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放下手里的书,赶紧迎了出去,见了穆欣萍就要行礼,穆欣萍连忙扶起她,道:“槿儿,就咱们俩不需要这些虚礼!”

    白木槿也不坚持,站直了身子,笑着问道:“二娘怎么今日有空来槿兰苑里看我?槿儿正闲着有些无聊呢,快进来坐吧!”

    穆欣萍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走进了屋子里,也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先是佯装打量了一下白木槿的屋子。

    白木槿叫鸳鸯奉了茶,热情地道:“二娘,天气冷,你喝些茶暖暖身子!”

    穆欣萍笑着接了下来,抿了一口,才放下来,又叹了一口气,似乎很烦恼的样子,却又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白木槿却也不去戳穿,只拿起一旁的绣品,递给穆欣萍,献宝似地道:“二娘,您看看,槿儿绣的这牡丹,是不是必以前有了进步?”

    穆欣萍拿过来,却没什么心思细看,只粗略瞟了一下,笑容有些僵硬地道:“是啊……很好看,哎……”

    又是沉闷的一声叹息,白木槿心里暗笑,穆欣萍还是等着自己来问呢,要是她还继续装下去,也不知她会如何应对呢?

    白木槿高兴地收回了绣品,拿在手里又细细地看了一遍,才放到一边,然后突然惊讶地问了一声:“二娘,你可是有什么不舒服?怎么脸色这样难看呢?”

    穆欣萍见她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的情绪,才稍稍有些安慰,可还是要装作自己没事的样子,皱着眉头道:“没什么的,大概是没休息好,有些头晕而已!”

    白木槿见她还要继续装,也不好直说,只能关切地道:“既然不舒服,那就该请大夫来看看啊,雪儿,你怎么照顾二娘的,哎……”

    雪儿无端受了责备,只能嘟着嘴辩解道:“大小姐,奴婢也劝二夫人好好休息,可是她心里藏着事儿,怎么能休息好呢!”

    白木槿一听,连忙紧张地看着穆欣萍,道:“二娘,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是不是什么人给你气受了?”

    穆欣萍摇摇头,却红了眼睛,吸了一下鼻子,道:“哪里有人给我气受,即便有,那也是我该当要受着的!”

    “你这样说,定是有人让你不痛快了,不行,咱们告诉祖母去,让她给你做主!不行找父亲做主,父亲可是最疼二娘的了!”白木槿气呼呼地道。

    穆欣萍连忙拉住了她,幽怨地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这样冲动呢?哎……如今人家有了靠山,让我受点儿气那不也是应该的?老夫人和公爷也得让她三分,别说是我这个无依无靠的了!”

    白木槿仿佛才懂了一样,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二娘这样心烦呢!只是如今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二舅舅飞黄腾达,她自然跟着水涨船高,如今风头正劲,你我都要多忍耐着,不必与她争这一时之气啊!”

    “槿儿,我可没有要和她争一时之气,我最多不过受些冷落罢了!只是……你可知道,二小姐不日就要回府了,你苦心经营了那么久的好局面,可是要功亏一篑了啊!”穆欣萍似乎万分不平地道,一脸忧虑地看着白木槿,好像多么为她着想一般。

    白木槿拍拍她的手,才淡然地道:“二娘,兮儿到底还是我的妹妹,她也不可能一辈子呆在家庙里的,迟早得回来,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啊?”

    穆欣萍没料到白木槿竟然能这么镇定,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心想不会是故作姿态吧?她当初可是见白木槿怎样处心积虑将白云兮送入家庙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让白云兮回府呢?

    不应该,绝对不应该!穆欣萍不死心地道:“槿儿,和我还有什么好避讳的?我知道你的委屈,若是二小姐在,加之如今陆氏风光无限,怕你将来又要处处受她们的打压,你在她们娘三儿手里受的委屈还少吗?”

    白木槿微微一笑,又喝了一口茶,缓缓地道:“二娘,槿儿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都是我的命而已,怪不得别人!”

    穆欣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槿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没出息了?难道就由着她们东山再起,然后再来加害你和辰儿吗?你们才是府里最尊贵的长子长女,可是一旦陆氏恢复元气,那二小姐和二少爷自然又要重新夺去公爷和老夫人的关注,你们迟早一天要被他们拖垮,到时候这宁国国公府怕是连立足之处都没有的!”

    白木槿苦笑一下,似是有万般无奈一般,道:“那又有什么法子?如今她靠着娘家兄弟再度得势,我也不是她的对手啊,还不如夹起尾巴做人,总好过去拿鸡蛋碰石头!”

    想要挑拨她去和陆氏针锋相对,也未免太小看她白木槿了吧?若是此时她去触陆氏的霉头,那才是傻子一个呢!

    穆欣萍苦口婆心地继续劝道:“凭你一个人自然没法子,可是如今你还有我和老夫人呢,我不信凭着咱们仨儿还斗不过陆氏一个人,而且……我听闻陆家老夫人和陆丞相都极宠爱你,这就是你最大的依仗啊,一点儿也不比陆氏差!”

    白木槿摇摇头,道:“二娘,槿儿还不至于这么没分寸。外祖父和外祖母疼爱我,可是也万万不会帮着我去对付母亲的,说到底她也是外祖父的亲女儿,我还隔着一层呢,至于老夫人,她也是要为宁国公府考虑的,二舅舅升官,对宁国公府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她不会现在帮着咱们对付母亲的!”

    一席话说下来,就连穆欣萍都颓丧地耷拉了脑袋。仔细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陆氏毕竟是陆相的女儿,如今陆兆安升官发财,她只会地位越来越高。至于白老夫人,那更是指望不上,否则也不会在今日处处附和着陆氏说话,而看着自己倍受冷落也不关心。

    这样一想,陆氏更是垮了脸,道:“槿儿,难道就看着她这样洋洋得意吗?咱们就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白木槿看她这样子,也知道她没了主意,轻轻拍拍她的手,劝道:“二娘,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如今你还是宁国公府的二夫人,父亲对您也还存着情意,你只要将父亲的心牢牢拴住,陆氏再得意,又能如何呢?”

    穆欣萍微微蹙眉,疑惑地道:“可是……她这样风光,就连公爷都日日歇在她那里,我如何把握得住公爷的心啊?他如今可是连碧水阁的门都不进了!”

    “呵呵……山不就我我就山,二娘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忘了?您还记得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上宁国公府平妻的位置吗?”白木槿别具深意地笑了笑。

    穆欣萍才恍然大悟,自己怎么一坐上了国公夫人的位置,就连最初的能耐都忘了?男人嘛,说到底还是喜欢年轻温柔,又美貌动人的女子,陆氏虽然风韵犹存,但到底年纪大了,而且论起才情,可和自己没法比,白世祖不过是看在她娘家的份儿上多给她几分面子而已。

    凭着她的美貌和才情,怎么会输给已经是明日黄花的陆氏呢?想到这里,穆欣萍的眼里又有了自信的光彩,她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道:“槿儿,还是你看得透彻,我这一心急,倒是糊涂了起来!”

    “二娘可不糊涂,二娘只是关己则乱罢了!”白木槿笑道。

    穆欣萍不住地点头,对白木槿的佩服又上了一个台阶,小小年纪,便能这样不急不躁,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穆欣萍略坐了一小会儿,便起身告辞,道:“我得回去做碗参汤,你父亲忙于公务,可得随时注意保养身子!”

    白木槿也不留她,只点头道:“二娘真是细心周到,父亲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两人会心一笑,穆欣萍便带着雪儿出了槿兰苑,往碧水阁走去。

    白木槿目送她离开,嘴角露出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瑞嬷嬷看了,只笑着道:“主子,您这招四两拨千斤,使得可真是好!”

    白木槿笑了笑,才道:“我也不全是推脱之言,穆欣萍想要在府里立足,只能靠父亲的宠爱,她若连这一点儿都做不到,那可真是白瞎了我为她谋来的平妻之位!”

    瑞嬷嬷点点头,道:“不过奴婢看这穆姑娘可不是个安分的人,此时就想着要挑拨离间了,怕日后……”

    那没说完的话,白木槿自然明白,摇了摇头,镇定地道:“无妨,若她太安分了,那岂能是陆氏的对手?只有不安分,才能斗得两败俱伤!”

    瑞嬷嬷点点头,要看鹬蚌相争,必定得做个有胆量的渔翁,不给敌人找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那怎么能看好戏呢!

    话分两头,穆欣萍一回到碧水阁,就猛然察觉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似乎被白木槿无声无息地化解了。

    她颇有些懊恼,想着那小丫头明明也没说什么,自己怎么那么轻易就给她绕了过去呢?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白木槿至少有句话说的对了。把握住白世祖的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于是赶紧命小厨房顿参汤,山不就我我就山,白世祖不主动来碧水阁,还能不让自己去找他吗?

    想着未成亲的时候,她也是经常出入白世祖的书房,两人也是在那里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如今她继续做小伏低,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难道那男人的心还能是铁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