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子宁是陆兆安的字,他到底是身为人父的,事关女儿的终身大事,不能不让他在场。胡氏听了,只喏喏道:“应该快来了!”

    她是既希望夫君能来,又怕他来,陆兆安和她不同,不会一味地护着女儿,她怕夫君为了自己的官声和家族的名誉会牺牲女儿的一生。

    看看那边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朱常荣,胡氏恨不得去撕了他,只是一想到此人的身份,到底还是没那个胆子。

    话音刚落,陆兆安就闻讯而来,看着一屋子的乱纷纷,便先拧起来眉头,先向嫡母请了安,才问道:“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胡氏欲言又止,怯怯的,不知该如何回答,陆娇娇又只会哭。还是老太太先发话了,道:“你的好女儿,这次可真是丢人败兴了,才为了那事放出来多久?竟然又和……”

    她看了一眼旁边吊儿郎当坐着的朱常荣,陆兆安此时才发现了这个十分不和谐的人,再看看女儿哭的凄惨的模样,心里也猜出了七七八八,一股羞怒从心底窜起,他阴沉着脸,抬脚,狠狠地踹向了陆娇娇。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间陆娇娇被踹地翻了过来,趴在地上,捂着肚子连哭也没声了。胡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便再顾不得许多,一下扑向了陆娇娇,将她紧紧揽在怀里,痛哭着道:“夫君,您这是做什么,娇娇千错万错,到底也是您的女儿啊!”

    陆氏也十分不忍,劝道:“二哥,此时还是先妥善了此事!”

    陆兆安看着那不成器的女儿,心里是恨不得她死了才好,上回的事情就够让他丢脸的了,今日更是让他的颜面被狠狠地踩在地上,他苦心筹谋,卧薪尝胆地过了这么多年,难道就要因为一个女儿,还毁于一旦吗?

    连带着胡氏他都厌恶上了,这个女人不能帮自己也就罢了,连女儿都管不好,养个儿子也是没出息的,只知道打打杀杀,惹是生非,自己一世英名,到底怎么生了这样一对儿女?

    他转而朝着老太太单膝跪下去,苦着脸道:“母亲,此事儿子没脸继续插手,一切都凭母亲做主吧,儿子连自己的儿女也教养不好,实在枉为陆家子孙!”

    陆老夫人没想到陆兆安会给她这样的回答,他刚刚那一脚,似乎不是踹在了陆娇娇的身上,而是踹进了她的心里。不是为陆娇娇心疼,而是为这个一直做小伏低的庶子而心惊,他这副皮囊里,埋藏的是何等狠硬的心?

    那一脚踹的可够狠的,陆娇娇此时都还喘不过气来,连眼白都网上翻了,嘴角更是一出一些血丝。

    她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看清楚这个庶子的内心到底是怎样的。他在自己面前一向都是谨守着本分,恭敬,孝顺,从不忤逆,有时候甚至是小心翼翼的。

    陆老夫人看着他许久,才开口道:“你作为她的父亲,还是该有自己的想法,事情已然发生,即便你杀了她,也是无法挽回了,如今朱公子就在这里,你不妨问问他有什么打算吧!”

    陆兆安是不愿意参与这件事的,无论如何处置,都是极没面子的,而且他根本看不上这个所谓的“国舅爷”,和他说话未免伤了自己的体面。

    可是老夫人发话了,他又没有理由推脱,只好硬着头皮,坐到了一边,看着朱常荣,眼里有着十足的不屑和鄙视,但为了那个不争气的女儿,他到底还是先开口道:“朱公子,对于此事,您该给我陆家一个解释吧?”

    朱常荣可没把陆兆安这个新上任的御史大人放在眼里,虽然他是皇帝的宠臣,但比起自己姐姐这个宠妃来说,还是差了几个档次。

    于是不紧不慢地道:“陆大人,此事说起来,我还得向您要个说法!”

    陆兆安被他说得晕了头,几乎要压不住脾气,但到底还是穏住心神,强勉着自己问道:“朱公子何出此言?”

    “那就要问过陆大人的好女儿了!”朱常荣嘲弄地说,眼神轻蔑地看了一下陆娇娇,仿佛那是个低贱的烟花女子一样。

    看在陆兆安眼里,无异于火上浇油,他恨不得上去狠狠地狠狠地掌掴朱常荣,他一个下流胚子,竟然敢如此蔑视自己的女儿,说到底还是蔑视自己。

    陆兆安此人自尊到近乎自卑的程度,根本容不得别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可是他看不上眼的一个腌臜泼才竟然敢蔑视他,这触及了陆兆安那根最敏感的神经。

    他极力压制的怒气,眸子里燃起了火苗,盯着朱常荣的样子看起来那么阴鸷,让一向无所畏惧的朱常荣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气焰消减下去不少,但仍旧不屑一顾的转过头去。

    陆兆安冷声质问道:“你在我陆家,毁了我女儿的清白,竟然还口出狂言,即便是你父亲在此,怕也不敢对我陆家如此无礼,竖子莫要猖狂太过!”

    朱常荣见他发火,却完全没了刚刚的忌惮,冷嘲一声,道:“陆大人,做人可得讲理,是您女儿自己勾引我的,否则我怎么会寻到那么僻静的院子里?哎……追究到底,还是陆小姐有意陷害我,试图以此逼迫我娶她呢!”

    朱常荣说的理直气壮,而陆娇娇被那一脚猛踹,踢得连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无声无息地落泪。

    胡氏却再也忍不住,捏着嗓子骂道:“你胡说八道,到底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良知,你毁了我女儿的一生,我要你偿命!”

    说着就疯了一样扑过去,再也顾不得许多,只一心想撕了这个无耻之徒,她的娇娇就这样毁了,还得背上放荡的名声,叫她怎么能忍受得了?

    别说是胡氏,就连陆老夫人都气的直喘气,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声道:“朱公子,老身不想与你一个小辈说些什么,但请你父亲来吧,此事是不能善了了,我陆家的女儿,容不得人欺辱!”

    陆兆安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只要事情有老太太出面,就再不需要他操心了,反正老太太不会让这个女儿连累到自己的,至于陆娇娇会有什么下场,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如果胡氏和陆娇娇知道陆兆安的心声怕会气得吐血吧?可惜陆兆安此人和陆氏差不多,都是极善于伪装的,根本不会让自己的真实想法泄露出来。

    朱常荣看着已然盛怒的老太太,才有几分发憷,他之前可是听说过这个老夫人的“丰功伟绩”,年轻的时候被称为“铁娘子”,脾气火爆的可是连皇帝都颇为忌惮。而且她的身份又偏偏让人不敢动她,这就是天元几大世家之一的谢家的女儿,而她的母亲则是先帝的嫡亲妹妹,当今圣上的皇姑,永宁长公主。

    永宁长公主不是只空有公主之名,而是辅助皇帝登基的最大功臣之一,要没有这个皇姑,当今圣上能否登上皇位还是个未知数。

    可是永宁长公主却不贪恋权势,皇帝登基之后,她嫁给了谢家的次子,从此便只专心相夫教子,而且最奇怪的是,她竟然拒绝了皇帝的加封和赏赐,就连自己的子女都不愿意要封地和封号。

    所以如今陆老夫人也不过只是因着老相爷的原因,封了个一品诰命夫人,而没有郡主的封号。可是即便如此,谁也不敢轻视了她,连皇帝对她礼让三分。

    自己姐姐虽然是宠妃,但也不敢真的捋虎须,所以只好乖乖地服了软,拱手朝老太太道:“老夫人息怒,晚辈失礼之处还望海涵,我这就通知让家人通知家父过府!”

    见他还算识相,老太太这才冷哼一声没有继续发难,朱常荣赶紧退了出去,招呼自己带来的人赶紧去请家里的老头子。

    要不然自己今日是出不了陆府的,想想为了这个陆娇娇惹怒那敢和皇帝叫板的老太太,还是十分不值当的。

    陆兆安见人已经离开,才恶狠狠地瞪着那个只知道哭的女儿,道:“今日之后,别再跟人说你是我陆兆安的女儿,我的一世英名都要毁在你手里!”

    陆娇娇惊恐地颤抖着,看着自己的母亲,寻求最后的庇护,胡氏还是不忍心看着女儿受苦,连忙跪下求道:“老夫人,您也疼了娇娇这么多年,虽然她如今犯了糊涂,可到底也是陆家的女儿啊,您可不能看着她进了狼窟,媳妇儿宁愿一辈子养着娇娇也不愿意让她嫁给朱家那个下作胚子!”

    说出这样的话,作为一个母亲,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即便是天元如此开通的民风,女子终身不嫁,也会成为一个大笑话,像陆家这样的世代大族,更加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

    陆老夫人看着胡氏的样子,叹了一口气,道:“你即便留下她在身边,难道就能平息了这件事吗?你可以管的她一时,如何管得她一世?”

    胡氏哭得凄惨无比,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总要老去死去,娇娇不嫁人,留在陆家,到底是福是祸,她也说不准。

    “娇娇即便终身不嫁,我也会养她一辈子!”瓮声瓮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健硕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