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这三杯美酒,于是就与他挥手道别,成了白木槿的囊中物。全场谁也没有凤之沐难受了,就连白慕辰在看到凤之沐的表情之后也忍不住好笑起来。

    白木槿无辜地看着凤之沐,摊摊手道:“十五皇子,您可错怪我了,我比谁都怕输的,可不像你,喜欢这杯中物!”

    被人当场揭穿,凤之沐也不觉得羞恼,反而眼馋地看着摆在白木槿面前的三杯酒,看了一下众人,突然大义凛然地道:“既然白姐姐不善饮酒,不如就让我来代替吧,都说英雄救美,我凤之沐好歹也是条汉子,哪能看着白姐姐这样的美人受委屈呢!”

    说着就要去端酒,却听到某人似无意一般敲了敲桌面,发出轻轻的响声,他想无视都不行,谁让九皇叔在弹手指呢,他最怕就是这位九皇叔做这个动作了,那就表示他十分不高兴,准备要“大开杀戒”了。

    凤之沐无奈,收回了自己的手,却突然捂着肚子说:“哎呦喂,突然腹痛,菲儿姐,快快……让你家下人扶我去净房!”

    白木槿微微一惊,想扶他一下,凤之沐却像受惊一般赶紧弹开,然后一直嚷嚷着:“哎哟,哎哟,好痛啊,小师弟,赶紧的,扶着你师兄走啊!”

    陆菲媛也被吓到了,赶紧命人扶着凤之沐去净房,白慕辰也被他一并喊走了,谁让自己自从入了师门,就一直被这个顶头师兄训练成了乖宝宝。虽然担心自己姐姐,但白木槿面不改色的样子到底让他放心了些,姐姐若是不愿意喝酒,谁也逼不了她的。

    凤之沐离去之前却回了一下头,偷偷看了一眼凤九卿,发现他已经不再弹手指了,眼里似乎还有几分赞赏,顿时心满意足地捂着肚子,夸张而大声地叫唤着一路离开。

    白木槿才明白原来这小子是在使诈,只觉得这未来的小战神,怎么这幅德行,完全不像她记忆中那个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啊!

    不过已经来不及细想这些,摆在面前的酒,她还是得喝的,陆青云似乎很羞愧地看着她,大概是为了自己只记得保护自己妹妹,反而忽略了表妹的事情而感到自责。

    曾明熙面色如常,她也没细看,若是细看就会发现,那面色如水的男子眼里,是深藏的担忧和关切。

    凤子涵依旧冷着脸,眼神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她只在心里冷笑一下,便不去看他,真是个小心眼又没风度的男人,也不知到底那些狂蜂浪蝶爱慕他什么,难道就是凭着一张漂亮的脸吗?

    只有凤九卿,依旧含笑,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兴味和戏谑,她知道他打算看好戏,不愧是凤子涵一家的,臭味相投!

    没有丝毫犹豫和推脱,白木槿端起面前的酒杯,那可不是普通的小杯,也不是女儿家喜欢喝的果酒,这一大杯下去,估计胃都要翻腾过来了,更别说三杯了。她本就不善饮酒!

    陆菲媛十分担忧地看着她,但也没有上前阻止,毕竟愿赌服输,如果她去阻止白木槿喝酒,只会让其他人看轻白木槿,觉得她是个输不起的,对于天元贵女来说,不可丢失的是骄傲和气度。

    白木槿也坦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用帕子稍稍盖了一下,几乎是闭着眼睛,屏住呼吸一饮而尽。

    接下来是第二杯,第三杯,每一杯都喝得干脆利落,且丝毫不滴不漏,动作洒脱中带着些优雅,优雅中又有几分豪迈。

    曾明月看了拍手叫好连声称赞白木槿是女中豪杰,陆菲媛连忙拉着她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茶,扶着她喝下了,好冲淡一下嘴里的酒味。

    白木槿喝下茶水,面色无恙,可是胃里翻涌的滚烫热辣感却让她十分难受,然而当着众人的面,她也不愿意露怯。

    鸳鸯轻轻为她抚背,又给她递了几颗酸果子,希望能够让她舒服一些,心中着实责怪这些人乱来,她是知道小姐从不饮酒,不似天元其他女子一般喜欢饮酒作乐,这三大杯酒落下去,怕是难受的不行了。

    然而游戏还要继续,没过一会儿,那个嚷着腹痛的十五皇子又完好无损,活蹦乱跳地回来了,时机也恰好是第二轮要开始的时候。

    奇怪的是,白木槿竟然又神奇地抽到了最后一个,她心里十分疑惑,每次都是最后一个,难道真是自己这么倒霉吗?

    然而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地看着其他人投壶,这一次第一个是陆菲媛,她投的时候,那小厮分明放缓了拉绳子的力道,壶并没有太剧烈地摇摆,她凭着自己的经验,险险地偷了进去。

    曾明月似乎也善于此道,曾明熙不动声色地利用暗劲儿帮助她将竹筷推了进去,大家都知道,却没有人点破。

    其他人也毫无意外,纷纷投进去,轮到凤之沐的时候,这小子这次学乖了,在竹筷未到壶前就暗暗使了个掌风,将壶推开,所以竹筷碰也没碰到壶,心想这下估计再没人比自己差了,白木槿即便再不济,也不能连续两次都挨不着壶吧?

    面上十分羞愧和懊丧,但眼里却闪耀着雀跃,看着那三大杯美酒,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他天生就爱酒,大概与自己母亲孕育他的时候喜欢吃酒酿丸子有关系。反正他打娘胎里就爱酒了,可偏偏酒量不佳,这一点传自他父皇,当今圣上就不善饮酒,所以往往宴请别人的时候,都是喝的果酒,凤之沐想想就觉得十分纠结。

    为何一个爱酒成痴的人,偏偏又是个逢酒必醉的呢?真是令人苦恼啊,这就是少年凤之沐的烦恼,很多年后叱咤战场,豪情万丈的战神护国大将军,经常在战马上豪饮的时候,还是会为了醉酒而深感无奈,但是醉了的战神更加神勇无敌,虽然醒来常常忘记自己是如何奋不顾身,杀敌如切菜的!

    倒数第二个是曾明熙,这一次他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出手的时候不知为何抖了一下,筷子竟然脱靶了,而且比凤之沐脱的还要厉害,简直让人目瞪口呆,这还是曾大少吗?

    然而他也只是弹了一下衣摆不存在的灰尘,若无其事地坐了回去,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受到了不知名的干扰,所以脱手了。

    曾明月一脸懊恼地道:“哥,你怎么脱靶了啊?”

    她心里想着的是,让哥哥表现再好些,好让白木槿看到自己哥哥耀眼的模样,她自己很喜欢白木槿,听闻母亲的想法之后,更是全力支持,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方法接近和讨好白木槿,希望能为自己哥哥铺平道路。

    哪知道哥哥这样不争气,竟然在白木槿面前丢脸了,连壶口都没碰到,简直和刚刚白木槿的表现相差无几,难道她哥以为和白木槿一个水平,就能获得别人的好感吗?

    不过曾明熙则丝毫不在意地耸了一下肩膀,笑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很正常嘛,这次输了,下次再来咯!”

    曾明月无奈,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哥哥不好,只能讪讪地坐到一边,继续看白木槿投壶。

    此时白木槿抓着筷子,如果没有意外,刚刚捣乱的人这次还会出手,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坏心眼儿,非得让自己出丑!

    做好了准备动作,白木槿却没有盯着壶看,而是分散了些眼神注意着凤子涵和凤九卿的动作。无论是谁,都要准备承受她的回礼!

    她以为自己已经将两人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可是没想到关键时刻却有个不识趣的家伙分散了她的注意力,这个人自然就是一向和她不对盘的凤九卿了,他竟然捂着嘴巴,十分不雅地大咳了几声,然后她只觉得手肘一麻,筷子又继续脱手了。

    这一次十分夸张,她的筷子竟然是向后飞去的,而且飞出了她们所在的亭子,掉落在身后的湖里。

    陆菲媛张口结舌,这一次她都忍不住怀疑白木槿是自己故意要输的了,曾明月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连白慕辰都有些搞不清楚,到底是姐姐有意为之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凤之沐如被火烫了屁股一样窜起来,手指有些颤抖地指着白木槿,然后哭丧着脸问道:“九皇叔,这一次可不可以不算啊?白姐姐应该是手抖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凤之沐真心维护白木槿,了解的人自然明白他为什么比白木槿还伤心。白慕辰已经不忍去看了,再三杯下肚,姐姐定然要醉的。

    鸳鸯已经忍不住想着是不是该找个借口将小姐带走,免得受苦,喜鹊自然也是如此想法!然而凤九卿只看着凤之沐露出了一抹笑容,就将凤之沐逼退到一边,像个蔫儿了的花骨朵一样,耷拉着脑袋,十分悲伤。

    白木槿冷眼看着凤九卿,她已经有八成把握,是这个该死的宣王在捣鬼,她如果没看错,这人刚刚咳嗽的时候,尾指似乎弹动了两下,然后她就中招了!能做到这一步的人,也只有这个深不可测的王爷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