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高轩知道这一次必须要拉上白慕辰,才能躲过这场风波,所以便不管不顾地叫道:“就是你,就是你,你嫉妒我,你知道父亲更宠爱我,所以你就想要陷害我!”

    胡林成也恰到好处地给了白慕辰一个怀疑的眼神,其他有知道白家情况的人也纷纷侧目,到底不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关系一向不亲近,说不定还真是栽赃陷害的戏码,反正这种事情在大家族里都不少见。

    李夫子自然也是知道宁国公府的情况,顿时皱了眉头,问白慕辰道:“这件事与你有关吗?”

    白慕辰看着这么多怀疑的目光都望向了自己,心里一急,脸上也烧了起来,在别人看来都觉得他心虚了。

    白慕辰却坚定地摇了头,对夫子道:“夫子,学生绝对没有做这样的事情,请夫子明鉴,虽然轩弟和我不是同母所出,但是自我一出生生母就去了,是继母将我养大的,家中父亲祖母都对学生关怀备至,且学生读圣贤书,也知道兄友弟恭,绝不会做出这样没有良心的事情来!”

    李夫子见白慕辰眼神清明,回答问题又有条不紊,虽然因为愤怒脸色通红,但到底觉得这个一心向学的好学生,不会是如此无耻之徒。

    所以目光又看向了白高轩,见他脸上挂着泪,便有些不喜,男儿有泪不轻弹,哭哭啼啼的真是有失体统。

    “你说是你兄长陷害,可有证据?”李夫子到底不是个偏听偏信的事情,知道这样一件事对贵族子弟来说,名誉攸关,绝不可胡乱就定了别人的罪。

    白高轩哪里有什么证据,他不过是知道这东西原本应该是小绿放在白慕辰书袋里,却出现在了自己书袋里,定然是有人做了手脚,才会这样攀咬。

    可是如今夫子要证据,他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不得不强辩道:“夫子,我与大哥是同车而来,一路也就他有机会接触我的书袋,若不是他还能有谁?请夫子相信,学生定然不会看那等淫乱之物,做出有辱门风的事情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书?”李夫子似乎抓住了什么,奇怪地问道,他知道贵族家的子弟都管教严格,这么小小年纪,应该没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秽物,怎么白高轩好像是知道这书是何物一般。

    白高轩一愣,发现自己不自觉地竟然漏了馅儿,慌忙解释道:“学生是刚刚听夫子说这是淫邪之物,才有此说,不曾知道这是何书!”

    李夫子虽有疑惑,但也觉得他所说并无特别的漏洞,也就不再追究,便又问道:“既然你们同车而来,那就把书童请过来问问吧,你们的书袋都是书童背的,若是被人做了手脚,怎么会不知道呢?”

    白高轩一听,也觉得有理,反正他的书童肯定会帮他说话,而白慕辰的书童却不一定帮白慕辰,全家上下谁不知道他母亲是当家主母,怎么敢得罪了他这个二少爷呢?

    于是道:“是,夫子说的有理!”

    白慕辰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自然不能反对,也只点头同意,将两个书童叫了进来。

    白高轩的书童叫明冲,白慕辰的书童叫文泽,两人同时走进来,齐齐向夫子行礼,然后就站在一旁等候问话。

    夫子先是问了他们可曾彼此靠近过对方的书袋,两人皆回答没有,车子上宽敞,两人各坐一边,未曾接触过。

    夫子又问,下车后书袋可曾掉落过,两人又摇头,说两人书袋都背的好好的,直到学堂里,才放在了少爷们的书桌上。

    夫子又问,是谁帮少爷整理书袋的,两人都回答是自己,还有家中负责少爷起居的大丫鬟。

    李夫子问过几个问题之后,便看着白高轩道:“你听清楚了?你兄长并无机会栽赃于你,你还有何话说?”

    白高轩真是烦恼的不行,因为之前为了很好地栽赃白慕辰,所以便嘱咐了明冲,不管别人怎么问,都不能说自己靠近过白慕辰的书袋,为的就是怕白慕辰与他一样,选择推脱责任。

    可是现在却反而为难了自己,他使劲儿向明冲使眼色,他却一脸迷茫,显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李夫子看到了白高轩这般表现,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便呵斥道:“你莫要在胡乱攀咬,自己做了错事,竟然还想陷害自己的兄长,书都白读了,纨绔子弟,朽木不可雕也!”

    白高轩哪里肯认,直嚷着是白慕辰陷害他,还口口声声道:“说不定是他在家中就让人做了手脚,反正我没有带这样的书来,定是他害我!”

    白慕辰沉默了半晌,终于怒不可遏地吼道:“白高轩,你休得胡说,我不愿声辩,那是为了顾全宁国公府的颜面,你却口口声声说我陷害你,家里是你母亲管理庶务,府中哪个下人不是她在掌管,我如何使唤得了你身边的人做手脚?我一直当你是不懂事,所以处处忍让,没想到你竟然非要挑事害我,咱们就回去让父亲论断吧!”

    白慕辰一向都是斯文的样子,所以突然爆发,倒是让在场的人都惊了一跳,看他这样子,定是受了太多的委屈,才会忍无可忍。

    李夫子皱了眉头,道:“此事我要禀报给院长,我们文华书院,决不能再收这样的学生,免得带坏了其他人,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白高轩一听,顿时就慌了,忙求道:“夫子,夫子,您要相信我,我绝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定是有人栽赃陷害啊,这书明明应该是白慕辰的,怎么可能在我书袋里,定是有人陷害!”

    此话一出,白慕辰还能有什么不了解的,既然别人苦苦相逼,他也只能反击了,于是叹了一口气,道:“轩弟,你为何一定要说这书是我的?你到底有何证据,空口无凭,你诋毁兄长,想要陷我于不义,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说完恰到好处地略红了眼眶,却并没有落泪,只让人觉得他心痛又心酸,一副被自己兄弟背叛的样子,让看戏的同学都有了几分同情,谁不知道没娘护着的孩子最可怜,在座的也有失了母亲的,便心有戚戚起来。

    “夫子,学生认为白慕辰品性端良,勤奋好学,不像是会做此等下作之事的,还请夫子还他一个公道!”出言相助的是忠勇伯的长子霍元桥,也是个自幼丧母,活在继母阴影之下的孩子。

    李夫子本就喜欢白慕辰,毕竟没有哪个夫子不喜欢这种积极向上,又懂得进退的好学生,反倒是这个白高轩平日里骄纵跋扈,喜欢和几个贵族子弟一起欺负那些出身寒门的学子,不像话,打心底里就偏袒起了白慕辰。

    于是道:“不必多说,为师相信白慕辰的品性,白高轩,学院定会对此事坐下惩处,你还是回去向你父亲说明吧,到底是被陷害,还是要陷害别人,哼!”

    白高轩颓然地瘫在凳子上,一时间没了主意,李夫子根本就不相信他,而他又拿不出证据证明白慕辰陷害他,满心都是被退学,名声尽毁的恐惧感,连带着连陆氏都憎恨起来,若不是她出的馊主意,怎么会害的自己这样凄惨?

    因着闹出这件事来,李夫子也无心上课,便将那春宫图送交了学院的院长,院长姓王,最是个潜心向学,刚正不阿之人,所以文华学院才在他的带领下,如此欣欣向荣,贵族子弟都是在这里学习的,他的名声也极好。

    一听到这件事,王院长也生了怒意,虽然知道贵族家里龌龊许多,但从来没有学生竟然将这等淫秽之物带入学堂的事情发生,那些学生都看到了,传回去,他文华学院的名声定然也会受到极大的损毁。

    有这等害群之马在,学院的氛围还能好得了?这宁国公虽然身份尊贵,但传至白世祖手里,已经有了颓势,而他文华学院却有许多身份尊贵的学生,到时候这些王侯将相过来问责,他这个院长怕也做不安稳了。

    但王院长好歹是个冷静的,思考了许久才道:“此事影响极坏,怕是压不住,毕竟你一个班的学生有二十人,他们口口相传,必会坏了我学院的名声,白高轩是不能再留了,让他退学吧,得罪一个宁国公府,总好过让学院因此蒙羞!”

    李夫子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导致了学生被退学,那可是极坏的影响,白高轩因此被退学,定然不会再有学院接受他,那等于他的前途就完了。而且天元的贵族都极重视自己的名誉,宁国公府出了这么个不肖子,还真是家门不幸啊!

    他虽然不愿意让事情闹成这般难看,但院长的决定,他也没有置喙的余地,便只好点点头离开了。

    李夫子回来,悄悄将白慕辰和白高轩叫了出去,和他们传达了王院长的意思,看着白高轩惨白的脸色,李夫子心里也微微有些不忍。

    “不……不要,李夫子,求求您,千万不要让我退学,回去,父亲会打死我的!”白高轩此时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但看着李夫子那为难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他只觉得天塌了一般的恐慌。

    白慕辰没料到事情竟然这样严重,白高轩到底是他的弟弟,而且事关宁国公府的名誉,他也不得不为他求情,便道:“夫子,请您再和院长求求情,能不能从宽处理,若是让轩弟退学,那他这辈子就完了,他年纪还小,此事也有蹊跷,说不定真是有心人在背后使坏,不能因此就断送了轩弟的前途,请夫子三思啊!”

    白高轩没想到白慕辰竟然会为他求情,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白慕辰一脸真诚,毫无惺惺作态,脸上焦急之色并不虚假,便生了几分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