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虽然是和以前一样的问候,却平白带了几分不悦的情绪,白老夫人听了,脸上却没见多大的波动,只是淡淡地颔首,道:“免了,坐下吧,不是说过两日才能回来,怎么这么快就办完差了?”

    白世祖早就想好了说辞,落了座便道:“嗯,事情比较顺利,所以提前回来了,我不在这几日,听说家里出了不少事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这话已经带了几分质问的语气,让白老夫人脸色微僵,不等她开口回话,白木槿先站起来端了一杯茶,乖巧地奉上给白世祖,恭敬道:“父亲,您风尘仆仆赶回来,想必一路辛苦了,先喝口茶吧,慢慢说!”

    白世祖微愣,心道自己刚刚瞪了她一眼,她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来意吧?怎么还如此从容不迫,反而先上来问候,若是往常,她该躲在角落里,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吧?

    白世祖没有接话,反而细细打量起自己的大女儿,什么时候起,这个女儿变得如此难以捉摸了?

    白木槿见他不理自己,也不接茶杯,也不恼,仍旧捧着茶杯,安静地站在那里,眉眼带着柔和的笑意。

    白世祖半晌才道:“放着吧,我不渴,你倒是越来越懂事了,竟然连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都能算计,往日却是我小看了你这个女儿!”

    白木槿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又稍带委屈地看了一眼白老夫人,脸上的笑容一瞬就变成了僵硬的苦涩,将茶杯放好后,才道:“父亲,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那你告诉我,兮儿如今在哪里?你母亲又为何卧病在床?”白世祖冷哼一声,若不是顾及着自己母亲还在,恐怕该动手打人了。

    白木槿闭着嘴巴,似乎有苦难言的样子,白老夫人见自己儿子这般不分青红皂白,也恼了,沉着语气道:“公爷匆匆赶回来,就是为了质问自己的母亲,来为妻儿讨公道的吗?”

    白世祖虽然对母亲心存敬畏,但到底觉得这次老夫人做的不当,所以并不认为自己来质问有什么错,难道要他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受苦吗?

    但他不能指责自己的母亲,可却能处置自己的女儿,便一股脑将怒气全部撒在了白木槿的头上,语气冰冷地道:“母亲,这件事我已经知晓,您不要太偏心槿儿,什么都听她的,兮儿也是您的亲孙女!”

    白老夫人听了,差点儿岔了气,要不是孙嬷嬷在在后面帮她顺气,怕是要背过气去,这话明面上是在指责白木槿挑拨离间,可听着却是在说她偏听偏信,不分是非,胡乱处置自己的媳妇儿和孙女。

    白老夫人的手重重排在了桌上,连茶杯都震得一晃,压抑着自己的声音道:“你这话是做儿子的对母亲说的吗?你说我什么都听槿儿的,那你自个儿呢?若不是听信了陆氏的话,你能一回家就跑道棠梨苑来质问我?你这是什么行为,还当我是你的母亲吗?”

    白世祖见白老夫人真生了气,心里有些发憷,可是一想到回来见到陆氏那苍白的脸和虚弱的身子,想到她被那么严酷的家法责打,心就不禁疼了起来,虽然说话的气焰已经没刚才那般嚣张,但还是带着不满道:“儿子不敢,儿子只是希望母亲能够多多体恤陆氏,她自从嫁给我之后,也是尽心尽力服侍您,将我的儿女都照顾的很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能随意就对她动用家法!”

    “我要对体恤她?白世祖啊白世祖,枉我费心费力将你教导成人,怎么就养成了你这么不辨是非,不明黑白的性子?你心疼自己的妻女我能理解,可是难道槿儿就不是你的女儿了?你知道陆氏到底做了什么,我才下狠心责罚她?你没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就过来质问我,你应该吗?”白老夫人怒声训斥道,说完又颓然地坐在那里,似乎很伤心。

    白世祖听了这话,便皱了皱眉,然后道:“我并未质问母亲,事情我也知道了,你怀疑陆氏故意要陷害槿儿,可那不过是以场误会,您怎么能就相信她这样一个温婉善良的女子会做那等下作的事情?这十年来,她对槿儿和辰儿都很好!”

    要让白世祖相信陆氏会害白木槿,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陆氏所有的动作都是私底下的,明面上她对白木槿和白慕辰都照顾的妥妥帖帖,那些手段不是白世祖这样没经历过内宅斗争的男人可以理解的,毕竟老国公爷只娶了老夫人这一个,而他又是家中独子,自然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白老夫人沉沉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当年真是太过宠爱这个儿子,才让他变成这样单纯又无知的样子,满心以为自己眼里看到的就是事实,而陆氏又惯会讨巧卖乖,将他哄得服服帖帖。

    白木槿见白老夫人气的半天连话都说不出来,忙上去劝慰道:“祖母,您莫动怒,若是气坏了身子,那传出去对父亲的名誉也有碍,可不是让母亲罪上加罪?这传出去,别人要怎么看咱们宁国公府?”

    白世祖听了这话,恍然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为了妻子受罚过来责问自己的母亲,若真的气坏了母亲,他这国公的爵位怕也难保了,当今皇上以仁孝治天下,最容不得的就是子女忤逆父母长辈,他怎么能做这种糊涂事?

    这样一想,白世祖的气焰顿时熄灭殆尽,十分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不管他心中再如何责怪自己母亲处事不公,也不能公然与她对抗,这不是在自毁前途吗?

    “母亲……儿子,儿子不是这个意思,白木槿,你这丫头全怪你,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怎么会让你祖母动怒责罚你母亲和妹妹,哎……小小年纪就这样不安分,日日想着怎么勾心斗角,真是太令我失望了!”白世祖见情形不对,立马调转矛头对上了白木槿,硬是将这忤逆不孝的罪名推给了她。

    白木槿在心头暗笑,自己这父亲还真是个愚蠢无知的,若不是老夫人精明,当年一力排拒老国公纳妾,又一手除去了觊觎国公位置的叔公们,凭着这个无能又无知的白世祖,国公的位子怎么也守不住的,他还当自己真是个才能卓越的。

    被白世祖这样指责,她是一点儿也没感觉,只是觉得他愚不可及,可是面上她还得装出一副惶恐委屈的样子,眨巴着泪意盈盈的眼睛,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父亲,槿儿不知做了什么,竟然让父亲如此生气!”

    “哼,你不知自己做了什么?你害的你母亲被家法处置,又让妹妹进了家庙,你还说不知自己做了什么?果然是个会狡辩的,若不是知道事实,我还一直当你是个柔弱善良的好孩子!”白世祖见白木槿跪地,并没有缓解自己的怒气,反而越发觉得自己骂得有理。

    白木槿用手帕揉揉眼睛,哽咽道:“父亲定然是有所误会,妹妹进家庙那是因为她在相国寺里突然发了疯一般怒骂我,还当面顶撞祖母,口口声声要母亲杀死我,您若见了她那样子也会觉得她魔怔了,祖母不得已才将她送到家庙里静修,希望那里能帮她驱除邪魔,让妹妹恢复正常,然后再接她回家,若不然她这名声怕就毁了!至于母亲受罚,我……槿儿实在不愿说!”

    白木槿说着就流下了伤心难过的泪水,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又倔强地要装出坚强隐忍的样子。

    白世祖看着她,眉头紧蹙,问道:“为何不敢说?还不是你撺掇的你祖母恼了你母亲,难道这不是事实?”

    “与槿儿无关,是我执意要处罚她,身为人母,竟然不为自己的女儿考虑,不为国公府的颜面考虑,一大早在相国寺里喳喳呼呼,非要说槿儿彻夜不归,这不是要坏了槿儿的名誉,毁了她的一辈子吗?你不心疼自己的女儿,我这做祖母的却要心疼这个孙女,好端端地背上这么个不干净的名声,将来她还如何见人?”白老夫人冷静了一会儿,终于能平心静气地说话了。

    白世祖一惊,觉得怎么从这里听到的事情和陆氏和他说的大相径庭?虽然心存疑惑,但还是忍不住为陆氏辩解道:“那也是她关心则乱,也没必要受那么大的惩罚吧?”

    “关心则乱?哼,你可知她为何一大早就堵在槿儿的门口,因为前夜你的小女儿将槿儿引入了相国寺的后山竹林,差一点儿害的她陷入迷阵,那可真就要一夜不归了,而且第二日相国寺的僧人进竹林抬出来八具贼人的尸体,你想想看,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么?”白老夫人厉声问道?眼里的冷芒乍现,惊得白世祖也浑身一震。

    白世祖震惊地看着白老夫人,连连道:“这……这……不可能,凝香怎么会这么狠心?不会的,她对槿儿一直都呵护有加,视如己出的!”

    “不可能?那公爷就解释一下,为何事情能这么巧合?若不是槿儿有佛祖庇佑,没有深陷竹林,恐怕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槿儿的尸体了,我只是小小地惩处一下陆氏,你就心疼了,那么槿儿呢?若她没能逃过此劫,那就是一条命啊!”白老夫人痛心疾首地道,手在桌子上连敲了几下,砰砰作响,仿佛敲打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白木槿始终不声不响地跪在地上,隐忍着自己的委屈和无奈,低着头,让人觉得她的样子那么孤单和无助,在场的每个人都禁不住心生怜惜。

    穆欣萍是经历了相国寺一事的,可是却没能知道这其中的凶险,此时白老夫人说到这个份儿上,她才觉得白木槿简直算是劫后余生,顿时也对这个小姑娘生了真切的怜意,虽然锦衣玉食,却也时时刻刻要受到来自继母的威胁,果然这世上没有真正如意的事情。

    白世祖看着自己女儿眼泪汪汪的样子,心里也是一痛,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简直字字诛心,若是……他一想到陆氏竟然能下这样的毒手也是胆战心惊。

    “槿儿……”白世祖语带愧疚地喊了一声,却也拉不下面子说些软话,只能僵在那里。

    白木槿却抬头对他笑着摇头,虽然眼里还有泪意,却明显是体谅了白世祖的意思,还主动开口道:“父亲,槿儿希望这件事就这样过去,谁也不必提起,毕竟我还好好地活着,再过些日子,等妹妹恢复了,就把她接回来,咱们一家好好的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