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从未觉得自己比谁聪明,但也不觉得自己比谁笨。她有了两世为人的通达,所以一切事情都要比别人多想几分。

    四人在房里密谋了许久,才算定下来,秦氏出来的时候,面上有几分忐忑,但终究还是听从了几个孩子的话。

    此时陆老爷子也正好气哄哄地拂袖出了房门,秦氏带着几个孩子向他见礼,他也只是淡淡颔首,便走了,脸色看着很糟糕。想必是真被陆昭然给气着了。

    秦氏有些怯怯地靠近了屋子,陆老夫人在里面喊了一声:“蓉娘,你进来,几个孩子也进来!”

    陆昭然还跪在地上,当着孩子们的面,十分尴尬,但也不敢起来,只红着脸,不去理会。

    陆老夫人见状,才道:“起来吧,你且去祠堂里继续跪着,好好反省一下,看看你父亲骂你究竟有没有骂错!”

    陆昭然讪讪地起身,告退而去,临走歉然地看了一眼秦氏,想说什么但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

    秦氏却只当他不存在一般,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只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若有所思。

    陆老夫人见二人如此,心里叹息,只道自己的儿子不懂事,这么好的妻子,他竟然能辜负这些年。

    陆老夫人看着秦氏,安慰道:“蓉娘,这些年委屈你了!”

    秦氏淡淡摇头,也没有说什么,一副灰心丧气的样子,看的陆老夫人心揪成了一团,想要安慰,又觉得无从说起。

    还是陆青云主动化解了尴尬,朝老太太道:“祖母,父亲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如今祖母打算如何处置那个女人?”

    老太太听陆青云这样问,才仔细思索了起来,片刻后,问道:“云儿可有什么主意?”

    陆青云点点头,道:“既然此事牵涉较深,自然不能轻易放过,那幕后之人不除,对我们还说就是大患,不知哪一日又要窜出头来,防不胜防!所以……必须留着这个黎蕊,来个引蛇出洞!”

    陆老夫人听了连连点头,然后道:“怎么个引蛇出洞法?”

    陆青云轻笑一下,然后道:“想害我们的总不能是别人,定然是有利可图的人,父亲若是出事儿,对哪些人有利,那这些人便都有嫌疑,所以……就把那黎蕊在咱们手上的事情散播出去,做贼心虚自然会想法子除掉黎蕊,以免被捉出来,所以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陆老夫人听了也正了神色,这一点她自然了解,可是……这幕后之人真会这么简单就出手吗?但是目前她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将黎蕊看押好,等待那人到来。

    “当然,另一方面,咱们也得从黎蕊处下手,尽量让她想法子说出是谁在背后指使她!”陆青云的眼里闪着一丝狠色,竟然有人妄图对他的家人下手,这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所以,敢捋虎须的人,必须要承受老虎的愤怒。

    其他人没看出来,但白木槿却清晰地感受到了陆青云的愤怒,她想,黎蕊在他手里,应该会吃上不少苦头。就她对陆青云的了解,这绝非一个良善之辈,果敢,狠绝,从不会对敌人心慈手软,这恐怕是陆家下一任家主,所必备的素质!

    白木槿已经不打算掺和其中,陆青云会很好地解决这件事,她所要做的只是等待,看看那幕后黑手究竟是不是陆兆安和陆凝香!

    处理完了这一连串的事情,白木槿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陆老夫人上了年纪,自然也倍感劳累,几人定下事情,便各自歇下了。白木槿则去了母亲未出嫁之前的屋子里歇息,那里老太太每日都安排人清扫整理,就连被褥也是刚刚洗晒干净的,还有淡淡的阳光味道。

    白木槿回到院子里,却没有急着休息,而是先问了瑞嬷嬷今日陆娇娇的事情,瑞嬷嬷自是事无巨细一一回禀了,还把自己观察到的现象给说出来,道:“依我看,夫人和二老爷是打算要将责任推给大奶奶,只是当时场面混乱没有得逞,不过若是那丫头被二老爷先找到,这事儿恐怕还没完!”

    白木槿倒是没想到这一点,看来二舅舅是等不及了,简直不愿意放过任何可以整垮大房的机会,只要拉上大舅母,再顺便牵连大舅舅,简直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过恐怕没那么容易,她当时只是不愿意多事,所以没有动那个丫头,但是如果她敢攀咬,她也不会再放过她,有些人想自寻死路,那就容不得她活着!

    事情远远比白木槿想的要复杂,第二日她醒来的时候,就听说夜里黎蕊死了,中毒身亡,据说是服毒自杀的。

    可是当她赶过去的时候,看到陆青云的神色,便知道根本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至于是什么原因,陆青云却没有当着人面说。

    大舅舅跪了一夜的祠堂,听闻黎蕊去了,还是有几分唏嘘,想必这五年的相处也不是全然没有感情的。

    老夫人只吩咐人悄悄将黎蕊安葬了,只葬在了薛氏的坟墓旁边,也算全了她们姐妹的情分。

    白木槿已经没有理由继续留在陆家,吃罢早饭便要离开,她还得回去好好布置一番,宁国公府的事情,可不比陆家简单。

    临走的时候,陆青云却坚持要亲自送她,白木槿猜想他大概要和自己说什么,果不其然,出了陆府,陆青云就和她说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本以为陆青云已经掌握了什么,可是没想到去毒死黎蕊的人,竟然是陆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紫苏,当时的确是陆老夫人吩咐紫苏进去给黎蕊送些吃食,因着老太太怜惜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想枉造杀孽,没想到紫苏走后,下半夜黎蕊就自裁了。

    可是陆青云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他不相信是老太太下手,那就是紫苏早就被人买通了,成了老太太身边的一颗钉子。

    他不想打草惊蛇,所以连老太太那里都没说,因为紫苏既然能做到大丫鬟,那表示已经深得老太太的信任,平日里的确颇受老太太的喜爱和依仗。

    白木槿听了简直腰倒抽一口凉气,这些人的手未免伸得太长,竟然连老太太房里都有了别人的人,这几乎是在自己枕边放了一把刀。

    她沉思了片刻,才道:“表哥觉得紫苏是谁的人?”

    “我想除了那人,应该不会是其他人了,可是目前我没有证据,还不能动他!”陆青云颇为气愤地道。

    白木槿表示理解,陆兆安可不是随意可以动的人了,他如今不仅是御史中丞,更是颇受皇帝信赖之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需要讨好嫡母和兄长才能安稳度日的庶子。

    更何况他结亲的胡氏,这几年也迅速攀升,逐渐有了势力,不得不防范,在不知不觉中,陆兆安已经为自己累积了十分厚的关系网。

    “你为何要告诉我?”白木槿勾起嘴角的一抹笑,挑眉问道。

    陆青云也跟着一笑,道:“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的,是不是,亲爱的表妹?”

    白木槿瞪了他一眼,对他的轻浮表示一下抗议,才道:“何以见得?似乎二舅舅做什么,对我没什么妨碍吧?”

    陆青云嗤笑一声,道:“表妹何必在我面前还说这些谁都不相信的话?你这么热心参与到陆家的事情中来,别告诉我只是因为祖母心疼你,你的眼神可不是这样告诉我的!”

    白木槿才收敛了虚假的笑容,正色道:“既然表哥说到这个份上,那我也不必继续假装,要扳倒陆凝香,只有先击溃她背后的陆兆安,我不会放任他继续做大!”

    陆青云点点头,也露出了他冷狠的一面,森森地道:“如此,就联手吧,表妹,我观察你许久了,没有比你更适合的盟友!”

    “呵呵……那我是不是该感谢表哥的重视和青睐?”白木槿笑着问道。

    陆青云挑挑眉峰,也勾起一抹笑容,道:“或许是应该,若是一年前,我根本连想也不会想到,我的表妹竟然是如此狡猾的人!”

    “表哥这样说,可就让人伤心了,槿儿可一直都是个乖巧懂事,又纯善的人,大家都说我很像母亲呢!”白木槿不赞同地反驳道。

    “哈哈……这就是了,否则我怎么敢要你做盟友呢?正因为你乖巧,懂事又纯善啊!对了,陆娇娇那件事,应该是你的手笔吧?”陆青云话锋一转,又提起了这件事。

    白木槿也没打算否认,反正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陆青云,而且她也需要陆青云在之后为自己周全一二,不至于让那小翠攀咬出自己来。

    于是毫不犹豫地微笑着道:“表哥既然猜到了,之后可得为我周全过去,毕竟那日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呢!”

    陆青云无奈地摇摇头,这丫头还真是有恃无恐,不过他并不觉得白木槿做的有错,别人既然欺负到了头上,如果不还手,那才是真傻!他也没必要为二房打什么抱不平,总有一天大家要彻底决裂的!

    两人达成了某种不正式的协议之后,陆青云才满意地离开了,他找白木槿,其实并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有一种感觉告诉他,白木槿会为他带来惊喜,意想不到的东西,他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