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穆欣萍提着食盒,站在后面,脸上还带着些羞怯的红润,一看那模样就知道刚刚在里面定然没发生什么好事,陆氏心里的火更是腾腾地往上冒。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穆欣萍,却也了解白世祖,不敢发作,只柔声道:“夫君,妾身有事来看你,却被这奴才拦在外面,是何道理?”

    白世祖看了一眼罗管家,点点头道:“罗管家做的没错,是我让他不准随便放人进来的,你究竟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要见我,难道不知我公务繁忙吗?”

    陆氏听了这话,觉得又生气又委屈,以往白世祖可从来不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定然是他现在心中有了穆欣萍,才会这样对自己,便阴阳怪气地道:“夫君如此繁忙,怎的表小姐倒是在书房里陪伴?莫不是表小姐能为夫君分担事务,还是红xiu添香,别有一番情趣呢?”

    后面一句话已经是赤果果地在打白世祖的脸了,穆欣萍脸上一红,眼里便蓄起了泪水,一脸被羞辱的表情道:“表嫂这话真是让我羞愧难当,我不过是替姨母来送点心的,刚刚来了一会儿,怎的就是红xiu添香了?您这样说,岂不是说我不知羞耻,我……我……还即便脸皮再厚也不能容人这样污蔑!”

    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用帕子揉着眼睛,那副梨花带雨,又羞又恼的样子,看的白世祖心疼不已,顿时怒红了眼睛瞪着陆氏,呵斥道:“你混说什么?有你这样对表妹说话的吗?人家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你不是在败坏表妹的清誉吗?”

    陆氏见白世祖竟然这样大声呵斥自己,那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而且是为了这么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更是怒不可遏起来,也跟着大声嚷道:“夫君,您好没道理,若不是你们二人有苟且,为何闭门在里面,还不让我进去,这种事情有眼睛的恐怕都能看出来,夫君又何必瞒我,我又不是个小心眼儿的,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平常,若夫君喜欢我就去回了老夫人将表小姐收房便是!”

    陆氏真是妒火攻心,一时闹热,竟然连白世祖的性情都忘了。他虽然的确如此想,但这还未明了的事情被陆氏这样赤裸裸地嚷嚷出来,还是当着几个下人的面,让他颜面何存,而且他心里是极重视穆欣萍的感受,见她听了陆氏的话,眼泪掉的更凶了,对陆氏简直恼恨到了极点。

    穆欣萍不待白世祖说话,一脸羞愤地表情道:“表嫂说这话,简直是要逼我去死!我何曾与表哥有苟且,我堂堂正正送点心,碧玺也在里面,难不成老夫人会派碧玺姑娘来看戏不成?说什么收房的话,我又不是宁国公府的奴婢,羞辱人也不可以这样的!”

    说着便嘤嘤哭泣起来,忽而就要跑开,却一不小心绊倒了自己,眼看着就要摔倒,白世祖恰好在前面,一把将她接住,揽入怀里,那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感觉一时间令白世祖心神荡漾了片刻。

    穆欣萍挣扎着推开白世祖,恼恨地几乎要死的样子道:“呜呜……表哥,我真是无颜活下去了,我虽然家道中落,但到底是书香门第出身,怎么能让人如此羞辱,莫不是见我孤苦无依,所以都来欺我不成?”

    穆欣萍哭的那样伤心,仿佛将所有的委屈都要倾泻出来,让白世祖看了心都跟着碎了,恨不得将她搂着好好地安慰一番,可是陆氏却还是不肯罢休。

    带着十足的嘲讽道:“假惺惺地做什么,一个姑娘家日日跑来书房送什么点心,这不是明摆着要来勾引公爷,还敢说自己书香门第出身,既然要做表子,就别立牌坊啊!”

    穆欣萍听了这话,是真的羞愤欲死了,若是说刚刚那番作态还有演戏的成分,这下子是真的让陆氏戳到了痛处,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拉着她的白世祖,道:“士可杀,不可辱!今日你字字诛心,便是要我的命了,罢了罢了……”

    说着就一头要往墙上撞过去,还好碧玺眼疾手快,在最后关头拉了她一把,卸了几分力,却还是没能阻止她撞到了墙,额头顿时破了皮,血流出来。

    白世祖见了如此凶险的一幕,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一下冲过去将穆欣萍抱住,见她额头一直出血,担忧地大叫着:“表妹,表妹……”

    穆欣萍睁开双眼,有些迷蒙,眼里饱含泪水,颤抖着嘴唇,虚弱地道:“表哥……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欣萍只怪与你相遇太晚,你不要怪表嫂,她也是太爱你才会如此,便让我死了也好,免得大家都难受!”

    白世祖听了这话,心疼的直抽抽,眼泪都跟着落了下来,他眼睁睁地看着穆欣萍晕厥在自己怀里,痛心地大叫道:“欣萍……”

    碧玺凑过去,探了一下穆欣萍的鼻息,才松了一口气道:“公爷放心,表小姐只是晕了过去,快些请大夫来吧,否则晚了怕真的救不回来了!”

    白世祖赶紧将穆欣萍抱起来送到了书房内他平日里用来休憩的软榻上,又着罗管家去请大夫,交代清楚了才转而对着陆氏一脸恨意。

    “我当你是个善良温婉的好妻子,却不曾想你这般心狠手辣,不仅要害我的槿儿,竟然还要逼死一个无辜的姑娘,你好狠毒的心啊!”白世祖的怒意简直要吞没眼前依旧不知悔改的陆氏。

    陆凝香看着他,不可置信地摇着头,道:“夫君,您怎么能如此说我?夫妻十年,难道抵不过你与这个女人十多天吗?”

    “闭嘴,不要再跟我提什么夫妻十年,你何曾为我想过?你当着我的面侮辱欣萍,甚至要逼死她,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真是自私自利,心胸狭窄到了极致!”白世祖一心都想着穆欣萍晕倒之前说道那句话,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跟着绞疼了起来。

    陆氏眼泪模糊的看着白世祖,简直有些糊涂了,往日她只要说这样的话,白世祖必然会心生不忍,即便她犯了多大的错,他都会原谅她。因为当年自己和他未婚便有了孩子,为了顾全他的名声,用了密药才让产期延后了近两个月,那所冒的风险之大,让白世祖一辈子都对她心怀愧疚。

    可是今日,竟然为了这么个不知所谓的女人,他竟然一再地骂自己,甚至说了这么决绝的话,陆氏摇着头,心痛地道:“夫君,你怎能如此狠心绝情,我是你的妻子啊,难道就为了这个女人,所以你就要厌弃我了吗?我受伤卧床,你都不来看我一眼,我来找你,你就闭门不见,还与穆欣萍在书房里亲亲我我,你叫我情何以堪?”

    白世祖听她此时还在继续污蔑穆欣萍,一想到穆欣萍就是因为这个要自杀,就恨意难平,道:“若不是看在夫妻多年的份儿上,光凭着你意图害槿儿,又善妒成性,我就可以立刻休了你!”

    陆氏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白世祖竟然起了休妻的心思,她望着软榻上躺着的穆欣萍,恨不得扑上去将她掐死。

    杜嬷嬷悄然捏了一把陆氏的手,暗自提醒她千万要冷静,她在旁边看着真真切切,白世祖是对穆欣萍动了真情的,所以陆氏刚刚一番举动,已经触怒了他。而穆欣萍又是个极有手段的女人,竟然以死相逼,让白世祖因此对陆氏更加恼恨。

    若此时陆氏继续说些顶撞的话,必然会惹得白世祖真的厌弃她,继而做出休妻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陆氏收到杜嬷嬷的暗示,猛然惊醒,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下作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才柔和了声音,一下跪在地上,拉着白世祖的衣摆眼泪婆娑地道:“夫君,凝香错了,求夫君原谅,我只是太在乎你,害怕你不要我,厌弃我,所以才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我绝没有要逼死表小姐的想法,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说着便泣不成声起来,那声泪俱下的样子,令白世祖也有几分动容了,想想这十年来的点点滴滴,也觉得自己刚刚那些话太过绝情,刚想安慰她一下,便听得白老夫人带着白木槿一行人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大夫,白老夫人二话不说就越过白世祖走到穆欣萍的身旁,对大夫说:“赶紧给她看看,我可怜的孩子,怎么来送个点心就变成了这样?”

    大夫不敢迟疑,赶紧为穆欣萍把了脉,又处理了一下她额头的伤口,才叹了一口气道:“额头上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只是撞到了脑袋也不知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哎……”

    白老夫人听了,更加心痛了,央着大夫道:“您可千万给仔细看看,她才十八岁,如花一样的年纪,怎么能留下病根呢!”

    白木槿也赶紧凑过来,看着穆欣萍的样子,难过地道:“表姑妈,你可千万别出事儿,你这么好的人,一定会没事儿的!”

    大夫又为穆欣萍把了脉,然后道:“现在看脉象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只盼她醒来,若是一切都正常,想来就无碍,再喝几服药,就行了!”

    “好,那有劳大夫了,罗管家,你送送大夫!”白老夫人吩咐道,接下来要说的话,可不适合外人听。

    闲杂人等一走,白老夫人转而怒目看着白世祖,问道:“不过是给你送个点心,怎么闹成了这样,若不是听闻你请大夫,我还不知道欣萍出了事儿,她已经够可怜的了,在宁国公府里战战兢兢地生活,难道你们要逼死她不成?”

    白世祖听了此话,刚刚消下去的怒火又升了起来,走到陆氏面前,一巴掌甩过去,呵斥道:“都是你这个妒妇,胡言乱语!”

    陆氏被一巴掌打懵了,看着白世祖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耳朵嗡嗡作响,半晌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白老夫人和白木槿在一旁冷眼相看,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