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云兮讪笑了一下,以作掩饰,接着道:“娇娇表姐突然不见了,二舅母和母亲一起在找她呢,我本也打算帮着找,哪知道肚子又疼了一会儿,刚好点儿就过来看姐姐了!”

    白云兮的眼神一直打量着白木槿,希望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然而白木槿只是很吃惊地问道:“怎么会不见了?这青天白日的,应该不会出事儿吧?”

    “不知道呢,原先没散席的时候,没看到姐姐,以为你们在一起呢!”白云兮不死心地接着道。

    白木槿仍旧不慌不忙地应对着,心里却暗笑白云兮自作聪明,想从她这里试探虚实,未免太嫩了些。

    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从家庙再度回来的白云兮已经比过去长进许多,至少性子是沉稳了不少。

    白云兮实在不愿意相信此事和白木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依着刚刚在云水阁前的景况,十之八九陆娇娇已经出事儿了,否则白木槿不会好好地在这里,而失踪的却是陆娇娇与朱常荣。

    这出戏演砸了她不担心,她害怕的是,白木槿若是知道这是针对她的陷阱也一定会猜到自己也参与了,她不会只报复陆娇娇,只是她如今依然好好的,这让深深忌惮白木槿的白云兮十分不安。

    依着过去的几次交手,她已经基本了解了白木槿的性格,她不会这么好说话。说她睚眦必报也不为过,怎么可能明知道自己要害她,还能这样平心静气地和自己说话呢?

    难不成真的和她没有关系,她之所以没去,真的是因为半途遇上了白慕辰吗?白云兮心里七上八下的。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却见陆老夫人去而复返,又来到了客院,跟着过来的还有秦氏和陆菲媛。

    白木槿要起身相迎,被老太太拦下来了,只按下她道:“不必多礼了,现在感觉可好些了?”

    看着陆老夫人和秦氏的表情,白木槿知道,陆娇娇的事情应该是处理的差不多了,至于具体的过程,她并不想知道,反正陆娇娇嫁给朱常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因为她了解陆兆安的为人,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儿搭上自己的名声。

    陆老夫人脸色不好,见白云兮在这里,只道:“你母亲说你腹痛,怎么又跑到你姐姐这里来了?”

    白云兮赶忙道:“现在好些了,听说姐姐不适,就过来看望!”

    陆老夫人点点头,接着道:“你能关心你姐姐这很好,但是自己的身子也要注意,先去找你母亲吧,我还有话要和你姐姐说!”

    白云兮知道外祖母不喜欢自己,故意要支开自己,心里十分不高兴,但面上还是恭顺的笑着退下了。

    白云兮一走,陆老夫人就赶紧抓住了白木槿的手,眼眶红红地道:“你这丫头,真是七灾八难的,若不是佛祖保佑,恐怕早就折在了这些黑心肝儿的手里了!”

    秦氏见老太太又要伤心,连忙劝道:“母亲,既然事情没发生,就不必伤心了,也不要拿这些龌龊事说给槿儿听,她到底是个女儿家!”

    陆老夫人却摇摇头,道:“过去我就是不愿意让儿女将接触这些龌龊事,所以总避着,如今我是看出来了,若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恐怕迟早要栽跟头,我宁愿槿儿不那么单纯,也不要她有一天吃亏!菲儿也记着,咱们不害人,却不能不防人!”

    白木槿还是第一次看到陆老夫人这样激动,看来那朱常荣应该是将陆娇娇要设计陷害她的事情说出来了,否则老太太应该不是这样的表现。

    便紧张地问道:“祖母,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陆老夫人叹息了一声,道:“我原以为是她不知廉耻,却没想到私下里竟然是这样龌龊,她原先是打算害你的,差人将你骗过去,我一想到你若真去了,那我怕是也活不成了!”

    白木槿震惊地望着老太太,然后又用眼神询问了秦氏和陆菲媛,见她二人都点点头,脸色十分不好看。

    秦氏是担心陆娇娇这事儿要是走漏了风声,怕会影响到自己两个孩子,青云和菲儿的亲事可都没有着落,若无端被这个胡作非为的侄女儿拖累了,那她才要捶胸顿足呢!

    陆菲媛没有想到自己,只觉得陆娇娇可恶至极,当时在白家就想诬陷槿儿,被人拆穿,竟然又生事儿,这一次更是歹毒,竟然要毁掉槿儿的一生。

    幸而她害人终害己,没能得逞,否则依着槿儿的性子,怕是活不成了。推己及人,若是自己被陷害了,当时就该一头撞死,哪里会像陆娇娇一样没脸没皮只是哭,还要攀咬别人陷害她呢?

    白木槿脸色白了几分,眼里的光芒也黯淡下来,一副受了刺激的样子,却还是强作轻松地安慰老太太道:“外婆……罢了,我这不是没事儿吗?倒是娇娇自己害了自己,虽然可恶,但也可怜!”

    “你这丫头,心善也该有个度,真是老天有眼,才没让恶人得逞,她自食恶果,根本不值当咱们可怜,只盼着她这事儿能遮掩过去,否则传扬出去,陆家的脸面,你表哥表姐都要受连累!”陆老夫人倒是十分清醒,痛心了一会儿,就想到了关键之处。

    白木槿看了一下陆菲媛,发现她一脸愤愤不平,便问道:“那事情到底如何处置了?”

    “还能如何?只能将她嫁给朱家那个恶徒了,这也是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若无害人之心,怎么会惹祸上身?”陆老夫人现在可一点儿也不同情陆娇娇,只觉得自己过去付出的关爱都白瞎了。

    陆菲媛也不忿地道:“槿儿,你可别为她担心,人家可是想害你的,若不是你遇上我们,怕真就着了人家的道儿,可她却精着呢,竟然想将脏水泼到我母亲身上,真可恶!”

    白木槿听了微微有些诧异,道:“这和大舅母有什么关系?”

    “她说骗她去云水阁的丫头是母亲院子里的小翠,那丫头已经逃跑了,也没有个对证,怕二叔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得最后还要攀咬母亲和我们呢!”陆菲媛的担心可不是杞人忧天,她如今是看明白了,二叔一家子都不安好心,除了陆大海那个莽夫,其他人就是一肚子坏水。

    “那叫小翠的可是瘦瘦小小,脸尖尖的,有些黑?”白木槿问道。

    陆菲媛平日里也没怎么注意过那个丫头,所以摇摇头,只问道:“难道骗你的那丫头就长得这样?”

    秦氏对自己院子里的人却很清楚,立马道:“你说的应该就是小翠了,没想到她还真是厉害,竟然真的背着我害人,只是也奇怪,怎么她被娇娇买通了,竟然转过身又去害娇娇呢?”

    陆老夫人也十分奇怪,这事儿的确透着蹊跷,那朱常荣说陆娇娇早和他串通好的,还拿出了证据,说的头头是道。小翠又是这里面的关键人物,怎么这小翠竟然又会背叛娇娇,难不成是朱常荣买通了她?

    还是陆菲媛脑子里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道:“祖母,有件事我只是疑心,不知该不该说!”

    陆老夫人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道:“这里也没外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今日我发觉娇娇和兮儿十分奇怪,两人一起偷偷摸摸地嘀咕了好久,我离得远也没听见,但是到了景园之后,槿儿要离开,兮儿也跟着走了,后来槿儿就差点儿出事儿!”陆菲媛越想越觉得蹊跷,这事儿和白云兮也脱不了干系。

    陆菲媛的话音刚落,喜鹊和鸳鸯突然齐齐跪在地上,鸳鸯一副心有余悸地道:“老夫人,听表小姐一说,奴婢们也觉得奇怪,当时我们跟着小姐准备去花厅,二小姐突然就说肚子疼,把我支开了,之后又说要喝茶把喜鹊也支开了,幸而我怕小姐出事儿,所以找了夫人之后,就赶紧又找到了正要跟着那丫头走的小姐,后来那丫头见我来了,才找了个借口溜掉了!”

    经过陆菲媛和鸳鸯的推测,陆老夫人也不得不怀疑起了白云兮,此事她若参与其中,也就能解释得通了,那陆娇娇之所以被陷害,是不是白云兮下手的?

    这个年头萦绕在老太太心头,却没有说出口,只道:“此事没有证据,就不要提了,你们往后行事都得小心些,不要轻易相信人,不给那些黑心肝的机会!”

    陆菲媛和白木槿都齐齐应是,白木槿自然不担心自己,陆菲媛却经此之后,多长了几个心眼儿,生怕哪天自己也着了道儿。

    几人互相安慰了一番,陆老夫人又叹息道:“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我院子里那两个还没着落呢!”

    陆菲媛一脸疑惑,秦氏的脸色瞬间白了,白木槿知道这事情才是当务之急,陆娇娇那边已经轮不到她去操心了。

    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在几个时辰之内,陆昭然的心态又有了变化,一场闹剧再度上演。

    而离开客院的白云兮则匆匆赶去了二房那边,她知道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陆娇娇的事情应该已经有了定论,她绝不会傻到把自己供出来,所以现在该是去表现姐妹情谊的时候了。

    没想到白云兮一跨进院子,就听得了二舅舅的怒骂声:“都是你这个不济事的,将女儿教导成这样,我的脸都叫你们丢尽了,我陆家是什么样的门第?我陆兆安又是什么身份,岂是那个朱家能攀附的?如今都叫你们毁了!”

    然后就是胡氏的哭声,还有自己母亲间或夹杂着的劝导声,白云兮有些怯怯的,但还是鼓足勇气进去,这件事不能完,她要让二舅舅和二舅母知道,此事定和白木槿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