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老夫人见她如此,抿了唇,道:“和外婆还说什么求不求的,你只管说来,我能做的必不让你失望!”

    白木槿又用小脑袋蹭了蹭陆老夫人的胳膊,像个乖巧的小猫咪,笑着道:“就知道外婆心疼我,所以总是一再麻烦您,如今这世上槿儿唯一能依靠的也就是外婆了。辰儿如今也不小了,我想让外公引荐他去东方先生门下,对他将来定然大有裨益!”

    白木槿口中的东方先生,就是天元第一鸿儒,东方玄,这位大儒名声显赫到连皇帝都曾登门拜访,请他出士,并许之以文渊阁阁老之位,都没能请动他。

    此人倒不是自命清高,只是说自己不适合做官,宁愿做一个闲散教书匠,以教书育人为最大的乐趣,其才学,品格皆属上乘,所收入室弟子莫不是国之栋梁,誉满天下。

    不过盛名之下,他也不堪其扰,所这些年已经不再轻易收学生,最后一个入他门下的弟子便是她的大表哥,陆青云,一来是陆青云资质的确不凡,而来则是外祖父与东方先生是莫逆之交,所以东方先生也不得不卖这个人情。

    她自信辰儿的聪慧不输人,若是能够拜入东方先生名下,一来能够得到最好的教导,二来也可暂时避开宁国公府的内斗,她也能放开手脚去做事。三来也是为白慕辰打下坚实的人脉基础,东方先生名下的徒弟,各个都不凡,若辰儿能够与他们结交,将来继承宁国公府便有了最好的资本。

    陆老夫人听了之后,有些许为难,毕竟她也是知道东方先生的脾性,上次收下陆青云,多还是因为陆青云资质绝佳,颇得他的青眼,至于她家老爷的面子只占了小部分而已。

    “槿儿,东方先生收徒的眼光极高,若是你外公勉强让他收下了辰儿,我怕他最后受不了东方先生的教导方式,反而对他有害无益!”陆老夫人此言不是推辞,反而正是为白慕辰考虑。

    白木槿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辰儿若不能凭真本事获得东方先生的认可,怕反而在学习过程中受到打击,毕竟东方先生门下的弟子各个都是资质过人的,这其中的落差一般人若承受不了,必然会变得自卑,还不如在普通学院里学习来得好。

    可是她相信自己的弟弟,绝不是鲁钝之人,而这个能拜入东方玄门下的机会,的确难得,她怎么也要为他争取一下。

    于是便道:“祖母,您放心,我不是要求外公靠情面硬要将辰儿塞入东方先生门下,只是希望外公能代为引荐,若东方先生觉得辰儿入不了他的眼,此事就作罢了!”

    听白木槿如此说,陆老夫人也就安下心来,她怕的是到时候弄巧成拙,让那个外孙受了打击,反倒不美,便欣然同意,道:“你考虑的倒也有道理,若辰儿能入东方先生门下,往后也能得青云照顾,于他自己而言也是个难得的机会!”

    听陆老夫人的话,白木槿心中一喜,虽然这件事说起来似乎没什么,但是外祖父那脾气她也是知道的,轻易不愿意做这种事情,当初陆青云拜师,那也是外婆费了好大的力气逼得。

    如今外婆既然肯应承下来,那估计又得为了这事儿好生折腾一番,说服那个牛一样倔的老外公。

    白木槿笑得眼睛如一弯清月,亮晶晶的,煞是好看,温言软语地撒娇道:“外婆最是心疼我和辰儿,只怕又得劳烦外婆和外公斗法了,嘻嘻……”

    陆老夫人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你知道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岂敢,槿儿只是羡慕外婆和外公这般和和美美的,哪有看好戏的意思!”白木槿这句话倒是发自真心的,他外公当年也就纳了一位妾室,还是被逼无奈,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不过也因此对外婆心有愧疚,所以从那之后,就再没有过别的女人。

    陆老夫人笑意盈盈,这一生能得夫君若此,夫复何求?

    正说话,却听得外面陆娇娇的声音传来,人还未到,那声音就咋咋呼呼地让人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

    白木槿坐好身子,等待着陆娇娇的到来,估计也是来者不善。果然陆娇娇一来就瞪了她一眼,但还知道礼节,规规矩矩地向陆老夫人行了礼,才撅着嘴巴道:“祖母,表姐一来,您连娇娇都忘了!”

    陆老夫人虽然心疼陆娇娇,但见她对白木槿似乎有所不满,便皱着眉头道:“怎么学的规矩,槿儿是你的表姐,见了怎么也不打招呼?”

    “外婆,不碍的,表妹年纪小,不在乎这些虚礼!”白木槿笑着不介意地道。

    可是陆娇娇不领情,反而气呼呼地道:“祖母,您都不知道,她上回怎么欺负我的,你总以为她多么乖巧善良,其实她心眼儿最坏了,不仅欺负我,还欺负云兮表妹,现在还得云兮表妹都被关进家庙里了!”

    说完还狠狠地瞪了一下白木槿,似乎在警告白木槿一样,满心以为陆老夫人定会细细问她缘由,然后从此就厌恶了白木槿。

    可是一向心疼她的祖母,却顿时严厉了神情,语气不善地斥道:“你混说什么?槿儿何时欺负过你,你又从谁那里听说是她还得云兮进家庙?”

    见陆老夫人生气,白木槿忙劝慰道:“外婆,您别生气,娇娇表妹定是有所误会,小孩子家说风就是雨,您可别当了真!”

    陆娇娇听白木槿竟然狡辩,更加生气了,恨恨地道:“祖母,我才没有胡说呢!不信你问问她,云兮表妹是不是进了家庙,到现在也没放出来,她还污蔑表妹魔怔了,要毁了表妹的名声!”

    陆娇娇说的有理有据,但陆老夫人心里却是对白木槿没有丝毫怀疑,只冷着脸道:“谁允许你胡乱嚼舌根了?云兮是生病休养,谁说她魔怔了?女孩子家家的,成日里就知道传播流言,成何体统?”

    陆娇娇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祖母,却不知道往日连一句重话也不说她的祖母,怎么会这样严词厉色地骂她,委屈的不行,对白木槿就更加敌视了,狡辩道:“我才没有嚼舌根,是母亲告诉我的,云兮表妹好可怜,在白家家庙那样清苦的地方呆着,也不知受了多少罪,祖母她也是您的外孙女,您怎么能只偏心白木槿!”

    “谁允许你直呼表姐的名字?没大没小的,一点儿规矩都不懂,我平日里都怎么教你的?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你是要气死我么?”陆老夫人生气地训斥道。

    陆娇娇扁着嘴巴,似乎就要哭出来了,气的在那里睁着眼睛话也说不出来,但眼神里明显带着对陆老夫人的控诉。

    陆老夫人看她这副没教养的样子,就更来气了,平日里看着倒是挺乖巧懂事的,也会哄人,她见这个孙女长得颇有几分婉琴当年的风姿,便对她有些纵容,没想到反而惯坏了她,心下更加不快活,便板着脸道:“还不向槿儿道歉,再这样没规矩,就罚你去祠堂跪着!”

    陆娇娇哪里肯向白木槿道歉,此时只觉得心头万般委屈,眼里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哽咽着道:“祖母,你果然偏心,你只喜欢白木槿,我不过是她不在时的替代品,呜呜……你好偏心!”

    这样的指责让陆老夫人的脸色越发阴沉,见这个平日里自己也宠爱有加的孙女这般没样子,就觉得自己太过纵容她,正要发作,却听得外面刚走没多久的胡氏赶忙进来打圆场,劝道:“老夫人,您别生气,娇娇不懂事,我会好好管教的,切莫和她一个小孩子生气啊!”

    陆娇娇见自己母亲来了,便更觉得委屈,一头扑进胡氏的怀里哭了起来,道:“娘,呜呜……祖母竟然帮着外人凶我,娇娇好难过……”

    你瞧陆老夫人听了这话,脸色难看的,恨不得上去将陆娇娇打一顿的样子,指着胡氏道:“这就是你教导出来的好女儿?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槿儿是我的亲外孙女,何时成了外人?没心肝儿的小蹄子,我真是白疼你一场,滚出去,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往后也别来了,省得我看了堵心!”

    白木槿见状,赶紧给陆老夫人轻抚背部,让她缓口气,崔嬷嬷也赶紧劝道:“二夫人,您赶紧带着孙小姐先离开,别气坏了老夫人的身子!”

    胡氏可不愿意就这么罢休,拍了拍陆娇娇的背,然后赔笑道:“母亲,您何必动这样大的怒,娇娇是个孩子,有口无心的,你素日就疼她,可是一点儿也见不得她受委屈的!”

    这话明着是在劝解,其实说到底还是在指责陆老夫人偏心,竟然为了白木槿这样恼自己的亲孙女。

    陆老夫人听了火不打一处来,又要开口骂人,却被白木槿阻止了,她轻轻软软的声音,让人听了不自觉的就熄了怒火:“外婆,先喝口茶,别气坏了身子!”

    捧着茶杯,浅笑盈盈地递上去,陆老夫人见她如此,也不好拂了她的意,便顺势就喝了一口,清茶入口,才稍稍缓解了她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