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看着这母子三人的样子,只觉得无限唏嘘。她记得前世并未爆发黎蕊这件事,大概也是因为自己掺和到其中,让秦氏装怀孕才会引发的意外。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若非如此,大舅舅和大舅母应该不至于闹到如此地步,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家子骨肉分离?况且,若是大舅舅和大舅母和离,自然也会影响到大房的稳定,大舅舅的官声必然也会有所损伤,这不是亲者痛,仇者快吗?

    二房那边说不定还会拍手称快,她如今唯一的念头就是让二房垮台,怎么能够助涨他们的气势?

    所以白木槿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劝道:“大舅母,可否听槿儿一言?”

    秦氏正苦苦纠结,难以抉择,看到白木槿,却突然像看到了救命稻草,白木槿从头到尾都了解事情的全部过程,而且刚刚在屋子里,若不是白木槿几次三番拆穿黎蕊,说不定现在她不是要和离,而是被休弃了。

    她赶忙擦擦眼泪,道:“槿儿当说无妨!”

    白木槿诚恳地看着秦氏,问道:“大舅母可是伤心大舅舅对你无情,所以心生灰败,不愿继续留在陆家?”

    秦氏点点头,这一点,她也不打算回避,反正儿子已经看出来了,她没什么好隐瞒的。

    可是陆菲媛听了,却着急了,哭着道:“母亲,你真的要这么做吗?母亲……呜呜……菲儿舍不得您!”

    秦氏看着陆菲媛,又落下一连串泪来,道:“母亲又何尝舍得你们,可是……可是你父亲他,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陆青云却拉住了陆菲媛,沉静地道:“菲儿,我们都不小了,母亲为我们牺牲了太多,咱们如今该尊重她的意愿!”

    陆菲媛想了想,依依不舍地看着秦氏,又看看陆青云,才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悲伤,点点头,她自然也知道母亲这些年的苦,父亲看似对母亲敬重有加,可是却很少会到母亲房中歇息,母亲那是不是流露的孤单和寂寥,她感同身受!

    看着这一双懂事的儿女,秦氏只觉得无比安慰,可是越是如此,她也越难下定决心,之前和陆昭然要休书的时候那种决绝,此刻竟去了一半。

    白木槿叹息了一声,淡淡地摇摇头,道:“大舅母,我若是你,就不离开!你从未做错过什么,若是和离,大概也要背上一世的负累,既然无错,为何要无辜受累?”

    秦氏看着白木槿,苦笑着道:“槿儿,你还小,不会懂的,哀莫大于心死,我对你大舅舅已经死心了,既如此,我留在陆家又有什么意思呢?”

    真的爱过才会伤到心,之前秦氏只以为自己只要等下去,总会让夫君有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可是看到了黎蕊,看到他对黎蕊的宠爱,她才觉得自己有多傻,男人的心里没有你,又何谈回心转意,他从未真正在乎过她。

    白木槿怎么会不懂,想必没人比她更懂,可是她和秦氏不一样,大舅舅再如何混账,这些年对秦氏只是冷淡,却没有想过要休妻,更没有苛待过秦氏,而秦氏在陆家,有婆母的全心相待,有一双懂事又聪慧的儿女,她比起前世的自己,好太多太多。

    如今之所以伤心灰心,也是因为她还爱着大舅舅,若无爱,就不会痛,那就更不会离开,而是应该占着陆家长媳的位子,为自己的儿女谋取最大的利益。

    说到底,秦氏心里还是在意大舅舅,所以才萌生去意,以此来告诉大舅舅,她也不是任人揉圆搓扁,毫无气性的泥人。

    若是没有秦氏留在陆家,大舅舅再娶他人,也不知道新人进门,陆家会闹出什么风波,而她既然要铲除陆氏的根基,自然少不了大舅舅这个助力,更不能让疼爱自己的外婆跟着伤心,所以必须要劝和。

    白木槿缓了缓,才道:“大舅母,槿儿虽然年幼,很多事情考虑不周,但这件事从头到尾,大舅母有多少委屈,我是看的明明白白。可是,有些委屈如果不吞下,将来恐怕会有后悔的一天,你知道你离开的陆家,大舅舅正当盛年,如今又治愈了身子,他定然会再娶,这新人进门,大表哥虽然是长子嫡孙,但那新人是否甘心让自己的儿子屈居人下?还有表姐,她还未议亲,若没了你这个娘亲的扶持,如何在陆家立足?你可想过?”

    秦氏前后一想,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心里那口气就是无法咽下,若要她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真是太难了。

    白木槿自然也看出了大舅母的顾虑,暗自笑了笑,女人家的心思,还真是有些难为,不过她却有个好法子,于是凑在大舅母耳边,悄声道:“大舅母,你的顾虑我明白,若我有法子帮你出了这口气,你可愿意再考虑一下,留在陆家?”

    秦氏明显愣了一下,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白木槿,显然自己那点儿小心思是被这聪慧的外侄女看的清清楚楚了,自己一个几十岁的人,竟然还要一个小姑娘来劝导,真是令人汗颜。

    白木槿清了清喉咙,道:“大舅母不必在意,我自幼丧母,一直当您是自己的母亲般,所以更加不希望您这么多年辛苦持家,最后都拱手让人!”

    秦氏这才收起了自己的不自在,拉着白木槿的手,真诚地道:“槿儿,你说的有理,可是……我终究是心灰意冷了,即便守着这名分,对我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有意义,你选择离开,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可是选择留下才算是真正的勇敢。因为如今有人在背后时刻准备替代长房的地位,你若走了,岂不让人有机可乘?那女人不过是个过河卒,你知道接下来的人,会不会又是有心人布下的陷阱,难道你要让表哥和表姐与我一样,步步惊心吗?”白木槿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温软,反而带着一种隐忍的愤愤。

    最后那句话,总算惊醒了秦氏,她看着白木槿,这个才十四岁的侄女儿,她前后的变化,才明白,自己若真是撒手不管,那只比她大一岁的菲儿,能不能如她一般隐忍,聪慧,保护好自己呢?

    她担忧地看了一眼陆菲媛,虽然不是亲生,但她早已当菲儿是自己的亲女儿,把曾经的遗憾和爱,都放在了她身上。她记得这个孩子被抱回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个捧在手里一点点大的小娃娃,如今竟然成了大姑娘,她将她护得很好,从不肯让她受委屈。

    若是有一天,有个像二房小姑子那样的女人进门,口蜜腹剑,对付她这个宝贝女儿,菲儿能不能如槿儿一样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还有青云,他虽然聪慧,但都说捉贼容易防贼难,若她不再,谁知道那人会怎么对付他?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身为母亲,哪里能放心自己的子女交给别人来看护呢?

    她想到那个早亡的小姑子婉琴,若她在天有灵,看到自己的儿女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中,恐怕也十分后悔当年没有看清身边的毒蛇,而将子女所托非人吧?

    秦氏落下滚滚热泪,几乎口不能言,陆青云却开口道:“表妹,你不必如此,我不会让任何欺负妹妹,也不会任人宰割,母亲有权力选择自己的路!”

    白木槿微微叹息,道:“虽然槿儿觉得表哥有能力周全自己,但你毕竟是男子汉,难道能一直守在内院,去和妇人勾心斗角吗?”

    陆青云一时语塞,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他的志向远大,怎会甘心留守家中,为内宅琐事捆缚自己?

    秦氏摇摇头,终于下定了决心,道:“槿儿说的对,我不该只顾着自己逃避,为母则强,既然十八年我都熬过来,又何妨再熬十八年!这陆家长媳的位置,我绝不拱手让人!”

    白木槿欣慰地点点头,她知道,身为人母,永远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孩子,前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可是没想到那人狼心狗肺到可以连儿子都不要!

    算算时间,李继宗,今生的你,是否会准时出现呢?她不禁有些期待,期待再次见面,他会有怎样凄惨的下场!

    “大舅母,为了家宅安宁,你可以留下,但是为了永绝后患,不让今日之祸重演,你必须要狠下心来,好好地让大舅舅清醒一下!”白木槿毫不避讳地道。

    陆青云诧异地看着白木槿,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审视这个早就今非昔比的表妹,她如今的风采,仿佛要压抑不住,蓬勃而出一般。

    秦氏有几分为难,在她的思想里,并没有与自己夫君为敌的念头,更没想过要整治陆昭然。

    可是看白木槿的意思,仿佛就是有这个打算,她不禁劝道:“这……不妥吧?你外公已经开始训斥他了,我又何必要去做恶人,往后也不过和从前一样,相敬如宾就是!”

    白木槿不赞同地道:“这可不妥,大舅舅犯糊涂,可不只对大舅母一个人有妨害,陆家将来是要交到大舅舅手里的,他若不能明白过来,外公如何能放心?恐怕到最后,被别人捡了便宜!”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连陆青云都皱起了眉头,虽然说白木槿的话不好听,但理却是对的。父亲继续糊涂下去,谁知道还会被人怎样算计?他身为人子,不能说父亲的不是,但也要为整个家族考虑。

    所以点头赞同地道:“母亲,表妹这话说的在理,咱们不为别的,为了陆家也不能不管父亲,否则……有人可虎视眈眈着呢!”

    大房和二房之间的明争暗斗,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大家没有撕破脸,但谁都明白,等两位老人一走,这兄弟二人是没法和平共处的,只可怜陆昭然还晕乎乎地以为自己地位稳当,无人可撼动。

    秦氏一向信任自己的儿子,连陆青云都如此说,她也只好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做?”

    白木槿和陆青云相视一笑,彼此间都有了默契一般,这大概还是第一次,陆青云觉得白木槿是个可以平等相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