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从棠梨苑回来,还未进槿兰苑,就见得门前一个穿浅蓝色罗裙的小丫头在不远处探望,见到了白木槿,仿佛十分焦急,又想靠近,又怕靠近的样子。

    白木槿没有理她,便要进去,那丫头终于忍不住跑了过来,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哭道:“大小姐留步,奴婢有事相求!”

    白木槿皱了皱眉,鸳鸯赶紧走上前,拦住白木槿,厉声呵斥道:“你这丫头,好端端地要干什么?不许胡闹,惊扰了大小姐,仔细你的皮!”

    那丫头闪着泪眼,可怜兮兮地道:“大小姐,请您救救奴婢一家,奴婢愿意为您做牛做马,只求大小姐出手相救!”

    “你胡说什么?你家里到底怎么了,在这宁国公府,只要你们不犯错,还能有谁要你们的命不成?”鸳鸯怒声道。

    白木槿不愿意在自己门前惹事,便悄声在鸳鸯耳边嘱咐了几句,然后抬脚就走。小丫头还要叫,却被鸳鸯瞪了一下,凑到她耳边嘀咕了一声,那丫头才没有出声再嚷嚷。

    鸳鸯这才大声呵斥道:“你这丫头,没规没距的,大小姐慈悲,就不与你计较了,快些退下吧!”

    小丫头看了一眼鸳鸯,才怯怯地爬起来走了。鸳鸯见她走远,便放心地进了槿兰苑。

    入了夜,一个披着深色斗篷的人悄然靠近了槿兰苑,趁着无人注意,悄悄敲了几下门,门从里面轻轻打开,来人一闪身被人拉了进去。

    出来接人的是鸳鸯,将那披着斗篷的丫头给带进了白木槿的内室,那丫头摘了斗篷,才看到是白天求见白木槿的。

    “你叫小蓝是吧?”白木槿不甚在意地问道。

    小蓝赶紧跪下,道:“是,奴婢就是小绿的妹妹,奴婢知道姐姐做了错事,害了大少爷和大小姐,可是姐姐已经知错了,她死前非常后悔,说自己犯了这样的错,大小姐还为她求情,保住了一条命。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那狠毒的二少爷给杀了,呜呜……”

    说到伤心处,小蓝忍不住哭了起来,白木槿微微皱眉,道:“别哭哭啼啼的,你不是有事要求我吗?快些说吧!”

    小蓝这才勉强止住了哭声,道:“二少爷杀了奴婢的姐姐,老夫人做主给了奴婢家里一笔钱,要我们不要声张,也不许再提这件事,可是那毕竟是姐姐的一条命啊,而且夫人和二少爷肯定不会放过奴婢一家!所以只能来求小姐,奴婢愿意为小姐做牛做马,只求小姐保住我一家老小的命!”

    白木槿看着她,一脸莫测的神色,烛火映照在她尚显稚嫩的脸庞上,微微有几分难以名状的妖异感。她捧起一杯茶,缓缓抿了一口,茶香入口,才换得她少许惬意的笑。

    小蓝跪在地上看着这样的大小姐,竟陡然升起了无限的倾慕,那少女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竟如此夺人心魄。

    可是下一秒,小蓝却被白木槿的话冻结成冰:“我为何要救你们?奴才多得是,我从来不缺!”

    那闲闲的一句话,没有带什么特殊的感情、色彩,但是却让小蓝觉得心里涩涩的疼,不是被拒绝了,而是因为刚刚那一瞬间她心里所升起的不名状的感情。

    小蓝怔愣地看着白木槿,良久,才道:“因为奴婢愿意为小姐献出一切,包括这条命。您身边虽然不缺奴才,但除了鸳鸯和喜鹊两个姐姐,再没有能为小姐卖命之人!”

    白木槿倒是对小蓝有了一丝的赞许,这个丫头不过是后院里最普通的小丫鬟,论相貌,不如她姐姐灵秀,所做的工作也不过是打扫后院这样没人愿意干的粗活,她如何就看出来她身边得力之人也就鸳鸯和喜鹊呢?看来小绿脑子不清楚,这个妹妹倒是不俗。

    她突然问了一句:“昨夜你看到你姐姐被杀,为何第一时间去了棠梨苑?”

    小绿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白木槿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便只如实道来:“因着奴婢知道公爷最宠爱二少爷,全家唯一有权力,又肯为奴婢做主的也就只有老夫人了!老夫人是信佛之人,她定会责怪少爷杀人,使得府上沾染污秽而处罚他!”

    白木槿点点头对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蓝多了几分考究之意,一个平日里几乎接触不到主子的粗使丫头,竟然能够将府中每个主子的心思都把握的这样清楚,可见她的观察入微,也可见这是个极有脑子的丫头。

    “你倒是个聪明的,不过人有时候太聪明了,怕是要惹祸上身啊!”白木槿叹息了一声,眼里闪现意味不明的光彩。

    小蓝微微抖了一下,被白木槿那慑人的眼神给看的心里直发毛,但到底知道大小姐既然肯让她深夜来见,就是有意帮她,所以鼓起了勇气,道:“大小姐,奴婢知道一时让您信任奴婢很难,但是这些年奴婢也通过姐姐掌握了不少夫人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想必对小姐有所帮助,奴婢所求只是安身立命!”

    “罢了,看你也是个可怜见的,我也就不吓唬你了!只是如今我身边的丫头够用了,也不缺你一个,倒是我那妹妹在家庙里,听说过的极清苦,若是你能去服侍二小姐,倒是极好的!”白木槿突然微笑着说。

    小蓝讶异地看着白木槿,却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担忧纠结起眉头,问道:“夫人怎么可能愿意让奴婢去伺候二小姐,她因着奴婢姐姐的事情怕是早就嫉恨上奴婢了!”

    白木槿摇摇头,道:“你姐姐是你姐姐,你是你……夫人是夫人,二小姐是二小姐,你可明白?”

    小蓝到底还是没能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白木槿,不太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木槿叹息了一声,才解释道:“你若跟着我,夫人才会想方设法地除掉你全家,因着小绿知道她太多的事情,她能不忌惮你们?可是你若现在去向夫人投诚,并主动去伺候在家庙的二小姐,她不仅不会杀你,还要好好地重用你,将来二小姐回府,你也会因为危难之时相依相伴而成为二小姐眼前最得力的丫头,这划算的买卖,难道你看不明白?”

    小蓝微微张着嘴巴,看着白木槿,觉得这个大小姐和她过去所了解的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她们有一样的外貌,却迥然不同的风采。她明明在算计着什么,却好像全然都是在为别人考虑一般。

    小蓝微微低下头,思索了良久,才向白木槿磕了头,道:“大小姐,奴婢明白了,多谢大小姐救命之恩!奴婢万死难以报答!”

    白木槿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道:“伺候二小姐并不是个好差事,如何获得夫人的信任我也帮不上你,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小蓝重重地点点头,道:“大小姐放心,奴婢自有办法,奴婢也会帮着大小姐好好地伺候二小姐,定不会让大小姐失望!”

    小蓝眼里闪烁着一种诚挚的光泽,从这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认定了白木槿为主。虽然她不过只是说了几句话,但却是这几句话给自己指了条明路。

    其实凭着小蓝的本事,她绝不会这些年一直只是个粗使丫头,她只是将宁国公府的后院看的太清楚,姐姐已经投靠了夫人,帮着她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情,她则明哲保身,只求在府中安身立命,并不想什么荣华富贵。

    但是小绿死了,被她所投靠的主子亲手杀了,作为妹妹没有办法为她报仇,但却必须为她收拾烂摊子,保住家里的父母。所以她才会找上白木槿,准备在这纷繁复杂的内院斗争中,站队了。

    白木槿没有令她失望,她不仅帮自己找到了最好的求生之路,而且还不动声色地要把自己安插进敌人的阵营,这样聪明又具有手段的少女,才是她要投靠的主子。

    小蓝是个极有眼力的丫头,她相信自己的选择,并且也愿意为这个选择做出努力,夫人心狠,二少爷歹毒,二小姐和夫人则如出一辙,但因着年幼所以还没什么脑子,唯一不动声色却将局势渐渐逆转的大小姐,却脱颖而出,成为这宁国公后院里新的一股势力。

    老夫人她也不是没考虑过,但终究还是放弃了,因为老夫人面前并不缺得力又忠心的丫头,早已没了她的用武之地,只有大小姐才是最佳选择。

    白木槿则将小蓝的一系列表情收入眼底,不得不赞叹一句,这个丫头心思很敏锐,若是真能为她所用,那倒是极好。她之所以没有放在身边,也是因为她并不相信她,所以绝不会收一个半路来投靠的人,但放在白云兮身边倒是极有用的,若是她反水,自己有的是法子将她弄死,若是她忠心,自己也多一个助力,怎么样都不亏。

    小蓝达成了目的,拜谢了白木槿,就又悄悄地离开了,回到下人房里的时候,思考了整夜,还是下定决心要按照白木槿所说的做。

    小蓝走后,鸳鸯不放心地问:“小姐,您真的相信这个小蓝,奴婢看她可不是省油的灯啊!”

    白木槿笑了笑,说:“那又如何,她往后是白云兮的人,再不省心那也是白云兮不省心,与我何干?”

    “啊?那你为何还要救她?”鸳鸯有些疑惑了。

    白木槿没有说话,倒是瑞嬷嬷开口解释道:“你怎么这都看不清楚,主动送上门的钉子,能用一用也是好的,退一万步,将来用不上拔了扔掉就是,这可是大便宜,怎能不占呢?”

    鸳鸯这才恍然大悟,由衷地佩服起自家的小姐来,让自己出去传了几句话,就弄死了一直出卖大少爷的小绿,还连带着让二少爷受了重罚,让他们吃了暗亏还找不到人说理。

    这如今还连带着有个聪明伶俐的小蓝主动投诚,真是一举多得啊!小姐真是深谋远虑,她这种小聪明,真是望尘莫及!

    夜已深,白木槿终于安心歇下来了,这一场风波总算告一段落,她也有了时间去安排辰儿的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