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第二日一早,白木槿就醒了过来,随意吃了些早饭,就吩咐瑞嬷嬷将她几个月前养的大白鹅给用笼子装好,然后准备出门去了。

    喜鹊看着笼子里又白又漂亮的大白鹅,着实有些奇怪,问道:“小姐,你要带着些鹅去哪里?”

    白木槿笑了笑,道:“去放鹅啊!”

    喜鹊挠挠头,实在不理解,但看着白木槿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便也跟着开心起来,也许小姐现在喜欢鹅了。

    带着鸳鸯和喜鹊,便去了明湖,此处不是什么风景名胜,但胜在自然,秀丽,又清静。让跟着的家丁在远处等候,白木槿只带着鸳鸯和喜鹊独自去了河边。

    “将鹅赶到湖里,让它们痛痛快快地戏水吧!”白木槿笑眯眯地道。

    鸳鸯和喜鹊赶紧将笼子打开,大白鹅吱吱嘎嘎地一通欢快地叫,然后就自觉地大摇大摆地下了湖。

    此处与别处不同,尽管入冬,但湖水还是比较温暖的,可能跟着明湖水多是地下泉水有关。

    早晨来这里的人极少,白木槿就安静地在湖边看几只鹅戏水,偶尔也跟着哼一两句小调儿。

    过了没多大会儿,却见不远处一个老翁身穿灰布棉衣,身后还跟着个七八岁的小童子,沿着湖往这里过来。

    “先生,先生……你看啊,那白鹅养的真好!”小童子在老翁身后叽叽喳喳地叫嚷着,一派欣喜的模样。

    那老翁却眼巴巴地看着河里的大白鹅,几乎挪不动脚步了,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却见不远处只有几个小丫头在湖边赏风景,微微皱了眉头。

    “这是谁家的鹅啊,怎么放到明湖里了?”老翁似乎是故意的声音放得极敞亮,还不住地往白木槿这边探看,似乎在试探着什么。

    鸳鸯本要回话,却被白木槿制止了,她继续不动声色地在一旁观看大白鹅。

    童子见无人搭话,便更加欢喜了,拉拉老翁的衣裳,道:“先生,这鹅估计是自个儿走失了跑来玩的,不如咱们将鹅带走吧,若放着不管,着实可惜了,天气越来越冷,要冻死的!”

    老翁很是赞同地点点头,又故意扬起声音,附和道:“哎……众生平等,既然见了那还是发发慈悲吧!”

    小童子从怀里掏出一包引诱鹅的食物,洒在水里,不一会儿大白鹅们就纷纷凑过来,沿着那食物的方向,游到了岸边。

    小童子正要下手捉鹅,却听得不远处,鸳鸯插着腰,叫嚷道:“你们两个偷儿正好笑,怎的连我家的鹅都要偷啊?”

    小童子一听,诧异地看过去,那三个刚刚还在看风景的少女已经走近了,其中一位打扮高贵的,显然是主子,身旁两个看起来就是丫鬟了。

    老翁面上一红,轻咳了两声,问道:“这是你们的鹅?”

    喜鹊扬起下巴,自得地道:“当然是,这可是我家小姐自己养的呢,今日小姐心情好,就带出来游河,你们可别指望将我家的鹅偷走!”

    老翁眼巴巴地看着即将到手的大白鹅,微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眼神里光芒却很盛,似乎对白鹅情有独钟。

    白木槿自然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却没有过多表示,只吩咐两个丫头道:“时候也差不多了,将鹅带回来吧,咱们也该回家了!”

    鸳鸯和喜鹊领命而去,正要将鹅收拢回竹笼里,那老翁又轻咳了几声,看着白木槿道:“不知你是哪家的小姐,你这鹅养的真是好,纯白无暇,羽毛光泽极好,体型也很肥美,真是鹅中极品啊!”

    白木槿谦虚地笑笑,回道:“老先生谬赞了,我闲来无事,便养着玩儿,也没什么特别的!”

    “哦……想必小姑娘也是爱鹅之人,如今像你这样的小姐也不多啦,不多啦!”老翁很是赞赏地捋捋胡子,笑眯眯地道。

    白木槿故作羞涩地笑了笑,然后道:“听老先生之言也是爱鹅之人,那还真是巧了,只是今日我还有事,若有机会改日再向老先生讨教一下养鹅之法!”

    言罢,盈盈一福,便要告退,鸳鸯和喜鹊也带着几只大白鹅跟上,那小童子焦急地看着要走的几个人,在后面叫道:“几位姐姐留步,不知可否将这几只大鹅卖给我家先生?”

    白木槿回头,皱皱眉头,道:“这是我养了好久的,怎么能卖掉呢?我也不缺银子啊!”

    小童子自知失言,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可是看着自家先生那眼馋的样子,心知今日不将这小姐的鹅弄过来,回去先生定要惦记好久,他的耳朵恐怕也要生茧子了。

    小童子扭扭捏捏地上前,看着笼子里的大白鹅,为难地道:“小姐姐,您不知道,我家先生对鹅极为钟爱,也养了几只,但与姐姐这几只鹅比起来,还稍显次了些,若是您能割爱,我家先生定有厚报!”

    白木槿诧异地看了一眼那老翁,见他果然一副馋巴巴地样子看着大白鹅,便问道:“你家先生是不是嘴巴很馋?怎的专爱吃鹅呢?”

    小童子被问的长大了嘴巴,回身看看老翁,见他一脸赤红,定是羞愧极了。便有些憋不住笑道:“姐姐,误会了,误会了……我家先生就是爱鹅,不是爱吃鹅!”

    “哦……不好意思,我唐突了,呵呵……”白木槿似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那老翁,眼里的戏谑一闪而逝。

    白木槿接着道:“可是我也极爱这大白鹅,说实在话,我家里还有几只更好的,是我弟弟养的,若是先生喜欢,明日此时便让弟弟也跟着一起来,让您看看,好不好?”

    那老翁一听还有更上品的鹅,眼里的光芒更盛,急忙道:“好好好……老夫明日就在此处等候,小姐可切莫失约,切莫失约啊……”

    白木槿见他这副馋巴巴的样子,就觉得无比好笑,人人都说清高自持的东方先生,也有这样丢人的一面啊,还真是有几分老顽童的可爱呢!

    白木槿点点头,便带着自己的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上了马车,见那东方先生和自己的小童还眼巴巴地看着她们,不禁莞尔,如此还怕这东方玄不上钩吗?

    上了马车,鸳鸯才问道:“小姐,你是不是认识那老先生?”

    白木槿笑了笑,没有回答,鸳鸯更诧异了,怎么她以前不记得有见过这位老翁呢,真是奇怪啊。

    第二日,白木槿特意让白慕辰向学院里告了假,然后带着他和几只她精心培育的大白鹅又去了明湖。

    比昨日的时间略晚了些,还没到湖边,便见昨日那小童急吼吼地在张望,眼里的焦急之色,几乎可以用望穿秋水来形容了。

    一见到白木槿,小童就跑过来,又欣喜又担忧地道:“小姐姐,你可要急死我了,都等你好半天了,我家先生都念叨了百十来遍,生怕你不来呢!”

    白慕辰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又看看眼前这个生的圆乎乎又粉嘟嘟的小童,问道:“你怎么认识我姐姐的?”

    那小童见了白慕辰,也不认生,反而笑呵呵地上前行礼道:“这就是小姐姐说的会养鹅的哥哥吧,哎呀……果然生的和小姐姐一样标致,难怪养的鹅都与别家不同!”

    这明显带着谄媚恭维的话,在小童说来却不让人觉得厌烦,反而有几分趣味,白慕辰第一次见这样漂亮又有趣的小孩子,便接话道:“你可真是会拍马屁,你怎么一心就惦记着我们的鹅呢?”

    小童子不好意思地摸摸头,道:“还不是我家先生,他是个鹅痴,见了你姐姐昨日带来的鹅就走不动道儿了,听说你还养了更好的,便一早就来等你们,这不让我跑这么远来迎人!”

    正说着话,那老翁似乎也发现了他们来了,便也走了过来,第一眼没有看人,反而盯着白慕辰身后那几只白白净净的大鹅,眼神直发光。

    没顾着和人打招呼,便凑过去,将一只鹅抱起来,摸了摸那顺滑的白毛,一个劲儿地赞叹道:“好鹅啊好鹅,老夫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鹅!”

    白慕辰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也不知怎么的今日非要自己告假也要陪她来放鹅,却原来是来和这个看起来鹤发童颜的老翁约好了。

    白木槿见老翁爱不释手的样子,便道:“老先生,你看我这鹅怎么样?”

    “极好,极好……哈哈哈……”老翁满目欢喜地看着大白鹅,笑得很欢快。

    白木槿又问道:“那您可抱够了?我还要等着放鹅,然后回家呢,我弟弟也要去学院里读书,可没多少工夫在这里玩!”

    老翁一听,立马垮了脸,可怜巴巴地望着白木槿,道:“小姑娘,你这鹅能不能让给我,我保证,我会对待它们像对待我亲徒弟一样!”

    小童子一听,立马皱了眉头,道:“先生,您这话要是被几个师兄听到了,怕是要和你闹翻天了!”

    老翁瞪了他一眼,又对着白木槿赔笑道:“嘿嘿……我是爱极了你们这鹅,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才能让给我,但凡老夫能做到,绝不推辞!”

    白木槿看了看老先生,为难地皱了眉头,叹息道:“哎,都说君子有成人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