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自从那日在书房定情之后,白世祖对穆欣萍就更上心了,每日里恨不得就窝在棠梨苑里,但碍于老夫人在场,终究是可望不可即。

    陆氏隐忍着自己的妒火,每次白世祖来棠梨苑,她必然也跟着过来请安,面上是陪着老夫人说话,却也梗在白世祖和穆欣萍之间,故作贤良,倒是博得了白世祖更多的好感,却也让他有苦难言,当着自己妻子的面,总也不能好好地和穆欣萍说话。

    白木槿在总愿意在一旁看好戏,如今有了穆欣萍这么个眼中钉,陆氏恐怕暂时也没了心思对付自己了,而她所想的却是如何利用穆欣萍将陆氏彻底击垮。

    这一日,白世祖下了朝,如往常一样过来棠梨苑,可是脸色却不太好看,见了穆欣萍眼神似乎也有些闪躲。

    白老夫人见状,便知他心中有事,便悄悄将穆欣萍支开了,再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儿,这样愁眉不展的?”

    白世祖叹息了一口,道:“今日下朝,二舅姥爷喊住了我,与我说了一番话!”

    “可是说你不该娶平妻一事?”白老夫人一点就透,看她儿子的脸色便知一定是陆兆安说了些让他为难的话。

    白世祖点点头,又沉沉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二舅姥爷也是为我考虑,先前也是我疏忽了,欣萍到底出身低了一些,而凝香又是陆家的女儿,我若是娶了平妻岂不是让她在外人面前没脸,到时候岳父大人怕是会恼了我,毕竟他一双女儿都嫁我为妻,又为我诞下两双儿女,我实不该让岳父失望!”

    白老夫人听了这话头,对自己这儿子的一根筋确实感到些许头疼,她生了七窍玲珑心,偏生这个儿子却是个石头一样的心眼儿,耳根子又软,这些年若不是她从旁提点着,怕这家业都要守不住。

    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她也不能将话说的太白,让他没脸,只能道:“你担心陆相爷知道你娶了平妻,而为难你?”

    白世祖点点头,面色有些不悦,毕竟欣萍是他所看重的,觉得若是只让她为妾,的确委屈了这样一个知书达理,颇具才情又善解人意的好女子,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仕途还需要陆相提拔,虽然爵位在身,但到底他也是个有志之人,不想只做闲散的国公。

    白老夫人故作为难地皱皱眉头,问道:“那你自己如此想的?你身为宁国公,既然许下欣萍平妻之位,若是出尔反尔,是不是有损威严?”

    白世祖一想,也觉得有理,陆相虽然位高权重,但到底他也是个国公,地位上总要比陆家高一层,纵然心里明白这只是面子上的高一层而已。

    白老夫人见他皱眉不语,又道:“你可曾想过,这话是陆丞相自己的意思还是你二舅爷的意思?”

    白世祖一听顿觉有些不妥,若是陆相自己不愿意他娶平妻,为何大舅子知道了反而没有反对的意思,反倒是二舅子来提点他?陆凝香到底是和二舅子一母同胞,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再细一想,到底明白了起来。

    白世祖心头有些烦躁,他看着陆氏对穆欣萍已然接受的样子,便以为她真心接纳了,却没想到竟然在暗里给自己使绊子,着实有些恼陆氏了。

    但一想若是陆氏不高兴,为何不直接和自己说,反倒绕道娘家那边开口呢,于是道:“母亲的意思是陆氏从中作梗?”

    白老夫人摇摇头,道:“我没这么说,你若担心陆相不高兴,何不自己去试探一下?”

    “我到底是做晚辈的,若是试探岳父大人,恐惹他不悦!”白世祖还不算太傻,他心中对陆相还是颇为敬重的。

    白老夫人也觉得白世祖所言有理,略沉吟了一下,便道:“此事倒也不难,改日让槿儿去趟陆府,你知道槿儿与欣萍一向交好,她是很乐意让欣萍做母亲的!”

    白世祖一想到这里,眼前一亮,高兴地道:“还是母亲有主意,我怎么把槿儿这么大个人给忘了,呵呵……”

    白老夫人微微摇头,对这个儿子还真有几分无奈,想着两个孙子可千万别再如此,她总要死的,往后这国公府交给谁,她才能放心呢?

    白世祖解决了心里的烦恼,顿时又笑逐颜开起来,忙道:“怎么今日槿儿没在?”

    “你急什么,多不过这两日,我便让槿儿去陆府一趟,平妻虽然比不得正妻,但也不是妾室,咱们也得好好筹备一下,不能让欣萍委屈了!”白老夫人道,她其实心里清楚,穆欣萍表面温顺,内心也是个有主意的,如此将来若扶住她做国公府的女主人,倒也算继承了她的衣钵,所以这平妻必须要做的堂堂正正的。

    白世祖现在心里满满都是穆欣萍娇美动人的样子,哪里有不肯的,忙应道:“母亲所言极是,我也不愿意委屈欣萍!”

    第二日白木槿再来请安的时候,陆老夫人便暗示了陆兆安有意阻止白世祖娶穆欣萍为平妻的事情,便让白木槿去趟陆府,好试探一下陆老夫人和陆丞相的意思。

    白木槿听了这话,便知这定然是陆氏想到的好法子,想要借她外祖父的口,来阻止穆欣萍做平妻,然后她再故作大方地要求白世祖纳穆欣萍为贵妾,这样既打击了穆欣萍,又不会让白世祖恼了她。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白世祖是个痴的,心里有了穆欣萍,定然不愿意委屈了她,加之她和白老夫人从旁协助,这平妻之位怕是没有跑了。

    白木槿很懂事地点了头,笑着道:“祖母放心,外祖父和外祖母都是知书达理之人,这种干预别人内院之事他们定然不会做的,父亲这些年连个妾室都没有,如今娶个平妻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他们若是知道表姑妈对槿儿和辰儿这样好,只怕高兴都来不及!”

    此话一说,白老夫人也一脸欣然的笑了,道:“你最是机灵,只可惜槿儿不是男儿身,否则国公府交给你,我便安心了!”

    白木槿听了此话,心头嗤笑,却忙谦虚道:“祖母书说的哪里话,槿儿是女儿身,难道不好吗?辰儿也很机灵呢,如今学业大有长进,将来我可是想靠着他庇护呢!”

    白老夫人听了她的话,也点点头,想着白慕辰现在倒是出息许多,不再如从前那般呆呆笨笨,又好逸恶劳,反而勤奋上进许多,也觉得颇为欣慰。

    “他有你这个事事为他着想的姐姐,是他的福气!”白老夫人由衷地道,白木槿平日里如何教导白慕辰,她也是知道的,对这个孙女的懂事和灵慧,她也颇为赞赏。

    白木槿微微笑着,脸上有些许淡淡的忧伤,道:“辰儿一出生就没了母亲,幸而得祖母庇护,我从前总过的浑浑噩噩,也没能照顾好他!”

    白老夫人哪里听不懂她的意思,便也叹息道:“你啊,心思也别太重了,小小年纪,弄得比我这老太婆还要沧桑,辰儿自有辰儿的福气!”

    “祖母说的是,总归是有祖母庇护着,我只是瞎操心罢了!”白木槿释然一笑,仿佛也为自己的多心而羞愧。

    白老夫人道:“你放心,有我一日在,必不让辰儿受了委屈,你放宽心思,多出去走动走动!”

    白木槿点点头,颇为感动地样子,心里打的却是另一个主意,白老夫人如今还肯照顾他们姐弟,那是因为他们有利用价值,将来穆欣萍若是有了自己的孩子,难保白老夫人不会转而支持穆欣萍。

    那时候她若嫁为人妇,如何能护得辰儿周全,她必须在自己离开白府之前,将这里所有的敌人都清除,留给白慕辰一个干干净净的宁国公府。

    因得了白老夫人的嘱咐,她必须去一趟陆府,加之她也有事要和外祖母说,所以第二日一早,便带着瑞嬷嬷和鸳鸯,喜鹊一起走了。

    却是一进陆府,首先就遇上了二舅母胡氏,作为晚辈,白木槿还是规规矩矩给胡氏见了礼。

    胡氏一见她,也仿佛打心眼儿里高兴,欢喜道:“槿儿,今日怎么来了?我刚刚从老夫人那里出来,就遇上你了,可真是巧了,要不先去我院子里坐坐?”

    白木槿恭敬地道:“多谢二舅母美意,只是来了还未见到外祖母,若不先去请安,怕是要失礼了!”

    这样一说,胡氏也不好意思拦着,只是仍旧没打算放了白木槿离开,便似无意地道:“听闻你父亲要娶平妻了,可是真的?”

    白木槿仍旧微笑着,软软的声音回道:“我一个做女儿的,哪里能管父亲的事情,二舅母若是想知道,还是去问母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