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刚刚走到内院,却见亭子里坐了个熟悉的身影,一身白色锦服,手执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脸上挂着盈盈浅笑,看上去着实赏心悦目。

    只是白木槿却不见得有多欢喜,她可还记着自己欠着那狐狸一样的宣王一个大人情,如今遇上了,又想到那夜他的轻薄之言。

    本不欲搭理他,就权当自己没看见也就罢了,可是那人却似乎不愿如她的意,远远地就喊了一声:“十五,怎的带了客人来,也不引荐一下?”

    没办法,人家都主动找上来了,她也不能太失礼,只叫鸳鸯和喜鹊去帮忙收拾东西,白慕辰则被凤之沐拉着一起去见了凤九卿。

    “九皇叔,这就是我小师弟,白慕辰,哈哈……”凤之沐似乎很得意。

    凤九卿不置可否地撇了一下嘴,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白木槿,但是似乎也不愿意当着别人的面表现出他们认识的样子。

    白慕辰听凤之沐的介绍,忙要跪下行礼,却被凤之沐阻止了,偷偷凑到他耳边嘀咕了一声,白慕辰只鞠了一躬,道:“见过宣王!”

    凤九卿点点头,没有什么表示,只对凤之沐道:“你不是要带你小师弟熟悉一下环境吗?”

    凤之沐有些诧异,自己什么时候说这话了?而且白慕辰今日就要住下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熟悉环境啊。

    可是看着九皇叔眼里隐隐的警告,他还是很自觉地配合道:是啊是啊,小师弟,师兄带你去参观一下草庐!“

    白慕辰看了一眼白木槿,见她点点头,也就没什么顾忌地跟着凤之沐走了,亭子里独留下了凤九卿和白木槿互相对峙。

    白木槿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顶不住这种无声的压力,便福了福身,开口道:“宣王有礼,可是宣王有什么吩咐?”

    人家既然不主动,她就主动一点儿吧,反正老欠着人情也不好,总是早些了结了好。

    凤九卿微微一笑,瞬间让这寒冷的冬日有了春光灿烂的错觉,白木槿恍惚了一下,心道,原来不仅红颜是祸水,男人好看的过分了更是祸水啊。

    不过说来也奇怪,凤九卿如今也有十九岁了,马上就要到弱冠之年,天元这般年纪的早就娶了正妻,就算偶有几个没有正妻的,也是妾室满屋了,只这宣王还是孑然一身。

    更奇怪的是,天元如今的最受欢迎的单身贵族绝不是宣王,而是那个楚郡王世子,凤子涵。明明凤九卿地位崇高,又生得如此祸水,却不如凤子涵受欢迎,想来可能男人好看过分了,女子也是会自惭形秽的吧?总觉得此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凤九卿见她和自己说话竟然还会走神,不悦地拧了眉头,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没有魅力了?虽然讨厌女子看着他发痴,但是如此被忽视,更让人觉得不爽呢!

    凤九卿轻咳了两声,道:“白小姐似乎不太乐意见到本王啊?”

    白木槿回过神来,心想你见过欠债的人愿意见到债主的吗?可是面上却笑着否认道:“怎么会,宣王如此神仙一般的人物,哪有人不乐意见的?”

    虽是溢美之词,说来却不显的阿谀,凤九卿脸色缓和几分,道:“那你为何一见到本王就打算避开?难道是怕我来向你讨债?”

    白木槿都要忍不住给宣王竖大拇指了,不过明知故问这一点儿可不怎么讨人喜欢,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起来,摇头道:“怎么会?能欠王爷的情,这可是别人盼也盼不来的,哪有躲的道理,小女子还巴不得多欠您一点儿债呢!”

    那说话的表情十足是个花痴,可是白木槿做来却只让凤九卿觉得虚伪,明明很不愿意面对他,却摆出一副多么钦慕他的样子,这个丫头还真是会演戏。

    宣王的凤目一勾,突然托起了白木槿的下颚,指腹传来的柔嫩触感,略略让他一怔,却仍旧邪魅地笑着道:“看来白小姐很钦慕本王?”

    白木槿被他吓了一跳,怎么以前没发现这宣王是如此轻浮的人?他不应该很讨厌女人对他犯花痴吗?定神一看,他眼里淡淡的戏谑,才恍然,原来是想试探自己啊。

    白木槿敛下眸子,再抬起来的时候便是水光盈盈,潋滟之色令人心荡神驰,仿佛她看着你的时候,你就是唯一的风景。

    即便是心智沉稳如凤九卿,这一刻也猛然觉得自己心跳有几分失控,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砸了一下,剧烈收缩了呃一下。

    可是下一秒白木槿所说的话瞬间打破了这份暧昧,她嘴角微勾,似带着几分引诱,道:“王爷之色堪比神妃仙子,有哪个女子不钦慕?”

    这分明就是在嘲弄他美的像女人了。凤九卿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白木槿,下一秒他却放开了她,哈哈笑了起来,道:“有趣……白木槿,你还真是个不怕死的小丫头!”

    其实说凤九卿长得像女人,还真是冤枉了他,他虽然长相极致俊美,却没有一丝脂粉气,长身玉立,玉树临风这样的词大概就是为他存在的。

    白木槿一获得自由,就退开了一大步,让自己处在相对安全的距离,靠这男人太近,还真是危险,美色有时候可是致命。

    “王爷说笑了,小女子最是珍惜生命,比任何人都怕死!”白木槿回道,她说的是实话,没有死过的人是不会了解生命的珍贵,她必须活着,因为大仇还未报,因为她还没有等来那个害了她一生的禽兽。

    凤九卿突然收敛了笑意,带着几分专注探究着白木槿,似乎在寻找她话里的深意,不知为何,他每次见到这个少女,都下意识的忽略了她的年纪,而将之当成与自己差不多的成年女子。

    不是说她长得老相,而是她的眼里隐藏了太多的秘密,那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会有的眼神,冰冷,幽暗,深锁着自己的灵魂。

    那一夜在相国寺的竹林,他亲眼看着这个女子是如何杀了八个穷凶极恶的男人,下手快,准,狠,像个夺命的幽灵,无声无息间便置人于死地。像是受过很多次生死考验的杀手,那嗜血的气息,他绝不可能看错。

    事后他也调查过白木槿,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她大半年之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懦弱小姐,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个被自己别有居心的继母拿捏在手里的木偶娃娃。

    可是几次见面,他都发现了这女子深藏的心机和手段,绝不可能是那个怯懦的大小姐,若没有特殊的际遇,那只能解释为,这个女子之前隐藏的太好,好到没有人发现她是这么精明又富有机心的人。

    “你似乎有很多秘密,一个贵族小姐,怎么会用银针杀人?”凤九卿问道。

    白木槿知道那一晚他在外面将一切都看清楚了,也没有意思再伪装,只淡笑一声,道:“每个人都有秘密,王爷也不例外。王爷何必探究,我对您并没有任何妨害!”

    “我不喜欢!”凤九卿理所当然地回道,似乎这个理由就够他来探索白木槿的秘密一样。

    白木槿仰头,看了一眼凤九卿,她还是第一次盯着这个男人的眼睛看,那双凤目平日里总爱慵懒的眯起,仿佛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一般。可是经历过前生的事情,她却知道,这个男人绝不是表面上这样简单,他隐藏的可怕实力,一旦暴露,绝对会引起天崩地裂的效果。

    只是直到她死,她也没有见过宣王展露过自己的势力,他一直是隐藏在天元背后真正的庄家,无声无息地控制着天下大势。

    白木槿忽然笑了,笑得一脸天真烂漫,眨巴着自己明亮的眼睛,一脸无辜地问道:“王爷,难道小女子要做个您喜欢的人吗?呵呵……”

    凤九卿被她说的愣了一下,这个丫头比他想象的还要鬼精鬼精的啊,原以为依着她倔强的性子,说不得要和自己针锋相对,却没想到她竟然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装起了单纯。

    良久,凤九卿邪邪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白木槿,似乎在评估一件物品一样,然后点点头道:“看起来嘛,似乎还差强人意,你再努力长大一点,说不定本王会考虑一下!”

    白木槿脸上刷地就红了一下,虽然两世为人,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男人,那轻佻又带着轻薄的语气,分明即使在调戏她啊。可是她明明才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好不好,他宣王好歹是个快要成年的“老男人”了,竟然这么没羞没臊的!

    看着白木槿难得羞涩的样子,凤九卿的心情大好:“哈哈哈……我以为你这丫头不知道害羞为何物呢,没想到也会脸红嘛,不错哦……本王就喜欢你这样含羞带怯的柔娘子!”

    狠狠地剜了一眼凤九卿,白木槿觉得自己跟人家比脸皮厚度,肯定要输了。也不再接话,否则这个恶劣的王爷不定要说出什么轻薄之言,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凤九卿显然也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收起了自己的玩心,恰好白慕辰也跟着凤之沐回来了,他轻轻丢下一句:“你还欠我一个承诺,别忘了!”

    然后就飘然而去,步伐轻快地让熟悉他秉性的凤之沐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九皇叔今日的心情看起来着实不错啊,要不要趁此机会去讨个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