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此时才稍稍皱了眉头,对着陆娇娇和胡氏的方向,盈盈福了身子,不骄不躁地开口道:“二舅母,您若真心为了外婆着想,还是先带着表妹下去吧,外婆年纪大了,不能着急上火的,娇娇表妹对我有所误会,我想二舅母会解释清楚了兮儿的事情,她必不会再如此恼我!”

    胡氏此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把白云兮的事情捅出来,好逼得白木槿回去让那白老夫人放人,这是她和陆氏私下里商量好的,定不能就此了了。

    于是笑笑,道:“槿儿,你最是懂事的,兮儿那件事,我知道不怪你,可到底她也是因为你的缘故才被关进家庙,若是你能开口向你祖母求个情,将兮儿放出来,那才全了姐妹情分!”

    白木槿微微眯了眯眼睛,知道胡氏的目的所在,便也笑了,温婉地道:“我想二舅母也有所误会了,兮儿被送去家庙,与我可没有什么关系,她是生了病,需要在庙里静养,等病好了,自然就可以回家。又不是关了她禁闭,说什么放不放的!”

    胡氏一听,便知道白木槿睁着眼说瞎话,一时情急,便硬着嗓子道:“槿儿可真是巧言善辩,难怪你母亲说你变了,如今竟然当着长辈的面儿也说起谎话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你妹妹何曾病了,还不是你撺掇的你祖母将人关了起来,若你祖母不松口,也不知那可怜的孩子何时能回家!”

    白木槿等的就是胡氏这句话,便奇怪地问道:“二舅母这是听何人说的?兮儿若没有生病,祖母为何要送她去家庙呢?说我撺掇的,难道我祖母是那样糊涂的人,任由我一个孙女摆布不成,当时母亲也在场,即便祖母能被我撺掇,难道母亲也能不顾妹妹吗?”

    胡氏被她一番抢白,弄得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便强横道:“总之,这事儿与你脱不了关系,我上次见兮儿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生了病,这未免太奇怪了!”

    “二舅母没听过,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吗?若是妹妹并已经痊愈了,母亲自然会回了祖母将她接回家,若是母亲没有这样做,那自然有母亲的道理,我一个做女儿的,哪有指手画脚的资格,至于妹妹的病是怎么回事儿,我不是大夫,也不清楚!”说这话的时候,白木槿一直都挂着笑容,丝毫没有和胡氏强辩的感觉。

    胡氏被她这种不温不火,却又语带机锋的样子给气的不轻,她此时才意识到陆氏说的白木槿厉害是什么意思。当时她听了还不以为然,在她印象里一直弱弱呆呆的白木槿,有何厉害之处?

    看着她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觉得十分难堪,便拿出长辈的身份来压人,扬着声音道:“你母亲心善,你心里最清楚,如今二舅母在这里托个大,你且回去劝劝你祖母,将兮儿放回家吧,她才是个十岁的孩子,哪里能受得了家庙的清苦,毕竟是你的妹妹,难道你忍心看她受苦?”

    白木槿微微有些为难,道:“二舅母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希望妹妹受苦?祖母让她休养身子,也是为她好,她那个病症发作起来颇为可怕,像是邪气入体,需得家庙里的神灵镇压才能制得住,若是贸然将妹妹接回家,到时候发了病,岂不是害了她?莫不如等她痊愈,再回家不迟,二舅母以为槿儿说的可有道理?”

    “呸,你说的什么破道理?你就是见不得兮儿表妹好,你那恶毒阴暗的心思能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哼!你不就是觉得兮儿表妹处处比你强,你嫉妒了,所以才希望她一辈子都呆在家庙里,这样就没人抢你的风头了!”陆娇娇哭了一会儿,又缓过来,听了白木槿的话,便气呼呼地顶撞回去。

    白木槿没生气,却气到了陆老夫人,她怒目瞪着陆娇娇,觉得从未有过的失望寒心,一个一个都要逼着她的槿儿,陆老夫人再顾不得什么,便大发雷霆:“给我闭嘴,你们当我耳聋了?竟然当着我的面就如此逼迫槿儿,怎么?见她没有母亲庇护,所以就任你们欺负了?今日我就告诉你们,有我一日在,谁也别想欺负槿儿,否则就是与我过不去,那你们也就别在陆家呆着了!”

    胡氏听了这话,终于害怕起来,她是最了解自己这个婆母的脾气,若是真动了怒,那是连公公也拦不住的,到时候真把他们赶出去,或者分了家,那往后陆兆安的仕途必受影响,而且这陆家的财产,怕也会一股脑地落到了大房手里。

    心思转了几转,为了一个小姑子,失了陆家的庇护和大笔的财产,那绝对是不值得的,本来这件事也与她没甚关系,于是便讨好地道:“母亲,您别生气,娇娇还小,不懂事,乱说话!我也是槿儿的舅母,怎么会欺负她呢,兮儿那件事毕竟是白家的家事,既然槿儿如此说了,那我也没别的话了!”

    “娘……”陆娇娇还搞不清状况,看自己母亲服软,便不忿地看了她一眼。

    胡氏连忙拉着她,用眼神警告道:“娇娇,不许再胡闹,快给你表姐陪个不是,否则你祖母真要恼了!”

    陆娇娇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从来都是别人向她低头,在陆家可还没人敢惹自己,现在竟然要自己和白木槿认错,那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

    陆娇娇刚想拒绝,却被胡氏掐了一把,用眼神示意了她一下,陆娇娇顺着自己母亲的眼神看过去,只见一向温和慈善的祖母脸色阴沉的如要打雷一样,也害怕起来。便再不敢倔嘴,只含糊地向白木槿说了一句:“对不住……”

    虽是道歉的话,但说出来却是那么不情愿,白木槿自然不想与一个陆娇娇计较,这样有头无脑的丫头,可不值得自己费神,便大方地开口道:“表妹言重了,二舅母也不必凶表姐,我没放在心上,只要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

    胡氏见她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心里像堵了一团棉花一样难受,却不得不顾着陆老夫人的面子,忍下去,还需笑着夸道:“槿儿真是个懂事的,难怪母亲这样疼你!”

    陆娇娇一脸不忿,牙齿都要咬碎了,觉得白木槿如此碍眼,明明自己才是祖母的亲孙女,却生生要低了她一头,真是不甘心。

    胡氏心里却暗暗道,这白木槿不是个省油的灯,定要让小姑除去了才放心,否则将来还不知要坏了什么事儿。

    白木槿则一脸谦虚地道:“二舅母谬赞,槿儿受之有愧!”

    看着胡氏那明明生气,却不敢发作的样子,她心里顿时觉得畅快了许多,只是她也明白,胡氏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怕惹恼了陆老夫人。只要陆兆安继续安稳地做他的官,那陆氏就有依仗,绝不会轻易被自己绊倒,所以源头还是在陆兆安这里。

    胡氏见事情也没办成,反而惹得老夫人生了气,也没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便带着陆娇娇离开了。

    陆老夫人见她们离开,便叹了一口气道:“老二家的越来越猖狂了,在府里就不安分,现在连宁国公府的事情也想掺和一脚!”

    白木槿微微有些疑惑,似乎外婆话里的意思是早就发现胡氏背地里搞鬼了?其实陆家二房一直都不安分,陆兆安不甘于庶子的身份,总想着要压过大舅舅,将来好分得更多的家产,前世就折腾了不少事儿,想要陷害大舅舅一家。

    白木槿见陆老夫人一脸愁色,便安慰道:“外婆,您老这么愁眉不展的,都要多生几道皱纹了,且放宽了心,什么事儿不都有大舅舅和大舅母在前面吗?您何必与那些不晓事儿的计较,反而累了自己?”

    陆老夫人还是锁着眉头,没有一丝轻松的表情,叹息了一口,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崔嬷嬷,道:“中午槿儿留在我这里用饭,你们都下去准备着!”

    崔嬷嬷自然明白陆老夫人的意思,将屋子里几个丫头都带了出去,鸳鸯和喜鹊也是懂事的,也跟着瑞嬷嬷走了说是要帮崔嬷嬷的忙。

    白木槿见老夫人有意支开众人单独和自己说话,便知道她定然遇到了什么难事,而这事儿还是见不得人的。

    待人一走开,陆老夫人才放低了声音,窃窃地道:“槿儿,这件事我只与你说,切不可声张,知道吗?”

    白木槿点点头,道:“外婆,你只管说,我听着便是!”

    陆老夫人摇头沉痛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大舅舅出事儿了,吃食中被人下了绝子药,我偷偷请来的大夫给看了,说是中毒已深,怕是没办法再有子嗣了!”

    白木槿一听,倒抽了一口凉气,深深一个呼吸,才平静了,急切地问道:“怎么会这样?可知是什么人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