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等了半晌,也没见陆氏见完客人,白云兮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坐立不安的。小蓝看了一眼屋外的莹秋,低声对白云兮道:“小姐,这夫人见客的时间未免太长了,咱们要不晚些再来吧,今日阎嬷嬷交给你的任务还未完成呢!”

    白云兮哭丧着脸,自己这一肚子火儿没地儿撒,娘偏偏在这个时候见客,若是被白木槿钻了空子,她哭都来不及了。

    “不行,小蓝,母亲那里靠不住,咱们就自己动手吧,免得错失良机!”白云兮咬了咬牙,决定自己暴露身份,先下手为强。

    小蓝微有些犹豫,低声劝道:“小姐,这样自作主张,夫人知道了,怕是要责怪的!”

    “那能怎么办,如今迫在眉睫,这节骨眼儿上,她偏偏被人绊住了,我不为自己打算,难道还坐等着白木槿捡便宜吗?”白云兮十分不悦地道。

    小蓝低下头,一副受教的模样,白云兮也顾不得她,便拉着她离开了凝香苑。

    一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白云兮立刻写下一首早就准备好的辞赋,让小蓝拿着,嘱咐道:“咱们出门去,记得避开阎嬷嬷,不能叫她知道了!”

    小蓝颇有些胆战心惊地看着白云兮,苦着脸规劝道:“小姐,您三思啊,若是夫人责怪下来,奴婢怕要受罚的!”

    白云兮瞪了她一眼,才道:“你放心,此事绝不会牵连你,等我出名了,你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将来我若嫁了皇子,你可就是大功臣,你家小姐不会亏待你的!”

    小蓝可不敢想什么荣华富贵,她现在只想着等事情过后,自己应该怎么将责任推给白云兮,而不是自己成为替罪羊。

    不过白云兮已经等不得了,恰好每日午后,阎嬷嬷都会去小睡一会儿,只让白云兮自己在房里习字,所以白云兮带着小蓝和刚刚提拔上来的一等丫鬟小满一起出去了。

    白云兮一路上走走停停,似乎只是出来闲逛而已,可是小蓝却知道,她在寻找最适合丢下那篇辞赋的地方。

    直到几人到了京城最有名茶楼,天一阁,才停下来。白云兮带着两个丫头走进去,要了个雅间儿,又点了一些简单的茶点,却无心品尝。

    这天一阁与别处不同,来这里的人不仅是饮茶,更多的是文人墨客在此以文会友,茶楼这样的地方,更是各种流言消息满天飞的地方。

    所当白云兮一走进这里,就有人注意到了这位虽然年纪还小,但衣着打扮十分讲究的漂亮小姑娘。

    此时却有人悄悄说了一句:“那就是白家二小姐,怎么样?虽然年纪还小,但看起来还蛮有大家风范的!”

    白云兮自然也听到了这句溢美之词,心里乐滋滋的,可脸上却故作不知,依旧是一副高贵出尘,目无尘下的清高样子,走进了雅间儿也派人盯着楼下的动静。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白云兮带着两个丫头出了门,可是这时,小满的衣袖里却有一张纸落下来,飘飘扬扬的,恰好落在了茶楼的大堂中间。

    眼尖的人看了,立刻惊叫一声:“看,这字分明是云想衣的,难道白二小姐就是云想衣吗?”

    众人疑惑地眼神看向白云兮,见她小脸儿红红的,似乎有些急躁和羞赧。白云兮见众人看着她,立刻吩咐道:“小蓝,赶快将东西收了!”

    小蓝知道白云兮的打算,也十分配合地走到那张纸前,故意动作放得极缓慢,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那首辞赋。

    “没错了,这辞赋的风格和云想衣的一模一样,但又不是流传出来的那几首,看来是新作,白二小姐,不知您是不是云想衣?”有胆子大的已经问出口了。

    白云兮有些羞涩地看着大家,然后道:“此事还请大家不要张扬,免得让人笑话去,这些都是先来无数,随意写着玩儿的,不想却被下人们偷偷流传了出来,实在汗颜!”

    此话一出,众人都用一副狂热的眼神看着白云兮,小小年纪,竟然又有这样的才华,再过几年,那岂不是要让天下才女都黯然失色了?

    白云兮知道过犹不及,所以便在大家的崇拜目光中,款步而出,这些日子训练的仪态,完美地展现出来,让人看着这位小姐的背影,便觉得风华万千。

    白云兮走后,整个天一阁都沸腾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云想衣的真实身份,而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不过几个时辰,几乎全京城一直关注着这件事的人都得到了消息。

    白云兮则志得意满地回到宁国公府,等待着祖母和父亲的召见,如今满世界都知道她是突然崛起的大才女云想衣,老夫人和父亲一定会很快得知的,那她就成了国公府的宠儿了。

    可是没想到,等来的不是白老夫人和白世祖,而是自己一脸愤怒的母亲。陆氏一进门就将下人斥退,愤怒地看着白云兮,骂道:“是不是你自作主张,将这件事宣扬出去的?”

    白云兮却淡然地吹着那杯热茶,缓缓抿了一口,才放下来,笑看着陆氏道:“娘,怎么这样生气?”

    “你……你可知你闯祸了,这下没法收拾,你叫娘怎么保你?”陆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打醒白云兮。

    白云兮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我闯什么祸了?母亲应该高兴才是,不久之后,你的女儿我,就要重获祖母和父亲的宠爱,并且还能获得百花盛宴上最多的瞩目,这简直该好好庆祝一番啊!”

    陆氏气的几乎要背过气去,恨恨地骂道:“蠢货,你为什么不能和我商量一下,你知不知道,你去找我那会儿,你舅舅派人来和我说什么?”

    白云兮不太关心,反正事情已经被她自己解决了,二舅舅那边无论有什么问题,都无关紧要,所以便漫不经心地问道:“说什么了?”

    “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捣鬼,目的就是为了捧高你,然后再让你重重摔下来,我正要和你舅舅商量如何解决这件事,你竟然傻到自投罗网,这下怎么收拾?”陆氏说着说着都哭了出来,她怪白云兮的同时,也责怪自己,怎么那么容易就上当了。

    白云兮一听,立刻惊得从木榻上跳起来,大声道:“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呢!这明明是我们计划好的,谁会暗中破坏?”

    “具体是谁,你舅舅还在查,但是肯定是有心人推波助澜,否则不会传出那些离谱的言论,如今你自己承认了自己是云想衣,再想弥补,就不知该怎么好了!”陆氏记得眼角的皱纹都浮现出来。

    白云兮仍有些迷惑不解,这一切明明都朝着有利她的方向,为何舅舅要说是有人故意害她呢?她不甘心地道:“母亲,难道不能让我成为云想衣吗?”

    “怎么能?你那个‘天命之女,贵不可言’,八个字已经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你舅舅也是刚刚得到消息,说皇上派人悄悄查访,似乎对此十分不满!若是被他知道云想衣是你,那可是要招来大祸的啊!”陆氏说话的声音带着颤音,可见内心又多惊慌。

    白云兮颓然地跌坐在木榻上,也顾不得仪态,像被寒霜打过的茄子,瞬间就蔫儿了。她想了又想,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舅舅以前一直在御前行走,对皇上的心思自然了解,如今皇地对她不满,她还能逃脱吗?

    “娘,那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会被会被杀掉?”白云兮眼里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再没了刚才的兴奋和喜悦。

    陆氏看着女儿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心里也跟着难受,她哭着道:“现在我也没法子了,只能等你舅舅那边的消息,如果能压下来最好,压不下来,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不……不会的,明明……明明外面的人都在追捧我,说我是才女,说我气度高华,说我仪态不凡,所有我能想到的溢美之词,他们都给了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白云兮仍旧无法面对现实,一面是盛名,一面是皇帝的怒火,简直就像是被夹在冰山和火山之间。

    陆氏也十分无奈,努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劝道:“兮儿,你放心,母亲和舅舅一定会努力保住你,你舅舅之前很得皇帝的喜欢,只要他出面,说不定会解决的!”

    白云兮一脸希冀地看着陆氏,终于转忧为喜地问道:“是吗?那我就还可以做云想衣,然后皇上也不会责怪下来?”

    陆氏心里也没底,不敢胡乱说,毕竟皇上的心思谁也猜不准,二哥能不能扭转乾坤,到现在她也不敢保证。

    正在为难之时,棠梨苑的紫玉却悄悄过来了,陆氏心道大事不好,老太太定然是得到了消息,也不知待会儿该怎么应对。

    果然紫玉一进来,就怯怯地对陆氏道:“夫人,老太太请您和二小姐过去说话,看脸色有些不妙,你们得小心些!”

    “公爷呢,他在何处?”陆氏如今只能指望白世祖了,只要白世祖在,一定会想法子转圜,不会让她们母女受苦的。

    紫玉摇摇头,道:“不知道,夫人,还是赶紧准备准备,别让老夫人久等,否则怕是会更加生气!”

    陆氏也知道白老夫人的脾气,自然不敢怠慢,让白云兮洗了个脸,就匆匆赶往了棠梨苑。