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第一个抽中的人是曾明熙,陆青云身边的小厮阿直负责拉绳子,曾明熙两枚手指夹着投壶的竹筷,阿直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拉动绳子,那悬在梁上的壶摇摇晃晃,一会儿偏到东边儿,一会儿偏到西边儿,始终无法安静下来。

    曾明熙眼睛直视着前方,手臂抬起,手臂不动,只两根手指一摆,便看那只竹筷脱手而去,在壶到达正中间的一瞬间应声而入。

    引得曾明月和两个小点儿的白慕辰和凤之沐都欢呼起来,虽然其他人没那么激动,但也连连拍手叫好,曾明熙只微微一笑,道:“此酒怕是喝不成了!”

    那种自信的风采,温润如水的笑容,让人看了只觉得春光正好,花开正浓。而那笑容流转最后,却落在了白木槿的身上,虽然稍纵即逝,却还是让有心人捕捉到了。

    无人注意的地方,凤九卿的眼睛微眯,闪烁着一种无人能看透的光芒,嘴角挂着那一抹淡淡的笑,显得有几分森冷。

    第二个轮到的是凤子涵,毫无意外,他一击即中,而且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第三个是凤之沐,他看了一眼大家,然后随手一扔,筷子在壶口撞了一下,然后弹了出来,他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嚷嚷道:“真讨厌,明明都进了还掉了出来!”

    然而除了陆菲媛和曾明月之外,其他人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凤子涵是直接冷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白慕辰暗自摇了摇头,接过竹筷,下一个就是他了。凤之沐对其他人都装模作样,可是对着白慕辰却吐了吐舌头,眨巴了一下自己圆溜溜的眼睛,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白慕辰却偷偷在他耳边说了一声:“你别高兴太早!”

    凤之沐不以为然地摆摆手,似乎胸有成竹,大摇大摆地坐到一边去了,白慕辰站在那里,脸色有几分严肃,仿佛面对的不是一只壶,而是一个等待他去击败的敌人。

    白木槿看着自己弟弟那副严正以待的表情,心里微微叹息一声,慕辰自幼失去庇佑,所想要得到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努力,而且还要时时刻刻防范着来自继母的黑手,一边希望自己优秀,一边又要隐藏光芒,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太过为难了。

    如今他摆脱了钳制,正要光芒大盛的时候,又遇到一大群优秀的师兄,把他比的一如来自乡下的无知小子。有好几次他都表现出来一些自卑和苦恼,幸而自己及时发现,加以引导才使得他没有钻牛角尖,不过自此之后,他对自己的要求却越发严格,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这也不是她所想看到的。

    可是生存在那个家里,她也不能让白慕辰成为温室里不知人间疾苦的花朵,经不起事儿的孩子,如何承担国公府的重担。慕辰必须变得优秀,必须要强大,因为他不能永远躲在自己的羽翼下。她一方面希望他一世无忧,一方面却又逼迫白慕辰快速成长,这一种矛盾的心思,大概也只有她自己能够明白。

    最后白慕辰凝神了片刻,终于果断出手,竹筷在壶口转了两圈,进去了。虽然比不上凤子涵和曾明熙那么简洁利落,但好歹是进了,凤之沐比自己进了还要激动地欢呼了起来,他是真心喜欢白慕辰这个小师弟的。

    白慕辰对他笑了一下,转身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发现她的眼里亮晶晶的,虽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为自己喝彩,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姐姐的喜悦,那仿佛是以母亲的姿态为自己的孩子成长而展现出来的欣慰和感慨。

    他有时候觉得,姐姐就和母亲一样,虽然她也不过比自己大三岁,但那样的感觉却如此真实,大概长姐如母,便是如此吧。

    白慕辰对白木槿有几分羞涩地笑了一下,就转身坐到了凤之沐的身边,态度镇定的不似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淡然从容,脸上挂着微不可查的笑意。

    白木槿在想,如果辰儿长大了,也该是个翩翩儿郎,拥有许多女子钦慕的眼光,前世他所不曾经历的未来,今生一定要好好地还给他。

    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她的迅哥儿,若也有来生该有多好,不必死在那个恶毒畜生手里,不必躺在冰冷的地上,不必独自面对那不知该有多黑暗寂寞的黄泉路。她的心仿佛被人死死攥住了一般疼痛难忍,若不是顾及这里有人在看,她怕自己真会忍不住痛哭失声。

    指甲掐进自己的手心,借着肉体的疼痛,冲淡心里的痛。心里默念着,迅哥儿,等等娘亲,等我为你报仇雪恨,等我将所有迫害过我们的人一一推进深渊,娘亲就来找你,陪你一起走过那黑暗无边的世界。我的迅哥儿,你一定要等着娘亲啊!

    陆青云投完,就轮到了白木槿,所有人的目光朝向她,却发现这个少女不知为何周身竟笼罩着一股雾气一般,将自己隔绝在了众人之外。甚至都能看到那淡淡雾气中,缭绕着的伤痛,那是一种怎样彻骨的寒凉,竟像是会化成实质一般,涌出身体。

    “槿儿……槿儿……”陆菲媛害怕地推了推她,喊着白木槿的小名,她在害怕,这一刻她几乎觉得白木槿就要将自己封锁在某个谁也靠近不了的黑暗里,然后消失在她的面前。那种深深的伤痛,就连一向并不敏感的她都觉察到了。

    白木槿被唤回了神志,只有一瞬间的迷茫,便恢复了理智。她发现所有人都用迷惑的眼神看着她,而白慕辰和陆菲媛都一副极担忧和害怕的表情,陆菲媛抓着她的手,甚至都凉凉的。

    白木槿才知道自己刚刚沉入痛苦的回忆中,不自觉地感染了周围人,短暂的懊恼之后,便又露出了一贯的温暖笑容,仿佛刚刚那个满身冷寒和伤痛的人,不过是别人的错觉。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责道:“一不小心竟然走神了,真该打,让表姐担心了,是不是轮到我了?”

    陆菲媛见她恢复了常态,仍有些担忧地看着她道:“槿儿你没事儿吧?若是不舒服,咱们不玩了,我送你去休息!”

    白木槿摇摇头,笑嘻嘻地道:“哪有啊,不过是想事情想的走神了,好着呢!”

    陆菲媛又上下细细打量了一遍白木槿,发现她真的再没有丝毫不妥,才诧异地放开了她。只是心里仍然疑惑,白木槿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疑惑其实每个人都有,只是没有人会傻到问出口。白木槿抓住投壶的竹筷,看着前方,她在拿捏分寸,如何不着痕迹地投偏,又不至于沦为最后一名。

    可是她刚刚走神的时间,曾明月和陆菲媛都投过了,陆青云是投中了,这毫无疑问,可是这俩丫头到底投得如何,她却没有印象。

    不可以投进去,但也不能离得太远,又不能让人看出来她是故意投不进,在这一群人精面前耍诈,实在有些为难她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平息自己的紧张,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个不停摇摆的壶,一副要将壶壁看穿的样子。

    众人因着还在疑惑之中,所以对白木槿的一举一动反而更加关注了起来,白木槿自然注意到了投射在自己身上那些几乎要让她坐立不安的目光,却丝毫没有办法阻止。

    只能靠着自己最大的自控力来掌控自己的动作和表情,不露出破绽,动作略显生疏和僵硬,仿佛全神贯注,其实不知分散了多少注意力在别的事情上面。

    手臂抬起,筷子举到了脑后,似乎准备全力投掷,白慕辰也跟着紧张起来,生怕姐姐投偏被罚。

    可是就在白木槿投射的一瞬间,却觉得胳膊肘一麻,筷子脱手而去,根本无法控制力道,然后就见那筷子和壶本根是南辕北辙。

    不用知道陆菲媛和曾明月的投射如何,她也明白自己输了,这两个人虽然无法向那些懂武功的人一样精准,但都是玩惯了投壶的,再差也不会像自己这样完全脱靶,丝毫不沾。

    白慕辰沮丧又担忧地看着姐姐,却换来她无所谓地一笑,不过是罚三杯酒,又不是天塌了。

    唯一让她在意的是,刚刚究竟是谁出手捣乱,看了看自己的手肘,有一点难以察觉的水渍,这个人的功力可够深厚的,竟然用水击打了她的手肘麻穴,使得她失去对筷子的掌控。

    目光不经意地瞄过这些人,发现所有人的表情都很正常,完全看不出任何异样,可是凭着自己的判断,此人不是凤子涵就是凤九卿,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出手。虽然陆青云和曾明熙可能也有这样的能力,却绝不会无缘无故地要让她输。

    凤子涵讨厌她,想她出丑。凤九卿则是莫名其妙,总是做些令她都摸不着头脑的事情,所以她无法判断是谁动的手。

    “白姐姐,你怎么这样啊,是不是故意的?”凤之沐哭丧着脸看着她,本来自己是最差的,因为曾明月和陆菲媛在自家兄长的帮助下都进了,只有白木槿竟然投了个不着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