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自从陆相寿辰过后,白家倒是难得的安静了下来,因为老太太下了严令,白家两个女儿必须要抓紧时间备战即将到来的百花盛宴,这三年一度的盛宴,说白了,就是选秀。

    那些特别优秀的女子,会被皇家或者显贵选中,稍次一点的也会因为表现出色而成为众多门阀追捧,求亲之人或会踏破门槛,所以天元贵女,无不重视这一次机会。

    就连不在京中的贵族女子都会提前入京,要在盛宴上一展才华,好为自己和家族谋个好前程,当然,这也是各家选择最佳联姻对象的机会。

    白木槿三年前错过了百花宴,不过当时即便她没有错过,大概也只是埋没众人。百花宴上想要一举成名,年纪大的机会显然会少一些,而年纪小的,若是能早早崭露头角,在接下来三年,那可谓好处不断。

    当年白老夫人之所以能盛名在外,也是因为她十岁那年,在百花宴一举夺魁,成为当年收获鲜花最多的贵女,之后直到她定亲,她都是许多男子心目中不二选的妻子。

    只是最后老国公爷用诞下继承者,就绝不纳妾的条件打动了这位才女,加之当年宁国公立下大功,圣上也愿意为这门亲事保媒,所以白老夫人才会成为宁国公夫人。

    可惜白老夫人没有生女儿,只诞下了两个儿子,白世祖身为嫡长子,理所当然继承了爵位,而次子白世贤则外放做官,已经多年没有回来过京城。

    现在一下有两个适龄的孙女要参选,她自然不能不精心,否则怕会丢了自己的脸,更重要的是,她要这两个孙女为日渐落寞的白家,获得最大的利益。

    白云兮才十一岁,还有下次机会,可是白木槿已经十四了,这一次失败,就再无机会,她为此特意将白木槿拉去念叨了几乎一整天,就为了说服她,一定要重视这次盛宴,努力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对于白木槿的琴棋书画,她倒没什么担心的,虽然不是顶尖,但是绝对拿得出手,而百花宴要靠这些普通的才艺可无法脱颖而出,也就是应应景。必定要出奇制胜,所以她一直在想,到底如何做到“新奇”。

    白木槿看着祖母那副不胜烦恼的样子,忍不住摇头叹息,前世她也曾参加过百花宴,不过完全沦为了陪衬,当年的白云兮虽然不是魁首,却获得了许多赞赏,因此为将来成功嫁入楚郡王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一次,她还能让白云兮如愿以偿吗?白木槿的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或许应该帮她一把也说不定。

    不过白云兮可没有打算让人帮自己一把,而是默默地开始帮助自己了。陆氏更是不遗余力为她从里到外,从上到下进行了改变,还特地请了个听说也是从宫里出来的嬷嬷来教导她礼节。

    可是白云兮被关进家庙半年多,错过了不少机会,所以现在临时抱佛脚,着实有些吃力。

    一天的折腾下来,白云兮累的几乎连话也不想说了,一回到房里就瘫倒在床上,苦哈哈地叹着气。

    小蓝赶紧过来劝阻道:“小姐,你这样要被阎嬷嬷看到了,又要拉着你训上几个时辰!”

    白云兮一听,脸都要纠在一起了,烦躁地叫嚷道:“练练练,练什么劳什子,我从出生到现在,也没吃过这样的苦,天天都在做什么?顶着一碗水,让我走路,还不许洒半点儿,肩上放书站立,不准有倾斜,这不是折腾人吗?我都快要累死了!”

    白云兮抱怨归抱怨,还是乖乖地坐好,让小蓝给她净面洗手之后,才敢稍稍放松一点,否则那神出鬼没的老妈子一来,她明日就有的受了。

    小蓝听她抱怨,只好安慰道:“夫人也是为了小姐好,否则您在百花宴上万一哪点儿做的不好,可不是错失良机吗?夫人说了,只有在百花宴上成名,您才能再度获得老太太和公爷的欢心!”

    白云兮脸上愁云惨雾,她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每日这样折腾,又是背书,又是练字,琴棋书画样样不能落下,还得额外练习礼节和举止,每日只能睡三个时辰,几乎要累垮了。

    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白云兮道:“若是有法子一劳永逸,不用做这么辛苦的事情,也能成名就好了!”

    “这可难了,除非您一开始就很有名,就像上一届那个文心雅小姐,早就才名远播,事半功倍,自然就不需要在百花宴如何努力表现了!”小蓝颇为兴奋地说起这件事,可是眼底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白云兮一听,却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眼里闪过一丝惊喜,道:“若是我也能提前就出名呢?”

    这难道不是最好的方法吗?只要她才名在外,百花宴上她就可以获得最多的关注,再凭借她的才华容貌,要想不获得大家的青睐,恐怕也很难!白云兮心里对自己可是无比有信心!

    小蓝默默地看着白云兮,嘴角也不可查地勾起一抹弧度,看来大小姐的确很了解二小姐,就连这微小的心思都把握的如此准确。

    果不其然,白云兮突然道:“小蓝,咱们去凝香苑!”

    小蓝似乎有些惊讶,问道:“小姐不是很累了吗?不如早点休息,有什么事儿改日再说吧!”

    白云兮摇摇头,没打算和小蓝解释,反而坚决地起了身,道:“不必多说,只管按我的吩咐做就是,这可事关我的前途,不得有丝毫差池!”

    小蓝看她说的如此严重,也乖巧地应下了,扶着白云兮要往外走,没想到却恰好碰上了打算来查探的阎嬷嬷,白云兮顿时收敛了神色,端起来,显得庄重而内敛,对阎嬷嬷微微点头,算是见礼,道:“嬷嬷这么晚,还有事情要说吗?”

    阎嬷嬷摇摇头,一脸严肃道:“不过是来看看小姐有没有按时歇下,明日的训练强度会加大,百花宴就在眼前了,夫人很重视!”

    白云兮心里叫苦,面上却仍旧含着淡淡的笑意,十分柔顺地道:“嬷嬷尽管放心,无论多累,我都会坚持下去,不过现在我要去给母亲请安了,还望嬷嬷行个方便吧!”

    阎嬷嬷现在可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对白云兮的管教十分严厉,衣食住行,无一不过问,现在已经掌灯了,她还要往外跑,显然不符合阎嬷嬷的规矩。

    所以老妈子脸上的皱纹都透着不赞同,道:“小姐一片孝心,奴婢可以理解,不过夫人说过了,这些日子你的请安都可以免了!”

    白云兮十分恼恨这个老妈子的态度和多管闲事,但是想到母亲的话,还是忍了下来,强作敬重地道:“嬷嬷,我有事要和母亲商量,不想耽搁明日的功夫,此事我自会和母亲解释,您就不必过问了!”

    阎嬷嬷还想说什么,单看白云兮眼里已经透露中浓重的不耐,才按下心里的话,退开一小步,道:“那奴婢就不拦着小姐了,小蓝,记得劝小姐早些回来歇息!”

    小蓝连忙应下,才扶着白云兮往凝香苑走去,几个二等丫鬟在前面掌灯,一路直奔凝香苑。

    陆氏一见到白云兮,看她这些日子都瘦了些,才心疼地道:“兮儿,可辛苦你了!不过你要明白娘的一片苦心,若现在不辛苦,将来可有的你苦的时候!”

    白云兮乖巧地点点头,笑着道:“娘,女儿都明白的,也没有怪过娘亲,虽然有些辛苦,但这些日子倒是的确长了很多本事呢!”

    陆氏一听,十分欣慰,拉着白云兮的手,上下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女儿经过这短短时日,的确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都颇有娴静端淑的大家风范,她也十分满意,看来二哥给她选的这个嬷嬷,真是有本事的!

    “你这么晚不休息,还来看我,可是有什么事儿要和娘说?”陆氏可十分了解自己的女儿,这些日子忙完一天,早早便歇息了,哪里还想着要来凝香苑看她呢!

    白云兮环顾了一下左右,才有些为难地道:“娘亲,此事……”

    陆氏一听,便知她是有悄悄话要说,赶紧斥退了左右,就连跟着白云兮的小蓝也被请出去了。

    屋子里只留下母女二人,白云兮才放心地道:“女儿有一事要和母亲商量,来听听娘的意见!”

    陆氏点点头,示意她只管说来,白云兮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母亲可记得上一届百花宴那个名声鹊起后来嫁了镇南王世子的文心雅?”

    陆氏微微蹙眉,问道:“为何要提起她?”

    “我听闻她在百花宴之前就已经颇有才名,所以百花宴上一举夺魁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不知母亲有没有什么想法?”白云兮说的颇为含蓄,可是眼里的精芒却还是泄露了她的野心勃勃。

    陆氏看着女儿的神色,又推敲了一下她的话,便明白女儿的意思了。可是她却十分犹豫,为难地道:“兮儿,此事太过冒险,若一个不慎,恐怕对你反而有妨害!”

    “有什么关系,只要母亲帮忙周全,又只有我二人知道,谁敢胡说八道,反正只要我在百花宴之前就造就才名,别说是白木槿,就算是其他天潢贵胄,女儿也不见得会逊色!”白云兮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她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比谁差。

    陆氏想了又想,才道:“可是……如何做却是个问题,不能太露痕迹,但也不能不露痕迹,十分难把握啊!”

    “母亲,有什么难的?只要坊间流传几首诗词,再有些画作流出,再找些人帮忙造势,何愁大事不成?”白云兮胸有成竹地道。

    陆氏还是有些不放心,道:“此事你容我好好合计合计,不能轻举妄动!”

    白云兮十分不耐烦陆氏的优柔寡断,要想得到最大的利益,一点儿风险都不愿意担,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于是道:“母亲,此事已经容不得犹豫了,三月初就要开始了,我们时间不多啊!”

    陆氏也知道迫在眉睫,可是这件事毕竟是要拿女儿名声去赌,万一被人拆穿,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陆氏从来都不是个保守主义,她这一辈子所获得的一切无一不是冒险得来的,所以只沉思了片刻,在白云兮的不断鼓动下,终于下了决心,道:“兮儿说的对,富贵险中求,娘陪你赌这一回!你就安心听阎嬷嬷的安排,其他的只管交给娘亲就好!”

    白云兮听了这话,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里暗暗道,事成之后,她真想看看白木槿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自己这个妹妹要爬在她头上,让宁国公府嫡长女沦为陪衬,这是多么令人欢畅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