巴地望着竹林的方向,她可盼望着白木槿“平安”归来呢!希望那几个人没有将人弄死了,必须留着白木槿的性命,因为她可不希望那贱丫头就这么死了,得让她身败名裂,万劫不复才能消解她的心头之恨!

    白云兮紧张地握住了陆氏的手,眼里的兴奋之意都快掩饰不住了,陆氏瞪了她一眼,用眼神警告她不要泄露了真想法。

    白云兮才默默地低下头,好一会儿抬起头来,天真地问道:“母亲,您说姐姐在竹林中要是遇上了什么坏人可怎么办?一夜未归,只怕……”

    陆氏赶紧捂了她的嘴巴,假装呵斥道:“你胡说什么呢?你姐姐吉人天相,必定会安然无恙地回来!”

    说着却担忧地看了一眼白老夫人,似乎无声地传递着她心里的隐忧,白老夫人的心也跟着沉入谷底,想来那丫头也是凶多吉少了,无论她平安与否,一夜未归,深陷山林,而在场的除了白家的人之外还有那么多僧侣,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了!

    陆氏果然好算计,恐怕不仅是安排白木槿陷入迷阵这么简单,也许还备了后手,她这种赶尽杀绝的做法,必然不会让白木槿安然无恙地出来!

    孙嬷嬷也一脸忧心地看着竹林的出口处,说实话她对这个聪慧知礼的大小姐是有几分真心的喜欢,加上她这些日子常常陪伴在老夫人身边,人总是越相处越有感情,即便老夫人存了几分利用的心思,但也难免对乖巧懂事的大小姐有几分真感情。

    如果大小姐真出了事,那也实在是遗憾的事情,她瞅着二小姐无论哪一点都差了大小姐不是一星半点,即便将来老夫人悉心栽培,有夫人那个娘亲在,二小姐也不会与老夫人同心,真真是可惜了!

    戒空大师所派出的僧人已经去了良久,还是不见白木槿回来,不仅白老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陆氏也觉得有些诧异了,莫不是昨夜那几个人真将白木槿弄死了?

    正焦急着,那些去搜寻的僧人却抬着几具尸体出来,一个个都面色沉重,连带着在外观看的人都跟着难受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白老夫人看着那抬出来的一具具尸体,心中的不安感继续扩大,这几个人昨日也在竹林里,而且已经死了,安白木槿呢?

    僧人中有人上前回道:“回禀监寺师叔,老夫人,小僧们去竹林中遍寻不着白大小姐的人,却发现了这八具尸体,看情况应该是昨夜刚刚死去的,都是被人用毒针射杀了,手段极其狠辣,皆是一针笔名,那毒药也极残忍,见血封喉!”

    白老夫人见那随意瞄了一下尸体,发现露出来的眼睛都流出黑血,便知道这绝对是中了剧毒的症状。

    孙嬷嬷也跟着皱眉,心道,好厉害的毒药!

    陆氏见到这些男人,心里已经害怕的几乎无法克制自己了,怎么会,这些是她收买的人,怎么会死了呢?那白木槿去了哪里?不可能的,她们几个弱质女流,这些都是身怀功夫的土匪,不可能被她们杀了的啊?难不成昨夜有人救了白木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