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在热闹的宴会也有散场的时候,今日白木槿的收获便是正式与各家贵女们有了友好的开端,在她的热情款待之下,可谓宾主尽欢,临走时,几个小姐还有些依依不舍地约了白木槿下次再聚。

    陆菲媛则一脸期盼地看着白木槿,似乎正等着她所谓的好戏上场。

    待得宾客一散,原本打算也要告辞的陆老夫人,却被白老夫人挽留了下来,说是有事儿要她拿主意。

    胡氏到现在也没看到陆娇娇,才问道:“菲儿,娇娇去哪里了?你们不是一起去梅园赏梅的吗?”

    陆菲媛摊摊手,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娇娇玩了一会儿就说没意思,然后自个儿走了,也不许别人跟着,我想着既然是在姑丈家,也就由着她去了!”

    胡氏一听,这还得了,一脸责怪地道:“你这姐姐是怎么当的,也不照顾好妹妹,就顾着自己玩!”

    陆菲媛一脸委屈,秦氏可不乐意了,话中带刺地道:“你自己的女儿你还不知道性子,她一贯就如此,谁能管得了?菲儿只是堂姐,没那个管人的资格!”

    胡氏憋红了脸,却不敢跟秦氏争辩,毕竟在陆家,长房媳妇儿的地位要高于她,又当着陆老夫人的面,她自然不敢造次。

    陆老夫人只好留下来,因看着白老夫人面色有些不悦,知道白家必然发生了什么事儿,而且又和陆娇娇有关。

    待到客人都走完了,白老夫人才将陆老夫人请到了花厅里,白世祖自然一无所知地去洞房了,这件事却不得不解决。

    双喜班子的班主带着今日来宁国公府的人全部跪在厅外,等候问话,班主也觉得十分憋屈,来唱个堂会,竟然将台柱子给唱死了,这岂不是损失惨重吗?那袁承衣可是他的摇钱树啊!

    白老夫人大概将事情描述了一遍,听得陆老夫人直皱眉,此时陆娇娇和鸳鸯也被带到了花厅里,鸳鸯和陆娇娇都白布缠头,显然是受了伤。

    不待其他人说话,陆氏就抢先一步,轻轻推了一把陆娇娇,道:“娇娇,你还不把今日后花园的事情给说清楚!”

    陆娇娇看了一眼陆氏,眼里似乎有些恐惧,陆氏眼里光芒一闪,她才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我看到表姐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地进了山洞……然后……然后我就被人打晕了!”

    此话一出,陆老夫人就狠狠地瞪了一眼陆娇娇,将她瞪得一瑟缩,不敢再看陆老夫人一眼。

    胡氏却立马哭了起来,拉着陆娇娇左看右看,道:“哎呀,我可怜的娇娇,谁这么狠心,竟然把你给打成这样?呜呜……好好的来做客,怎么也能遇上这样的龌龊事,自己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也没必要害人啊!”

    陆娇娇也跟着哭了起来,她哭不是被打了,而是伤心于袁承衣的死,可是姑母已经吩咐她,绝对不能说出任何和袁承衣之间的关系,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白木槿虽然听了陆娇娇的指控,却依然无动于衷,仿佛刚刚陆娇娇说的人不是她一般,直到白老夫人开口问道:“槿儿,你表妹说的可是真的?”

    白木槿讶异地看了一眼陆娇娇,然后才恍然道:“这不可能吧,我在后花园里可是从来未曾见过表妹啊,我带着鸳鸯准备回房换衣服,快到槿兰苑的时候,鸳鸯说有东西丢了,我便让她回去找,自己回房换衣服了!”

    此时白慕辰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向长辈们施了礼之后,直接道:“我可以证明,姐姐一直在槿兰苑里,我还陪着她说了好会儿子话,告诉她这些日子我在东方先生那里学到的东西呢!”

    白慕辰这样说,陆老夫人和白老夫人面色都是一松,于是白老夫人便开口问道:“娇娇,你是不是看错了?”

    陆娇娇坚决地摇摇头,说:“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了表姐!”

    陆氏便疑惑地道:“这就怪了,不过家丁在尸体发现的洞中找到了槿儿的荷包,我觉得此事定有蹊跷啊!”

    说着就将那荷包掏了出来,亮给大家看。

    鸳鸯立马道:“呀,这荷包就是我弄丢的,和大小姐素日佩戴的那枚荷包一模一样,奴婢想着大概是被贼人拿了,扔在尸体旁边,要栽赃大小姐吧!”

    陆老夫人这才点头道:“我看鸳鸯说的有理,槿儿的荷包明明好好地佩戴在身上,哪里有丢了,只能是鸳鸯丢的,又被有心人捡了,想要栽赃陷害呢!”

    陆氏似乎也不担心自己拿出的证据被否定,也跟着附和道:“我也觉得是,所以早先也问过了槿儿,现在拿出来,不过是让大家有个数,这件事还得细细查证!”

    白老夫人看着陆氏,也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她现在只想着如何息事宁人,在白家大喜之日,竟然发生了命案,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安。

    此时突然外面爆发了一阵哭闹声,似乎是戏班子里的人在哭。白木槿看了一眼,便按捺不动,瑞嬷嬷凑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什么,她便会心一笑。

    白老夫人被这声音给惊到了,忙吩咐孙嬷嬷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去看看!”

    孙嬷嬷也不迟疑,赶紧出去一看,不一会儿就带进了一个少年,生得眉清目秀,年纪也不大,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

    少年眼含热泪,一进来就跪在地上,只顾着自己啜泣,似乎并不在乎在座的人是什么样的态度。

    孙嬷嬷拧了眉头,低声斥责道:“不许再哭,有什么只管说就是!”

    少年这才勉强停止了抽泣声,含着一泡泪在眼眶里,看了一眼堂上坐着的两位老夫人,然后才像见到救星一般,高声喊道:“老太太,冤枉啊,请为我哥哥做主啊!”

    陆老夫人虽然心存疑惑,但到底不是在自己家里,所以只看了一眼白老夫人,听她是什么意思。

    白老夫人冷着脸,烦躁地问道:“你哥哥是何人?又有什么冤枉的?”

    “回禀老夫人,我哥哥就是袁承衣,也就是今日死在贵府的人,哥哥无端被杀,含冤而死,求老夫人一定要还小人一个公道,我们自幼父母双亡,兄弟俩相依为命,如今哥哥没了,可叫小人怎么活啊!”说着少年便又哭得声泪俱下,哭得好不凄惨。

    白老夫人原本打算敷衍过去的想法在这一刻不得不有所改变,原想着那袁承衣若是个孤身,那给戏班子一笔银子也就打发了,如今还有个兄弟来哭告,若不能处理妥当,怕传扬出去对国公府的名声有损害。

    孙嬷嬷想了想,便主动开口道:“你哥哥可是与人结仇了?否则怎么会遭人杀害?”

    那少年赶紧摇头,辩解道:“我们唱戏的,哪里敢与人结仇,哥哥一向性格温和,绝对不会招惹仇家的!不过……”

    他眼睛瞄了一下白木槿的方向,似有很害怕地看了她一眼,就赶紧撇开了,但这一下却让人把怀疑的目光全都聚焦在白木槿的身上。

    白老夫人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到陆娇娇对白木槿的指控,难道真的和槿儿有关系不成?

    不待白老夫人开口,陆氏赶紧呵斥道:“不过什么?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你说有冤屈,就只管道来,难道我宁国公府还能草菅人命吗?”

    陆老夫人眼神瞄了一下陆氏,隐隐含着警告,陆氏只赶紧撇开了眼睛,不去看陆老夫人,这一次她必须要来个一箭双雕,即便得罪了陆老夫人也无所谓,反正她如今是国公夫人,陆家也奈何不了她。

    少年似乎被吓到了一样,好一会儿才委委屈屈地道:“小人的哥哥死前曾经告诉我,他与一个贵族小姐相恋,还约好了今日在这里见面,商量着私奔之事,所以……所以小的怀疑是事情被人撞破之后,那小姐杀人灭口!”

    屋内听了这话的人无一不惊恐地倒抽一口凉气,一个贵族小姐竟然和一个戏子私相授受,还打算私奔,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不知廉耻又不知所谓。

    陆老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一拍桌子,厉声呵斥道:“你可不能含血喷人,哪家小姐会看上一个唱戏的?莫要坏人名声!”

    少年抖了一下,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不敢再说话。陆氏赶紧出声,讨好般地对陆老夫人道:“母亲,您且莫要动怒,事情的原委还没有搞清楚,说不定真有这样不要脸的人呢,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然后她又转而问少年道:“你可知道你哥哥说的这个贵族小姐,是哪家的?叫什么名字?”

    少年摇摇头,道:“哥哥没有具体说,他大约是怕泄露了那小姐的身份,招来祸事,所以只告诉我早些准备着,到时候跟他们一起离开京城,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安安稳稳过日子!”

    说着少年像是想起了伤心事一般,又落起了眼泪,不停地用衣袖擦眼睛,看起来也着实凄凉。

    陆氏叹了一口气,一副于心不忍地样子道:“哎……也是个可怜见的,只是你也不知道那小姐是谁,如何能知道真凶是谁呢,你哥哥怕也是要白白丢了性命咯!”

    少年听了,却突然停止了哭泣,然后道:“哥哥虽然没有告诉小的那人是谁,但两人相交时日不短,也私下里送了哥哥很多东西,今日来府上的贵客想必都与宁国公府相交颇深,若是能通过这些物证找到那小姐,是否就能找到凶手了?”

    陆娇娇听了话,突然像受了惊一样倒退了几步,幸而陆氏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才让陆娇娇恢复了正常。

    白老夫人却冷哼一声,道:“我倒要瞧瞧是谁家的女儿这般不知廉耻,在我国公府的喜宴上私会情郎,还杀人灭口,简直荒谬!”

    陆氏听了此话,才吃了颗定心丸,这次非要通过戏子之手将白木槿给揪出来不可,她当时可是得了确切消息,白木槿被人困在了后花园,却不知为何赶过去的时候,却没有抓到人,反而在槿兰苑里又见到了白木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