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李夫子叹息了一声,方道:“事关学院的声誉,院长也是无奈之举,你们且先回家吧,问问你们的父亲有没有法子善了,若是没有,为师也无能为力啊!”

    白高轩还是不肯放弃,苦苦央求道:“夫子,夫子,让我见见院长,我去求他,学生愿意受罚,但请院长不要让我退学啊!”

    白慕辰拉了拉白高轩,道:“轩弟,我们且先回去听父亲怎么说,说不定父亲有办法解决,趁着事情还未更坏,先想办法处理了再说!”

    白高轩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刚刚的羞愧荡然无存,只觉得白慕辰面目可憎,本来这一切都该是白慕辰去承受的,被退学的也应该是白慕辰,为何变成了自己?

    一定是白慕辰害的,他还故作好心为自己求情,都是骗人的把戏,他一定在笑话自己。白高轩的理智全被怒火和恐惧取代,他不管不顾地大叫道:“都是你,白慕辰,是你害我的!那书本来应该是在你书袋里的,怎么会跑到我书袋里,定然是你搞得鬼,你这个害人精,害人精!”

    白慕辰和李夫子听了都倒吸一口凉气,白慕辰更是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本来应该在我书袋里?为什么本来应该在我书袋里?”

    白高轩哪里管得了许多,只觉得自己毁了,便也要拉着白慕辰一起毁,便大叫道:“那是你的书啊,怎么会不在你书袋里,你还假惺惺的不承认,你最无耻,最无耻了!”

    “闭嘴,到现在你还想陷害我,原来你早上在我书袋里翻找,就是为了这个,是你把书放进去,却不知为何被人换进了你的书袋里,是不是?”白慕辰不是傻子,听到这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李夫子也终于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害人害己啊,他摇摇头,对白高轩最后的同情也消失了,小小年纪就这样恶毒,真是令人不齿。

    白慕辰也放下了所谓的兄弟之义,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你不去招惹他,他都要招惹你,什么兄弟,什么亲情,都只是骗人的而已,他总算明白,白家,只有白木槿才是他可以信赖的人。

    白高轩狠狠地瞪着白慕辰,恶毒地说:“你不会每次都这么好运的,就算这次你没有被整到,下次也跑不掉,你害我这样惨,父亲和母亲都会为我做主的,你等着吧!”

    白高轩突然有恃无恐起来,反正他在家这么得宠,白世祖才不会怪他,母亲也会为他开脱,上不了文华学院,有的是好学校可以去。

    李夫子看着白高轩,一脸不可置信,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贵族家庭里的孩子,难道都这般无耻又恶毒吗?

    可是看看白慕辰,又觉得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都是一个父亲生的,怎么差别竟如此大?他不禁有些感慨。

    摇摇头,李夫子不再理会这件事,他还得招呼学生莫要将此事宣扬出去,能压下来就压下来吧,坏名声对学院的影响实在不是好事儿,哪个家,愿意让自己好好的孩子跟这么个心思不纯的同学一起学习呢?

    白慕辰不屑地看了一眼白高轩,也转身离开,他必须得回去将事情交代清楚,依着陆氏和他父亲的德行,定然会听信白高轩的一面之词,然后反而将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白高轩和白慕辰想的倒是一样,他正思索着该怎么去和母亲串供,好讲责任推给白慕辰,到时候再由父亲出面,将事情压下来,他还是风风光光的白家二少爷。

    两人各怀心思地跑回家,一下车又各奔东西,一个跑向凝香苑,一个去了槿兰苑。

    白慕辰刚刚到槿兰苑,还未来得及说话,白木槿便只倒了茶,给他喝,白慕辰因心中焦急,便推辞道:“不喝了,姐姐,我有重要的事情说!”

    白木槿睨了他一眼,道:“你看你气喘吁吁的样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方显大丈夫本色!”

    白慕辰哪里顾得了许多,平日里姐姐怎么教训他都没关系,但现在事关紧要,他可顾不得许多,只嚷着道:“姐姐,不管泰山崩不崩,你再不让我说,怕我就得被崩了!”

    白木槿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闲闲地问道:“到底何事,如此紧张啊?”

    “也不知白高轩发的什么疯,竟然带着一本秽乱的书去了学堂,被夫子发现了,现在要他退学,没想到这书原本是白高轩用来栽赃我的,却不知怎的回到了他书袋里,现在他该是去了槿兰苑,定会串通陆氏颠倒是非,倒打一耙,咱们还得早作打算啊!”白慕辰一口气将话说出来,说完才觉得气有点儿喘不过来。

    他是太紧张了,恨不得以最快的速度将事情交代清楚,现在可是争分夺秒的时刻,必须赶在陆氏和白高轩之前,先将事实告诉祖母和父亲。

    白木槿听了却没多大的反应,依旧闲闲地抿着茶,然后道:“辰儿,这茶味道极好,这样的天气喝着啊,觉得浑身都舒坦呢!”

    白慕辰不解地望着白木槿,困惑地问:“姐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喝茶,快些陪我去和祖母把事情说清楚啊!”

    白木槿放下茶杯,定定地看着白慕辰,问道:“你可知为何那书没有出现在你书袋里,反而出现在白高轩那里?”

    白慕辰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白木槿,长大着嘴巴,一时忘了闭上,直到口水快掉出来,才羞赧地闭了嘴吧,恍然道:“原来姐姐早就知道他们的诡计了,那你为何不告诉我?害的我白担心一场,你都不知道,他在学堂里就诬陷是我栽赃他!”

    白木槿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般,揉揉白慕辰的头,道:“若是早些告诉你,依着你这不镇定的样子,说不得就真被他诬陷成功了,到时候你变成了栽赃陷害弟弟的祸首,那我安排的好戏,岂不是没机会上演了?”

    白慕辰有些羞愧,说到底他还是太没城府了,撅着嘴巴道:“可是他现在还是想要陷害我,陆氏也会帮着他说话,到时候他会不会找人作证,说是我栽赃的?”

    白木槿点点头,对白慕辰的聪慧还是很赞赏的,道:“不愧是我的弟弟,还不笨嘛!”

    被白木槿一夸,白慕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挠挠头说:“我也是瞎想,可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会怎么做,姐姐可有了对策?”

    “既然你这么信赖你姐姐,那我怎么好叫你失望呢?辰儿,陪姐姐喝茶,这是瑞嬷嬷做的桂花糕,可好吃了,你尝尝!”白木槿拿起一块桂花糕,递到白慕辰的嘴边,喂他吃下。

    白慕辰一边嚼着桂花糕,一边看着白木槿绽放的笑颜,觉得姐姐笑起来怎么这般好看,让人都不愿意移开眼睛,恨不得一直看着她笑。

    就连刚刚的担忧,他也忘到了一边,只迷迷糊糊地陪着白木槿在一那里喝桂花茶,品桂花糕,有的没的说着话。

    白慕辰觉得这是他度过的难得的幸福时光,他每日要去学院,难得有机会和姐姐一起说话,若是能一直有姐姐陪伴,这日子过的该有多美好呢?

    过了一个闲适的早晨,中午白慕辰也留在了槿兰苑用饭,小厨房里特意做了几道白慕辰爱吃的酱鸭翅,卤肘子,清蒸鲈鱼,又配了这个季节最适宜吃的几个素菜。

    姐弟二人吃的极开心,吃罢饭,白慕辰捧着自己的肚子,颇为懊恼地呼道:“姐姐,你这里的饭菜太好吃了,你瞧我的肚子,都快撑破了!”

    白木槿看着他直摇头,道:“刚刚劝你少用一些,你偏不听,这样贪食,对身体极不好,下次可得控制些!”

    瑞嬷嬷端着一壶茶上来,笑着道:“大少爷是难得和主子一起用饭,一时高兴,就多吃了些也难怪,我泡了一壶消食的茶,免得积食伤胃!”

    白慕辰一听,立马端起来就喝,喝了两口,才问道:“这是什么泡的茶,这样好喝,还甜甜的呢!”

    “一些绿茶,配了橘皮,山楂和冰糖,用来消食最好!”瑞嬷嬷笑着回道。

    白慕辰点点头,又喝了几口,才道:“瑞嬷嬷,你可真能干,什么都知道,姐姐身边有你照顾,我便安心了!”

    听着白慕辰的话,白木槿忍不住笑道:“说的好像我一直得你的照顾一样,也不害臊!”

    “哪有,我是关心你啊,以往你老是相信陆氏的话,把她当亲娘一样,看着我心里可着急了,偏偏你也不信我的话,非要说她是个好母亲!”白慕辰此时才道出了多年来憋在心里的话。

    白木槿听了,心头泛酸,她未曾清醒的那些年,白慕辰一个人面对着陆氏的丑恶嘴脸,该是多么无助的一件事。

    她拍拍白慕辰的头,好似发誓一般道:“再不会了,再不会了!”

    姐弟二人正说着体己话,却听得院外紫玉求见,白木槿整了整衣衫,看着白慕辰,笑得别具深意,道:“辰儿,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儿,你只记得一点就好,相信姐姐,行不行?”

    白慕辰看白木槿的样子,便知她自有主张,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也微笑着回道:“当然,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可以毫无保留信任的,只有姐姐!”

    白木槿没有料到他会这样说,心里微动,却只微笑以对,能有一个人这样全然地相信自己,是压力,也是动力。所以她才要不顾一切为他扫平道路,只愿他这一生都平安喜乐!

    紫玉来不是为别的,自然是为了请白木槿和白慕辰去棠梨苑一趟,所谓何事,不需紫玉说,白木槿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