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和白云兮都微微一愣,两个小和尚立刻双手合十,齐齐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陆氏闻言,立刻高声回道:“可是明远禅师?妾身夫家宁国公府,不是有意叨扰禅师清静,只是忧心失踪一夜的长女,想求见老夫人!”

    里面的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门被打开,却见白木槿挽着老夫人出现在里面,陆氏和白云兮顿时傻了眼。

    原以为消失的白木槿和她的几个仆从,都赫然在列,而老夫人一脸隐忍的怒气,几乎要喷薄而出,若不是碍于里面的明远禅师,恐怕现在就要发作了。

    “真是丢人现眼,还不快走,是要将宁国公府的颜面丢尽,你们母女才甘心吗?”白老夫人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完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地拉着白木槿走出去。

    孙嬷嬷和瑞嬷嬷护在两旁,鸳鸯,喜鹊垂首跟在后面,徒留陆氏和白云兮在原地不知所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可置信。

    陆氏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拉拉还在震惊中的白云兮,也跟了过去。

    一到老夫人的院子,白老夫人就砸了茶杯,怒声呵斥道:“你们给我跪下!”

    “祖母,兮儿犯了什么错,为何要跪?”白云兮不服气地道,完全不知道自己何错之有,反倒觉得白木槿莫名其妙地出现,才应该仔细询问。

    白老夫人死死地盯着她,手中的佛珠狠狠地砸过去,骂道:“孽障,竟然敢当面顶撞祖母,陆氏,你就这么教的女儿?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都是一样的下贱胚子!”

    陆氏心头怒气难平,强拉着白云兮跪下来,但却梗着脖子道:“妾身实不知犯了什么错,惹得老夫人如此大怒,妾身知道因是庶出所以一直不得老夫人的欢心,可也当不得老夫人如此侮辱,我好歹也是丞相的女儿,难道就是下贱胚子吗?”

    白老夫人怒火一个劲儿地翻腾,胸口气的起伏不定,连太阳穴的经脉都一鼓一鼓的,白木槿见状,连忙换了被凉茶,递上去,柔声劝慰道:“祖母息怒,切不可气伤了自己的身体,千万要为国公府保重自个儿,槿儿和辰儿都仰仗着祖母庇护呢!”

    白老夫人这才强自压下了怒气,喝了一口茶,顺了顺气息,递给白木槿一个安心的眼神,却也由衷地感慨自己这个大孙女的好修养,被继母和继妹如此诋毁,竟然还能沉得住气,不哭不闹,反而来安慰她。这才是她心中的好孙女!

    看着白木槿,白老夫人终于觉得有几分安慰,便隐忍着怒气,道:“你竟然还敢说自己没错?槿儿好好的在寺院中,不过起的早了,你就带人冲进她院子里,又大庭广众之下口口声声诋毁她一夜未归,你究竟安得什么心?她何曾一夜未归,你哪只眼睛看到了?见过恶毒的,却不曾见过你这样恶毒的!”

    陆氏眨巴着眼睛,蓄满了眼泪,看着白木槿,摇着头道:“老夫人,我实在不知,只是看到槿儿一大早就不在房里,被褥整齐,守门的婆子又说未曾见她离开,而且……而且……昨天的确有人见到槿儿去了后山,我便以为……”

    “你以为?你巴不得她进竹林,被困在里面,你想想,那几个歹徒也在里面,若槿儿真被困在那里,她还有命可活吗?你也是做人母亲的,你怎么不想想若换成了兮儿被人诬陷一夜未归,清誉受损,你心里痛不痛?槿儿是你姐姐的女儿,你怎能如此狠心?”

    白老夫人虽然明面上没有提,但怎能不知这个局就是陆氏所设,而那几个横死的歹人,恐怕也是她请来的,一想到白木槿若真的上了当进入竹林,恐怕今早她看到的会是一具尸体。

    陆氏吧嗒吧嗒直掉泪,连连否认道:“妾身从未想过要污蔑槿儿的清白,就像老夫人所言,我是她的亲姨母,怎么会害她?皆是关心则乱,请老夫人明鉴!”

    她好恨啊,为何如此精妙的布局,竟然也没让白木槿着道,她为何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没有一丝受到惊吓和伤害的样子,面色平静的仿佛置身事外的看客。

    白云兮一脸疑惑地看着白木槿,问道:“姐姐昨晚真的在房里?谁能证明你不是早上回来寺院的?”

    白木槿平静地看了一眼白云兮,反问道:“为何妹妹非要认定我昨夜不在?妹妹又有什么证据?昨日你硬拉着我去后山赏风景,自己却丢下我们跑了回来,若非我机警,说不准真的就陷在竹林的迷阵里,回不来了,妹妹你安得什么心?”

    白云兮被这样一问,顿时说不出话来,脸上青白交加,想要解释,却也无从解释,的确是她引白木槿入阵的。

    “好啊,原来是你想要害槿儿,你们可是亲姐妹,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真是有辱门风!”白老夫人阴沉的脸,像布满乌云的天空,压得众人都不敢喘气。

    屋子里的下人也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白云兮,明显在指责这位二小姐不安好心,竟然想害自己的亲姐姐。

    白云兮见此情景,慌乱地解释道:“不是,我没有……白木槿,你休要污蔑我,你……你血口喷人!”

    白木槿淡淡地望着她,眼神幽幽的,却让白云兮不寒而栗,她轻轻叹息了一声,让听者怅然若失,然后才开口道:“罢了,我们毕竟是姐妹,你年纪又小,无论你做错什么,做姐姐的总不能怪你!只希望你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此话一出,就连白老夫人都忍不住在心中赞叹,果然是个识大体的。看看众人的眼神就知道,谁都觉得大小姐受了委屈也能隐忍,反而为有心害她的妹妹开脱,相比之下,那个害人不成还要狡辩的二小姐就逊色了一大截,到底生母是庶出,就是不一样啊!

    白老夫人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道:“陆氏啊陆氏,你太令我失望了,槿儿好歹是世祖的骨血,你一次次苦苦相逼,我怎能再容你作恶!”

    陆氏震惊,知道白老夫人肯定是看穿了她的计策,虽然没有明说,但那眼神分明是彻骨的寒意,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哭着求道:“老夫人,妾身只是一时糊涂,槿儿也安然无恙,与我又有何干?您为何要说我苦苦相逼?”

    “你是要我把话都说个明白是不是?我是顾及你和国公府的颜面,你非要逼我吗?”白老夫人沉声问道。

    白云兮见白老夫人如此,立刻慌了,护着陆氏,道:“祖母,母亲并没有错,我们没有要害她,是她想要污蔑我们,祖母您可不能被她蒙骗啊!”

    “你也脱不了干系,竟然想引自己的姐姐进迷阵,你明知那竹林凶险,还在日暮时分拉她过去,自己逃离,若是槿儿脚步慢一点,恐怕就出不来了,再遇上那些歹徒,她如何是好?你们可是亲姐妹啊!”白老夫人沉痛地道,白云兮不过才是个十岁的孩子,竟然被陆氏教唆的如此心狠手辣,太可怕了。

    “我没有,祖母,您可不能冤枉了我,我怎么会想害姐姐!”白云兮打死不肯承认,死硬地抵赖。

    白木槿扶着白老夫人的手,似乎不经意地收紧了一些,老夫人侧目时,看到她眼里的沉痛和哀伤,那么明显,那么无助,让她这颗早就饱经沧桑的心也跟着痛了一下。

    白木槿微微敛下眸子,声音不高不低,隐隐有些悲伤,道:“祖母,算了吧,槿儿毕竟没有受到伤害,我也不愿因此就让家宅不宁!”

    白老夫人反握了一下她的手,郑重地道:“这一次,祖母决不能再轻饶了她们,否则来日变本加厉,你躲得过一次,躲得过两次,是否每一次都能这么幸运?”

    “祖母忘了,明远禅师刚刚说的?他说我将来必定大富大贵,一生平安喜乐,虽然眼前有些坎坷,但终究会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白木槿浅浅露笑,眉宇间虽然仍有愁闷,但极力在隐藏,还是想要宽慰老夫人。

    白老夫人摇摇头,道:“尽管如此,也经不得小人当道,祖母为了你将来的大富大贵,定要清除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白云兮一听那明元禅师竟然为白木槿批了命,还是大富大贵的命相,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了,面带不悦地道:“祖母,既然明远禅师为姐姐批了命,是否也能为我批命?说不定兮儿的命相也是极好的!”

    白老夫人简直觉得可笑,看着白云兮就像看着大笑话一样,摇着头道:“你也配得禅师批命?真真是不自量力,贻笑大方了!”

    白云兮听白老夫人这样看不起自己,脸羞红起来,不服气地道:“祖母凭什么说兮儿不自量力,莫非祖母眼中只有姐姐?我也是国公府嫡出的小姐!”

    “你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个庶女所出,还是个继室的女儿,你和槿儿的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白老夫人真是不遗余力地埋汰白云兮,现下她一心都想着差一点点自己苦心要培养的好孙女就折在她们手里,那往后的所谓大富大贵还怎么实现?

    她也不是多重视白木槿,只是重视白家的未来,凭着白木槿的美貌和才华心机,将来定是国公府的一大助力,她决不允许别人破坏她的计划。

    白云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满满都是怒火和不甘,顿时理智全消,怒不可遏地道:“凭什么?她白木槿算什么东西,不就占着嫡长女的身份,我哪里比她差,论美貌,论才华,我都不输给她,我母亲也是世家女,就因为庶出就比不得白木槿的娘吗?哼,我不信我会输给她,祖母你一定是看走了眼,才会相信她比我优秀,你会后悔的!”

    白老夫人被她这番话气的眼睛都红了,怒声斥责道:“好个不要脸的东西,你也不照照镜子,你哪一点儿比得上槿儿?一身小家子气,还真当自己是块宝!”

    “啊……你胡说,胡说,你会后悔的,将来我飞黄腾达,你一定会后悔的!”白云兮最听不得别人说白木槿比她优秀,所以此时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一个劲儿地大叫大跳,指着白老夫人的鼻子说她会后悔,却突然脚上一痛,摔了一跤。

    白木槿赶忙走过去,拉起她,关切地问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你赶紧认个错,莫再惹祖母生气了!”

    表面上如此说,却凑到白云兮的耳边,用只有她二人方能听清楚地声音道:“你永远也比不上我,就如你那贱ren娘亲,永远也比不上我母亲!”

    白云兮听了这话,哪里忍得了,突然大吼一声,将扶着她的白木槿推翻在地,还想上前打人,幸而被瑞嬷嬷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又将摔倒的白木槿给扶了起来。

    白木槿一脸无辜地看着白老夫人,然后道:“祖母,妹妹的样子好可怕,一点儿也不像平日的她!”

    白云兮因为没有打到白木槿,赤红的双眼像着了魔一样,拼命想扑过去打人,她身边的婆子上来拦阻都被抓伤了手。

    陆氏见状知道大事不好,也跟着将白云兮抱紧,劝解道:“兮儿,莫再闹了,咱们快向你祖母认错!”

    “我为什么要认错,是她们错了,是白木槿错了!这个贱ren,她为什么不死,母亲你为什么不杀了她,啊……我看到她就恨不得撕烂她的脸,为什么昨日没让那几个贼人杀死她……”白云兮像是个疯子一般开始大吼大叫,陆氏见她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心慌意乱地捂住了她的嘴。

    “老夫人,兮儿定是气糊涂了,才会胡言乱语,您千万别当真!她还是个小孩子!”陆氏勉强解释着,然而不仅陆老夫人不信,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借口太站不住脚。

    白老夫人又怒又惊,看白云兮双眼赤红,形状疯癫,还真有些像撞邪的样子,忙拉了孙嬷嬷的手道:“她是不是魔怔了?”

    孙嬷嬷看了一眼,方道:“许是的,大小姐不是说她昨日在竹林中消失了一会儿吗,那里可是个邪门的地方,她孤身一人,说不准真碰上什么脏东西了!”

    白老夫人一向是敬鬼神的,听了此话,立刻道:“还不将二小姐绑了,免得她继续发疯,待回府再说!”

    “是!”几个老妈子赶紧上去,要绑白云兮,却被她又踢又打,胡乱叫嚷着:“你们要干嘛,不许碰我,我才没有魔怔,是白木槿,她是个妖孽,明明进了迷阵还能出来,那几个人说不定也是她杀的,她是魔鬼!”

    这话不说还好,越说越让人觉得她疯了,大小姐那么柔弱的样子,怎么能杀死八个大汉,简直就是疯了。

    陆氏看自己的女儿受苦,赶忙来阻拦,道:“老夫人,请你手下留情,兮儿只是一时糊涂,她没有魔怔啊,您千万别听信谗言,害了自己的孙女啊!”

    “你看看她那样子,还是个正常人吗?一定是魔怔了,赶紧给我绑起来,若是流传出去,我白府的脸面真的就丢尽了,快绑起来!”白老夫人哪里容得陆氏求情,连声叫下人捆绑白云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