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话音刚落,三个人就被绑了上来,并排跪在地上,表情十分惊慌。低着头,谁都不敢说话。

    看到这三个人被带上来,白木槿分明看到陆氏和白高轩的脸上一闪而逝的喜色。心中不禁暗讽,又想玩栽赃嫁祸,以为找几个下人来,就能坐实她的罪名吗?这种把戏还真是玩不厌啊!

    不过她也想看看,陆氏到底要他们说些什么来嫁祸她!

    白世祖先是冷冷地打量了一遍三个低头不语的下人,似乎在释放着无形的压力,让三个人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

    白世祖看了一眼白木槿,发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却让他有了几分疑惑,都这个时候了,难道这个女儿一点儿都不害怕吗?为什么没有被人戳穿的惊慌失措呢?

    “明冲,你先说,二少爷书包里那本书是怎么回事儿?”白世祖沉着声音问道。

    明冲抬头,惊慌地看了一眼白世祖,又低下头,却不敢说话,白世祖见他这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更加生气了,上前踢了他一脚,狠狠地道:“快说,不说现在就将你拖下去打死!”

    明冲立马就开始求饶,哭着道:“公爷,请饶命啊,奴才实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还敢撒谎,快说……”白世祖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大。

    明冲使劲磕头,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偷眼看了一下小绿,似乎别有隐情地样子,道:“老爷,您还是打死小的吧,奴才真的不能说,奴才答应过的,绝对不能说出来!”

    明冲看小绿的那一眼,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小绿的身上,小绿的脸刷地就白了,指着明冲,呵斥道:“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看我,与我有什么关系?”

    明冲深情地望着小绿,然后又撇开了头,似乎有几分不忍,又向着白世祖磕头,道:“公爷,请您赐死奴才吧,此事与小绿无关,奴才愿意一力承当!”

    小绿又惊又怒,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明冲,若不是当着主子的面,恐怕她恨不得去将明冲给撕了。

    白世祖看着小绿,问道:“这件事是不是与你这贱婢有关?你说!”

    小绿摇着头,流着泪,道:“不,绝对不是奴婢,请公爷明鉴,是明冲想要栽赃我,绝不是奴婢做的!”

    明冲仿佛不可置信地看着小绿,一脸沉痛地道:“小绿,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何曾栽赃你,我都说了这件事与你无关,愿意一力承当,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我对你的真心吗?”

    小绿呸了明冲一口,吐得他一脸口水,鄙夷地道:“你浑说什么,凭你也配,我是大少爷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怎么可能与你一个小书童有苟且,你想败坏我的名声,还想嫁祸与我,你安得什么心?”

    明冲被她吐得闭了眼睛,失落又痛楚地看了一眼小绿,似乎不能相信眼前这个人会如此对他。

    他看了一眼白高轩,突然用膝盖爬过去,抱着白高轩的腿,痛哭道:“二少爷,奴才对不住你,都是奴才的错,我错信了小绿。您知道我一直都喜欢小绿,所以她那天骗我说要送您一本好书,还用布包着,说一定要送给您,奴才一时不查就被她给骗了,才害苦了您啊!”

    白高轩惊讶地看着明冲,痛心疾首地道:“明冲,你说什么?是你害我?我和母亲都如此厚待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你的良心呢?”

    明冲一脸后悔莫及地看着白高轩,道:“都是奴才一时鬼迷心窍,若不是小绿花言巧语,我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小绿平日里就对二少爷极好,我以为她也是忠心于您的,可是哪想到她这一次会送这么个害人的东西给少爷,我也没敢看,以为是普通的书,就和您的其他书放到一起去了,根本不知道啊!”

    小绿被他说的气红了脸,冲着他就嚷道:“你胡说八道,我何时送你那种书了,我虽然是个丫头,但也知道礼义廉耻,怎么会送你那种秽乱之物,你分明是血口喷人,想要陷害我!”

    “小绿,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平日里假装与我交好,哄得我以为你真心要跟我好,却没想到你竟然只想利用我,亏我刚刚还想要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保全你,你怎么能如此对我!”明冲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一脸被心爱的女人背叛的样子。

    小绿指着他,颤抖着嘴唇,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眼里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似乎被气得不轻。

    白木槿看着两人精彩的表演,竟有些说不出的诡异感,陆氏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小绿不是她的人吗?

    白慕辰也很讶异,他一直都知道小绿是陆氏安排在他身边伺候的,平日里他的事情,事无巨细,小绿都会报告给陆氏,怎么今日陆氏竟然安排明冲诬陷小绿呢?难道他们打算放弃小绿了?

    白木槿看着他们,突然讽刺地说了一句:“也不知宁国公内院何时如此混乱了,丫鬟和小厮竟然私下里有这么多龌龊,被这样的奴才伺候着,还能有好吗?”

    说完,白老夫人和白世祖的眼神都齐刷刷地看向陆凝香,毕竟这些年府里的庶务都是陆氏在打理,下人之间这么乱七八糟,她难辞其咎。

    陆氏心头暗恨,自己在一边不说话,都能被白木槿给顺带出来,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死丫头,陆氏暗暗翻了个白眼,忙摆出一脸委屈样子,道:“这是妾身的疏忽,府中事情繁杂,竟没顾上这些事儿,往后一定好好地整顿一下府里的下人!”

    白老夫人一听,心里有了计较,冷声道:“你估计是年纪大了,做事越发力不从心!看来还是得尽快将欣萍娶进来,好有个人帮帮你!”

    穆欣萍乖巧地低下头,不言不语,这个场合并不适合她说话,她最是懂得何时低调,何时张扬。

    陆氏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能在此时反驳,只道:“这些事儿可以容后再说,现下重要的是把轩儿的事情掰扯清楚,事关轩儿的一生和国公府的清誉,这才是重中之重!”

    一句话又将众人的视线转移到了三个下人身上,刚刚小绿和明冲的对话来看,定是两个奴才做下的勾当,不过小绿是白慕辰身边的丫鬟,那就和白慕辰脱不了关系了!

    小绿见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自己,惊慌地摇着头,道:“不是奴婢,不是奴婢啊,奴婢一直忠心耿耿地伺候大少爷,哪里会去害人,奴婢绝对不会的!”

    “依着老奴看,你就是太忠心大少爷,才会做这样的事情吧?”杜嬷嬷不阴不阳地插了一句。

    白世祖赞同地点点头,看着小绿的眼神也越发冰冷,道:“还不快将事情的原委交代清楚,你到底是怎么说动明冲帮你一起陷害二少爷的?”

    小绿仍旧不肯承认,看了一眼白慕辰,突然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道:“奴婢绝对不会承认,这件事与奴婢无关,与大少爷无关,即便今日要打死奴婢,奴婢也绝对不会出卖大少爷的!”

    可是这番忠贞不二的作态,却更让人认定了是她为了白慕辰才会做出这种陷害白高轩的事情,没有人同情她的忠心,都只觉得白慕辰居心叵测,竟然利用丫鬟的忠诚来陷害自己的弟弟。

    杜嬷嬷又适时开口,讽刺道:“好个忠心耿耿的丫头,大少爷究竟许了你什么好处,才让你为他卖命?你难道不知道陷害主子,是死罪吗?你以为你帮大少爷瞒着,他就会保下你,你少做梦了,凭着你敢对二少爷下手,就没有活路!”

    白慕辰微微皱眉,刚想上前说话,却被白木槿拉住了,掐了他的手心一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小绿看着杜嬷嬷,嗤笑一下,坚定地道:“我不懂嬷嬷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作为奴才,就必须忠心于自己的主子,即便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辞!”

    “你……真是死不悔改的贱婢!”杜嬷嬷气的骂道。

    陆氏却往前站了一步,看着小绿,一脸愤怒地道:“你说作为奴才就要忠于主子?难道在你眼里,只有辰儿才是你的主子?咱们这一家上下,都不是主子吗?”

    此话一出,就连白老夫人都皱了眉头,觉得小绿这丫头实在是不像话,她怀疑地目光看向白木槿和白慕辰,莫非这姐弟二人都将身边的下人教唆地只听他们的话,都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了?

    于是也冷着声音道:“辰儿,你就是这么教导自己的下人的?莫非这宁国公府已经是你在当家了,所以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该给你让位子是不是?”

    白世祖一听到自己母亲说这样的话,也恶狠狠地瞪着白慕辰,大家族最容不得的就是这种心存不轨,妄图私下夺权的子女,如果人人都有这种想法,那家族不是乱套了!所谓百善孝为先,人伦孝道,是不可颠覆的。

    “你这个不肖子,不仅妄图陷害兄弟,更是目无尊长,留你这样的子孙在白家,迟早得做出有悖伦常,大逆不道之事来!”白世祖看着白慕辰的眼神,仿佛看着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