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穆欣萍不祥的事情,就这么平息了下来,当白世祖看着明远禅师批下的八字之后,心里着实觉得惭愧,因此对穆欣萍更加宠爱了起来。

    小小的挫折,不仅没让穆欣萍一蹶不振,反而使得她在白世祖的心里地位更加牢固了。陆氏偷鸡不成蚀把米,气了好几日。

    她本欲趁着白世祖常常来槿兰苑里歇息,已经说动了白世祖接回白云兮,可是没想到白世祖自从重返碧水阁之后,就好像忘了这件事一样,她再难找到机会向他开口。

    而白云兮在家庙里已经待得完全失了耐性,毕竟这样清苦的日子,可不是她一个娇生惯养了十年的小姐能够过得惯的。

    “小蓝,你说到底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回宁国公府啊?这里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难道我要一辈子困死在这里吗?”白云兮哭丧着脸,已经不知是多少回抱怨了。

    小蓝十分配合地劝慰道:“二小姐,您放心,夫人已经派人传话了,您回家的日不远了,要耐心才是!”

    小蓝来了这里也有些日子了,白云兮一开始在家庙里,是无人愿意留在这里伺候她的,还被家庙里的姑子们合起火来欺负,虽然陆氏常常使人来打点,但那些常年憋在庙里的女人,心里都有些扭曲,纵然得了好处,也难给白云兮好脸色,能不虐待她已经是难得了。

    可是事情在小蓝主动来家庙之后,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那些姑子们训得服服帖帖,从此别说是欺负白云兮,简直要当祖宗供起来。

    白云兮见小蓝这样得力,又加之在家庙里无人陪伴,便真生了几分情谊,心中对小蓝又是依赖,又是感动,恨不得拿她当自己的姐妹看待。

    小蓝却不同,依然谨守本分,对白云兮恭恭敬敬的,将一个忠仆的身份做到了淋漓尽致,让白云兮更加倚重她。觉得小蓝比起她过去身边的每个丫头都要来的聪明懂事。

    听了小蓝的话,白云兮虽然仍有疑虑,但心里好歹舒服了一些,便道:“希望如此,我真的受够了这里的清苦,都怪白木槿那个贱ren,若不是她,我怎会沦落至此?可她还好好地在家里享福,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

    小蓝只是微笑不语,每当白云兮辱骂白木槿的时候,她习惯性地保持沉默,若是白云兮非要她给个反应,她也只会点头称是,绝不多言。

    小蓝见她还是一脸愤慨的样子,便劝道:“二小姐,您还是听奴婢一句,暂时忍耐,您想回家,就必须要听夫人的话,若还像过去那样急脾气,老夫人和公爷都会厌烦你,那你就一直也别想回家!”

    白云兮扁了一下嘴巴,不甘心地道:“祖母就是被白木槿蒙蔽了眼睛,看不出来她是个蛇蝎心肠,还偏偏要怪我闹事,哼,迟早我会揭穿白木槿的真面目!”

    小蓝便附和道:“您若真如此想,也得先回了国公府才行,在家庙里,您连老夫人和公爷的面儿也见不到,怎么拆穿大小姐啊?”

    白云兮一听,也觉得有道理,拍拍小蓝的脸,道:“还是你聪明,就听你的,得尽快讨好了祖母和父亲,让他们接我回府!我去抄金刚经了,等祖母生辰的时候,送上去,定能讨得她欢心!”

    “这才对嘛,我的好小姐!”小蓝笑着道。

    “是啦,我的好小蓝!”白云兮也笑眯眯地回道。

    待白云兮又进了房里去抄写经书,小蓝才收起自己的笑容,一脸漠然地看着白云兮的房门,眼里闪烁着几许嘲弄。

    年节一过,陆家便逢上了大喜,陆兆安竟然被皇帝破格提拔为御史中丞,官拜正四品,诏书一下,陆家的声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陆家一门,简直就是个神话,老爷子是丞相,大儿子陆昭然兵部侍郎,正四品。如今二儿子陆兆安又官拜御史中丞,可谓满门高官。

    消息传到宁国公府的时候,可乐坏了陆氏,因着过去陆兆安虽然受皇帝赞赏,但到底只是个小官,如今坐到了正四品,还是个有实权的御史,那地位就非同一般了。

    因着这件事,连白世祖都一连好几日歇在陆氏的房里,气的新欢穆欣萍在房里偷偷砸了好几个花瓶。

    宁国公府的后院里,形势渐渐又有了变化,原本备受冷落,又失了内院管理权的陆氏,因着娘家兄长的官阶提升,又重新站到了高处,就连白老夫人都对她和颜悦色了起来。

    陆凝香一时间风光无限,每日里出门,都是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

    这一日白世祖下了朝,早早就带着陆凝香去了棠梨苑,陪着老夫人说了会儿话,便提起了白云兮。

    陆氏脸上带着几许忧色,连声哀叹,道:“兮儿已经在家庙里待了近半年了,这孩子也知道自己犯了错,醒悟过来之后,懂事了不少,这不……托人给老夫人送来了这个,说是每日里吃斋念佛,闲下来就为老夫人抄佛经,求佛祖保佑老夫人身体康健,长命百岁呢!”

    说着就从莹秋手里取过厚厚一叠子的纸,递给了老夫人看。

    白老夫人打开一看,的确有几分吃惊的表情,看着这厚厚一叠的经文,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突然又想起来白云兮往日的好处来,也不禁唏嘘道:“哎,兮儿过去也很乖巧,可见真是魔怔了才会有那些不正常的举动,如今看着,倒像是比以前更懂事了!”

    白世祖也堆着笑脸附和道:“母亲说的是,我也着人去看望了兮儿好几回,现在不仅懂事了,还十分孝顺呢,每回都托人回来带话,要问候我们,还十分自责之前自己的荒唐!”

    白老夫人听了连连点头,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我老了,最盼着就是家中子孙有福!”

    “母亲,既然兮儿已经都好了,也该把她接回来了,再过不久可就是三年一度的百花盛宴,若兮儿错过了这一次,怕三年之后再想成名机会就小了!”白世祖担忧地道。

    白老夫人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就找个好日子,接回来吧,怎么着也不能耽误了她的前途!”

    “哎……多谢老夫人,兮儿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坏了!”陆氏喜不自禁,几乎要落下泪来。

    白老夫人摆摆手,道:“兮儿回来了,你这做娘的可得仔细着些,好好地教导她,争取在百花盛宴上崭露头角,将来也说门好亲事!”

    陆氏连忙点头应道:“那是自然,有老夫人的教导,兮儿定然不会让您失望的,她在家庙里也没忘了老夫人的教诲,对琴棋书画方面可没曾放松过呢!”

    白老夫人又看了一下那抄写的经文,发现白云兮的字倒是比过去有了不小的精进,便也赞道:“嗯,如此很好,我看着她的字便知道是下了功夫的!”

    陆氏听了,自然欣喜,又捧着老夫人说了会儿话,将素来爱听好话的白老夫人哄得十分高兴。白世祖见了,也对陆氏多了几分喜欢,想来自己这个妻子还是十分懂事体贴的,不仅对自己情谊深厚,也懂得孝顺老人。

    穆欣萍见他们谈的那样投机,心里别提有多酸了,白世祖的眼里只有陆氏,连一个眼神也不曾看过她,前些日子的温情脉脉竟丝毫也没有了,可见男人的薄幸。

    穆欣萍只道自己有些头晕,便借口离开了,陆氏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前些日子被冷落的闷气出了大半。

    白世祖见穆欣萍说头晕,也有几分担忧,道:“欣萍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去找个大夫给她看看?”

    白老夫人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明白穆欣萍的心思,只淡淡道:“应该没什么大碍,让她自个儿休息一下就好了!”

    陆氏却带着一丝歉疚道:“想来夫君这几日都歇在我房里,妹妹大概是不高兴了吧?哎……夫君,今日你就去碧水阁好好地陪陪妹妹吧!”

    白世祖听了这话,却露出不悦的神色来,道:“欣萍也忒小心眼了,我陪着你有什么不对?你是我的正妻,歇在你房里本就应该,她若是这样拈酸吃醋的,那就是她没规矩!”

    陆氏心里高兴,嘴上却劝道:“夫君,妹妹毕竟年纪小,有些小性儿也是正常的,你该多体谅着些,哄哄她就没事了,妾身可不希望让夫君夹在中间为难呢!”

    “还是你最贤惠,你放心,她必不敢生事!”白世祖满脸感动地看着陆氏,心中越发敬重起她来。

    白老夫人看在眼里,却没有说话,她虽然偏向穆欣萍,但也不能干涉儿子的房里事,穆欣萍若是连这点儿事儿都不懂,那也不值当她为她操心了。

    穆欣萍本打算回自己的院子,走到一半却转了个弯,绕道去了槿兰苑的方向,陆氏让她不好过,她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

    雪儿有几分奇怪地问道:“二夫人,咱们去槿兰苑做什么?”

    穆欣萍笑了笑,道:“陆氏我现在对付不了,但不代表所有人都对付不了,她不就仗着自己娘家兄弟升了官儿,才重新获得夫君的宠幸吗?哼……我偏不让她得意!”

    说着就走到了槿兰苑的外面,守门的婆子一见道穆欣萍,赶忙行了礼,朝院子里喊了一声。

    白木槿一听到穆欣萍到访,嘴上勾起一抹轻笑,看来某些人是沉不住气了,穆欣萍到底还是年轻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