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世祖被她问的老脸一红,这种事情要和女儿说,的确有些不妥,可是他实在着急,毕竟穆欣萍私下里已经和他提过了多次,若再不解决这个隐忧,怕伤了美人的心。

    于是硬着头皮道:“就是为父和你表姑妈的婚事!”

    白老夫人瞪了一眼白世祖,对他这样唐突实在心有不喜,毕竟槿儿是个未出嫁的女儿,怎么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白世祖尴尬地喝了一口茶,掩饰自己,但眼神还是不住地往白木槿脸上看,似乎想看出些什么来。

    人家都把话挑明了,白木槿自然不能继续装傻,只能笑着向白世祖和穆欣萍福了福身道:“外祖母倒是没说什么,只让槿儿代为恭喜!”

    白世祖和穆欣萍一听,喜不自禁地笑了,穆欣萍却又故作羞赧地低了头,不再说话,反正木已成舟,她只等着做宁国公的平妻就好了。

    白老夫人虽然暗恼白世祖的无礼,但听了这话还是很高兴的,对陆老夫人的大度很是赞赏,毕竟这是她宁国公的内务,若是丞相府硬要插手,那就是不懂事了,往后因着这件事两家定然会产生龃龉。

    白世祖高兴地忘了形,立刻道:“母亲,那这事儿就这样定下来,是不是该去筹备着呢?”

    白老夫人见状,对这儿子又多了几分不满,想着若是真让穆欣萍如此得了他的宠,日后会不会让穆欣萍恃宠而骄呢?这个隐忧渐渐有些扩大了起来,但一想穆欣萍是个孤女,没有后盾,那也只能依附自己,便放下了心。

    “此事我自有计较,你还是多把心思放到辰儿身上,好歹也是为人父的,儿子有了这样好的机会,你可得帮忙打点妥当!”白老夫人淡淡地道。

    白世祖连忙应和道:“是是是,儿子明白,这件事会记在心上!”

    白老夫人见他一直顺着自己,也就不再计较刚刚的失态,又和白木槿细细交代了一些话,一心盼望着孙子能够入了东方玄的眼,那她往后出去,可不是要扬眉吐气了。

    其实也不能怪老夫人如此急功近利,也着实是这些年憋屈了太久,白世祖不是个聪明的,只能靠着老国公的荫蔽,如今才做了个五品的工部侍郎,没什么实权,心思又都放在了附庸风雅上,又自命不凡,让一向心高气傲的老夫人在贵妇圈子里都有些抬不起头来。

    她总觉得自己当年才名远播,可当年那些不如她的贵女们都嫁的不错,儿孙也争气,如今做到的官位都比她儿子来得高,自然不服气,所以一心想着要再培养几个能为她扬眉吐气的子孙,才能不负她的才名。

    一想到这里,白老夫人看白木槿的眼神越发的有光彩了,这个孙女的确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不仅自己聪明又才智,现在还知道帮衬弟弟,她觉得将宝压在白木槿身上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屋子里的四个人其乐融融,都各自满足了心里的期待,可是当消息传到了凝香苑,那陆氏却坐不住了。

    “你说白木槿带回来的消息是陆家不干涉白家的内务?”陆凝香不可置信地叫出来。

    杜嬷嬷点点头,无奈地道:“这是紫玉传来的消息,肯定不会有假,听说如今公爷都催促着老夫人筹备婚事了!”

    “也不知道二嫂怎么办的事儿,不是让她劝着老太太吗?一点儿用都没有,定是白木槿又从中作梗了!”陆氏咬牙切齿地道。

    杜嬷嬷也不好说什么,这件事即便是她,也不愿意插手的,毕竟两家是姻亲,陆丞相又不是嚣张跋扈的,怎么会干涉女婿家的事情,说出去也不好听。

    可是陆氏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自己娘家就应该帮衬自己,他们不帮自己,不就是因为她是庶出,若换做陆婉琴遇到这事儿,那陆老婆子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越想越气,忍不住又砸起了屋子里的陈设。

    杜嬷嬷见她开始撒疯,立马劝道:“哎哟,我的夫人,您就别再乱撒气了,奴婢知道你心里苦,可是现下木已成舟,光生气也于事无补啊,若是传到公爷耳朵里,你这些日子苦心筹谋可不就白费了吗?”

    陆氏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了手,恨恨地道:“自从那丫头和我做对开始,好像什么事儿都不顺心了,真是我的灾星!我那嫡母只疼陆婉琴,哪里有一刻把我这个庶女放在心上的,当年让我进宁国公做继室,还不是为了陆婉琴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呸!我偏不顺她的意,我偏要折腾那两个小杂种,谁让她们是陆婉琴的孩子,活该!”

    杜嬷嬷见她越说越离谱,赶紧拉着她坐下来,道:“夫人,话不能乱说,虽然凝香苑都是您的人,但若一不小心传出去,可怎么好?上回我劝您的话,您怎么就忘了,我还有件事儿没告诉你呢,听说老丞相要将大少爷推荐给东方先生做徒弟呢,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儿!”

    陆氏一听,立即就忘了生气,惊讶地问道:“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大小姐一回来就高兴地向老夫人说了,把老夫人乐得开了花儿,还直嘱咐公爷要打点妥当,千万保证大少爷能入了东方先生门下呢!”杜嬷嬷见她不再发火,便微微松了一口气。

    陆氏先是皱皱眉头,忽而眼睛一亮,道:“太好了,咱们的机会来了!”

    杜嬷嬷不解地看着她,陆氏笑了笑,道:“若是白慕辰没有去成,而我轩儿入了东方先生门下,那往后这国公的爵位还能给了白慕辰?这岂不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吗?”

    陆氏心里开心的入灌了蜜一样,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仿佛这拜师的机会就是白高轩的了。

    杜嬷嬷疑惑地问道:“缘何大少爷去不了,而二少爷可以去呢?”

    “哼,白慕辰那个傻小子凭什么和我的轩儿争,我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若是他拜入了东方先生门下,那往后我想要让轩儿继承爵位,怕是难上加难了,但若是轩儿得了这个机会,事情就反转过来了,都是陆相的外孙,父亲肯定不能如此偏心吧?”陆氏如此说道。

    杜嬷嬷看她的表情,就知道陆氏又打起了什么主意,定会让大少爷没法子去拜师,而把机会拱手让给二少爷,杜嬷嬷虽然也乐观其成,但总觉得不会如此顺利,那大小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能如此轻易就把机会拱手相让吗?

    但陆氏的算盘珠子已经开始精打细算起来,眼里志在必得的光芒大盛,觉得这是长久以来,她所听到的最好的消息。陆家长房的陆青云就因为拜在了东方先生门下,所以还未成年,便已经名声煊赫,还结交了不少王孙贵胄,将来的前途那是明眼人都能看得见的。

    “嬷嬷,去把小绿叫来,我有话要嘱咐她!”陆氏突然笑的有几分深沉,眼里精光闪烁。

    杜嬷嬷不敢有违,立刻应了,便退下去,想来夫人定然是要对大少爷动手了,这后宅的斗争永远都这么残酷。

    在小绿被叫道凝香苑之后,白木槿却将白慕辰叫来了槿兰苑,看着一直都跟在弟弟身边的小绿竟然没来,便诧异地问道:“辰儿,你身边的小绿呢?”

    “哦……她有事去忙了,姐姐可是有什么事儿要交代她?”白慕辰毫不在意地问道。

    白木槿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奇怪罢了!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儿?姐姐只管说就是。”白慕辰有些好奇地问。

    白木槿点点头,问道:“你可听说过东方先生?”

    “当然,就是那名大鸿儒嘛,学堂里的夫子经常会提到,语气里带着十足的尊敬和崇拜呢,想必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白慕辰如实回道。

    白木槿笑了笑,然后道:“那如果姐姐有法子让你去拜入东方先生门下,你可愿意?”

    白慕辰惊得瞪大了双眼,虽然他并不很清楚东方先生的底细,但是只要听闻夫子们的语气便知道,那样的人物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他也曾听说大表哥拜入了东方先生门下,还曾羡慕了好久,不过从未想过自己也可以做东方先生的徒弟。

    听白木槿这样说,白慕辰简直以为自己幻听了,愣愣地道:“姐姐,你莫要逗我,哪有这样的好事儿?”

    白木槿微微皱眉,对弟弟这个反应不甚满意,她的弟弟怎么能这样没有自信,虽然东方玄的名声的确有几分可望不可即的味道,但是作为未来的宁国公,白慕辰的眼界的确有些低了。

    但到底是自己的弟弟,过了年才十一岁,好好教导,也还来得及,于是便道:“姐姐为何要逗你?况且这件事未必就如你想的那么好,首先东方先生收徒的门槛高,其次即便姐姐有办法让你入了门,却不能帮你学到真本领,一切还要靠你自己!”

    白慕辰看出来白木槿的些许不悦,立马道:“姐姐,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白木槿摇摇头,道:“我不是怪你怀疑我,而是觉得作为白家的长子嫡孙,不该怀疑自己,即便做东方先生的徒弟很难,你也该有十足的信心,否则我再帮你,也只是枉然!”

    白慕辰仿佛听懂了,有些羞愧地低下头,好久才抬起头来抿着嘴道:“姐姐,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白木槿见他一点就通,也十分欣慰,露出了笑容,道:“记住,咱们不比任何人差,你的功课我也看过,虽然算不得顶好,好在你算勤奋!东方先生收徒虽然看资质,但也要看品性,你这些日子好生准备着,等姐姐的消息!”

    白慕辰欣喜地点点头,抱着白木槿的胳膊撒娇道:“姐姐,你真好,嘿嘿……”

    白木槿被他这样子逗得噗嗤一笑,点点他的脑门,道:“多大人了,还撒娇,也不怕人笑话你!”

    “怕什么的,又没有外人!”白慕辰皱皱鼻子,笑嘻嘻地说,但还是放开了手,没有继续拉白木槿。

    白木槿又细细交代了一些事情,让白慕辰好好准备着去见东方玄,方才让他离开,白慕辰刚刚走,喜鹊就从外面进来,见没有外人在,便悄悄道:“小绿是去了凝香苑,我看她出来的时候神色有些怪异,手里还拿了一个布包,可看样子也不像是夫人打赏的东西!”

    白木槿微微皱眉,她一早就知道小绿是陆氏的人,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除掉她,是因为小绿行事低调,虽然总把白慕辰的事情报告给陆氏,但到底还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想来是陆氏暂时也没打算对白慕辰动手。

    可是这一次悄悄吧小绿叫去,还是趁着白慕辰不在的时候,那就有些奇怪了,到底陆氏是打着什么鬼主意呢?不过一想也许就是找小绿去问些辰儿的事儿,许是她自己太多心了吧,毕竟陆氏现在自顾不暇,该不会有机会找辰儿的麻烦。

    “你且继续让人盯着小绿的行动,这些日子多仔细着大少爷,有什么事儿都来回报我!”白木槿如是交代。

    喜鹊点点头,道:“小姐放心,咱们放在大少爷身边的人也会加倍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