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似乎是表演看够了,白木槿才走上前去,查看了一下那袋玉米粉,用手沾了一下,尝了尝,然后又去看了看那袋不知名的粉末,也照样尝了尝。

    白木槿看了看夏大夫,不动声色地问道:“夏大夫可看仔细了,这确实是木薯粉吗?”

    夏大夫见问他的是白家那个懦弱的大小姐,便存了几分轻视,不屑地撇过头去,道:“自然是,老夫行医多年,难道还能连木薯粉都看不出来吗?”

    白木槿笑了笑,道:“您都没有尝过,就凭着看了看,闻了闻,就能断定这是木薯粉,夏大夫的医术果然高明!”

    夏大夫哪里听不出她的话,便生气地道:“大小姐好生无礼,你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外行人,难道还要质疑我的医术?”

    “你真的确定这是木薯粉?”白木槿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眼神也跟着散发出森冷的寒芒。

    夏大夫被她唬了一跳,看着白木槿的眼神,怎么也没办法把她和以前见到的白家大小姐联系起来,这眼前的少女哪里像是懦弱无能的样子啊?

    可是又看了看陆氏,见她跟自己打眼色,便正了颜色,道:“我确定是,大小姐还是不要故弄玄虚,损了我的名声!”

    白木槿点点头,然后对着孙嬷嬷道:“嬷嬷,您素来精通药理,这木薯粉想来应该能辨别得清楚吧?”

    孙嬷嬷点点头,她刚刚找东西的时候,根本没有在意这里面是什么,看着颜色像,便匆匆带回来了,本想试一试,却又被这夏大夫抢了先,此时才走过去尝了尝那些粉末,然后坚定地道:“这不是木薯粉,不过是与木薯粉极为相似的红薯粉,木薯粉有毒,但红薯粉却是无毒的!”

    “嬷嬷再尝尝这玉米粉!”白木槿提醒道。

    孙嬷嬷又尝了尝玉米粉,然后皱了眉,道:“这玉米粉里也含有红薯粉,并没有木薯粉!”

    陆氏惊慌地过去看了看,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不是木薯粉下在了别的食物里?”

    白木槿笑了笑,然后问夏大夫,道:“夏大夫,您还有何话要说,这真的是木薯粉吗?”

    “哼,你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婆子就否定我的判断,那还要我说什么,你们自家人自然帮着自家人说话!”夏大夫明显不知道孙嬷嬷的本事,所以胡乱攀咬。

    此话一出,孙嬷嬷和白木槿倒是没什么反应,白老夫人先发怒了,呵斥道:“好个老匹夫,亏得以前还如此相信你的医德和医术,你竟然敢帮着人胡乱指责,孙嬷嬷跟着我几十年,她有什么本事我会不知道,你竟然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找人拆了你的招牌,让你再不能行医?”

    夏大夫这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两忙求道:“老夫人息怒,小的一时,一时看错了,不是有心的啊!”

    “夏大夫不知行医问药细心谨慎为首要吗?你若这样给人看病,那病人的命怕也要断送在你手里吧?”白木槿冷冷地道。

    夏大夫额头冷汗直冒,得罪了宁国公府,他往后恐怕真的就没有再行医的机会了,忙跪下求饶道:“老夫人,国公爷,请饶恕小的吧,小的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因着素日受夫人的照顾,所以今日她给我使眼色,让我如此说,小的也是受人教唆,没办法啊!”

    陆氏一听,立刻上前打了夏大夫一个耳刮子,怒声道:“你这个混账大夫,自己看错了,竟然还要诬赖本夫人,我何时教唆你的?真是个心怀叵测的小人,来人呐,将他拉去见官,一定要夺了他的行医招牌!”

    夏大夫一听,陆氏竟然翻脸不认帐,忙叫道:“夫人啊,人在做天在看,你可不能这样无情啊……”

    白世祖怕他说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来,忙吩咐人将他嘴堵了,拖了出去,又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氏,道:“你真是不省心的!”

    陆氏往地上一跪,又哭丧起来,道:“妾身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轩儿中了木薯粉的毒,这可是孙嬷嬷诊断出来的,还能有假了?”

    “孙嬷嬷是诊断出来了轩弟中毒,可是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中毒的,而且中毒到底到了什么程度!”白木槿淡淡地道。

    “那夏大夫……”陆氏还要狡辩。

    白木槿勾起嘴角一抹冷笑,道:“那夏大夫连木薯粉和红薯粉都分不清,母亲难道还能相信他的话?不如请另外的大夫来看看,轩弟到底何时中的毒!”

    白老夫人听了,立刻道:“罗管家,去请百草堂洪大夫,一定要快!”

    罗管家立马领命而去,陆氏颓然地倒在地上,她难道就这样输了吗?明明让人都做了手脚,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陆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辰枫苑里早就被白木槿安排了眼线,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她都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她所有的行动,都被白木槿第一时间得知,所以怎么也不会让她得逞的。

    一直不在这里的瑞嬷嬷,早就悄然带着人将所有东西都换了,而且将辰枫苑和她的院子角角落落地清理干净了,哪里还会有把柄等着人抓呢?

    陆氏输就输在太不了解白木槿的实力,她重生的半年多来,早就悄然地培植了自己的势力,白家的内宅,早就不是陆氏只手遮天的时候了,能被陆氏收买的人,自然也能被白木槿收买。

    白世祖看着陆氏,眼里全是失望的神色,他心目中陆氏一直都是温柔善良的女子,却不知何时竟然也变得这样精于算计,手段狠毒,连着他也能利用一把。

    今日若不是她和白高轩在自己面前百般挑唆,他也不会一上来就气的说出要将自己大女儿和大儿子赶出家门这样无情的话来。他就是太信任陆氏了,才会失了分寸。

    如今真相大白,一切都是陆氏在背后搞鬼,她想谋算辰儿,却没想到最后害人不成反害己,吃了亏也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一定要让辰儿和槿儿背黑锅,真是好聪明啊!

    他颤抖着手,指着陆氏,重重地摇了摇头,牙齿都快咬碎了,也说不出一句话来,陆氏见白世祖这样失望之极的神情,如临大敌一样惨白着脸,扑到白世祖的脚下,抱着他的腿哭道:“夫君,你要相信我,我没有……我没有做这样的事情,我尽管有错,那也是错在不该没搞清楚事情就指责两个孩子,可是我怎么会有心要害他们呢!”

    白世祖一脚踢开陆氏,如今他连她说的每一个字都不愿再相信,冷漠地道:“你不必再说,我白世祖虽然不是绝顶聪明,但到底也不是傻子,今日之事全是你一手挑起,如今你还想抵赖吗?”

    陆氏从未想过,有一天白世祖竟然也会不顾自己流着泪求饶,她仿佛心碎了一样捧着自己的脸,哭的伤心欲绝。

    “夫君,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您难道不记得,咱们初初在一起时,您对凝香说的话了吗?你说这一辈子,无论如何都会爱我,敬我,保护我的!”

    白世祖看着她那痛苦的样子,也生了几分酸楚来,一个大男人,竟跟着红了眼眶,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得自己的母亲开口道:“世祖当年说这番话,那是以为你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子,却不是对一个百般算计他的骨肉的女子说的承诺!”

    白世祖这才醒悟过来,他喜欢陆凝香,就是喜欢她的柔弱善良,喜欢她的贤良淑德,当年……说起来,他一直对她心存愧疚,就是因为自己一时糊涂和她发生了苟且之事,她却为了顾全自己的名誉不肯声张,反而默默地承受着婚前失贞又珠胎暗结之苦。

    所以这十年来,他也一直对她宠爱有加,连她接连找理由打发了他的妾室,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她是真心爱慕自己,才容不下别的女人。

    可是现在,陆氏竟然屡次想要陷害他的长子和长女,这样的她,还值得自己掏心掏肺地保护吗?

    白世祖狠了狠心,不再看陆氏哭泣的模样,冷声道:“母亲说的没错,陆氏,你太令我失望了,你再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温柔善良,贤良淑德的好女子,以后……你就呆在凝香苑,别再出来生事了!”

    一句话,判了陆氏的死刑,让她一辈子呆在凝香苑,虽然没有休妻,但和休妻又有什么区别,除了一个正妻的名分,她什么都没有了。

    陆氏看着白世祖,摇着头,泪水如决堤了一般往下掉,痛苦地道:“夫君,您怎么能如此对我?”

    白世祖没有理她,接着道:“以后欣萍进了门,轩儿就由欣萍教养,跟着你这样的母亲,他不会有什么好前途的!”

    白高轩一听白世祖这样说,立刻大声哭叫道:“父亲,不要……轩儿不要,轩儿只要自己的娘亲,求求您了,不要这样对娘……”

    穆欣萍低下的头,牵出一抹谁都看不的笑意,她没想到,今日之事,她成了最大的赢家,将来这宁国公府,就是她的了,虽然上头还压着一个老夫人,可是她也老了,总有死的那一天,白木槿要出嫁,这个家将完全成为她的天下!

    此时,杜嬷嬷仿佛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她突然跪在地上,朝着陆氏磕了一个响头,一脸决绝的微笑,道:“夫人,老奴对不住您,没想到自己自作主张,安排了这个毒计,最后没有帮到您,反而害了您,对不起,您不要责怪奴婢!”

    陆氏惊恐地看着杜嬷嬷,见她眼中沉重的色彩,才明白她要做什么,直到此刻,陆氏的心中是生了几分心疼的,杜嬷嬷是她的奶娘,跟着她几十年,没有人比她还要忠于自己。

    她是真的舍不得拿杜嬷嬷来顶罪的,可事到如今,若再不想办法弥补,她就真的要一败涂地了,看着白木槿和穆欣萍的身影,她突然狠了狠心,闭上了眼睛。

    对不住了,杜嬷嬷!

    陆氏再度睁开双眼,眼里闪烁着心痛又愤怒的复杂神色,颤抖着道:“杜嬷嬷……你……你说什么?”

    杜嬷嬷没有再看陆氏,她调转了方向,跪在了白世祖的脚下,一脸漠然地道:“公爷,一切都是奴婢做的,奴婢跟着夫人二十多年,已经把夫人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奴婢看着她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却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实在不甘心!即便她已经是宁国公夫人了,可是白家最后还是大少爷的,老奴为她不值,所以才千方百计要陷害大少爷,只要大少爷毁了,那么二少爷就是白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老奴也跟着鸡犬升天,所以便买通了小绿和明冲,做了这场戏,请公爷责罚!”

    白世祖被杜嬷嬷突如其来的认罪告白吓了一跳,他倒退了两步,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杜嬷嬷,似乎想看出她说谎的痕迹,可是杜嬷嬷脸色平静,眼神镇定,平静的有些不像话,却也让人看不出她在说谎。

    穆欣萍见状,也有些慌乱了,她不能看着大好的局面这么背破坏了,便忍不住开口道:“你不过是个奴才,若没有人指使,做这些对你真的有好处吗?”

    杜嬷嬷笑了笑,看着穆欣萍,然后道:“穆姑娘大概不明白,这世上为人父母的,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夫人虽然不是我所出,但却是喝着奴婢的奶长大的,她自幼便没了生母,是奴婢亲手带大的,这份感情比母女情分也不差!”

    此话一出,陆氏跟着潸然泪下,她突然一把抱住杜嬷嬷,万分悲痛地道:“嬷嬷,你怎么能这么傻,我并没要争什么,能有今天的一切,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你这又是何苦呢,何苦呢!”

    杜嬷嬷拍拍陆氏的背,柔声安慰道:“我的好夫人,奴婢做什么都是为了您,可是没想到没有帮到您和二少爷,反而害了你们,奴婢真是无能,这样无能的老婆子,也不宜再伺候您了!”

    陆氏痛哭失声,连言语也说不清楚了,只是无助地摇头,伏在杜嬷嬷怀里,不停地啜泣。

    这一幕,即便是看客也不禁有几分动容,虽然是做了这样毒的事情,但杜嬷嬷一片忠诚却是不容质疑的。

    白世祖看着陆氏,又看着杜嬷嬷,沉沉地叹息了一口,道:“杜嬷嬷,你虽然一心为了主子,但到底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你不仅害了轩儿名声受损,还差点儿连累槿儿和辰儿被我逐出家门,我怎么也不能饶了你!”

    陆氏一听,也不顾自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便扑在白世祖脚下,喊道:“夫君,求您了,求您了,让我代嬷嬷受罚吧,妾身自幼丧母,一直都只有嬷嬷陪在身边,您看在妾身的份儿上,饶恕她,好不好?”

    陆氏本哭肿的双眼,楚楚可怜,让白世祖又起了怜惜,想起刚刚自己还误会了她,又心生愧疚,忍不住将她扶了起了,揽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凝香,别哭了,你这一哭我心都乱了!”

    陆氏仍旧挣扎着道:“夫君,您若不答应饶恕嬷嬷,妾身就长跪不起,我就这么一个奶娘,待她如亲人一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呢?”

    “我何时说要她死了,刚刚槿儿不是说了吗,府里要办喜事,不能见血,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若不罚她,你让为夫以后如何在府中立威?”白世祖皱着眉头,苦口婆心地劝道。

    一听到白世祖的话,陆氏终于停住了泪水,忙谢道:“多谢夫君开恩!”

    白世祖见她识趣不再闹,点点头,道:“杜嬷嬷自作主张,设下毒计,陷害主子,虽然可免一死,拉下去杖责四十,降为粗使婆子,负责清理马桶和洗刷茅厕!”

    杜嬷嬷皱了眉头,这样的处罚对于她来说,虽然不是多严重,可是却足以让她颜面扫地了,从府中首屈一指的掌事嬷嬷,变成一个倒马桶的粗使婆子,这地位可是一落千丈。

    但她也不敢违抗,只能磕头谢恩:“谢公爷宽恕,谢夫人宽恕!”

    穆欣萍气恼地看了一眼白木槿,似乎有些责怪她一直沉默不语,怎能这么轻易就饶过了陆氏,这老婆子分明就是替罪羊!

    白木槿却佯装不知的样子,对她微微一笑,没有太多的表示。穆欣萍也太心急了些,以为陆氏这么容易就可以扳倒,那还是陆氏吗?

    可陆氏以为自己真的就这么轻松逃过一劫,也太天真了些。损失一个杜嬷嬷,着实太轻了,只是陆氏聪明,但那个白高轩嘛……白木槿的唇边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