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那丫头赶紧小跑着在前面领路,倒十分像是心里焦急的样子。白木槿出了院子,便放慢了脚步,那丫头十分焦急地回过头来道:“大小姐,您怎么了?夫人吩咐奴婢要尽快将大小姐请过去的!”

    这是嫌她走的慢嘛?可是白木槿却十分抱歉地看了一眼那丫头,才道:“可是我走不快啊!”

    那丫头明显被白木槿的表现给急坏了,这个节骨眼上,可千万不能出差错,小姐已经等不及了,时间必须要配合好,否则可就要坏了小姐的大计啊!

    于是赶紧道:“大小姐,要不奴婢扶着您走吧,咱们还是快些,大少爷那边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您也一定想尽快赶去吧?”

    白木槿心里暗笑,这丫头还挺会说话。要不是她知道这帮人不怀好意,说不定真会因为关心则乱而上了当。

    于是也十分配合地道:“好,我尽量!”

    那丫头扶着白木槿,似乎想要用力拉着她快走,但是白木槿却故意放慢脚步,还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在大舅母院子里服侍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那丫头没想到这个时候这位表小姐竟然还关心这些有的没的?十分不解地看了她一眼,才有些紧张地回道:“奴婢叫小翠,是新到夫人身边服侍的,您没见过也是有的!”

    “哦……难怪我看着眼生呢,你是刚刚进陆府的吗?”白木槿继续漫不经心地提问。

    小翠实在有些厌烦,觉得这表小姐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知道自己弟弟晕倒了,怎么还这么镇定?老问她的事情做什么?

    可是她也知道虽然是表小姐,那也是主子,只能乖乖回道:“嗯,进来才三个月!”

    白木槿点点头,心想陆娇娇也不算笨,知道找个新进来,不熟悉陆家情况的丫头来办事,这样事后处理起人来,也不至于处处掣肘。

    虽然白木槿刻意拖慢脚步,但还是很快就到了云水阁的外面,那丫头一见到了,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道:“表小姐,快些进去吧,表少爷在里面呢!”

    白木槿站住不动了,含着嘲弄的笑容看着小翠,道:“怎么表少爷晕过去了,里面竟然这么安静呢?”

    小翠没想到表小姐看着木木的,竟然这么精明,一时间额头渗出冷汗来,但还是努力找着托词道:“大约是怕吵到表少爷,所以才这么安静吧!”

    “嗯……这里倒是挺偏僻的,也不知大舅母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辰儿大老远地跑到这么偏僻的院子里休息呢!”白木槿似乎也不去纠缠刚刚的问题,又抱怨了一句。

    小翠见她不纠缠,又催促道:“表小姐,您还是进去看看吧!”

    “嗯……对了,娇娇呢?我记得她很关心辰儿的,怎么你没去叫她来啊?”白木槿胡乱说着,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小翠急不可耐,再不进去,错过了时间,到时候她可就要倒霉了,于是道:“不如表小姐先进去,我立刻去喊二小姐来,好不好?”

    这会儿急得连自称奴婢都忘了,白木槿也不去管她,故意顺从地往门口走了几步,却眼尖地看到那里面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大概是听到了她们在外面的声音,过来探听的,她仔细在脑海里回忆着这个身影,突然想到了什么,心里的怒意翻涌。好个陆娇娇和白云兮,竟然打的是这样的主意,真是居心歹毒啊!

    心里虽然痛恨,但面上却丝毫不表,既然别人有意陷害,她若不回击,可不就太辜负表姐妹之间的“情意”吗?

    小翠见白木槿还是犹豫,狠了狠心,大声喊了一句:“公子,大小姐来了!”

    那里面的人似乎听到了声音,立马闪了出来,白木槿没料到他们竟然狗急跳墙,正愁着该怎么应付呢。

    却见那里面哐当一声,似有重物落地,小翠不明所以,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被白木槿用簪子抵住了喉咙,对着她冷笑道:“不许发出声音,否则你这小命就该交代在这里了!而且我保证这一下下去,你死的会很痛苦,要等到血流尽了才能死干净!”

    小翠震惊地看着刚刚还一脸无害的白木槿,完全不知道这个变化是怎么产生的,她怎么就被她给制住了?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流泪道:“表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奴婢到底犯了什么错,您可千万别冲动啊!”

    白木槿正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却没想到看到的人竟然是小蓝,白木槿微微皱眉,可是却没有放松挟持着的小翠。

    小蓝一见到白木槿,四下瞅了瞅,见并无人看见,立马跪倒地上,恭敬地道:“大小姐,里面那个人已经被我打晕了,您赶快离开吧,一会儿肯定有人来抓!”

    白木槿看着小蓝,想要确认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小蓝自从跟着白云兮从家庙里回来,也就在后花园里试图靠近过她,往后便再也没有来解除槿兰苑里的任何人。所以此刻,她并不能确认她是否是真心想要帮自己。

    小蓝见她如此,便知白木槿生了怀疑,焦急地道:“大小姐,您相信奴婢吧,奴婢绝不会害你的!只要离开这里,就没人能够害了您!”

    白木槿见他一脸焦灼,似乎真是为自己担忧的样子,而且她也承认小蓝的话是正确的,只要自己离开,自然没有人能害了自己,可是她并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那两个丫头。

    白木槿稍微思考了一下,才道:“你起来再说!”

    小蓝不知道白木槿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她现在只觉得白木槿应该先离开,若是二小姐和那个表小姐的人来了,恐怕就难以善了了。

    但是小蓝看得出来,白木槿是个特别有自己主意的人,所以只好站起来,但仍有些紧张地看着她。

    小翠一直害怕地颤抖,生怕白木槿一个不小心,划破了她的喉咙,白木槿却沉声道:“陆娇娇是不是在等你发信号,她才会来?”

    小翠哪里敢承认,慌忙解释道:“表小姐……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您千万别伤害奴婢!”

    “哼,你可以不说,但是我这手一抖,你这脖子恐怕就得喷血了!”白木槿冷冷的声音,像催命的判官。

    小翠被吓得面无血色,她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没见过世面,不过是一时贪心被陆娇娇利用了,如今危及性命,她哪里还敢继续嘴硬,立马就招了,哭着道:“表小姐,您行行好,放了奴婢吧,奴婢绝对不敢害您,都是二小姐的主意,奴婢保证再不敢了!”

    “别跟我说这些,你只管告诉我,陆娇娇是不是在等你发信号?”白木槿厉声问道,她可不想拖延时间。

    小翠立马点头,道:“二小姐吩咐奴婢只要将您引进云水阁,然后从外面将门关起来,等到宴会散了,她就会引着老夫人来找您,到时候……到时候……”

    小翠不用说完,白木槿也知道到时候会是怎样的结局。她只要进入云水阁,那个朱常荣定然会毁了她的清白,而被人反锁在里面,等着人来捉,她即便没有吃亏,也是毁了清白。要么一死了之,要么就得嫁给朱常荣做妾。

    不过现在里宴会散还有一会儿,那么她就不必担心没时间布置了,她突然掏出一颗药,塞进了小翠的嘴里,又逼得她咽了下去,然后才放开了小翠。

    小翠不知道她喂自己吃了什么,连忙抠自己的喉咙,试图吐出来,可是却一点儿用也没有,她只能哭着求道:“表小姐,奴婢错了,求您别杀奴婢啊!”

    “这是千日醉,天下奇毒。服下之人,若是不能及时得到解药,就会像喝醉了一样,昏睡过去,然后一点一点开始腐烂,从五脏六腑,一直腐烂到外面,最后化成一滩血水,你虽然人昏迷着,但是却能真真切切感受到死亡的痛苦,却叫也叫不出来!”白木槿说的时候,还面带一丝微笑,仿佛她说出来的话,不过是今日喜宴吃了一道美食一般。

    可是小翠已经颓然地跌坐在地上,泪如雨下,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来,却连求饶都忘了。

    白木槿接着道:“你也不用这样,既然是我给你下的毒,自然也有解药,你若乖乖听话,就可以捡回一条小命,若是不乖,那只能等着毒发身亡!”

    小翠一听还有生机,哪里还敢迟疑,连连磕头道:“表小姐,奴婢一定听话,一定听话,求您给奴婢解药吧!”

    白木槿对她的识时务似乎很满意,笑着道:“你如此乖巧,我自然不会杀你。你现在去通知你家小姐,说二表小姐请她来云水阁看戏,记住,千万别露出破绽,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小翠连连点头,一再保证自己会好好地完成任务,绝不会出差错。白木槿这才放心地点点头,让她离开了。

    小蓝担忧地看了一眼白木槿,劝道:“大小姐,那丫头可以相信吗?万一到最后把您供出来可怎么办?”

    “供出来?谁能证明是我做的?”白木槿笑得很无辜,仿佛她真的什么也没做一样。

    小蓝不知所措,问道:“那奴婢现在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