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慕辰一想,觉得也有道理,反正陆氏她们从来也没在姐姐手里占过便宜,反而损兵折将,于是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可是终于还是想到明日就要离家,即便所去不远,但到底不比从前,可以每日相见,心中既高兴也伤感。

    下午的时候,白木槿将第二日要送白慕辰去东方先生那里进学,往后只休沐时候回家,老夫人高兴的恨不得放鞭炮来庆祝,一直不停地招呼孙嬷嬷要帮白慕辰准备好行礼,千万不能让他短了缺了。

    白木槿看着白老夫人难得如此殷勤也不好阻拦,只由着她折腾去了,反正老夫人这辈子也就是为了这些所谓的名声忙活,越忙活她还越开心。

    第二日一早,白木槿就让鸳鸯打理好了一切行装,白慕辰身边也只带了一个文泽,便往陆府而去,他们是必须要跟着外祖父一起去拜见东方玄的,虽然昨日已经行了拜师礼,但到底还得有个正式一点儿的形式。

    陆相见了两个外孙,虽然没有过多的热情,他人原就比较固执,不苟言笑,但眼神里对白慕辰和白木槿的关心却是显而易见的。

    “辰儿,待会儿见了东方先生,切不可紧张,就拿出你平日的样子来,咱们可不要学那小家子气,反而落了下乘!”陆相招呼道。

    陆老夫人则截然相反,因着许久未见白慕辰,一把就将外孙揽在怀里,心肝儿肉的叫着,比对待自己的孙子还要多几分热情。

    “老头子,我可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今日啊定要让辰儿拜师成功,否则我回来和你没完!”陆老夫人瞪了一眼陆相,说的话虽然有些蛮横,但不难听出她和老相爷之间感情甚笃,所以才会如此随意地说话。

    陆丞相被她说的面上有些尴尬,毕竟当着两个外孙的面儿呢,老婆子真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但少许有些尴尬之后,他便也习惯了,自家老婆子一辈子就这个护短的脾气。

    白木槿见状,偷偷笑了笑,然后对着陆老夫人耳语了几句,说的陆老夫人喜上眉梢,不住地点头,然后道:“你这丫头,竟然想到了这么个刁钻的法子,哈哈……东方老头估计也拿你没辙了!”

    见祖孙俩说的高兴,陆相好奇地问了声:“你们说什么这么高兴啊?”

    “与你无关就是,你只管带好辰儿去拜师,其他的莫操心!”陆老夫人语气不善,脸上却带着难以自禁的笑容,老爷子看着也只能赔笑。

    因着时间不多,所以陆相便催促着要动身,白木槿也只好跟老夫人告了罪,说晚些回来再来看她老人家。陆老夫人哪里会耽误孩子们的正事,便只叫他们快些去,上了马车,白木槿才看到陆老夫人给白慕辰准备的两个大包袱,打开一看都是些生活必需品,虽不是什么值钱的,但一看就是费了心思备下的。

    白木槿十分感动,因为之前陆老夫人并不知道她已经成功让东方先生收了辰儿,外婆就已经早早地备好了行装,定是软磨硬泡逼着外祖父答应了要极力帮助辰儿拜师成功。

    这份心意,就连自家祖母都是没有的,白老夫人虽然也高兴,但到底是在得了准信之后才慌忙预备下来,相比之下,可见一斑。

    东方先生的宅邸在城郊,虽然名为“草庐”,但房屋却错落有致,依山傍水,风景极佳。不愧为大儒东方玄的住处。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所说大底就是如此吧。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为了帮助李继祖,她也曾费尽心机,想让李继祖与东方玄结交,一连两个月,她日日守在草庐附近,将东方玄的作息,习惯,喜好都了解的清清楚楚,最后也是通过几只白鹅,让李继祖获得了东方玄的好感。

    因着她苦心得来的情报,李继祖才能投其所好,处处抓住先机,让东方玄对李继祖越发看重,也为他引荐了不少自己得意的弟子,其中便有六皇子。可以说,李继宗之所以能得六皇子青眼,东方玄还是帮了很大的忙。

    望着前世自己无比熟悉的地方,白木槿的心头却没有一丝喜悦,有的只是满满的憎恨,这里是李继宗发迹的开始,也是她人生悲剧的转折,她以为的锦绣前程,却只是一条通往地狱的不归路。

    微微闭目,她隐藏了内心所有的痛恨,周身笼罩着一股无比淡漠的气息,让看着她的鸳鸯和喜鹊都不禁皱了眉,却不敢去打扰白木槿。

    草庐内,一身白衣的男子正坐在那里闲闲地喝茶,但眼神却总不经意地往草庐外飘去。凤之沐坐在他对面,圆乎乎的脸上带着疑惑,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颇为不解地看着自己的九皇叔。

    “我说九皇叔,你都已经出师了,平日里不见你来,今日怎么一大早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凤之沐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凤九卿轻挑剑眉,凤目微眯,危险地看着凤之沐,道:“怎么?连本王的事情,也轮到你操心了?”

    见自家皇叔不高兴了,凤之沐识趣地吐吐舌头,终究还是不敢去触怒这个表面无害,实则最是可怕的九皇叔了。

    凤之沐最是不喜欢沉默,刚刚歇了不到一刻钟,便还是忍不住开口,兴奋地几乎要手舞足蹈地道:“九皇叔,哈哈……我再也不是最小的徒弟了,待会儿小师弟就要来了,往后啊伺候老头子的担子总算有人接手了,我再也不用听老头子碎碎念了!”

    凤九卿轻蔑地看了一眼凤之沐,凉凉地道:“我可从来没有伺候过他,只能怪你自己没出息!”

    凤之沐鼓着腮帮子,委屈地看着凤九卿,九皇叔也太不给面子了,就知道挖苦他,怎么说他也是亲侄子,难道他凤之沐是捡来的吗?

    没等凤之沐开口抗议,就听得前面马车的辘轳声响起,凤之沐立马换了一副脸,喜出望外地站起来,圆乎乎的身体极其敏捷地窜出去老远,还兴奋地大叫:“太好了,小师弟来了,还有那位漂亮姐姐,哈哈哈……漂亮姐姐太棒了,连老头子都被她耍了!”

    凤之沐只顾着自己兴奋,完全没注意到他身后那位从来都稳如泰山的九皇叔也跟着起了身,脸上有一缕意味不明的笑意。

    陆相是和白慕辰同车的,白木槿则单独乘车尾随在后,进了“草庐”的第一道门楼,陆相才命人停车,走了下来。

    凤之沐是第一个赶到的,先是和陆相打了个招呼,便兴奋地拉起白慕辰的手,道:“小师弟,你可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白慕辰还有些拘束,毕竟面前这个看起来肉呼呼的小孩,可是皇子,身份地位不一般。他只是笑笑,正要给凤之沐见礼,却又见凤之沐的大眼睛一直往他身后瞅。

    “小师弟,你姐姐呢?”凤之沐似乎颇为期待再见到白木槿。

    白慕辰倒没在意,只是朝后面的马车一指,恰好白木槿也在鸳鸯的搀扶下跳下了车,凤之沐立马丢下了白慕辰迎了上去。

    “小姐姐……”凤之沐的热情让白木槿微微有些不适应,这孩子现在不过七八岁年纪,可再过个几年,就完全不是这般模样了,谁能想到若干年后那个叱咤风云的护国大将军就是眼前这个圆乎乎,粉嘟嘟的小屁孩呢?

    白木槿仍旧十分恭敬地朝他微微福了身,既不显得失礼,又让人挑不出错,道:“十五皇子,有礼!”

    凤之沐显然不太满意白木槿的态度,怎么看起来这么生疏的样子,嘟着嘴巴道:“白姐姐,不是和你说了吗?叫我十五就行了,在外面哪来那么多俗礼,要是被先生看了,又要以为我摆架子!”

    白木槿笑了笑,好脾气地道:“是,我记下了!”

    正说着话,东方玄从里面也走了出来,看到老友,东方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反而白了他一眼,责怪道:“陆老头,你的好外孙女可真厉害,连我都敢算计上了,是不是你教唆的?”

    陆相一听,微微有些疑惑,但却没有点明,只道:“怎么的?让你收个徒弟你整天就知道摆架子,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古今第一鸿儒,跟我都摆谱了是不是?”

    东方玄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年纪大了,整天被这些小崽子们折腾的骨头都要散了,多收几个徒弟,我怕要少活几年!”

    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陆相也没当真,只将白慕辰拉到身边,道:“还不给东方先生见礼!”

    白慕辰朝着东方玄笑了笑,恭敬地行了礼喊道:“师父,徒儿有礼了!”

    这下轮到陆相傻眼了,怎么自己外孙不像是这么不懂事儿,这还没拜过师就先喊上师父了呢?

    可是东方玄似乎也坦然接受了,还捋着自己的胡须,点头道:“免礼吧,可把为师的大白鹅给带过来了?”

    正说着就见身后白木槿的丫头提着两个竹篓子,几只漂亮的大鹅吱吱嘎嘎地叫唤着,精神头十分足的样子。

    东方玄立马笑逐颜开起来,不住地点头,还十分友好地拍了拍白慕辰的小脑袋,道:“好好好,真是个孝顺的好徒儿,你先跟着十五下去安置一下,我陪你外祖父聊会儿!”

    陆相看这情景,又想到早上白木槿和自己夫人的耳语,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自己外孙女的眼神都带了几分特殊的色彩。

    白木槿也恭敬地和两个老人告了罪,便带着马车上的行礼,帮白慕辰去收拾了。

    东方玄见陆相眼神追着自己外孙女看,颇有几分赞赏的语气道:“也不知你这老家伙怎么这样有福气,儿女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偏生孙子外孙却个个都继承了你的精明!”

    陆相听了得意地看了东方玄一眼,道:“你嫉妒了?谁让你是个老光棍,这辈子是别想了!”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我没子孙缘,你瞅着我这徒弟们,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他们哪个敢不孝顺老夫?哼!”东方玄不服气地道。

    陆相哈哈一阵大笑,拍着老友的肩膀道:“走,好久没和你这老小子下棋了,趁着这机会定要大战一场!”

    两人相携而去,留下一路的爽朗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