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慕辰被祖母和父亲这样毫不留情地批判,顿时就红了眼,嘴角颤抖,手紧紧攥住,他害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就会说出无法挽回的话来,可是眼前这些人真的是自己的亲人吗?

    白木槿虽然不想在这个时候说话,可是看着弟弟被这样打击,还是改变了想法,将他拉到自己身边,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无声地给以安慰。

    然后看着自己的父亲,又看看自己的祖母,才不紧不慢地道:“祖母,父亲,母亲,此事还未有定论,小绿只是说做奴才的要忠于自己的主子,也并未就说她只忠于辰儿,对不对,小绿?”

    她说话的声音清清淡淡的,仿佛没有过多的情绪,一点儿也不为现在如此不利于他们的局面担心,眼神直直地看着小绿,将她看的头皮地发麻了。

    小绿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说错一句话,都可能会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她仔细想了想,为了不破坏既定的计划她只能呐呐地回道:“奴婢……奴婢只忠心于大少爷一人!”

    “槿儿,你可是听到了,不是母亲故意要多想,小绿这丫头可是自己承认的,只忠心于辰儿呢,我虽然感动她这片忠心,但到底是太狭隘了,这白府主子如此多,为何小绿只忠于辰儿呢?莫不是辰儿许了她什么好处?”陆氏颇为伤感地叹了一口气,似乎对小绿极失望的样子,可是那眼神里透露出的喜色却有些盖不住了。

    白木槿看着小绿,忽然笑道:“真是个忠心耿耿的丫头,若真是忠心怎么会说出如此诛心之言?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要陷大少爷于不义吗?”

    小绿一听,忙回否认道:“大小姐,天地良心,奴婢对大少爷的一片忠心,您怎么能任意践踏?大少爷,您可要为奴婢做主啊!”

    白慕辰看着小绿,气的一言不发,撇过头去,连看也懒得看一眼小绿的恶心嘴脸。

    明冲见了,便嗤笑道:“小绿,你可看到了,你一心护着的大少爷可是连正眼都懒得看你,不如你还是说了实话,虽然你陷害了二少爷,可是坦白从宽,公爷也会网开一面的!”

    小绿看着明冲,呸了一口,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轻易就背弃自己的主子吗?你休想劝我认罪,大少爷对小绿恩重如山,即便今日小绿死,也绝不会背叛大少爷的!”

    白世祖听完,狠狠地一脚揣在小绿的心窝子上,怒不可遏地骂道:“好个忠心耿耿的贱婢,你陷害二少爷,还想抵赖,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没办法治你的罪吗?你别忘了,你一个人没事儿,你全家老小可都在白府当差,你是不是连你老子娘也不要了?”

    小绿一听,脸色刷白,看着白世祖,又看看白慕辰,突然就软成了一滩泥,爬过去抱着白慕辰的腿,求道:“大少爷,大少爷,您快点为奴婢求情啊,奴婢死了没关系,奴婢的爹娘还有妹妹都是无辜的,求您开恩,帮奴婢求情,让公爷和夫人放了奴婢一家吧!”

    白慕辰早就看出来小绿一直都在以另一种方式陷害自己,哪里见得她这种做派,一下就踢开了她,怒道:“你想用这种法子诬陷我,真是聪明过了头,平日里也不见你如此忠心于我,现在口口声声只认我为主,你当着长辈的面,陷我于不义,让我背上目无尊长,陷害兄弟的罪名,你真是好忠心!”

    小绿一脸惊诧地看着白慕辰,捂着自己的心口,痛苦地摇着头,泪流满面地道:“大少爷,您怎么能如此狠心?奴婢伺候你这么多年,哪有一日不尽心?为了你甚至做了许多违背良心之事,别说是这本书,就是平日里偷偷帮您往二少爷吃食中下药,奴婢也斗胆做了,您怎么能在事情败露之后,就弃奴婢于不顾呢?”

    小绿的话无异于石破惊天,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全都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慕辰,没想到平日里斯文有礼,乖巧懂事的大少爷,私底下竟然是如此歹毒的人。

    白老夫人也不再淡定,对孙嬷嬷大声地道:“你去给二少爷看看,看看他是否中过毒!”

    孙嬷嬷赶紧上前,去为白高轩把脉,又检查了一下白高轩的口舌,方才道:“二少爷似乎是中过毒,不过很轻微,并无大碍!”

    白世祖刚刚听完孙嬷嬷的话,也不管其他,上前一步,高高扬起手掌,准备打白慕辰,却被白木槿将白慕辰一把拉开,白世祖扑了个空,因为用力太大,差点儿让自己都摔着。

    没打到人,白世祖怒上加怒,爆喝一声,道:“两个孽畜,看我今日不将你们活活打死,我白世祖没有你们这样的儿女!”

    那凶狠的模样,让周围看着的下人都心惊胆战,看来大小姐和大少爷今日是在劫难逃了,不过下人们却都不敢同情,毕竟这姐弟二人也未免太胆大了,竟然想谋害自己弟弟的命。

    白木槿握紧了拳头,袖中的银针都忍不住拿了出来,可是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的她,却仍然忍下了,扬起声音,毫不畏惧地道:“父亲,为何不听孙嬷嬷将话说完,槿儿想问孙嬷嬷,二弟所中何毒,又是从何时开始中的,我想凭着孙嬷嬷的能耐不会查不出来吧?”

    孙嬷嬷仔细地看着白高轩,才道:“奴婢只能看出二少爷中毒,似乎是木薯粉,这种毒若少用,倒是无碍,最多致使胃口不好,恶心,若是长期服用,也是能致死的!”

    “你听到了吧,你们好歹毒,竟然想要害我的轩儿,白木槿、白慕辰,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想要用这种法子害死我的轩儿!”陆氏红着眼睛,怒骂道。

    白世祖听了更是要准备动手打人,可是又被白木槿给喝止了,笑道:“孙嬷嬷是看不出来二少爷何时中的毒,是不是?”

    “是,奴婢只是略通药理!”孙嬷嬷有些惭愧地低下头,说实在话,这些日子与白木槿相处久了,对这位聪慧的大小姐,她还是有颇多好感的,并不相信她会用这种下作法子害人,也未免太傻了一点。

    白木槿笑了笑,然后道:“无妨,孙嬷嬷已经尽力就好,既如此不如请个大夫来给轩弟诊断一下,看看他究竟是何时开始中的毒,祖母,您看如何?”

    白老夫人微微皱眉,刚想开口说话,却被陆氏打断了,道:“你还想做什么?难道还嫌害的我轩儿不够,若不是你们下毒,难道是轩儿自己下毒害自己吗?何时中毒,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若是他今日之前并未中毒,而恰恰是今日中的毒,那么明眼人该看清楚,到底轩弟是为了什么中毒,其目的又是什么!”白木槿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看着陆氏的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陆氏一惊,她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决不能让大夫来给轩儿诊治,否则她的苦心筹谋怕就要付之东流,还会反害了自己。

    “怎么,母亲怕了吗?虽然木薯粉的毒剂量轻微,不会有什么大碍,难道母亲也不担心轩弟中毒日久,会伤身吗?不如请大夫来诊断一下,开药给轩弟解毒!”白木槿勾起的嘴角,显得那么讽刺。

    真是个愚蠢的,若是只抓住小绿拿春宫图陷害白高轩,那她还得再费一番力气来澄清,但现在竟然要扯出下毒的事情来,岂不是白白给了她一个反咬一口的机会。

    陆氏怎么能承认自己心虚,便只道:“既然如此,就把夏大夫请过来吧,他医术高明,又熟悉轩儿的体质,最合适不过!”

    白木槿看着她,也不再言语,陆氏见她如此,终于放了心,夏大夫可是自己的人,怎么可能会帮着白木槿呢!

    白世祖派了罗管家去请夏大夫,但是场面并没有因此缓和下来,陆氏已经等不及想要在夏大夫来之前,将白木槿和白慕辰定罪了。

    于是道:“小绿,你还不快将事情的原委交代清楚,你究竟是如何害二少爷的?”

    小绿看着白慕辰,又看看白木槿,一脸惊慌,道:“夫人,您别再问了,都是小绿一个人的错,请放过大少爷和大小姐,他们并没有指使小绿,就让小绿一个人代为受过!”

    “小绿,你看清楚了,你所忠于的大小姐和大少爷从不曾想过要护着你,你难道甘心为了她们将自己全家的性命都断送吗?”陆氏冷声问道。

    小绿伤心欲绝地看着白慕辰,才哇地一声哭出来,道:“大少爷,大小姐,你们说句话啊!小绿为你们鞍前马后,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看着奴婢一家子都死无葬身之地吗?”

    小绿哭的凄惨,口口声声却在暗示着白木槿和白慕辰指使她陷害了白高轩,白世祖越听越气,胸口起伏连绵,看着白木槿和白慕辰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陆氏听了直摇头,叹息不止,看着白慕辰的眼神带着十足的沉痛和忧伤,道:“槿儿,辰儿,你们难道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不肯承认吗?如果是你们做的,认个错,母亲可以原谅你们,也会劝你们父亲从轻发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