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兆安想了想,便道:“此事是不是朱公子一个人的主意还不好说,他只是个客人,如何能够避开所有人躲在云水阁,还能买通陆家的丫鬟?儿子以为,定然还是有同伙!”

    矛头再度指向了秦氏和大房。陆青云心中冷笑,陆菲媛只觉得气愤难当,这位二叔太不知好歹,屡次想要向大房泼脏水。

    陆青云只好开口道:“二叔说的不无道理,不过朱公子肯定难辞其咎,即便找出幕后黑手,也该想想该怎么收场,毕竟娇娇已经……”

    陆兆安想要绕过去的话头,又被陆青云踢了过来,其实陆娇娇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嫁给朱常荣,要么就去庙里做个姑子,一生伴随青灯古佛。

    天元民风再开通,女子的名节也十分重要,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被男子占了身子,除此两条路,也就是死路。

    他正在思索对策的时候,却听得秦氏身边的两个丫头求见,回禀只说那小翠已经逃走了。

    这个结果所有人大概都料到了,可是陆兆安却觉得必须要将那小翠捉回来,他一直疑心有人在针对二房,他必须要找出这个人。

    不得不说陆兆安的直觉很敏锐,为了他的感觉,陆兆安悄悄派人去捉拿小翠了,而且他知道必须在其他人之前找到小翠,以获得主动权。

    陆青云自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明里暗里已经有几波人马去追寻小翠的下落了。

    正在气氛极度尴尬地时候,朱常荣竟然领着自己的亲爹,九门提督朱大人上门了。朱大人虽然一脸赔笑,可是那神色间却有几分不屑。

    他已经听了儿子的话,知道了一部分的真相,反正如今自己儿子毁了人家女儿的清白,他也正愁着儿子的亲事,陆娇娇好歹也是陆家女儿,配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也不算辱没了他。

    可是朱大人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儿子和他并不是一条心,也并未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只道陆娇娇自己着人约他去云水阁,然后两人就做了苟且之事。

    他虽然也有几分不齿陆娇娇的作为,但想着儿子也不是什么好的,虽然自家的儿子自家疼,但那些恶名,他也不是聋子,便想着凑活一下,也就罢了。谁让陆家即便是个庶子的女儿,也是个宝贝呢!

    朱大人一进来就拱手朝着陆老夫人拜了拜,十分谦恭地道:“老夫人,罪过罪过,还请您老多多担待,此事我朱家愿意负责到底!”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陆老夫人再如何生气,也只能勉强点点头,问道:“不知朱大人打算如何负责?”

    “自然是让犬子娶了陆小姐,如此,不知老夫人意下如何?”朱大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在他看来,陆昭然不足为惧,陆家最可怕的是陆丞相和这个老夫人,只要老太太同意了息事宁人,肯定就能罢休了。

    他并不愿意与陆家闹翻,相反结成亲家,对与朱家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害处,他何乐而不为呢?

    陆老夫人没有回答他,而是看着陆昭然,此事还得这个做父亲的自己拿主意,她不愿意再掺和。

    陆昭然还没开口,陆娇娇和朱常荣却齐齐开口喊了一句:“不要!”

    然后互相对视一眼,又都嫌恶的撇开,陆娇娇抢先开口道:“我才不要嫁给他,祖母,父亲,娇娇死也不嫁!”

    陆娇娇可不傻,嫁给朱常荣,那就是葬送了一生,这个下流胚子,哪里配得上她堂堂陆相爷的亲孙女?

    陆兆安稍稍犹豫了一下,却听到自己妻子也开口拒绝道:“妾身也不同意将娇娇许配给一个登徒浪子!”

    此话一出,引得朱大人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他虽然碍于老太太的面子,没有口出恶言,却也不阴不阳地刺道:“说本官的儿子是登徒子,一个女儿家却主动邀约男子约见,又算得什么?”

    “你……血口喷人,我女儿何曾约过他?是你儿子心怀不轨,强逼的娇娇!”胡氏气的都要颤抖了。

    朱大人可不是吃素的,又朝老夫人拱拱手,道:“老太太,此事犬子虽然有错,他只错在不该与贵孙女私相授受,不顾礼法,但若说行了强迫之事,那着实似乎冤枉!”

    听朱大人这样说,陆老夫人皱眉问道:“你说是娇娇约的令公子?这从何说起?”

    朱大人踢了朱常荣一脚,故作姿态地骂道:“还不和老夫人说清楚来龙去脉,若有半句隐瞒,仔细你的皮!”

    朱常荣看到自己亲爹那种虚张声势的样子,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他可是朱家的独苗,若是爹敢动他,母亲,奶奶,姐姐都不会答应的!这也是自己这么多年肆意妄为,却不知收敛的真正原因。

    朱常荣也十分配合地上前给老太太行礼,接着道:“家父所言属实,确实是陆小姐派人给我送的信,让晚辈去什么云水阁等,还派了个丫头引路,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晚辈还是第一次到陆府,哪里认识路呢?”

    这话倒不假,的确是那叫什么小翠的丫头领着自己去的。

    朱常荣说的头头是道,陆娇娇虽然惊慌,但还是故作气狠了一般地啐了一口,骂道:“你浑说,我何时约了你?你可有证据?”

    她不相信朱常荣有证据,自己之前跟他接触的时候,并未留下任何证据啊!

    朱常荣冷哼一声,道:“敢做不敢承认,陆小姐也真是让朱某刮目相看,那就请看看,这是何物吧!”

    朱常荣掏出了一枚荷包,红艳艳的,上面还绣着一朵芙蓉花。陆娇娇一看就慌了,那荷包她丢了好几日了,以为是被丫头放在什么地方找不到,却没想到竟然落在了朱常荣手里。

    她自然想不到朱常荣做这种偷香窃玉的事情已经有了心得,不会傻傻相信一个丫头片子的一面之词,自然得留下证据,以便有个万一,也好有办法脱身。

    陆娇娇错就错在太低估了朱常荣,所以当看着自己荷包被朱常荣掏出来的时候,已经不知该怎么办了。

    还是陆大海果断,他一看到自己妹妹的荷包落在这个混蛋手里,就一拳揍上去,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朱常荣的脸上。

    顿时朱常荣就哀叫一声,捂着鼻子,血顺着手缝流下来。陆大海抢回荷包,怒不可遏地骂道:“你这个腌臜泼才,下流胚子,竟然敢偷娇娇的荷包,还想陷害她,看我不打死你!”

    朱大人一看到自己爱子被打,也怒了,一把揽过朱常荣,身为九门提督,他可不是文弱的书生,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练家子。几个推挡,就隔开了陆大海的攻击,没让他再伤到朱常荣。

    陆青云也适时出手,将陆大海拽到一边,制住了他的行动。

    朱大人见危机解除,才愤怒地道:“老夫人,这是何故,犬子不过是说句实话,难道你陆家就要当着下官的面杀人吗?”

    陆老夫人却觉得陆大海做的甚合她心意,这个朱常荣看着就让人恶心,还偏偏说娇娇主动勾引她,这不是埋汰人吗?

    所以也只是装腔作势地道:“还不和朱公子道歉,怎么能打人呢?”

    陆大海可没那么好讲话,粗着嗓子骂道:“祖母,我打的不是人!”

    朱常荣和朱大人都气的想揍人,但陆老夫人威严在那里,他们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否则就怕圣上也保不住他们!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朱大人也不愿在这些细枝末节上争个长短,只道:“此事无论是谁的错,也木已成舟,如今还是将两个孩子的事情妥善过去,才应该,否则咱们俩家面子上可都不好看,我儿子虽然不成器,但出生也配得陆二小姐!”

    他此时特别强调了陆二小姐,就是告诉陆家人,陆娇娇即便是陆家的女儿,也不过是庶子的女儿,自古嫡庶尊卑分明,他朱家的门楣比不上陆家,但是好歹也是九门提督,朱常荣好歹也算得是“国舅”。

    可惜他话音未落,朱常荣就不顾自己还往外冒血的鼻子,咬牙阻止道:“爹,我不娶她,所谓聘为妻,奔为妾,她自己主动招惹我,凭什么要我娶她?最多也不过是个妾罢了,哼!”

    朱大人瞪着自己的儿子,厉声呵斥道:“小畜生,你浑说什么?此事容不得你做主,一切都听爹的!”

    陆老夫人冷眼看着这对父子,再看看自己的孙女,摇了摇头,虽然极不愿意承认,但朱常荣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自古如此,聘为妻,奔为妾。只是陆家的女儿,怎么能做别人的妾?这不是要成为天元的最大笑话吗?

    陆老夫人正了正神色,轻咳一声,道:“朱公子,你可是想要我陆家的女儿为妾?”

    朱大人看着老太太分明已经动怒,只还在隐忍的模样,额头都忍不住渗出汗来,若真激怒了这位未曾册封的“郡主”,那他也该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脚踢跪下朱常荣,也管不得儿子是不是吃得住,便道:“快向老夫人请罪,回去择良成吉日,三媒六聘,正式登门提亲!”

    “我不要,我又不喜欢她,凭什么要娶她为妻?”朱常荣也不知哪里来的倔劲儿,虽然跪在地上,却挺直着身子,没有一点儿转圜余地地犟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