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见向白老夫人求救无门,连忙转向白木槿,道:“槿儿,兮儿可是你的妹妹,母亲一向待你不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若是兮儿被传魔怔,那她这辈子就毁了!”

    白木槿为难地看了一眼陆氏,又看看白老夫人,道:“母亲,您刚刚也听到了妹妹究竟说了什么,你若是任由她这样大吼大叫的,恐怕就闹得人尽皆知了,还是让她先安静下来再说吧!”

    “你……好你个白木槿,你真是个白眼狼,竟然口口声声污蔑你妹妹魔怔了,你才是心思歹毒,真是白疼了你一场,我定要告诉你父亲,让她知道你究竟是怎么个心肠恶毒的丫头!”陆氏也是慌了,口不择言起来,若是往常她定然不会这样疾言厉色地辱骂白木槿。

    白木槿咬了下唇,看着白老夫人,道:“祖母,母亲一口咬定妹妹没有魔怔,那她刚刚说要杀了我的话岂不是出自真心?难不成昨日的事情皆是母亲和妹妹一手策划的?”

    陆氏一听,立马就慌了,她张口结舌,实在不知该如何说,若再说白云兮没有魔怔,那她们就背上了陷害白木槿的罪名,若说她魔怔了,那就必须得受罚,进退两难。

    白老夫人看着陆氏,嘴角也有一抹冷笑,问道:“陆氏,你仔细看看你的女儿,她是不是魔怔了?”

    陆氏咬着牙齿,恶狠狠地剜了一眼白木槿,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道:“是,兮儿的确是魔怔了,才会说出要杀槿儿的话,想来定是冲撞了什么!”

    白老夫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绑了,送到家庙里,让她清修去吧,何时祛除心魔,何时再得归家,对外就说她生病静养!”

    陆氏听了急红了眼,这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一旦白老夫人做下决断,那即便回去之后,白世祖帮着她说话也无力回天了,白世祖再宠她,也不会不顾及白府的名声。

    陆氏死命地抱着白云兮,不过白云兮因为脱力,已经晕厥过去了,脸色发白,头发凌乱,看起来真是有些恐怖。

    听了此话,陆氏一见颓然地跪坐在地上,无声地哭泣,眼睁睁看着白云兮被几个婆子绑了,带出去,她恨恨地看了一眼白木槿,没有想到自己苦心谋算,最后还是没能得逞,反而害了兮儿。

    陆氏心中暗暗发誓,定要让白木槿付出代价,她绝不会再放任这样一个人留在白府,坏她的大计!女儿被关起来了,她还有个儿子,只要笼络住了白世祖的心,终有一天白家都会是她们母子的,再过些时日再让白世祖接兮儿回来也就罢了。

    看着陆凝香那恨不得吃人的眼神,白木槿微微勾起嘴角,这样就受不了了?这不过是个开头啊,比起你们前世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这还太轻太轻了,她不过是在彻底毁掉她们之前,收回一点点利息罢了。

    白云兮该去休息一下了,让她继续蹦跶,恐怕到不了她长大,就会把自己给蹦跶死了,那可就没法玩下去了。

    白老夫人显然并没有息怒,冷冷盯着陆氏,道:“你教女无方,又心存恶念,竟然意图陷害槿儿,此次定然不能饶你,回去之后你就去祠堂领家法吧!”

    陆氏一愣,震惊地看着白老夫人,竟然要对她动用家法?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熬得过去的,不,决不能,不仅是她身体受不了,一旦领过家法,以后她如何在宁国公府立足。

    “不,老夫人,妾身到底犯了什么大错,要动用家法来惩罚我?我可从未害过槿儿,你有什么证据?”陆氏不死心地抵抗。

    白老夫人懒得看她一眼,道:“这些话你还是留着说给我那糊涂的儿子听吧,看他能保你到几时!”

    白老夫人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白世祖这一次怕是来不及保下这个娇妻了,谁让前日皇帝下旨,让他出京办差去了。

    陆氏颓然地倒在地上,看着白老夫人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大势已去,白世祖远在京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在今日赶回来,而她这一回去,肯定就会被逼着进祠堂,忍受那残酷的刑罚。

    白木槿不动声色地挑了一下眉头,自己这个祖母还真是睚眦必报,这口气怕是憋了很久了,所以才能趁机狠狠地折腾陆凝香吧?

    不过,正合她意呢,陆氏也嚣张的够久了,该是她吃点儿苦头的时候了,而且……这次回去,必须得加紧时间让白世祖纳了穆欣萍,往后陆氏应该会忙得很啊。

    真是越来越期待了呢,她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会怎么折磨陆氏和白云兮才能让自己内心稍稍平静一点,那些恨,太深太深,深得她日夜难安啊!

    陆凝香觉得被人带下去之前,猛然回头看了一眼白木槿,冷笑道:“别得意,我不会轻易就被你害死的!”

    白木槿对她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眼里冷芒乍现,幽暗如千年寒潭,似乎能冻伤人心,陆氏只觉得背脊生寒,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白木槿那一闪而逝的眼神简直太可怕了。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要向她索命。

    白木槿有些委屈,颇为无奈地看了一眼白老夫人,道:“祖母,槿儿真的没想过要害母亲和妹妹!”

    白老夫人拍拍她的手,安慰道:“祖母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放心,祖母绝不会让你再受委屈,你只管放心地做你的宁国公府嫡长女,将来也会有一门好亲事,你会如明远禅师所说,富贵一生!”

    白木槿感动地眨了眨眼睛,似乎要隐去那几欲夺眶而出的眼泪,强笑了道:“多谢祖母体恤,只是母亲如今误解了我,怕是将来也不得太平,孙女即便有个三长两短倒没什么,就怕辰儿……他可是宁国公府的嫡长子,将来要继承家业的!”

    白老夫人一听,顿时拧了眉头,她似乎也疏忽了这一点,把精力都集中在了白木槿身上,忽略了白慕辰才该是陆氏的心头大患,她连白木槿这个注定要嫁出去的女儿都不放过,怎么会甘心放过白慕辰?

    白老夫人捏了捏白木槿的手心,叹了一口气,然后坚定地道:“槿儿放心,有祖母在,谁也别想动辰儿一根汗毛!”

    白木槿点点头,道:“多谢祖母,槿儿和辰儿都托赖祖母照顾,才能得以周全,将来定会好好孝顺祖母,辰儿必定也会如此!”

    老夫人这才露出了笑容,十分欣慰,她所求也不过如此,一方面要光耀门楣,另一方面就是能够让子孙孝顺,百年之后她才能风风光光地去见泉下的老国公。

    “槿儿,往后你也得加倍小心才是,昨日若不是你侥幸,恐怕连小命也难保,往后切不可再轻易相信那对母女,别拿自己冒险,知道吗?”白老夫人突然意有所指地道。

    白木槿眉心跳了一下,方乖巧地点点头道:“是,槿儿谨记祖母教导!”

    看来白老夫人也不是好糊弄的,自己那番说辞,她恐怕也不是全然相信了,虽然此次陆氏赔了夫人又折兵,但白老夫人恐怕也疑心自己故意钻圈套吧?

    不过,白老夫人的提醒也不无道理,她不可太轻视那对母女,能够隐忍十几年讨好嫡母嫡姐,换得她们的信赖,一招爆发,才打的外祖母和母亲措手不及,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好对付。

    因着这件事,头香也没得成,幸而得见了明远禅师,所以白老夫人还是觉得不虚此行,添了许多香油钱,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白云兮一早就被人悄悄送走了,送到了离此不远的家庙里,又差了白老夫人的亲信看管,回去的时候,陆氏单独一辆马车,她仍和白老夫人一起。

    一到国公府,白老夫人就着人压着陆氏进了祠堂,完全不给她机会拖延,白木槿可无心去看,只是事后听喜鹊这个多嘴的丫头提起,陆氏那一次叫破了喉咙,听着那凄惨的声音,老远的连鸟儿也吓走了。

    白木槿并没有像鸳鸯和喜鹊那般兴高采烈,因着那一晚的惊魂,两个丫头也是恨毒了陆氏,所以见她吃苦,自然喜不自禁。

    白木槿还是如往常一般平静,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一丝得意,让人捉摸不透她的想法。

    “大小姐,您难道不高兴吗?”喜鹊奇怪地问。

    白木槿摇摇头,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陆氏不过是吃了点儿皮肉苦,她可还是宁国公夫人,依然手握管事权!”

    喜鹊也皱了眉头,不过仍然高兴地道:“可是二小姐被关进了家庙啊,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放出来,而且……夫人此次彻底失了老夫人的欢心,以后定然不会好过的!”

    “呵……你错了,她之所以这么容易受罚,那是因为父亲不在,她又不愿彻底得罪了祖母才会隐忍一时,你瞧着,等父亲回来,她定然会反咬一口!”白木槿一边修剪花枝,一边平静地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