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且忍一时之气,就把这贤惠做到底,何必与她争这无谓之气,将来等咱们……”胡氏的话没有说完,看着陆氏的眼神别有深意。

    陆氏回头看了一眼秦氏,才低声问道:“听说大嫂子又有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怎么突然?”

    胡氏也是微微皱眉,只摇头道:“我也不知,她没有明说,对咱们只宣称是身子不适,但我们都是过来人,哪有不明白的?”

    陆氏点点头,看看前面又来了客人,才收了话题,一脸笑容迎上去和人寒暄,胡氏也帮着招呼起来。

    今日宁国公府特意请了京里最有名的双喜班子来唱堂会,戏台就搭在宁国公府的翠微阁,烧了火龙的翠微阁里,暖意融融,客人到的差不多时,便开戏了。

    白老夫人自然招呼着人安排好坐席便将本子推给了陆老夫人,笑着道:“亲家母先点一出吧!”

    陆老夫人自然谦让,道:“还是主人家先点,我就听个热闹,实在不懂这些!”

    白老夫人只好自己点了几出热闹喜庆的,又将本子传给了其他夫人,让她们挨个儿地点戏,待得锣鼓声一响,大戏也就开场了。

    白木槿对这戏没什么兴致,只陪着陆老夫人说话,大舅母精神有些恹恹的,她便关切地问道:“可是疲乏了?”

    秦氏摇摇头,道:“不碍的,就这样,吃了药之后也不管用!”

    白木槿点点头,自然知道她是因着服食药物才导致精神不振,既然是崔嬷嬷掌握的药剂,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眼神看着大舅母,见她今日这套头面倒是很华贵,又想起那日在玲珑坊的事情来,便问道:“大舅母,您这套头面看着像是在玲珑坊定制的啊?”

    不待秦氏回答,一旁的陆菲媛便献宝似地赞道:“表妹,你是不知道,这套头面可是爹爹特意给母亲买的生辰礼呢,今日可是头一回戴出门,好看吧?”

    白木槿眼神看着秦氏的首饰,发现这套头面和她那日看陆田拿的完全不同,她清楚地记得陆田拿的是一套蝴蝶花样的赤金头面,而秦氏今日佩戴的则是牡丹花样的赤金头面。

    心头微微有些疑惑,可是也没有点明,只点头道:“的确很美,牡丹雍容华贵,最称大舅母的气质!”

    这句话赞的秦氏心里高兴,陆菲媛更是开心,顿时对这个以往不甚亲近的表妹多了几分喜欢,笑着道:“我就说吧,母亲还说花样太鲜亮惹眼,怕人笑呢!爹爹的眼光能有差了?可见爹爹是把娘放在心上爱重的,嘻嘻!”

    秦氏脸上颇为不自在地羞红了,用手戳了一下陆菲媛的脑袋,嗔怪道:“你这小丫头片子,竟然拿爹娘取笑!”

    陆菲媛知道秦氏最宠爱自己,便撒娇道:“娘亲,你可冤枉菲儿了,菲儿是羡慕娘亲和爹爹感情好呢,每年你生辰,即便不大办,爹爹也不会忘了给你买礼物,咱们每回出去参加宴会,哪家夫人不羡慕娘亲能有这样的好夫君啊!”

    听了女儿的话,秦氏眼里分明有着说不出的喜色,虽然这些年和陆昭然之间也有些芥蒂,但到底他对自己还算尽心,她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嫁入陆家,公婆都通情达理,对自己如同亲生,夫君这些年也不纳妾,生个儿子又那样出色,她可算圆满了。

    这样一想,就连这些日子那些烦心事儿,似乎都不算什么了,尽管她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再有孩子,但有了青云和菲儿,她也知足了。

    白木槿也欣然点头:“大舅母自然是好福气!”

    陆老夫人也欣慰地道:“只求你们这样一辈子和和气气,举案齐眉才好,将来我的槿儿和菲儿若也能遇上这样的如意郎君,老婆子我就无所求了!”

    一句话说的白木槿和陆菲媛都沉默了,白木槿心中是一阵苦笑,她还有可能觅得如意郎君吗?这世上,有哪个男人是能信的呢,一杯茶水,在舌尖晕开,恰好也掩饰了她心底的苦涩。

    陆菲媛则小脸红红的,娇嗔道:“祖母,菲儿一辈子都要留在陆家,陪伴母亲和祖母的!”

    陆老夫人拉着她的小手哈哈笑起来,看的邻座的陆娇娇直皱眉,凑过来道:“祖母,什么事儿这么开心,也说与娇娇听听!”

    陆老夫人因着陆氏和白木槿,渐渐地对陆娇娇也淡了,只道:“看戏而已,你不陪着你母亲和姑母,倒跑来找我做什么?”

    陆娇娇见陆老夫人似乎对自己到来不欢迎,便撅起嘴道:“祖母,看戏怪没意思的,娇娇想来陪您说说话嘛!”

    陆老夫人见状也不能说什么,只让她坐下来。陆娇娇也不客气,自顾自地叫人搬了个凳子,硬要挤进陆菲媛和陆老夫人之间。

    陆菲媛皱皱眉头,道:“那里空的地方多,你何必要挤在这里?”

    陆娇娇扬起脖子,盛气凌人地道:“我要挨着祖母坐,我可是特意过来陪祖母说话的,姐姐难道不该让让妹妹吗?”

    陆娇娇一贯如此,在家欺负陆菲媛也是常事,谁让陆菲媛只是陆家旁支过继来的,而她才是陆家唯一的孙女呢!

    以前陆老夫人宠她,自然只当是小孩子之间闹着玩,如今看她这般骄纵,却心生不喜,道:“坐在对面说话也是一样的,何必非得闹得别人要给你腾地儿?你伯母身子不舒服,你就别折腾她了!”

    陆老夫人说话也不是针对陆娇娇,只是陆菲媛是坐在她和秦氏中间的,若陆菲媛要挪地方,那也得劳动秦氏,所以她才有此言。

    可是陆娇娇却只理解为陆老夫人不喜欢她才如此,可是她不甘心,又看看白木槿,便道:“那我坐在祖母右边就是!”

    说着又要自己丫头将椅子搬到白木槿和陆老夫人中间,打算将白木槿给挤到边上去。原本今日白木槿是主人,不想与她计较,想着自己稍稍让一让也没什么大不了,哪知道陆娇娇似乎存心找茬,阴阳怪气地道:“表姐不会介意让我坐在你和祖母中间吧?”

    白木槿看了她一眼,微笑道:“自然不介意,和外婆亲近,不一定非得挨着,若真心相亲天涯也可咫尺,若假意亲近,那不过是咫尺天涯!”

    陆娇娇再笨也不会听不出白木槿的意思,气呼呼地朝陆老夫人撒娇道:“祖母,表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嘛,难不成在讽刺我与祖母不是真的亲近,祖母……”

    话还没有说完,陆老夫人就板起脸来,不悦地道:“闹什么,槿儿也没说错话,你莫要小肚鸡肠了,坐下来听戏吧,当着这么多人面儿,别失了礼!”

    陆娇娇见靠的近的席位上已经有人侧目,才不甘不愿地坐下来,看着白木槿直瞪眼,白木槿只微笑以对,让她有火没地方发。

    突然陆娇娇看了一下主席上的白家老夫人,便突然笑着道:“表姐,还真是奇怪啊,你怎么也不去陪着你自己的祖母,要留在这里呢?难不成你与白家老夫人有芥蒂?”

    这话明显就是在让白木槿难堪了,其实也不过是陆娇娇嫉妒白木槿得陆老夫人的喜爱,所以想要借机让她在自己祖母面前丢脸。

    白木槿笑笑,道:“是祖母让我过来陪外婆说话的,祖母所在主席位,所坐的都是族里的长辈,我一个孙女凑上去,可不叫人说我没规矩,表妹啊,二舅母难道连这简单的规矩都没告诉你吗?”

    一句话,陆娇娇就变了脸色,她原先不过是想白木槿丢脸,却反而被她指责自己不懂规矩,尴尬地笑道:“怎么会,我一时没注意而已!”

    白木槿也不拆穿她,只熟练地帮助陆老夫人和秦氏斟茶,又剥些味道酸爽的橘子递过去给秦氏用。

    秦氏嘴里正觉得没味道,笑着吃了一些,才道:“槿儿,你别只顾着招呼我们,自己也吃些,我看你从头忙到尾,都是在给我和老夫人添茶剥果子,自己倒没顾上吃!”

    白木槿笑着地道:“大舅母不说我还不知道呢,大概是看着您和外婆吃得高兴,我也当自己吃了一样!”

    陆娇娇白了她一眼,不屑地讽刺道:“还真是会拍马屁,某些人就知道阿谀谄媚,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白木槿没待开口,陆菲媛先爆发了,她也忍了陆娇娇太久,见到人家家里做客,还这般没规矩,便开口斥责道:“娇娇,别忘了祖母的教导,你这样对槿儿表妹说话,算什么道理?”

    “我又没指名道姓说她,大姐偏帮着她做什么,说不定你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何必口是心非!”陆娇娇自以为是地争辩道,反正她就是看不惯白木槿,明明不是亲孙女,却比她们要受宠,这让她怎么甘心?

    陆菲媛气的脸儿通红,要不是看着人多,她非得跳脚了,但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也只好隐忍着怒气道:“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小心眼,真是小人之心!”

    陆娇娇听她骂自己,便要发作,却被陆老夫人一个眼刀给制止了,陆老夫人见这三个丫头凑在一起就要吵,未免待会儿在别人面前丢脸,只好道:“槿儿,你们小孩子家也不爱听戏,不如你去问一下各家的小姐,如果也闷得慌,就招呼她们去别处玩吧!”

    白木槿看了一下陆老夫人,知道她的意思,便道:“好,我先去回一下祖母!”

    白木槿只悄悄凑到白老夫人那里,让孙嬷嬷帮她传了话,得到答复之后,就招呼各家小姐说是要去梅园赏梅。

    陆菲媛因常常陪着秦氏出席各家的宴会,倒也认识不少贵女,便帮着白木槿一起招呼她们,原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哪个能真静下来听戏的,一说要去赏梅,倒是各个打起了精神来。

    白木槿又吩咐了鸳鸯去命人在梅园的暖阁里摆了果品,才带着各家的小姐一起去了。梅园梅花是她母亲初为人妇时,和父亲亲手种下的,如今十三个念头过去,竟然如此欣欣向荣了。

    “哇,好漂亮的红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梅花呢!”说话的是曾明月,因着上次在威远侯府的事情,她如今倒是对白木槿十分友好。

    白木槿作为主人,自然顾不得赏梅,只不停地招呼着客人。还是褚云燕先开口叫停了她,道:“你就别只顾着招呼我们了,我们都不是顾着吃呢,坐下来说会儿话吧!”

    白木槿这才坐下来,笑着道:“如此坐着光看花也没意思,我前些日子还做了一些果酒,不如拿出来大家品尝一下,也好暖暖身子?”

    众女一听竟然还有酒喝,哪个不兴奋的,忙道好。只有陆娇娇不阴不阳地顶了一句:“大家闺秀,喝的什么酒!”

    陆菲媛则白了她一眼,道:“你不喝也没人勉强你,管我们做什么,你只管做你的大家闺秀便是!”

    此话一出,自然引得众位小姐呵呵直笑,顿时对陆娇娇生了一股子厌烦之感,大家都是差不多大的小姑娘,难得有些趣味,怎么能被人扫了兴。

    待喜鹊将果酒捧出来,又取了小火炉在一旁热着,白木槿又招呼着众人将桌子团城半圆,围在一起,更增添了几分亲近感来。

    “就这样喝酒也没趣味,不如我们玩字谜吧?击鼓令,谁接到令就谁来出题,再由出题者的下方来猜谜,猜错了,罚酒,猜对了出题者喝酒,如何?”曾明月是个活泼的性子,最喜欢玩这一类的小游戏。

    这提议一出,大家也纷纷赞同了,反正这酒是果酒,喝多一些也不至于醉了。白木槿便吩咐了喜鹊去当令官,背对着大家敲鼓,又摘了一支红梅做令牌,互相传递。

    几巡下来,众人都各有输赢,姑娘们的小脸儿上都染上了红晕,嘻嘻笑笑的,竟也觉得十分欢欣。

    也不知什么时候,天空竟然洋洋洒洒地飘起了雪花,白雪红梅,美不胜收的情景。白木槿因多喝了几杯,竟然有些晕眩,不小心打翻了一杯酒,弄湿了衣裙,陆菲媛便主动提出来帮她招呼客人,让她下去换衣服。

    白木槿便带着鸳鸯下去了,留喜鹊在这里帮陆菲媛。

    走至后花园的假山处,竟听得假山处传来男子与女子嬉笑的声音,她心中一惊,此处偏僻,加之府上客人多,所以少有人注意这个角落,竟然有人在此处幽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