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你什么也不必做,去照顾好你家二小姐,记住了,别让陆娇娇找到她就可以!”白木槿道,她相信小蓝有这个能力,目前她并不打算对付白云兮,因为白云兮的存在有更大的意义。

    小蓝真是想不明白白木槿的目的是什么,她应该能猜到白云兮也参与了这件事,竟然只是让自己看牢她,而不是反戈一击。

    白木槿可没打算告诉小蓝自己的想法,虽然小蓝是帮了自己,但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于是道:“你快些去吧,别让二小姐怀疑你!”

    小蓝点点头,这才离开了。既然大小姐有自己的想法,她也不能说什么,她相信自己今日这番举动,大小姐一定会记在心上。小蓝有一种感觉,宁国公府的后院虽然纷繁错杂,但最终获得胜利的一定是这位深藏不露的大小姐,而她选择了投靠白木槿,会获得最大的利益。

    白木槿见小蓝走远了,立马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将脸给蒙了,然后悄悄走进了云水阁里。

    果然看到那朱常荣像死猪一样躺在了地上,想必就是准备出来的档口,被小蓝给偷袭了,她在朱常荣的几处穴位上扎了几针,最后再将他弄醒了。

    朱常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是一个蒙了脸的少女,单看那一双眼睛,就觉得这女子定是国色天香,色心一起,忍不住就要动手去摸。

    却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只要一用力,就疼的不行。好像手脚都被废了一样。朱常荣这才惊醒过来,恐惧地看着面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问道:“你……你是谁?”

    白木槿柔柔地看了他一眼,道:“朱公子,奴家仰慕您已久,没想到今日竟能得见,可见是缘分!”

    朱常荣看着那水盈盈的眸子里,波光潋滟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上心口,恨不得将这美人儿搂在怀里好好地亲热亲热,只可惜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他连忙道:“小姐,既如此,还不让我起来说话!”

    “哎……朱公子,您是不知道,我刚刚无意中路过此地,就发现您倒在地上,好半天才将你唤醒了,您怎么会在这里呢?”白木槿仿佛一无所知地问道。

    朱常荣自然不能告诉这位佳人自己是为了能够偷香窃玉才到这里来的,只尴尬地道:“一时迷路了,见此处风景甚好,所以就进来看看!”

    白木槿也无意拆穿他,却一脸神秘兮兮地道:“公子,我来时可是看到一位姑娘从这里偷偷地跑开了,看样子倒是很像我表姐陆娇娇呢,您可是得罪了她?”

    朱常荣一听,心里一惊,难道自己中了陆娇娇的计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一边约自己来这里,一边又偷偷地打晕自己,难道想要害他不成?

    于是道:“姑娘是?”

    “哦……我是白家的二小姐啊,您有没有听说过?”白木槿一脸期盼地看着朱常荣,仿佛对他爱慕至深。

    朱常荣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哪个小姐对自己这样钦慕的,看那崇拜又爱慕的眼神,一时间自信心迅速膨胀起来,心道,真是遇到知音了,于是露出自以为俊美的笑容道:“原是白二小姐,久仰久仰!”

    白木槿害羞地低下头,矫揉造作地道:“没想到公子真的知道奴家呢!可见是心有灵犀,哎……只可惜,恐怕有缘无分了!”

    朱常荣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会呢?我与二小姐一见倾心,既然你我都有意,待我回家就让人到府上提亲,你放心,绝不会委屈了你!”

    虽然朱常荣知道白二小姐出身不是很高,但好歹也算是宁国公的嫡女,而他这些年也没什么人愿意嫁给他,白云兮的身份也不算埋汰他,他姐姐想必也会答应的。

    白木槿听了,先是一喜,接着又是一酸,忧伤地道:“公子有所不知,娇娇表姐约您来此,就是为了要陷害您和我大姐。可是你没见过我大姐吧?她虽然生的不错,可是却有隐疾,您若是真的娶了她,那就一生都要倒霉了,我于心不忍,所以偷偷到这里来,看看是否能救公子,没想到还是见娇娇表姐打晕了你,想必待会儿就会让大姐过来,与您成为捆绑夫妻了!”

    说着白木槿就落下了一滴泪,那忧伤的样子,别说是朱常荣这种色胚,任何男人见了恐怕骨头都要化了。

    朱常荣一颗心,就这样遗落在了美人身上。他这一刻甚至觉得自己之前都白活了,这么多年一直流连花丛,却从未对女子有过这样的情愫,只觉得眼前人虽然连面目都看不清楚,但那一双眼睛,竟像是会摄人心魄一般,只看了几眼,就弥足深陷。

    再看她落泪的样子,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送给她,哪里还会怀疑她的话,连声劝慰道:“小姐,莫伤心!你放心,除了你,这辈子我朱常荣绝不会再娶别的女人,陆娇娇不会得逞的!”

    白木槿心里冷笑,面上却做出感动状,柔声道:“公子说的可是实话?”

    “自然是,小姐若是不信,就将我的心挖出来看看!”朱常荣信誓旦旦地说,他这次可真的没有撒谎,若是能娶这样的可人儿为妻,那他这辈子就无所求了。

    白木槿欣喜地看了他一眼,让朱常荣心都要跳出胸膛了,她才道:“虽说如此,可是我表姐是不会放过你的,她可不仅是要让你娶我大姐。她是要毁你名声,你知道我二舅舅现在是御史老爷,若是她能让二舅舅抓住你的把柄,就可以在皇上面前告你一状,到时候必然会牵连提督大人。而你毁了大姐的清白,也会得罪外公,到时候陆家全力对付朱家,恐怕提督也是无力招架啊!”

    朱常荣完全不知道陆娇娇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心里的震惊溢于言表,慌忙道:“小姐,你可有什么办法救我?若父亲知道我被人陷害,还会连累他,一定要打死我的!”

    白木槿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真是蠢笨如猪,这么错漏百出的谎言,他都能信。不过这正好合了她的心意,于是做思考状,道:“这样吧,待会儿我想法子把陆娇娇给骗过来,到时候……你委屈一下,等外婆过来抓的时候,你只管说她勾引你,那二舅舅为了掩盖这件丑事,绝不会为难你。到时候你也只说聘为妻,奔为妾,就一顶小轿将陆娇娇纳了做妾,那往后你可就是丞相的孙女婿,二舅舅不仅不能害你,还得帮着你,如此可好?”

    朱常荣想了一会儿,却摇摇头,道:“不……我答应小姐,除了你,我朱常荣这辈子不会再要别的女人!”

    白木槿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给惊到了,这色胚这个时候玩什么深情啊?他不该是有便宜就占吗?

    白木槿心里将他骂了上百遍,面上却感动地道:“公子对我一片情意,我怎么能辜负,可是男子三妻四妾本署平常,我绝不会是那小心眼的。你也不过是纳妾,若能帮衬到你,我自然心甘情愿,只要公子不忘了对奴家的承诺就好!”

    朱常荣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贤惠的女子,心里感动的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家请媒人下聘去,他朱常荣真是有福气,世人都笑他好色下流,必然娶不到合宜的妻子,可是现在他就这么轻轻松松遇上了白二小姐这么个绝代佳人,真是喜从天降。

    朱常荣点点头,郑重地道:“小姐如此深明大义,又处处为我考虑,真是让朱某感动。既然如此,我就听你的,可是……小姐也该给我个凭证,否则到时候我怎么上门求亲呢?”

    白木槿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于是道:“你不说我也正要给你,这是我随身的一个玉佩,上面刻着我的闺名,一个云字,你记得要收好,千万莫丢了,日后但凭此物来宁国公府求亲就是!”

    说着就从袖中掏出那枚玉,塞在了朱常荣的怀里,巧笑倩兮地看着他。朱常荣连连点头,这下对白木槿的话更是深信不疑,人家连贴身之物都肯相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白木槿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才起身道:“公子,我不宜久留,你可得记着奴的话,待会儿我表姐来了,可就不好行事了!”

    朱常荣见她要走,着实不舍,深情款款地道:“小姐……是否能再留一会儿?”

    “公子,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呢?”白木槿半含羞怯地道,便已经起身要走了。

    朱常荣想要爬起来追,却发现自己还是动不了,才赶紧道:“小姐,我动不了,待会儿陆娇娇来了,我可怎么办?”

    “公子放心,我也略通医术,您这是一时的,过个一盏茶的功夫就会自己好了!”白木槿道。

    朱常荣这才放心下来,不过白木槿已经出了院门,他连人影也看不到了,怅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但继而又觉得心里涨得满满的,他生平还是第一次对女子动情。过去那些莺莺燕燕与这白二小姐比起来,真是庸脂俗粉,连人家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他甚至都没到她的全貌,却已经被迷得失魂落魄了。

    一心想着不久之后,自己就能抱得美人归,兴奋滴恨不得仰天长啸,以告知所有人,他朱常荣也是有好女子爱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