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杜嬷嬷帮陆氏理理凌乱的头发,又擦了擦她的眼泪,方才温和地道:“好夫人,您心里都清楚,又何必问奴婢呢?您还年轻,美貌也不输给穆姑娘,公爷有多宠她,你就多厚待她,让别人挑不出你一丝错来!公爷自然觉得亏欠你,迟早有一天,你会抓着那女人的把柄,再置她与死地,有何不可呢?”

    陆氏突然正了脸色,起身坐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自己风韵犹存的容貌,一股自信从心底升起,对,她不仅有儿女傍身,还有一张白世祖心动的脸,她绝不会输给任何人!

    重新振作了精神,陆氏露出了一丝明艳动人的笑容,拉着杜嬷嬷的手,低声道:“嬷嬷,若是我身边少了你,可真是没了主心骨!”

    杜嬷嬷摇头,谦恭地道:“夫人只是一时被怒火蒙蔽了,不需奴婢提醒,您也会醒悟过来,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你说的对,去库房挑上好的血燕,我们给表小姐送过去,让她好好养身子,等着与我做一对好姐妹!”陆氏整理了一下衣衫,让自己笑起来格外的灿烂。

    杜嬷嬷对她突然而来的转变深感满意,到底是个经过事儿的,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在国公府屹立不倒。

    两人带着上品的血燕,连陆氏自己平日都舍不得用,却全都取了出来,送往了棠梨苑。进门的时候,恰好白木槿和白老夫人都在,陆氏露出了多日来,难得的柔软笑容,恭敬地朝白老夫人行礼。

    “老夫人,媳妇儿过去不懂事儿,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则个!”

    白老夫人眼神微微一闪,与白木槿对视了一下,方才不咸不淡地道:“这么晚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陆氏见她不答自己的话,也不恼,反而讨好地笑笑,道:“今日是妾身莽撞,害的表小姐受了伤,回去思量了半日,仍愧疚难安,所以特意过来看看,也顺便向老夫人和表小姐陪个不是,这里是前些日子我二嫂送来给我补身子的血燕,就送给表小姐吧,权当妾身的赔礼了!”

    一席话说的情真意切,让人听了也觉得感动,只是白木槿和白老夫人都太了解陆氏,但见那血燕的确是难得的珍品,心头也泛起了疑惑。

    白老夫人淡淡地点了头,道:“这么好的血燕,你怎么不自个儿留着?欣萍也就是撞了头,倒没那么虚弱!”

    陆氏听白老夫人这句话,顿时有些委屈地低下头,片刻才又抬头道:“老夫人是怀疑妾身的用心吗?您可以让孙嬷嬷看看,我怎敢在吃食上下手,妾身是真心悔过了,就像槿儿说的家和万事兴,能有个贴心人帮着我一起照顾公爷,也是妾身的福分!”

    白老夫人见她如此做小伏低,也不能一味地让她没脸,毕竟现在陆氏还是名正言顺的宁国公夫人,便道:“你有心了,我就替欣萍收下来,你能如此识大体就好,咱们是公卿之家,切不可做出些伤了体面的事情!”

    陆氏忙欣喜地将燕窝递给孙嬷嬷,点头道:“是,妾身记下了,请老夫人放心,不知表小姐在不在,妾身想和她亲自道个歉!”

    白老夫人点点头,对陆氏这种识时务的表现十分满意,她不在乎陆氏之前到底犯过什么错,只要她往后能服服帖帖的,别再妄想与自己作对,那她完全可以既往不咎。

    白老夫人道:“她在西厢房里歇息,让槿儿陪你去吧!”

    陆氏又谢过了老夫人,恭敬地告了退,才跟着白木槿一起出了老夫人的屋子,转到穆欣萍所居住的西厢房。

    “槿儿,你还在怪母亲吗?”陆氏突然有些忐忑地表情看着白木槿。

    白木槿不是不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便有些纳闷地问道:“母亲何出此言?槿儿怎么敢怪母亲呢?”

    陆氏知道她故意装糊涂,便将话点明了说:“槿儿,前些日子,母亲有些地方做的不对,都是一时犯了糊涂,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咱们还像过去那样亲亲热热的好不好?”

    白木槿没料到陆氏竟然直接认错,倒是有几分惊讶,可是一想到陆氏的秉性,便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便也故作坦然地道:“母亲说的哪里话,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做子女的只有孝顺的份儿,哪里敢责怪父母,母亲多心了!”

    陆氏见她这样,便用帕子揉了揉眼睛,委屈道:“想来槿儿还是不肯原谅母亲,哎……其实这之中误会重重,母亲即便诸多解释,你也不会相信,但是来日方长,你一定会明白母亲对你的一片真心!”

    白木槿见她这般矫揉造作的情态,心里忍不住犯了恶心,却强自按捺着,巧笑着道:“母亲真是的,这么大人了还在女儿面前哭哭啼啼的,让人看了怕要说我这做女儿的欺负母亲呢,就如母亲所言,日久见人心,我怎么会不明白母亲的一片苦心呢?”

    她太明白了,明白到即便现在陆氏换了一副观音的皮,她也知道里面藏着的是黑臭的心,没有人在经历过那么惨痛的教训后,还能单纯的以为恶人会无缘无故地悔过。

    陆氏听她意有所指地的话,心中一阵愤怒,好个不识好歹的丫头,连自己刻意服软也不能打动她,看来她和白木槿已然是结下了深仇,终归要斗个你死我活才能罢休。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陆氏面上依然摆着和蔼可亲的模样,道:“你知道便好!”

    “母亲,到了,您是要单独和表姑妈说话,还是让槿儿陪着您呢?”白木槿看着穆欣萍的房门,试探性地问了问。

    陆氏拉着她的手,笑道:“我不过是来赔礼,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在正好也给我做个见证,帮着母亲劝劝你表姑妈,莫要和我生分了!”

    白木槿不置可否地笑笑,然后敲了敲门,是燕儿过来开的门,一见到陆氏,脸色微微一变,却还是恭敬地行了礼。

    “表小姐可醒着?方便我们进去坐坐吗?”陆氏摆出一副和善的笑脸,看得燕儿一时愣住了,竟不知道让门。

    还是白木槿轻咳了一声,道:“燕儿,我母亲是来探望表姑妈的!”

    燕儿这才反应过来,忙退开一边,恭敬地请了进来,穆欣萍在内室歇着,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一见陆氏和白木槿进来,便挣扎着要起来。

    陆氏见状,忙上去按住她,带着关切的责怪道:“你身子不舒服,起来做什么?且躺着,咱们如今都是一家人了,还讲什么虚礼!”

    穆欣萍倒是没料到陆氏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一时也有些怔愣,直到接收到白木槿隐含深意的眼神,才缓过神来,忙笑着谢道:“多谢表嫂关心,我只是有些头晕,哪里就虚弱到下不了床了,到让表嫂笑话了!”

    说着还是要坐起来,却被陆氏一把拉住,一脸诚挚的笑意,道:“不许和我多礼,再过不久你该喊我一声姐姐了,那日我鬼迷了心窍,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妹妹可还怪我?”

    穆欣萍忙紧张地道:“表嫂,可切莫如此说,倒要羞煞我,原是我太冲动,怪不得表嫂!”

    “妹妹果然是个大肚能容的,往后咱们就好好相处,一起伺候公爷,不分彼此,你看可好?”陆氏拉着穆欣萍的手,仿佛怕她不答应一样,直直地盯着穆欣萍。

    穆欣萍也不是个傻的,知道陆氏吃了这么大亏,不可能和她摒弃前嫌,如今这番作态也不过是让自己放下戒心,也成就她贤惠的名声而已。便含羞带怯地回道:“表嫂,您能如此善良大度,真让我无地自容,我哪有不肯的!我毕竟年轻,许多事情还仰仗着表嫂在前面提点,您切莫为了过去那些龃龉恼我!”

    陆氏暗想这穆欣萍果然也不是个吃素的,心思活泛的很,能够这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倒是要让她更加警惕才行,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就又柔和地笑了:“快别说这些,都是我的不对,我刚刚松了一些血燕过来,已经交给了孙嬷嬷,让她吩咐棠梨苑的小厨房给你炖了滋补身子,尽快养好身子,好早些嫁过来,我可是盼着你正式改口,喊我姐姐呢!”

    说的好像她有多么期盼白世祖将穆欣萍娶回来一样,白木槿在一旁冷眼看着,就觉得陆氏前世能够一步步算计到最后,还真不是运气,光凭她这份忍耐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下午还气的几乎要发疯,这才没过两个时辰,便换了一副嘴脸,姐妹情深的作态,若是让白世祖看了,还不知要怎么高兴,能不喜欢这样一个贤惠大度的妻子吗?真是好高明的手段。

    只是也不知陆氏能够忍耐到几时,穆欣萍绝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好拿捏,她面上柔顺,骨子里却是个能对自己下狠手的人,若非如此,也不至于将自己撞破了脑袋,惹得白世祖那么心疼,才会下决心要抬举她。

    不过这才是她所乐意看到的,往后陆氏怕是要拿出百倍的力气来装贤惠装大度了,只怕一时忍不了,会前功尽弃,她只管在一旁看戏便是。

    陆氏和穆欣萍你来我往,互相客套了半日,真有一种冰释前嫌,一见如故的感觉。只是彼此心里都清楚,这表面的和平,也不知能维持多久。

    有些仇可以化解,但利益之争却不能平息,两人从根本上就有利益冲突,无论如何也做不了一对好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