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每日还是准时去给白老夫人请安,跟着穆欣萍一起学习琴棋书画,也哄哄白老夫人高兴。

    自从处置了陆氏之后,白老夫人心情大好,天天脸上的笑容满面的,可见陆氏之前让她的确憋了一肚子火。

    “槿儿,听说你送了不少好东西给欣萍,你懂得体恤长辈是好,不过怎么也不能让你拿出她应得的那份儿,待会儿让孙嬷嬷从我库中给你补上!”白老夫人听说穆欣萍得了白木槿不少东西之后,实是高兴的,觉得自己这孙女儿实在懂事又体贴。

    她懂得体恤穆欣萍,说白了也是在讨好自己,光凭这点儿孝心,她就觉得自己没白护着白木槿一场。

    白木槿莞尔一笑,道:“祖母说的哪里话,我原当表姑妈是自家人,哪里分什么彼此,我的给她了是一样的!”

    白老夫人听了这话,心里更欢喜了,道:“你啊,就是太会为别人着想,欣萍来宁国公府,这些东西原本该预备一份给她,可你那母亲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我不给欣萍置办就是在等她是不是懂事明理,哪知道就是个不醒事儿的!”

    说道陆氏,白老夫人脸上明显不好看了一些,似乎对她的不满越来越多。

    白木槿自然明白这些,却故意劝解道:“祖母,您就别和母亲置气了,她管着宁国公府这么大的家业,的确不容易,有个疏忽也是难免的!”

    “你到现在还为她说话,哎……可惜人家不领你的情,偏生要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来害你!”白老夫人不以为然地道。

    白木槿敛下眸子,似乎有些伤感,勉强笑了笑,回道:“可能是槿儿做的不够好,妨碍了母亲,不过我总以为家和万事兴,不想闹得家里不得安宁!哎……如今妹妹也魔怔了,怕父亲回来,定要伤心生气!”

    白老夫人听了这话,眉头一皱,心里也有些嘀咕,她那个儿子是什么性子她太了解,一根筋通到底,认定了的事情,别人再如何说也没用。若是陆氏在他面前告个刁状,自己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可是槿儿恐怕就难逃他的怒气了。

    算日子,白世祖也没几天就该回来了,陆氏吃了这么大亏,能善罢甘休吗?白老夫人担忧地想。

    孙嬷嬷看了看白老夫人愁眉不展的样子,明白她的想法,便开口道:“大小姐宅心仁厚,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做人也不能一味忍让,老夫人毕竟是宁国公府的老太君,处置自己的媳妇儿孙女,合情合理,公爷也不能做那等忤逆不孝之举!”

    白老夫人听了,顿时明白过来,自己是为人母的,此次的惩处陆氏和白云兮那也是有理有据,即便陆氏去告刁状,白世祖要来闹,那就是不孝忤逆,她可不能一再忍让下去,否则宁国公府以后还能不能有她老人家的立足地了?

    于是正了神色,道:“孙嬷嬷所言有理,槿儿不必忧心,有时候为了家宅安宁,雷霆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你父亲那里自有我做主,定不会让他恼你!”

    白木槿点点头,仍有些忧心地道:“其实祖母也不必为了此事而和父亲为难,必须得把实情给说清楚,父亲是个明理之人,绝不会偏听偏信!妹妹被送往家庙,那也是为了顾全宁国公府的颜面,毕竟在相国寺她闹那一场传出去,她的名声也有损,过个一年半载,再接回来,风头也过了,谁还能记得她出了什么事儿?”

    白老夫人不住地点头,觉得白木槿所言有理,毕竟女儿家的名声最是重要,将来能不能配个好姻缘,这才是关键。白云兮毕竟还小,过个两年,这件事的影响也小了。

    “槿儿所言极是,考虑的也周到,兮儿跟着陆氏,反而被教的没了规矩,若能在家庙中修身养性,到也极好!”这句话就定了白云兮这一年半载也不能回家的命,即便白世祖回来,怕也没了回转的余地。

    白木槿温婉的笑了,道:“一切还是祖母的功劳,您最是疼爱我们,处处为我们考虑,只是还怕母亲和父亲心疼妹妹,不肯呢!”

    “不肯?由不得他们不肯,这个家要一味由着陆氏折腾,怕迟早有一天要被她闹得鸡犬不宁,哎……这些年越发不让人省心了!你父亲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帮衬着,一味听信陆氏的话,让我实在忧心啊!”白老夫人叹息了一口,似乎颇为烦恼。

    白木槿看看白老夫人,眼神又不经意地瞥了一下穆欣萍,见她低着头不说话,似乎没听到她们说话一般。

    白木槿嘴角露出浅笑,也不答话,静静地喝茶,毕竟父亲的事情,还容不得她这个女儿来置喙,白老夫人所言不过在试探她的心意,但她决不能透露出丝毫来。

    白老夫人看看白木槿,微微拧起眉头,她倒是越发不能弄清楚这个孙女的心思来,话都提到这个份儿上,她难道不该顺水推舟将穆欣萍推上前台吗?

    然而白木槿始终无动于衷,喝了两口茶,方才缓缓道:“祖母,如今天气渐渐转凉了,薄荷花茶不宜多喝,改日我再给您送些乌龙茶,配合红枣一起泡,对身体是极好的!”

    白老夫人见她把话题岔开,虽然心里有些不满意,但到底白木槿才是个十多岁的姑娘家,她也不好将话说太白,还是等世祖回来之后,再看看他自己的意思吧!

    她早些年是想将自己的外甥女配给白世祖做正妻,哪想到白世祖无意中看到了陆丞相的嫡女,也就是陆婉琴,一见倾心,死活要求娶。

    陆家虽然没有爵位,但陆丞相德高望重,陆家又是百年世家,所以陆婉琴的身份也的确很高,即便配个皇子也是绰绰有余,只是陆相并不想攀附皇族,所以最终选择了宁国公府结亲。

    她虽然没能如愿将外甥女聘来做媳妇儿,但陆婉琴未出阁之前也算才名在外,又生得好,陆相对白世祖的仕途也有所助益,她也就乐观其成。只可惜陆婉琴头胎生了个女儿,过了两年都没什么动静,让她着实有些不满意,再后来又出了那等事,所以陆凝香成了白世祖的继室。

    早几年陆凝香对她恭敬服帖,又生了一对龙凤胎,她对陆氏也还算满意,尽管陆氏私下里将白世祖的几房妾室都悄悄打发了,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不行了,陆氏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以为自己在宁国公府站稳了脚跟,便敢公然与她对抗,若不能找个人来分了她的权,她还如何掌控整个国公府的大局?

    所以便将这个远房外甥女接过来,她性子柔婉,生得又婀娜多姿,必定能讨得儿子欢心,若再能生个一儿半女,便能在府里站稳脚跟,再有她在背后指点,这府中的大权迟早还得回到她的手里,所以这一步棋,势在必行!

    白老夫人一时间心里已经转了好多个念头,眼睛一直在白木槿和穆欣萍两人间来回,这个孙女是个有主意的,只是她如今必须依附自己才能躲过陆氏的明枪暗箭,所以不足为虑,将来还得成为她的助力,而穆欣萍毕竟是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她不怕她成为第二个陆凝香。

    这样想着白老夫人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良久才回道:“嗯,乌龙茶的确好,天气变了,茶也该换换,不合时宜的东西就该丢到一边去!”

    白木槿乖巧地点头,知道白老夫人的弦外之音,却故作不知,这个祖母掌控欲太强,决不允许有人违逆她的心意,陆氏错就错在太着急将权力收拢,触犯了白老夫人的底线。

    穆欣萍见她二人这般似随意却别具深意的对话,心里微微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她若掺和进宁国公府的内斗,能在这群人精里生存下来吗?

    白木槿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般温良柔顺,而自己的姨母也是个手腕极高的人,那陆氏更不用说,心狠手辣,而自己孤苦无依,是不是该听姨母的话留在宁国公府?

    可是看着手腕上那枚翠绿莹润的玉镯,那是白木槿送给自己的匣子里的一件极普通的玩意儿,她这辈子都没戴过这样好的镯子,而这些对于宁国公来说不过是最普通的,她若选择离开,如何再能享受这里的荣华富贵?

    不自觉地抚上手腕上的镯子,心里已然做出了计较,只要自己能讨得姨母的欢心,想来这里的一切终有一天都是自己的,再生个儿子出来,未必陆氏就能稳坐正室的位子,那么……将来有一天姨母会死,而白木槿会出嫁,她就成了这宁国公府最后的赢家!

    眼里光芒闪烁这短短的一瞬间,穆欣萍已然做出了决定,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造成了怎样的后果,若是她能预知未来,不知会不会后悔此时此刻的决断。

    棠梨苑里三个女人各怀心思,表面上依旧和和气气地谈论着无关紧要的话题,秋风起,落叶飘零,有些人的命运就如这风中落叶,不过是随波逐流而已,但有些人却要做那执掌风云变幻的手,要将别人的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至于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掌控者,现在谁也不知道,以为自己是下棋人,却不知道也沦为了另一盘大局里的一枚子。

    屋外紫玉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宁静,各怀心思的人都抬头望去,还不等紫玉来报,白世祖就出现在了花厅的门前,一脸隐忍的怒意。

    他走进来,还没有行礼,就狠狠地瞪了一眼白木槿,然后才向白老夫人拱手行礼:“儿子给母亲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